s 閱讀頁

第二十三章

朦朧中,我被一雙手推搡著。

“先生,醒醒,到站了。”售票員一臉不滿地望著我。

我揉揉眼睛,發現公車內隻剩下我一個人了。

原來這隻是一場夢而已,南柯一夢。隻可惜夢中人不是他思念的幽若,而是那個素不相識的神秘女子。

這是怎麽回事兒?

我一陣詫異。

那個神秘女子竟然闖入了我夢境,然後對我說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話後就消失了。

曆史即將重演?

救贖?

傷心淚?

我糊塗了。

這難道又是某種預言?

“先生,您到底下不下車啊!”售票員責問的聲音將我從虛幻中拉回。

我尷尬地點點頭,紅著臉下了車,腳還沒站穩。公車就在我身後呼嘯而去,掃起陣陣煙塵。

望著那輛消失在夜色中的公車,我心頭忽然一緊。

這車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怪異,至於怪在哪兒,我一時也搞不清楚。

依稀辨認了一下方向,不遠處那座燈火通明的二層小樓便是梧桐公寓了。

我忍著腹中的饑餓,朝它走去。

也不知道,胭脂有沒有做晚飯?

我思忖著加緊步伐。

快到公寓門口時,我怔了一下。

公寓前的那棵梧桐樹下站著一個佝僂的黑影,那人正是失蹤多日的吳大媽。

她怎麽會在這兒?

我一陣狐疑,疾步朝她走去。

“吳大媽。”我熱情地打招呼。

可吳大媽卻好像沒聽見似的,一雙混濁的老眼直勾勾地盯著我,幹巴巴的嘴唇動了幾下。她轉頭望了一眼身後的公寓,低低對我說了一句:“小心它……”

由於她的聲音太過微弱,我隻聽見了“小心它”三個字,後麵的話沒有聽到。我正要開口詢問,不想她一轉身,蹣跚地朝公寓旁黑漆漆的胡同走去,隻留下的是一個極其怪異的背影。

小心它?

吳大媽讓我小心什麽,這個它又指的是什麽?

是人還是事?抑或者……

我望了望眼前的梧桐公寓,抑或者是這座公寓。

走進梧桐公寓,眼前頓時一亮。

閃現在我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是我家嗎?

木質地板被擦得雪亮,家具沙發一塵不染,就連空氣都分外新鮮。

從一樓到二樓,每個房間的燈都打開著,耀眼的燈光照得站在門口的我望而卻步。

我記得公寓的電路係統明明已經壞了,隻有一樓的幾盞吊燈和二樓臥室的台燈尚能苟延殘喘地工作,其餘的電器近乎癱瘓。

難道是物業的人來修好的,我想起了剛才見到的吳大媽,也許是她通知的物業吧。

正在猶豫,一個窈窕的身影從一樓的廚房走了出來。

胭脂。

她齊耳的短發緊貼著臉頰,額頭滲出些許汗水。一身灰色的運動套裝使她纖瘦的身軀顯得豐盈起來,然而依舊不變的還是眼中那股初識的冷漠。

“回來了?”胭脂端著一盤菜,一邊在客廳中央的桌子上碼放一邊淡淡地問。

那語氣似問非問的,讓我很不舒服,要知道這可是我的家!

我“嗯”了一聲,在門口換了雙拖鞋,然後走進去,隨手關上門。

“大半夜的,你怎麽不關門啊?”我走到餐桌前,望著上麵的香噴噴的三菜一湯。

“關上門,你怎麽進來啊?”胭脂低著頭反問,手裏的筷子輕輕撥弄著一盤水果沙拉。

“我有鑰匙。”我側過臉看著她,期待著她的回答。無意間,發現她眉心的那個紅斑原來竟是一顆痣。

美人痣。

“是嗎?”胭脂忽然揚起一直垂著的左手,一串明晃晃的鑰匙出現在我的眼前,隨著她手指的擺動發出金屬碰擊的聲響“嘩楞嘩楞”。

我下意識地一摸衣兜,發現裏麵竟然空空如也:“奇怪?我的鑰匙怎麽在你哪兒?”

“不知道,也許是你走時太匆忙了,把鑰匙丟在了地板上。我收拾房間時,撿到的。”胭脂左手緩緩伸向我,手指輕垂,那串鑰匙一瞬間從那白皙的手指上滑落。

我迅速地伸手接住,在手掌中顛了顛,笑著說:“看看,這就是我留下你的好處。有你在,我以後就不必再擔心自己把自己鎖在外麵了,我想你會成為一個好管家,嗬嗬。”

胭脂沒有回應,她臉上永遠凝結著一層冰霜。

“哦,對了。”我忽然想起了什麽,說:“公寓的燈怎麽全開著啊?是物業派人來修好的嗎?”

