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夢黃粱(大結局)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夢黃粱(大結局)

(不怒新書<混跡風流>已經上傳,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捧場!書號36733)

“爹,為什麽?莫家倒了,皇位根本就是我們景德的囊中之物,你為什麽要他公開宣布不繼承皇位?”張氏急聲喊道。她不甘心,鬥了一輩子,眼看就要成功了,竟然要主動放棄。

張德海瞪了她一眼:“看看莫家的下場,這就是原因!你聽清楚了,你想死我不攔著你,可是,不許你毀了我們整個張家!”

慕容景德一直沒有說話,但是他心情並不沉重。他現在隻是好奇,若是連自己都不繼承皇位,那皇位會傳給誰?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外公是個有大智慧的人,絕對不會信口開河。

也許,這裏麵有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吧?

不過這也不關他的事。慕容景德笑了起來。終於,可以自在的做一個富貴王爺了。

。。。。。。

“戰爭終於結束了。”蕭月夜撥弄著窗台上那朵不知名的花,喃喃的說道。

“蕭大哥,你為什麽要給蒙元國一百五十萬兩啊!”尹采菊疑惑的問道。

蕭月夜轉身笑了笑:“隻有幫助了耶律長影穩固地位,他才能為兩國戰爭的平息,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相公,你不怕他是騙你的嗎?”豔煞問道。

蕭月夜走過來,輕輕握住她的手:“我選擇相信他,正如同他相信我一樣。一個好的敵手,難求啊!”

“蒙元國不是能夠安定下來的國家,就算耶律長影希望和平,他的後人呢?”柔柔輕輕摸著睡著的蕭夜清,嘴裏擔憂的說道。

“嗬嗬,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沒有威脅的國家,很快就會走向滅亡。慕容王朝想要多傳個幾代,就得留著蒙元國。何況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管這麽多幹什麽?”蕭月夜長笑一聲,驚得夜清翻了個身子,又深深的睡了過去。

外麵,天暗了下來,尹采菊抬眼看了一下:“要下雨了。”

蕭月夜急忙走到窗台邊,將那盆不知名的花給拿進屋來。看他寶貝的模樣,豔煞調笑道:“相公,都沒見你對我們這麽小心翼翼過?嗬嗬。”

蕭月夜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啊,就會亂說。”

他頓了頓,又有些好奇的說道:“說來也怪,我自從第一眼看到這盆花,就非常的喜歡。這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隻要這盆花在我身邊,整個人就會很安心很舒服似的。”

“大概是有緣吧。”柔柔輕笑一聲。

夏天的雷陣雨,來的特別快。沒過一會,電蛇狂舞,雷聲震天。轟隆隆的巨響,震得屋頂的瓦都顫抖起來。本來熟睡的蕭夜清,也被雷聲驚醒,躲在柔柔的懷裏。

望著黑壓壓的天際,那劃破黑幕的銀蛇,蕭月夜不由的有些心悸。天地之威,當真讓人震撼啊!

他打了個哈欠,最近一段時日,為戰爭的事情煩惱,他已經好久沒怎麽休息了。

豔煞和尹采菊急忙過來替蕭月夜寬衣,讓他好好休息一二。

實在是太累了,蕭月夜沒過一會,就深深的睡了過去。

電光中,誰也沒有發現,那盆不知名的花朵,閃著淡淡的瑩光。

。。。。。。

蕭月夜做了一個夢,他知道自己在做夢,可是就是醒不過來。

夢裏,回到了前世的家中。他看到了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互相擁抱著,抬頭望著天外的銀蛇。夫妻倆臉上都呈現著幸福的微笑,在他們的身邊有一個搖籃,籃子裏麵,可愛的嬰孩,正不停的允吸自己的手指。

這是個貧困的家庭,也是個幸福的家庭。

蕭月夜的眼睛,一下子濕潤起來。他認出了那對年輕的夫婦,那是他的父母啊!

