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小三小四

(大家早上好啊!!兄弟們,你們的書架還有空嗎?若是有,就幫偶的書收藏下吧。成績實在是慘不忍睹啊!!謝謝!!)

酉時六刻,城東小樹林內,天上星光閃爍,月色正朦朧。

秋子雲冷冷的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三人,來回的踱步,被他腳下壓著的枝丫聲像是一聲聲霹靂般,刺在三人的心頭。

蕭月夜倒是沒什麽感覺,可是蘇景和宋虎就不行了。三個人保持這個馬步姿勢已經有半個多時辰了,蘇景和宋虎早就已經是兩腿發軟,虛汗濕身。

“不錯,不錯。一夜七次郎,蘇景你好本事啊!”良久,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裏麵有著隱晦的笑意。

蘇景臉色微微尷尬,死死的瞪了一眼悶笑的蕭月夜,也不敢回話,隻是低著頭,保持自己的馬步。

豪邁的笑聲響起來:“秋兄,你別厚此薄彼啊!蘇景好本事,我那個徒弟也不耐啊。”

說話的人長得是典型的北方漢子的模樣,臉形四方,身上穿著藏青色的衣衫,袖口和腰間都用紅色長條係好。他倚在樹邊,兩手環抱於胸前,嘴角勾起一絲戲虐。

宋虎聽到這句話,身體不由的一震,急忙把自己的頭埋下,心中也不知道咒罵這個師父多少遍了。

這個漢子就是教授宋虎“遊龍血槍”以及戰場之術的程嶽。他原本因為欠宋川人情,才來到惠縣,誰知道卻對宋虎甚為滿意,收為弟子。後來還和秋子雲大戰一場,不過兩個人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無人得知過程和結果,隻不過兩個人出來後曾說了意味深長的兩句話。

“不愧是天下第一高手。”

“不愧是沙場第一將軍。”

等三個人馬步蹲了一個時辰後,秋子雲才讓他們休息。蕭月夜是沒有什麽感覺,以往的訓練比這個還不知道要嚴格多少倍呢!可是蘇景和宋虎現在狀況可不一樣,當下一P股坐到地上,深深的呼吸起來。

秋子雲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說道:“色字傷身,不可多沾,現在你們知道了?”

程嶽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他一拐一拐的走過來,臉上帶著痞痞的笑:“好了,秋兄。少年輕狂,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蘇景,宋虎,奶奶個熊的,你們也太張揚了點吧,整個惠縣都在傳縣令之子與尚書之子大戰百花樓的風流韻事呢。我想,宋尚書也應該知道了。到底年輕啊,身體底子好啊。哈哈。”他促狹的看著蘇宋二人,眨眨眼。

蘇景和宋虎現在是一句話不說,幹脆坐上地上盤膝打坐,恢複精氣。

看著蕭月夜一眼,秋子雲眼中流露出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他忽然揚聲說道:“來了就現身吧。”

兩道矯健的身影快速從林子深處穿梭過來,在蕭月夜三人麵前現身。

赫然是小三小四!

兩個人難掩臉上的激動之色,先朝著秋子雲做了個揖:“師父。”

然後兩人欣喜的看向同樣開心的蕭月夜,兄弟二人不約而同的單膝跪地,朗聲說道:“少爺,我們回來了。”

蕭月夜跑過去,將二人扶起,一把摟住,開心的喊道:“你們兩個小子這一年死哪風流快活啦?”他細細的打量著兩人,作勢捶了一拳。

小三小四如今已經十之有七,正是青春瀟灑的年紀。兩個人身高五尺六寸左右,多年武學上的修煉使得他們麵色紅潤,劍眉挺直,眼珠如星,端的是兩個風流倜儻的翩翩少年。兩個人都是身著黑色練武束身長袍,強健的體魄一看即知。不過小三明顯氣度沉穩,而小四則飛揚跳脫許多。

小四臉色帶笑,撇撇嘴歎氣的說道:“什麽風流快活啊?!我和哥哥在那個鬼深山老林裏麵天天和毒蛇猛獸打交道,到哪找女人啊?”

蕭月夜眉毛一挑,疑惑之色浮了上來,他將目光轉向小三,後者淡淡一笑說道:“回少爺,我們奉師命去北方一處老林中修煉,最近才有所小成。”

小四嘻嘻一笑,走到蘇景的麵前蹲下,賊賊的問道:“蘇少爺,一夜七次郎的滋味怎麽樣?”

蘇景比小四小兩歲,但是兩個人性子相投,尤其在“某方麵”。他把小四的頭勾下來,貼在耳邊輕輕的說道:“爽極了,怪不得你以前經常偷偷摸摸的跑出去玩。”

兩個人都壞意的嘿嘿直笑,各種曖昧用**二字也不足以形容。

“小三小四,今天正好,過來和小夜切磋一二。”秋子雲看著蕭月夜,眼中流露出探索的光芒,清越的喊道。

小三小四麵色稍稍遲疑,走到蕭月夜的對麵。小四皺著眉頭望著小三,後者咬咬嘴唇,轉身朝著秋子雲跪下。

“師父,我們兄弟絕對不會對少爺出手。”

靠在樹邊的程嶽咦了一聲,驚詫的看了看小三小四,然後又掃了眼蕭月夜,似是要重新打量他一番。

天地君親師,自古倫常排行。小三無親人,按理說以師為尊。秋子雲沒有收下蕭月夜三人,卻將小三小四兩兄弟收在門下,而蕭夫人也賜他們蕭姓。可是小三小四這番言論,明顯就是將蕭月夜排在了君位,或許還更高。怎能不讓程嶽吃驚?蕭月夜究竟有什麽樣的魅力,讓兩個已經屬於一流高手的少年甘心認其為主,即使切磋也不願意冒犯蕭月夜?

