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做客宋府

“應該快了吧,對了,這事怎麽回事,一點波動都沒有。”蘇景壓低了點聲音問道。

蕭月夜心中暗暗震驚自己母親的本事,不過臉上卻若無其事的說道:“沒有波動不是最好,你還想來個大地震啊!”

“我隻是覺得奇怪了。第二天,他家管家來縣衙報案,把我家老頭子是嚇的尿都快出來了。誰知道過了三天,好像宋川親自發話說這件事不要追究了,然後讓我老頭子以後多注意縣內治安等等。就這麽大事化了,小事化無的解決了。奇怪。”蘇景端起茶,一口飲盡。

門外傳來敲門聲,原來是宋虎到了。

他笑咪咪的走進來,看了看四周,低頭說道:“好像沒事了。我聽見家裏的下人們嚼舌頭,好像是什麽有人把宋霖的玉佩和一封信放在了宋川的床頭,也不知道寫了什麽,宋川就把這邊的人馬撤回去了。聽說那邊是鬧的人仰馬翻,懷疑是家裏大房幹的。”

說完後,他和蘇景都用探究的眼神看著蕭月夜,因為當時就是他拿了玉佩的。知道瞞不過,蕭月夜正了正顏色,說道:“我們也算是生死與共的兄弟了吧?”

蘇景和宋虎也正色點點頭。

深吸一口氣,蕭月夜把自己和母親的談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毫不意外的,看見兩張呈圓形的大嘴。

拿起桌上的幹果,他朝著兩個大嘴裏麵各扔了一個進去,總算把兩個人的魂叫回來了。

宋虎咳出幹果,吃驚的說道:“你是說,你娘把這件事解決了?”

蕭月夜不置可否,但還是點點頭,端起茶喝了起來。

蘇景倒是把那隻幹果放在嘴裏嚼爛了咽下肚,然後才說道:“你娘沒罵你,還誇了你?”

看見點頭,蘇景和宋虎對視一眼,都伸出了大拇指,齊聲說道:“你娘真厲害!”

看著兩個人還有疑問的眼神,蕭月夜急忙擺擺手:“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要問我。”

蘇景叫了幾樣菜和一壺好茶,三個人邊吃邊聊。剛把一個醬豬肘啃完,蘇景忽然看著宋虎說道:“老虎,你這臉上傷怎麽還這麽嚴重啊?而且我怎麽感覺你越長越瘦啊?”

蕭月夜也注意到了,停下筷子,急忙連問道。

宋虎臉色變了變,低了低頭,過了良久才有些落寞的說道:“說出來我也不怕丟臉了。在那個家裏,除了我娘,根本沒人管我。回去後我找他們要藥,那管家卻說沒有,還是廚房的齊叔給了我一點藥酒。那些下人都是狗眼看人低的,見我們不受寵,平日裏吃喝穿用都私自扣下來,連我娘也不好好照顧。要是為了我娘,我早就不呆在那了。”

蕭月夜臉色一冷,使勁一拍桌子:“什麽?”

用手拉住了蕭月夜,蘇景嘴角輕輕一笑:“簡直是混賬!老虎,等會我們和你一起回去,我倒要見識見識那些狗奴才!”

宋虎感激的笑了笑,但是卻搖搖頭說道:“算了,他們都是一些以前府中的老人了,隻要不苛刻我娘的藥,其他的我都忍了。”

皺了皺眉頭,蕭月夜不滿的說道:“老虎,就是因為你一味的忍,別人才敢在你頭上拉屎撒尿。對於那些人,你就應該強勢,別人狠,你就比他更狠。”

蘇景點點頭說道:“是啊老虎,小夜說的沒錯。而且你是主子他們是奴才。慕容王朝律法中有一條,惡奴欺主者可杖斃。呆會我叫些衙役過去,你好好整治那些刁奴,實在不行,我們就殺一儆百。”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厲芒,與那可愛的娃娃臉襯起來,詭異非常。

在場的三個小孩可都不是什麽心慈手軟的主,宋虎主要就是擔心自己的母親,否則絕不會忍氣吞聲的。

見他還有所顧及,蕭月夜勸道:“你不想想,如果你把這些刁奴管好了,你娘不就能過的舒服點嗎?”

