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再現九菊蹤跡

  “茶館,下雨,小菡,白紙上的字。”任天行嘴裏含糊的說著,別說他們驚訝,就連自己也非常的震撼。

  貼著白紙公告的屋子,赫然就是那黑屋。

  小菡露出懼怕的表情,劇情般躲在任天行他們的背後,這一情形,任天行早有心理準備,他也知道,如果按照自己夢裏見到的,那麽一定是進入這個黑屋。

  這夢境居然有預知的能力?

  如果自己照著夢境一樣做,那麽,豈不是曆史重演了?

  三千多的官兵,三千多條性命,就算是當年紅軍長征路過搶奪湘江,死傷也不過如此。這絕對是一場戰爭。

  任天行感覺到,自己被牽著走,走在這條夢境之路。心裏暗自拿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止。

  要阻止,就要改變一切,不能被牽著走。那也就暗示著,一旦跟夢境裏麵的情形唱反調,那就可以打亂夢境的規律。

  但是,他心裏無法想像,一旦跟夢境唱反調,會有什麽結果,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讓慘劇發生。

  大石頭和黃風兩人心裏都知道小菡不是人,不過見任天行臉上毫無懼色,自己也稍稍放心。黃風跟隨任天行多年,十分的相信他的判斷,如果任天行認為小菡對他有威脅,不會這麽放鬆。而大石頭,是第一次跟隨任天行,可以說,任天行絕對是他敬佩的人,對他的敬佩,達到了偶像的地步。

  之前任天行說的那幾句話,都一一應驗了,這更讓大石頭深信不疑,在偶像麵前,他又怎麽能露出懼色了。

  也正因此,小菡才沒有發現自己已經露出了馬腳。

  雷聲,閃電聲大起,雨下的更加大了,閃電劈在了黑屋附近,小菡被嚇的驚叫了一聲,躲在了棺材鋪的屋簷下。

  任天行一摔頭,說:“走!”隻要不進黑屋,就不會發生以後的事情,這麽大的雨,還不如找個地方喝酒。

  大石頭撐著傘,跟著任天行往回走。

  小菡急忙追上,說:“你們去哪!”

  “找個地方喝酒!”任天行頭也不回,丟給小菡一句話:“你先回去!”

  “任老大,我們真的要去喝酒?”大石頭見到任天行身體比較虛弱,低聲的問了一下。

  任天行推開黃風,不要他再扶,微微笑道:“不喝酒,咱們去哪裏?”

  酒店就在茶館不遠的地方,任天行他們路過茶館的時候,茶館老板驚訝的看了他們一眼,見他們路過之後,急忙雙手合十朝天拜了幾下。

  這酒店比起之前吃飯的地方要差許多,遇到下雨,裏麵的人也多。任天行他們要了一個包間,跟著服務員上了樓。

  樓上還是比較安靜,上了樓梯,一光頭急匆匆的從一包間裏跑了下去,樓梯比較窄,他衝下來的時候,正好撞上任天行。

  “操,那隻烏龜擋著爺的路!”那光頭很蠻橫,罵了一句之後,看這三人,除了大石頭還比較塊之外,其他兩人看起來都挺白淨,呸了一聲,一手推開任天行,自個往樓下走。

  黃風和大石頭本想出手,但是任天行眼角看到這光頭推他的時候,手臂上刻著一朵菊花,急忙阻止他們倆。

  大石頭和黃風不知道任天行擋住他們的原因,進了包間,急忙問任天行。

  任天行淡淡笑了一下,說:“那些人,跟他們計較什麽勁。”

  黃風心裏暗笑,這任老大什麽時候變的這麽斯文,要是以前,他還恨不得有人這麽對他。

  大石頭正想說氣話,服務員走了過來。

  任天行問服務員:“剛剛那光頭是什麽人?”

  服務員看了一下外麵,確定沒有人,低聲說道:“別惹他們,他們可凶了。”

  具體怎麽凶法,服務員也不敢說,隻是交待他們不要去惹那幫人。

  那幫人,也就意味著,除了那光頭之外,還有其他人,而且人數還不少。

  任天行淡淡的說:“走,咱們去看看那幫到底是什麽貨色。”

  大石頭一樂,這才是咱們的任老大。

  看著光頭老進了對麵的那個包廂,任天行一招手,三人一起起身走了過去。

  用力推開了門,三人出現在那包廂裏麵。

  這幫人也沒料到有人敢這麽進來,而且,進來的就三個人,十幾個人不禁一愣。

  一相貌清秀淡雅,看起來成熟靚麗的三十多歲女人坐在中間,兩旁都有規律的坐著八個人,這幫人,不多不少,正好十七個。

  任天行見這女的插在這麽多男的裏麵,處世不驚,就知道她不簡單,看來她是這裏的頭,不然,以這幫男人的性格,不會這麽乖乖的坐好。

  在她身邊,就是那個三十頭出的光頭,濃眉環眼,下麵獅子口,模樣雖不怎麽醜陋,但是卻透出一股狠毒味道。隻看這人模樣,連五歲的小孩都能認出來他不是好人。

  這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形成鮮明的對比,活生生現代版的美女與野獸。

  兩人周圍,則是那十多號兄弟,一個個腦袋仰起好高,大有一副舍我其誰的架勢。

  任天行這一闖進來,這十幾個人都盯著他們,沒有一個說話,也沒有一個先動手,但是他們已經蓄勢待發。看來,他們在等命令。

  大石頭見這陣勢,絲毫不理會,站出一步,似乎隻要有人敢上前一步,他就第一個要幹掉他一樣,嘴裏冷冷的說:“警察!查房!”