“嗯。”胭脂點點頭,“你走後不久,來了幾個人,說是物業派來修公寓的電路的。臨走時,還給你留了條子。嗯,那張條子,我好像忘記放哪兒了。”

“一定是吳大媽去催的物業,要不然他們哪會這麽快來修。一幫隻會收錢不會幹事的吸血鬼。”我憤憤地說,那股欲砸物業窗戶的衝動絲毫沒有減退。

“吳大媽?哦,他們好像提到過這個人。嗯,讓我想想。”胭脂放下筷子,思索著說:“她好像死了。”

“什麽!?”

“沒錯。當時他們一邊修電路,一邊聊天。說那個姓吳的老太太在前幾天就死了,好像是心髒病突發。死在一個離這公寓不遠的排水溝裏,被人發現時身上都發臭了。”胭脂麵無表情地說。

我驚愕地瞪大了眼睛,頭皮莫名地一陣陣發麻。

死了?怎麽可能?

我剛才還見過吳大媽?她就站在公寓前的那棵梧桐樹下,突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我終於明白了那怪異感覺的緣由。

呆滯的眼神,麻木不仁的表情,詭異的背影……這些根本就不是一個人所具備的,梧桐樹下的那個吳大媽其實就是一具遊蕩在深夜裏的行屍走肉。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氣,情不自禁地望向公寓的大門。

也許在那扇黑漆漆的鐵門後,此刻正站立著一個黑影。

那是死去多日的吳大媽。公寓的燈被關去了一大半,二樓再次沉浸在一片黑暗當中,隻有連接一樓的樓梯口還有一盞昏暗的白熾燈半死不活地閃著。

當恐懼的陰霾消失在無限饑餓當中時,我終於忘記了那個死去多日的又神秘出現的吳大媽。

晚飯在沉默中進行著,我試圖打破沉默,但換來的結果卻是另一種沉默。

說實話,我討厭沉默,盡管我早已習慣於保持沉默。但我絕不允許在這所公寓裏有兩個“我”存在,否則這樣的生活簡直是噩夢。

“肉炒青菜、水果沙拉、炒土豆絲、豆腐湯,你蠻會做飯的嗎?”我咬著筷子頭說。

胭脂不語,低頭吃飯。

“嘿嘿……食不言,寢不語,是個好習慣。喂!你告訴我,你不會是哪家首富的落難千金吧?”我不甘示弱,她越不說話,我就越要她說話。

胭脂仍舊不語,撿起一小口米飯放進嘴裏,細細咀嚼。

“米飯?哦,”我嘴角上揚,我想我終於找到了話題:“對了,我做的雞蛋炒飯你吃了嗎?”

我本以為胭脂會繼續沉默,不想她卻突然開口了,但很可惜隻有兩個字。

“倒了。”

“倒了?為什麽?!這可是我第一次為別人下廚,多不容易啊!你知不知道你扼殺了一個青年對美食和美女的熱情!喂,今天你必須得給我一個倒掉的理由!”我裝出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其實我是真的有點兒生氣了。

“如果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麽把整罐的鹽都倒進炒飯裏的話,我就告訴你,我為什麽要把它倒掉。”胭脂冷冷地說。

“呃?”我愣在那兒,激動得眼球差點兒跳出來。

整罐鹽?

“哦!”我記得當時自己確實不斷地往裏麵加鹽,為的是怕味道不夠。沒想到我竟然一下子放了整整一罐鹽,乖乖。

看來,我做的這碗雞蛋炒飯恐怕連路上的野狗都不會吃的—狗不理。我忽然想到了用這個詞來讚美我的炒飯。

又過了一會兒,我竟然有一種想笑的衝動。我為什麽每次做飯都是這麽失敗呢?不是分不清油鹽醬醋,就是狂亂加佐料。難道我天生就是吃飯的命,廚房與我永遠是不共戴天的仇敵,鍋碗瓢盆永遠隻能成為一種擺設?

強忍住笑意,我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對麵那個女孩的臉上。

她吃飯的樣子十分文靜,根本不想一個流浪者。或許她說自己流浪隻是一個借口,而真正的目的是要留下來。可她留下來的目的又是什麽呢?難道隻是給我當保姆嗎,顯然不會這麽簡單。她那雙烏黑的眸子中閃爍著仇恨的火焰,那火焰不曾片刻削減,反而愈加熊熊然。她到底在仇恨什麽呢?

我無法得知,但我知道有時候人活著確實需要某種精神寄托。

無論,她寄托的是愛,還是恨!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