他想要衝過去,卻發現,自己隻是個旁觀者,隻能看,不能動。

天越來越陰沉,電蛇狂舞,雷聲震天。還是個嬰兒的蕭月夜,哇哇大哭起來。他的母親,急忙哄著孩子。

雨,終於下了下來。

母親忽然驚呼一聲,望著院子裏的一盆花,急忙要衝過去。丈夫一把攔住了她,笑著說道:“你呆著,我去給你搬回來。”

女子溫柔的笑了起來,對於丈夫的體貼,她感覺異常的幸福。

丈夫冒雨跑進了院子裏,想要將那盆花給搬進屋。妻子想了想,快速的拿了把雨傘,衝進雨裏。

她不舍得丈夫淋雨。

妻子舉著傘,丈夫滿臉含笑的搬起那盆花,兩人溫情的往家走。

蕭月夜發現了,那盆花,竟然和自己現在自己擁有的那盆不知名的花,一模一樣。

就在這時,雷霆大作,一股水桶大小的雷電,從天而降,正好砸在夫妻兩人的身上。

煙冒起,傘化成灰。那盆花,就這麽掉在地上。

而夫妻倆,已經化成了焦炭。

天地,仿佛一下子靜了下來。

隻有嬰兒痛苦的聲音。

蕭月夜渾身青筋直冒,大吼一聲:“爸爸,媽!”

眼淚,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

雨忽然停了,那囂張的雷電,也一下子消失不見。

蕭月夜痛苦的望著自己父母的屍體,卻什麽都做不來。這種無力的感覺,讓他整個人幾乎要崩潰掉。

就在這個時候,那盆已經摔爛的花,忽然詭異的漂浮在空中。

蕭月夜呆呆的望著那盆花,那看見天空中,點點星光落了下來,聚集在這盆花上。而花變的模糊起來,一團紅暈圍繞在花的周圍。最後,紅暈消失,一個宮裝美女,俏立在原地。

蕭月夜長大了嘴巴?這是什麽,花仙子?

那個宮裝女子眼中流露出一絲的悲哀難過之情,她信手一揮,平地凹起,兩具屍體輕飄飄的飛落在地中。然後土地又恢複成為了原狀。

這個女子飛到嬰兒的麵前,她抱起這個失去父母的孩子,孩子在哇哇大哭。她小心的試著用手指去摸這個孩子,卻被孩子一把抓住手指,然後允吸起來。

女子臉紅了起來,過了一會,她望了望這個屋子,低低的說道:“可憐的孩子。你的父母,是為救我而死。這個恩情,我一定要報。從今以後,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她像是下定了決心,信手一揮,整個人立刻變了個模樣。

蕭月夜感覺天旋地轉,因為那個女子變化之後的形象,竟然是他的奶奶!

是奶奶!

怎麽會是這樣?

奶奶竟然是花變得?

畫麵仿佛電影一般,快速的放過。蕭月夜長大之後,與奶奶相依為命的記憶,一一展現在他的眼前。奶奶的慈祥,奶奶的辛苦,奶奶的包容,這些都是他曾經心底最溫暖的地方。

畫麵,最後到達了蕭月夜臨死前的那一幕,他並沒有看見的一幕:

在他被殺死的刹那,動手的雙方人馬都不約而同的停下手,恐懼的傾聽著周圍若有若無的歎息聲。

一道隱晦的藍光在他的胸前亮起來,是那隻瑪瑙手鏈。它逃脫一切物理定律,就這樣懸空漂浮在眾人的頭頂上,光芒大盛,詭異而又瑰麗,似是將人的魂魄也要吸進去。

幾個膽小的看到眼前此景,都忍不住雙腿打顫起來。

神秘的藍光慢慢的將這片胡同籠罩在內,所有人的身影都被它包圍在其中。

安靜!所有的車水馬龍的嘈雜聲就在這一瞬間,驀然的消失,周圍隻有著眾人深沉的呼吸聲。

“砰砰”幾聲爆裂聲響起,緊接著是淒厲的慘叫聲,幾個混混恐懼的發現,自己身邊的人,沒來由的胸口綻出血花,然後就倒地死掉。一個接一個,短短的幾秒鍾內,所有的混混全部都同樣的死去。整個地上聚集了豔麗的鮮血,全部朝著榮哥的屍體詭異的遊動過去。

那隻瑪瑙手鏈也飛到了榮哥的頭頂之上,輕輕旋轉著,幽藍的光芒將榮哥的身子籠住。那流動的鮮血形成一絲絲的細線,就這麽順著榮哥的腳跟處一直遊向了他頭頂上的手鏈,然後消失不見。

若有若無的歎息聲再次響起,漸漸的化成了一句低吟:

“當墮落的靈魂被鮮血洗禮,當幽藍聖光重新眷顧神之棄子時,命運的雙環將會在那一刻重疊,雙星終將匯聚,紫薇必定會帶著諸神的賜福回歸!”

蕭月夜聽出來了,這一聲的低吟,和奶奶還是美豔女子時候的聲音一模一樣!

蕭月夜抬起自己右手,手腕那瑪瑙手鏈的圖紋,一下子放出光來。光芒消失之後,蕭月夜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摸著手上突然出現的瑪瑙手鏈。

這是實物,不是圖紋!