  那相貌醜陋的惡麵青年隨之站起來,用眼角撇了他兩眼,輕蔑道:“草!擺著一幅臭臉就當自己是警察?哈哈哈,也不睜開眼睛看看誰在這裏。”

  任天行拉住大石頭,微笑著說道:“我們究竟是不是警察,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是誰?”

  “操,這小子不想活了,廢了他!”一人狠狠的對著任天行罵,其他人也跟著附和,大有隻要有人一說話,他們就衝上去把任天行給撕了的趨勢。

  那女的一擺手,叫他們收聲,指著對麵的桌子說:“請坐!”

  任天行微笑點下頭,從容地走到桌前,大大方方坐下,對兩旁那些滿麵煞氣地大漢,看都沒看一眼。他知道,這女的不簡單,不然也管不住這幫人。能讓一群惡人這麽聽話的人,一定不是一個普通人。

  任天行盯著那女的說:“你是誰!”

  “哼!”光頭老見任天行長的小白臉一樣,但是派頭倒不小,以為任天行在裝老江湖,重重哼了一聲,嘴角快撇到耳朵下。

  任天行白了那光頭一眼,不再看他一眼,第二次問那女的:“你是誰!”

  光頭老見這小白臉居然敢跟自己老大這麽說話,不由得拍了一拍桌子,怒聲道:“你他媽又是誰,居然敢冒充警察,這個地盤的上警察哪個不認識我光頭三,敢在我地盤上裝B,等會我讓你橫著出去。!”

  大石頭見這光頭虎視眈眈的看著任天行,走上前一步,兩隻虎目瞪著那光頭,隻要任天行一有暗示,他第一個解決光頭。大石頭十分有把握,隻要給自己十秒鍾,一定會搞定他。

  謝文東笑而不語,隻是看著那女人,好象沒聽到光頭的話。這女人閉口不語,也微笑的看著他。

  兩人就這麽相互望著,黃風心裏暗喜,他看到這女的雖然鎮定,隻是假裝的功夫做的好,從眼睛裏看到了她的震撼。

  光頭見任天行對自己視若無睹,心中怒火燒的更旺,騰的站起身,伸手指著他的鼻子,咆哮道:“小子,別他媽在我麵前裝得象個人似的,我告訴你,把我老大惹火了,今天你就別想活著走出去……”

  這一說,大石頭臉色不禁一變,正想出手搞定他,但是還沒出手,任天行身影比他快。

  光頭的話還沒有說完,任天行臉上的淡淡的笑,卻突然一把抓住他脖領子,暗喝一聲,猛的向下一拉。

  “咚!”光頭的腦袋重重裝在桌麵上,驚叫一聲,還沒等反應過來,任天行順手提起他的衣領,用力一扔,把光頭砸狠狠的砸在牆上。

  光頭整個身子砸在牆上之後,嘴裏哼了一聲,被反彈了回來,任天行拳頭一握,一拳打在他的太陽穴上。

  太陽穴是人腦最脆弱的地方,受到重擊,絕對是致命的。

  “嘎吱”的一聲,光頭的頭蓋骨似乎被任天行這一拳打裂,血從眼角和耳朵裏射了出來,身子倒在一旁,同時濺在任天行和那女的身上。

  任天行這一手,震撼了眾人,那十幾個本來其實凶凶,惡狠狠的人,一下子臉色全變,見到任天行把那光頭像耍個破布娃娃的似的,輕易的提起整個人砸在牆上,又一拳把人給打死,居然麵不改色,似乎家常便飯一般。就連從特種部隊出來大石頭,也沒見過有人出手這麽狠。

  任天行輕輕的擦了一下他身上的血,臉上的那股笑容絲毫沒退,似乎之前的事情沒發生過,淡淡的說:“你是誰?”

  這是第三次問。

  那女的神色一黯,之後眼睛也隨後一亮,她知道,這次她不得不開口,反問道:“你真的是警察?”

  “我是警察!”任天行答道。

  “你知道你殺了人?”那女的眼睛瞟向倒在一旁的光頭,之後冷冷的說:“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那要看看對誰了?”任天行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眼睛盯著那女人的手臂,冷冷的說:“要是不讓自己罪加一等,最好的方法就是沒人知道。”

  這話從任天行嘴裏說出來,氣氛頓時凝重了,沒有人敢說話,單是他出的拿一手,他們都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而之前光頭的死,讓他們心裏震撼,恐懼了,這人這麽冷血,能說一定能做到。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