蘇景轉轉眼珠也笑著說道:“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在這惠縣一畝三分地內,我就是老大。你也不要怕京都那邊會怎麽樣,那邊現在不是正亂著嗎?而且不管怎麽說,你是主子,是他兒子,他才失去一個兒子,你想他會為了一個奴才再遷怒於你嗎?”

宋虎眼睛一亮,點點頭,身上也不自覺的散發出一股彪悍之氣。蕭月夜和蘇景相視一笑,碰了個杯。

兵部尚書宋川位居高堂,掌管六部之一,最有實權的兵部,是從一品的官銜。蘇景他爹蘇仁義隻不過是個小小的正七品的縣令,自然不敢和他鬥了。不過對付起這老宅中的小小刁奴,他還是有這個膽子的。在蘇景的巧舌如簧之後,他大方的派了十幾名衙役帶著殺威棒跟隨三人來到了“宋府”。

遠遠的,蘇景就讓捕頭洪為國帶著一群弟兄散開來,悄悄的躲在“宋府”院子外麵,不要讓人看見,而他和蕭月夜則由宋虎帶著,一齊朝著“宋府”的大門走去。

門口的兩個家丁老遠就看見三人了,不過當沒瞧見,直到宋虎走到門口了,才有氣無力的喊了聲少爺好,連腰都沒彎。

宋虎有著眼中壓抑不住的怒火,不過在蘇景的推動下,也不理睬直接自己推門進去了。

蕭月夜和蘇景經過那兩個家丁的時候,相視而笑,都看出對方眼中的玩味和狠意。

一路走過去,蕭蘇兩人冷眼旁觀:整個“宋府”家丁丫鬟不是很多,加上廚房的和管家,一共也就十七八個的樣子。那個管家眉眼狹小,鼻梁堅挺,一看就是個奸滑之人。他看見宋虎,還抬著頭,用鼻子哼了聲就算打過了招呼。瞧他身上穿的綾羅綢緞,竟然比蘇景還好,更不要說宋虎了。

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蕭月夜拉了拉宋虎,三人朝著主屋走去。

“娘,我回來了。”還沒踏進屋子,宋虎就急切喊道。

一走進去,一股濃烈的中藥味就撲鼻而來,屋子裏麵還算雅致,隻是顯然好久沒有人好好打掃過了。

蘇景不動聲色的用手拎了拎桌子上的茶壺,空的,看那杯子上還有些老茶漬,他心中冷笑。

蕭月夜皺了皺眉,這個屋子窗戶都關著,黑暗暗的,一點也不通氣,人就算沒病也要悶出病來。他走到旁邊,伸手推開了幾扇窗戶,頓時,陽光灑了進來。

“娘,你藥吃了沒有?春梅呢,怎麽又不在您身邊伺候?”宋虎急忙走到床榻邊,握著他娘的手,急切的問道。

床榻上的婦人,臉色蒼白,許是好久未見陽光的緣故。她的身形瘦弱,看她的手,用爪子來形容一點不錯。那一頭秀發像是好久沒有清洗,失去了原有的光澤。聯想到宋虎九歲的年紀,卻怎麽也無法想象,眼前這個老的像有四十歲的女人會是他的母親。

慈愛的笑了笑,宋夫人朝著蕭蘇二人的方向看了看,然後說道:“有客人來了,阿虎你怎麽不介紹下啊?”

“哦,這個是蕭月夜,這個是蘇景,他們都是我剛認識的好朋友。”宋虎急忙介紹起來。

“伯母好!”蕭蘇二人齊聲的喊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