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八章 初會落仙(下)

落仙臉色一驚,急忙上前兩步問道:“什麽白頭?什麽孤苦無依?媽媽怎麽了?”

蕭月夜自然是騙她的,他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落媽媽視你為女,疼你,寵你,誰想的,如今自己的女兒嫁進豪門了,就對她不聞不問,真是可憐啊!”

落仙喃喃的低吟媽媽,淚水不由的落下來,抽泣不止。

趁熱打鐵,蕭月夜繼續蠱惑道:“你嫁進韓家一年多,可有回去看望她一回?”

落仙哽咽了一下說道:“韓家家規,再加上母親不允,所以我。。。”

冷哼一聲,蕭月夜說道:“你本是青樓出身,落媽媽待你如母,回家看望母親有何不可?再說那韓生,若是真的憐你愛你,又怎麽忍心你淪落至斯?看你這間屋子,看你的穿著用物,哪像是少夫人?!”

落仙用手絹擦去淚水,抬起頭辯解道:“韓家畢竟是名門望族,自然臉麵不可失。而且相公也不是薄情寡義之人,要不然當年他也不會。。。”

蕭月夜不屑的打斷她的話,口中輕蔑的說道:“當年懦弱無能的他,第一次忤逆自己的母親,用八抬大轎在白日娶你進家門是吧?我朝法令,**從良隻能夜間悄悄進行,所以你認為他情深似海?那你可知道,這是當時落媽媽一力主張要求的,就是要讓你大大方方的嫁出去!”

落仙驚愕的看著蕭月夜,似是不知。

“你緣何淪落至此?因為七個月前那傳的沸沸揚揚的與長工私會事件?”

震驚的事情一件件從眼前神秘男子的口中吐露出來,落仙不由的大吃一驚,她錯愕的指著蕭月夜說道:“你怎麽會知道?韓家明明。。。”

蕭月夜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望著落仙,眼中冷光閃爍:“明明殺人滅口了是吧?你真的有和長工私會嗎?”

落仙急忙搖頭,大聲辯解道:“我沒有,當時我隻是在園中散步的時候見他崴傷,好心攙扶了一把罷了,誰想的。。。”

“誰想的,正好韓老夫人帶著兒子遊園,正好看見你們;誰想的那個長工一把抱著你訴說衷情;誰想的你平日裏貼身的丫鬟說你故意支開她,是不是?”

落仙身子不穩,搖晃了幾下,捂著嘴說道:“你到底是誰?你怎麽會知道?”

雙手倒負,蕭月夜淡笑著說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麽拙劣的騙局韓生怎麽可能看不穿?若是他真的愛你,信你,怎麽可能被這種伎倆騙倒?為何那些下人要聯合起來誣陷你,為何那天韓老夫人特地帶兒子遊園?以你的聰慧,不可能不知道吧?”

咽了咽口水,落仙忍不住自己的淚水抽泣起來,傷悲的搖搖頭。

蕭月夜雖有不忍,但還是繼續說道:“你早就猜到了,是韓老夫人設的局!她拗不過兒子,隻好同意你進門。可是有一個青樓名妓做兒媳婦,她怎麽可能忍的下這口氣?韓生為了你忤逆了她,她自然把這股怨氣發在了你身上。韓生耳根子軟,又是薄情之人,哪聽得見你的辯解,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她再假意的說什麽家醜不可外揚,將你軟禁在家中,對不對?”

落仙搖搖頭,哭喊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相公沒有薄情,本來韓老夫人是要休我出門的,可是相公他執意不肯,說明他心裏還是有我的。”

“或許當時他是對你還有那麽一分眷戀,可是現在呢?他對你不管不顧,呼來喝去,自己在外麵飲酒作樂,尋花問柳。今日,竟然將你這個正妻當作舞姬一般,供人娛樂,你認為他對你還有幾分情意?恩?!”說的最後,蕭月夜聲音提高。

落仙再也忍受不住,癱倒在地,泣不成聲:“你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

蕭月夜輕歎一聲,將她扶起,柔聲說道:“我隻是讓你認清現實罷了,不要給自己借口,也不要給韓生借口。”

落仙趴到床上哭泣了好一會後,才漸漸恢複過來,梨花帶雨的說道:“我隻是相信,相公對我這個樣子,隻是那場誤會罷了。想當年,我剛進門沒幾個月,受了風寒,相公他不眠不休的照料於我,後來我好了,他反倒病倒了。你說,他怎麽可能對我無情?”

蕭月夜忽然一笑:“你當韓生真的不知道那場事情是他母親設的局?他好歹也在商場打拚,就算當時看不出,事後怎麽可能不明白?落仙啊落仙,枉你聰慧絕倫,難道真的看不出他對你這般的真正原因?”

落仙抬頭望著蕭月夜,問道:“什麽真正原因?”

