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暗波洶湧

  

  有誰有這麽大的仇?詛咒不同其他法術,必須是那種解鈴還須係鈴人的方法,才能解開。

  古晶也沒有辦法,最後不得不請長風來幫忙

  任天行驚異的問:“如果說解鈴還須係鈴人,那長風他能解詛咒?他跟那下咒的人有什麽關係?”

  古晶神秘的說道:“他當然不能解,單是他能找到那個下咒的人!”

  任天行頓時覺得古怪之極,古晶剛剛還說,這人十分惡毒,用自己的性命跟惡魔交換,詛咒別人,既然如此,那人都不在人間,長風又怎麽能找到他。

  古晶說:“長風不是在人間找,他去了陰間,把那個人從地獄裏給拖了出來。”

  任天行腦子嗡的響了一下,他不敢想像,陰間是什麽樣子,地獄是什麽樣子,而且,能去陰間,去地獄,還能把人拖出來,自己安然無恙,這是人力能做的嗎?

  喉嚨軲轆響了一下,任天行驚恐的說:“這長風,他簡直不是人!”

  古晶淡淡的回了他一句:“誰告訴過你他是人?”

  兩人沉默了一下,任天行得知長風的事情,心裏澎湃無比。就算上龍牙的那些人,都不能讓他這麽驚駭,李寶國會看穿別人的心思,大師姐周芷慧,有預知能力,還有一些人,能隔空取物,等等,那些都是特異功能,單是跟長風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古晶開口了,說:“天行,你的遭遇,我這一生從來沒有遇到過,也不知道該怎麽跟你解釋,如果這個夢,是真的,一定會想法設法讓你重演這個夢境。萬一。。。”

  “古老,我知道你的意思!”任天行點了點頭,這個夢一旦成真,那可是幾千條人命的事情,他記得,在夢裏麵,自己是使出全力把局麵給控製的,損傷就這些,如果一旦控製不好,說不定,整個鳳凰縣都。。。

  任天行說:“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讓這個夢主宰我。”

  “先別急,有因必有果,你既然知道了果,就一定要查出原因,而且要盡快。”古晶點了化一下任天行,擔心他真的遇到那些僵屍,說:“如果真的遇到僵屍,最好的方法,就是糯米和大蒜。”

  “糯米是千百年來治屍最佳之物,其中,以黑糯米為最。黑糯米可以降僵屍,白糯米可以治屍毒,大蒜的功效,隻能是驅走僵屍,而不能降服僵屍。你要記住,如果真的遇到了,這兩樣都沒有,隻能用火燒,而且要大火,瞬間能達到一千度高溫以上的才行。這三樣都沒有,你有多遠跑多遠。”

  任天行感激的點了點頭,說:“如果僵屍追來,是不是閉氣之後,他就找不到人?”

  古晶罵了他一句:“胡扯,你當這是拍電影啊?”

  “電影裏麵演的那些,都是下三爛的,你要是閉氣不跑,我保準你成他點心。”

  “人有三火,屬陽,僵屍屬陰,就算你閉氣,他也能感覺到你的陽氣所在,閉氣也沒用。”古晶氣呼呼的跟任天行解釋,之後有了發現,驚呼道:“有辦法了,有辦法了,有一個辦法,或許能讓僵屍感覺不到你。”

  “或許?”

  “當然是或許,僵屍是萬邪之王,就算老爺子我也沒有遇到過,那你要不要聽!”古晶見任天行居然懷疑自己的水平,不禁反了個白眼,再怎麽說,自己也算個這個方麵的專家。

  任天行急忙說:“要,當然要!”

  “人有三火,隻要能把火給蓋住,僵屍就感覺不到。”

  “這火怎麽蓋?”

  古晶說:“檀香!隻有檀香能把這火的氣味給蓋住。”

  古晶歎了一口氣,說:“你小子,自己保重吧,我看,你那邊這麽多事情,一定不簡單,我猜你到鳳凰縣,是有什麽任務在身,有些事情,看起來牛馬不相幹,單是如果思路擴大一點,也許能對你有幫助。如果長風那小子在這裏,估計就不用這麽麻煩了,他一定有辦法。”

  任天行愣了一下,古晶的話好像是話裏有話一樣,但是又不明說。不過他不笨,這次來鳳凰縣,是為了“舍利子”和“玉玲瓏”而來,而且暗地裏,九菊派和某些人已經開始了動手了,自己也要注意他們的動靜。

  任天行根本沒有想到,這些事情,會跟那些人有關。

  古晶想起長風交待的事情,古晶最後對任天行說:“長風走的時候,叫我告訴你一件事情。”

  任天行心裏一喜,說:“他說了什麽?”

  “他說,你身上的那把槍,裏麵的靈體力量非常大,也許能幫你的忙。你要每天用自己的一滴血,滴在槍上,很快你就能跟他溝通。記住,那滴血是左手無名指的血。”

  掛了電話,任天行常常的鬆了口氣,這個電話不白打。

  

  剛剛掛斷電話,韋軍長的電話就打進來了,對於韋軍長,任天行可是不敢怠慢,從小到大,是韋軍長把他一手拉大的,又當爹又當媽。

  任天行清了一下嗓子,恭敬道:“韋叔叔!”

  韋軍長憂心忡忡的責怪道:“天行,你中毒是怎麽回事,怎麽這麽不小心!”