蕭月夜記得,當初手腕的圖紋,是被那個神秘的老婦人抓過之後出現的。

這麽說來,難道那個老婦人,真的是我奶奶?

周圍的光芒忽然黯淡下來,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忽然,蕭月夜的眼前,星光點點,藍色的光芒匯聚成人形。

蕭月夜印象中的奶奶,滿臉笑意的飛到他的麵前,輕輕的喊道:“榮兒。。。。。。”

是的,榮兒,他前世的小名。

“奶奶,您真的是奶奶?”蕭月夜眼淚落了下來。

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奶奶,不停的哭泣,仿佛將所有的委屈都發泄出來。

慈祥的老人,輕輕的拍著孩子的頭,眼中淚光閃爍。

“奶奶,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剛才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蕭月夜恢複過來,立刻提出自己的問題。

老人淺淺的笑了笑,慈愛的說道:“榮兒,你剛才看到的,都是真的。”

她歎息一聲,信手一揮,自己又變成剛才那副宮裝美女的模樣。

“其實我並不是人,我是一株修煉的花,名叫紫蘭。當日,是我的天劫。我本來已經要閉目等死,誰知道,你的父母,竟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救了我。可是,他們卻殞命。我感激他們的恩德,又見你年紀尚有,所以就化身為你的奶奶,照顧你長大。”

蕭月夜感覺自己懵了,從小養育自己的奶奶,竟然不是人?

這天下,真的有神仙鬼怪?

“可是,可是你要真的是花仙,怎麽會死呢?”蕭月夜提出心中的疑惑。

紫蘭輕輕一笑,美豔的臉上,露出慈愛的笑容:“我受了雷劫,已經脫去凡體,變成仙人。我一直苦苦延遲,可是終究敵不過天地之威。當日我不是死去,而是飛升到仙界。可是在飛升之前,我忽然算得了一些天機。於是傳給了你這串瑪瑙手鏈,並且留下了那句箴言。”

蕭月夜低低的念了出來:“當墮落的靈魂被鮮血洗禮,當幽藍聖光重新眷顧神之棄子時,命運的雙環將會在那一刻重疊,雙星終將匯聚,紫薇必定會帶著諸神的賜福回歸!是這句嗎?”

紫蘭笑了起來,身形有些恍惚:“是的。孩子,我不能和你多說了。之前我化身為那個老婦人與你相逢,就是舍不得你。現在看你過的很好,我也安心了。從今以後,我們怕是沒有緣分再見,你要好好保重啊!”

蕭月夜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奶奶的身形越來越淡,已經幾乎要消失了。

他急忙的想要抱住,卻發現徒勞無功。

紫蘭笑著望著他,眼中滿是笑意:“孩子,看你現在生活的很好,我已經放心了。那盆紫蘭,是我在凡間的化身。若是想我,就多看看他吧。我的孩子,保重!”

“奶奶,奶奶!!”蕭月夜大喊一聲,猛的坐了起來。

原來是做夢!

“少爺,你怎麽了?沒事吧?”柔柔緊張的望著他,用手絹擦去蕭月夜頭上的冷汗。

“沒事,做了個奇怪的夢。”蕭月夜揮揮手,忽然呆住了,自己的手上,真的出現那瑪瑙手鏈。

那不是猛,是真的!

蕭月夜猛的轉身,望著擺在旁邊的花,隻看那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已經完全綻放,在風中搖曳。

蕭月夜恍惚之間,好像看見奶奶在朝自己微笑。

他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伸手摸著自己的瑪瑙手鏈,癡癡的說道:“奶奶。。。。。。”

。。。。。。

天曆二十八年,慕容王朝第四任君主慕容流雲駕崩。無皇子即位,上留遺詔,命鎮國大將軍宋虎監國,大宰相蘇景統帥內閣執政,此況延續一十五年。至景瑞元年,第六任君主慕容夜清即位,下詔曰:群臣輔政十五年國號定為安邦,上諱雲聖宗大帝,是為今上君父,群臣嘩然。

【結束語】

青樓終於結束了,洋洋灑灑,一百四十多萬字。

回首看來,青樓陪伴我走過了半年時間,因為這本書,我認識了你們,真的很感激。

青樓從四月份上傳開始,一直走到今天,讓不怒感慨很多。青樓本身的好與壞已經是過去,好的,我會繼續發揚,壞的,我會改正。

新書即將上傳,明天或者後天。到時候,我會在群裏和青樓首頁通知。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不怒會更加努力,帶來更精彩的書。

謝謝。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