秋子雲眼中沒有任何惱怒之色,依舊如一片汪洋大海,浩瀚無邊。他淡淡的笑笑,眼中一抹流光閃過,似有讚賞之意,隨即掩飾掉,抬頭看向蕭月夜。

蕭月夜心下感動,拉住小三小四,眉頭輕揚的打趣道:“怎麽?瞧不起我?快點,亮出你們的劍,讓我看看,你們這一年究竟精進多少?”

蘇景和宋虎也在一邊興奮的叫喊:

“小三小四,把小夜打成豬頭,我請你們去‘醉仙樓’撮一頓!”

“小三小四,把小夜的真本事逼出來,他娘的,這小子從來不和我們露真功夫。”

無怪乎兩個人如此表現,實在是蕭月夜一年多以前就不用真功夫和兩人對練了。他總是喜歡觀摩,要不就是坐在樹邊閉目思考,宋虎與蘇景二人根本就不知道蕭月夜到底水深幾何?

見小三小四還在猶豫,蕭月夜也不待說什麽,腳下一劃,身子立刻退到兩尺開外。他雙手垂立,身子傲然挺立,臉上的嬉皮之色全部斂去,氣勢似發不發,頓時小片空間內,氣機大滯。

小三小四對視一眼,雙胞胎之間的默契讓兩個人立刻知道對方的想法。兩人身子微傾,右手一劃,腰間的軟劍輕吟一聲,帶出一道流光。

一盞茶的時間,就在三人之間糾結的氣機探索過程中渡過,蕭月夜稍稍皺了皺眉頭。

沒有破綻!

小三小四站的位置看似隨意,卻正好互補,將兩個人之間的破綻完美的彌補下來,任蕭月夜幾次用氣機試探,都沒有成功。

世界上隻有你找不出的破綻!秋子雲以往教導時的聲音在蕭月夜的腦海中響起。他眼中精光一閃,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找不到破綻,我就逼你們露出破綻!他身形不變,右手的小指卻不易察覺的輕輕一彈,借由著黑夜的遮掩,淡淡的粉末在空中飄蕩開來。

秋子雲神色一動,輕輕看向林子深處,程嶽三人也發現不對勁。“窸窣”聲不停的傳來,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條條蠕動的蛇影快速的朝著幾人的方向遊來。

好多的毒蛇!幾個人雖然不在乎,然後還是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厭惡之色溢於言表。

果然,如蕭月夜所料,小四稍稍楞了楞,氣機顫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複過來。

雖然隻是一刹那,但是對於蕭月夜來說已經足夠。他眼中光芒一閃,身形猛動,帶出一道殘影,朝著小三小四襲去。

小三小四反應終究遲了一步,不過兩人的默契足以彌補這個錯誤。兩人果斷的同時揚劍,帶著一抹銀光將自己的身子掩蓋住,月光照耀下,流光溢彩。同時兩個人腳下步法一邊,朝著相反的方向退去。

清脆的“叮叮”聲響起,節奏非常的快,就在這眨眼的工夫,蕭月夜已經快速的攻擊好幾次。

腳步一轉,蕭月夜身形頓住,轉首看著分別在自己左右兩方的小三小四,心中不由的暗歎:這兩個家夥,跟泥鰍似的。

秋子雲散發出自身的殺氣將試圖遊過來的毒蛇壓製住,依舊淡雅的說道:“小三小四是在深山老林中鍛煉過來的,對於危險的直覺,可不是小夜你想的那麽簡單。”

小三朝著小四點點頭,揚聲說道:“少爺小心,我們要反擊了。”

話音未落,蕭月夜習慣性的將注意力放在說話的小三身上,卻感到身後風聲異常,腳步一轉,身子自然後仰,隨即用手輕拍地麵,足下再順勢一蹬,整個身子翻轉著朝前挪開。

小四一擊不成,整個劍法綻開,星月無光,激蕩的劍氣令周圍的樹葉也瑟瑟的掉落。那一抹銀色就像是毒蛇一般追在蕭月夜的身後。

蕭月夜心下冷靜,輕功身法展開,腳下旋轉成蓮花步伐一般,整個身子詭異的朝著小四的劍扭轉,卻輕輕一晃,讓到一邊,同時左手劍指,右手屈肘,同時擊向小四的手腕和丹田。

小四嘿嘿一笑,不以為意,手上劍法流式大變,化大氣為刁鑽,急點蕭月夜的心頭。在成功逼退蕭月夜的身形後,他的右腿化成雙拐,掃向蕭月夜的腿部。

見左右無路,蕭月夜足下生風,輕輕一頓,整個身體朝著上空拔去。

小四眼中流露出詭異的光芒,嘴角輕輕一笑。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