  任天行苦笑了一下,解釋道:“我們進入湘西地界的時候,發現被人跟蹤,為了擺脫他們,我們盡選小路,沒想到中了瘴氣。”

  韋軍長不冷不熱的說道:“這點小伎倆都讓你中了,虧你還是刀鋒出身的。你知道不知道,這次“舍利子”和“玉玲瓏”出土,對我們國家多重要,特別是玉玲瓏。考古隊那邊已經出了幾宗事情了,我已經派出龍牙的人過去負責安全工作。”

  韋軍長歎了口氣,意味深長的說:“天行,你知道我為何一開始就派你去湘西?”

  任天行點了點頭,說:“龍牙組的周師姐他們好像在中南海。”

  “混小子,混小子,怎麽點都不化。”韋軍長搖了搖頭,說:“龍牙那邊的人,接觸的人麵太廣了,而且那個周芷慧暗地裏似乎是政治部故意派過來的人。”

  韋軍長低下聲音,說:“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玉玲瓏”這玩意給摸清楚,無論如何一定要拿到第一手資料,我會派一個專家協助你。其他事情別問這麽多,這裏麵關係複雜,你要小心為上。”

  任天行不明白韋軍長為何搞的這麽神秘,要第一手資料,完全可以名正言訓的去做,但是如今居然叫他悄悄的去弄。

  韋軍長在掛電話的時候,還故意說了一句話:“你小子做事的時候腦子靈活點,你們中毒的事情,不是這麽簡單的,而且,殷達明這小子,看來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你多注意一下他。具體資料,我叫人暗中send給你。”

  掛了電話,任天行憂心忡忡,表麵上看,這鳳凰縣風平浪靜,但是暗地裏波濤洶湧。連韋叔叔都很緊張這次的事情,一定是大事。

  任天行並不笨,非但不笨,還很聰明,這次談話,他知道這也許涉及到某個方麵的利益,才讓韋叔叔這麽擔心,而且,他聽出韋叔叔的暗示,這次他們中毒,很有可能不是一個意外。

  不是意外,就表示著有蹊蹺。

  飯館裏一陣腳步聲,任天行知道縣刑偵隊的人到了,急忙下去迎接,這是任天行打電話叫他們來處理的。

  領頭的人姓劉,是刑偵隊的大隊長,任天行出示了自己的證件之後,低聲在他耳邊說:“這個人身份很特別,你們要盡快查出他的背景。”

  劉隊為人很圓滑,看了一下任天行遞給自己的證件,一看,是國際刑警,臉色不禁一變,之後轉瞬間變的笑眯眯的說:“任先生,歡迎您到鳳凰縣來,這可是平時請也請不來的,不如到我那裏去坐坐,給我們刑偵大隊指點指點工作。”

  “指點不敢當!不過今天下午可能不行,等會還要去走訪一下殷縣長。”任天行接到韋軍長的電話之後,暗自決定,先查查到底是怎麽回事。

  “咳•~!這個,任先生,你也知道,死了個人,可以說是大事了,雖然說我很相信這人該死,但是畢竟是那個,嗯,手續上的事情還是要辦一下的,不然我這裏不好做,對不對。我相信您會體諒一下我們的工作”

  任天行一聽,心裏暗自說,好啊,居然跟我來這一套。

  任天行微笑著說:“今天恐怕不行,估計要等到明天了。”

  劉隊一聽,不樂意了,一臉的不滿,說:“任先生,不管如何,手續上的事情。。。”

  還沒說完,任天行打斷了一下他的話,說:“好啊,今天可是你叫我去的,我就跟你去一趟。”

  劉隊楞了一下,這任天行之前還這麽堅持不去,為何突然間又同意去了,不過聽他那語氣,似乎不對勁。

  硬是琢磨了一陣,想不出個所以來。狐疑的看了一下任天行,見任天行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心裏不禁一軟。突然間他明白了過來。

  這任天行說有重要的事情走不開,如果我要是硬帶他回去,他要是對我不滿,豈不是找這個借口,把責任推在我身上。

  眼睛轉了一下,想著,這家夥是國際刑警的,要真的耽誤他的事情,自己的罪就大了,不過不帶他回去,殷縣長那邊,不好交代。左右為難,他決定避重就輕,頂多挨殷縣長罵一頓,也不願意拿自己的錢途去做賭注。

  劉隊賠笑了一下,拍了拍任天行的肩膀,說:“這個,倒是沒關係,隻是一些手續上的事情,聽說任先生身子剛剛恢複,又有重要的事情在身,要不等您有空,我派人,哦,不,我親自去醫院給您做筆錄,嘿嘿,隻是例行公事而已!”

  任天行心裏暗笑了一下,麵不露痕,點了點頭,就走了出去。

  剛剛離去,劉隊走到一邊,悄悄的撥了一個電話:“雙子小姐,我沒法留住他?”

  “混蛋!”一女的在電話裏大罵了一下,說:“這麽一件簡單的事情,你都做不好,我看你怎麽跟你們縣長解釋。”

  劉隊一聽,皺了皺眉,冷冷的說:“我自然會跟他解釋,不用你來操心!”

  雙子發覺這劉隊似乎對她不滿,不禁一怒,說:“您。。。”

  “雙子小姐,雖然沒留住任天行,但是你叫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我那筆款,希望你們盡快打到我賬戶。”

  雙子一楞,之後哈哈大笑,說:“隻要你把那東西放在任天行的身上,沒留住他也沒關係,那筆錢,今天就會給你。”

  雙子似乎很得意,心裏暗自說道:“任天行,看你這次能跑哪裏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