眼神炯炯的看著落仙,蕭月夜慢慢的說道:“真正原因就是他受不住外界的風言風語了,真正的原因是他聽信了別人的讒言了,真正的原因是有大夫說你不能生育了!”

一語驚倒夢中人!落仙難以置信的搖頭,口中低聲喃喃道:“怎麽會?”

“怎麽不會?在這個家中,韓老夫人時時刻刻製造各種衝突讓韓生誤會你;在外界,她找人故意散播風言風語,讓韓生臉上掛不住,三人成虎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落仙卷著自己的手絹,沉重的呼吸,最後才無力的說道:“這麽說來,相公他隻是被。。。”

“別替他找借口了!”蕭月夜猛的一聲厲喝!

“你自己心中很清楚,若是韓生真的有那般愛你,那般信你,就不會被這些讒言迷住,到最後信以為真!落仙,不要再做夢了!”

落仙此時反而不哭了,可是她整個人神情恍惚,顯然遭受了巨大的打擊。她淡漠的抬起頭來,就這樣看著蕭月夜,苦笑一聲:“為什麽你要這麽無情的揭開我的傷疤?”

“因為我看見了你的‘一步傾城’,因為我讀懂了你舞蹈裏麵的不甘和希翼!”蕭月夜把聲音放溫柔的說道。

落仙譏笑一聲說道:“別說的這麽好聽,你是想要得到我吧!”

蕭月夜點點頭,毫不掩飾的說道:“沒錯,我是想要得到你。不過和你想的不同,我沒有別的意思。如果你相信我,我要讓你重新展翅飛翔!”

落仙整個人都萎靡下來,她自嘲一聲:“我為什麽要相信你?現在還有什麽人值得我相信?”

“自然是有的,比如那始終對你情深似海的雲蒙恬,比如那日夜擔憂你的落媽媽,比如你那鳳凰樓中的好姐妹。”蕭月夜此時提及一些能讓落仙心神恢複的人出來。

落仙果然精神一震,她望著蕭月夜說道:“對了,剛才你說媽媽怎麽了?”

蕭月夜拍拍她,低聲說道:“不要激動,剛才我騙了你,落媽媽沒有出什麽事,隻是很想念你罷了。”

將落仙心底的壁壘打破,蕭月夜後麵的話就輕柔多了:“落仙,不管你信與不信,我真的沒有任何惡意。”

落仙歎氣的搖搖頭,堅定的說道:“不論你有沒有惡意,我都沒有什麽好說的了。我不知道你究竟有什麽打算,可是我現在是韓生的妻子是事實。”

蕭月夜眼中閃爍出神秘的光芒,他輕輕的問道:“若是我能讓韓生在半個月內休了你呢?”

死死的盯著蕭月夜,落仙眼中流光閃爍,似乎在考慮什麽,最後眼神變的堅定:“若是山盟海誓,夫妻深情敵還不過外人的半個月,那麽我對韓生還有什麽好期待的?若是你真的辦的到,以後落仙就是你的。”

雖說落仙此時心態萎頓,但是蕭月夜還是看出她已經猶如破繭重生一般,慢慢的恢複了當年芳華。伸出自己的右手,蕭月夜笑著說道:“一言為定,半個月後,我來接你。”

落仙望著蕭月夜自信的麵孔,緩緩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輕輕對擊。

蕭月夜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卻有忽然轉過身子,遲疑了半刻,說道:“有件事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怕刺激到你。”

落仙苦笑:“盡管說吧,我現在還怕什麽刺激嗎?”

“你知不知道為什麽你成親一年,都沒有身孕嗎?”

落仙疑惑的問道:“你不是說大夫斷言我不能生育嗎?難道?”

“是韓老夫人命你的貼身丫鬟在你日常的茶水中下了紅花,若是不信,你可以去‘杏林堂’詢問。至於說你不能受孕,也是韓老夫人指使的。”

說完之後,蕭月夜看也不看落仙一眼,翻出窗戶離開。

落仙怔了怔,急忙問道:“你到底是誰?”

“以後你自然知道!”淡淡的聲音在屋內響起,餘音嫋嫋。

****************************以下不算字數****************************

這章寫的有些累,分兩次傳了。看起來可能很囉嗦,也沒有什麽YY和YD的部分。但是不怒希望大家可以細細的讀,因為這一章中可以說是交代了很多的線索,也從一方麵表現了男主的心思沉穩和無雙辯才。當然最主要的是將原本有著戒心的落仙,怎麽樣被蕭月夜無情的言語刺破心防,最後慢慢醒悟的過程。也是在一些隻言片語中,把韓老夫人的霸道陰險,韓生的懦弱薄情勾劃出來。這個就是不怒一直所追求的,用情節表現性格,雖說可能還有所欠缺,但是不怒真的是在不停的努力中。

很感激你看不怒的《天下第一青樓》,後麵的會更精彩,請期待!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