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打不死的五彩斑斕屍

第二十四章 打不死的五彩斑斕屍

  “天行小心,這僵屍五彩斑斕,屍中之王。”

  任天行看了一眼,這僵屍居然是那具身穿金縷戰衣,一臉霸氣,胸前一塊明耀耀護心鏡的僵屍,老劉說這可是個寶貝。

  當時沒怎麽注意它皮膚上的膚色,如今仔細一看,皮膚上的毛色和膚色相映,卻是五彩斑斕,讓人看了不禁寒慄。

  不過此時他沒有任何感到害怕的,感覺就像是司空見慣,不過還是禮貌的像他點了點頭,感謝他的提醒,心裏閃過一絲疑慮,自己為什麽有這種感覺。

  古晶破了屍氣之後,仔細觀詳了一下任天行,心裏暗暗稱奇。

  任天行麵立在僵屍王麵前,麵不驚心,看不出是喜是憂,有懼是怕,嘴角那淡淡的笑容顯得格外的神秘。

  周芷慧從此刻才剛剛到,出現在任天行的身後,任天行輕輕笑道:“師姐的速度還是比我慢了一步。”

  “要命的事情,還是慢一步的好,你說呢?”周芷慧伶牙俐齒,聽出任天行在炫耀,立馬給予反擊。眼光掃過古晶的臉上之後,她手指一顫,知道古晶不簡單,驚訝道:“原來有高人在,芷慧失敬!”

  “同道中人,何必客氣!”古晶回敬了一句,這丫頭原來是任天行的師姐,單看她的眼睛,晶瑩透亮,射出一股靈氣,就知道這人不是一般人。

  屍王被打了幾下之後,並無大礙,倒退了幾步之後就站穩了,被任天行這兩拳打的並不甘心,隻見它仰頭大呼了一聲,天上的月亮變得異常的亮,月光被束成光柱,從上至下被吸入屍王的鼻子裏。

  周芷慧看了一下這僵屍,低聲問道:“這就是僵屍?”

  任天行點了點頭。

  周芷慧仔細端詳,之後淡淡道:“這僵屍好像年代已久,你看他身上的衣服,金縷戰衣,想來生前一定是一位將軍。這是重要文物,不能隨意破壞,咱們想辦法止住他。”

  “師姐,你知道什麽叫僵屍?”

  周芷慧瞟了屍王一眼,不在意的說:“生的時候我都不怕,更不用說死了的。”

  古晶見周芷慧不知厲害,搖頭說:“僵屍乃萬物中最邪之物,不老不死,比生前厲害百倍。”

  周芷慧見古晶說的這麽厲害,心裏冷冷一笑,開玩笑,不老不死,天下哪有這麽奇怪的事情。要知道眾生萬物,終有個生命周期,隻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何況如果真的這麽厲害,還會被任天行給逼退。

  “我倒是要看看它有多厲害。”周芷慧嘴裏不服,兩手握在一起,集中精神對付屍王。

  突然一陣風吹來,一股神秘的力量從周芷慧的腳下生起,呼嘯著往屍王衝去,周芷慧越是把精神集中得越高,那力量就越大,周圍一些軟性的東西紛紛被那股力量帶起,飛向屍王之後纏在屍王的身上,轉眼功夫,已經把屍王給纏的十分的緊湊,但是屍王卻不理會,隻會閉目猛吸月光。

  “特異功能!”古晶暗吸了一口氣,想不到這年紀輕輕的丫頭居然有這一手,怪不得大言不慚,隻是心裏擔心,如果是對付其他東西或者敵人,一定綽綽有餘,但是對付僵屍,卻差的遠了。

  屍王突然間睜開了眼,見到自己被一股力量纏著,身上還有枷鎖,張嘴吼了一聲,一股寒氣從嘴裏噴了出來,噴在自己被束縛的身子上。那些軟性的東西就像被強酸潑中,冒出滋滋的聲向,立即腐化斷開。

  紅色的眼睛一下子變成了白色,屍王微微跳起,兩腳在地上一震之後,從腳下傳出一個波似的力量,散於四周,硬是把周芷慧的那股力量給頂了回去。

  兩股力量相撞,周芷慧發出的那股力量被吞噬之後,自己還被餘波震的倒飛,要不是古晶眼明手快,她必定掉下樓。

  周芷慧進入龍牙組織已經有十餘年,這十餘年裏,這次可謂是第一次占不到任何便宜,還吃了很大的虧。

  她哪知道,以前她是跟人鬥,再厲害的人,也隻是肉體之軀,她的特異功能對付那些人已經是綽綽有餘,讓她感到自己是人中龍鳳,不免養成心高氣傲,不可一世的性格。

  如今第一次遇到不是人的東西,還是眾生萬物中最邪的僵屍,特異功能對它根本不管用。

  屍王一下把來人給擊退,傲氣突起,嘴角噴出絲絲青煙,身子突然一跳,往周芷慧奔來。

  周芷慧剛剛被古晶抓穩,差點掉下樓,驚得一身虛汗直冒,還沒站穩,這僵屍就反擊,心裏一跳。

  任天行急忙出手,能從刀鋒中脫穎而出的人,身手絕對是一流的,但是看任天行這一腳,就十分的漂亮,如行雲流水,瀟灑自如,帶起的一股勁風又拂麵生痛。

  “天行小心!這僵屍不同於一般人!”周芷慧見任天行為了自己,居然不懼僵屍的厲害,心裏一陣感激。自己隻所以敢對付僵屍,是知道自己有異能。刀鋒的人不同龍牙,沒有特異功能,說白了也隻是算一特種部隊,畢竟還是血肉之軀,剛剛吃虧,自然知道厲害。

  任天行淡淡一句:“到倒是想試試這僵屍有多厲害!”抬起的一腳踢在僵屍的膝蓋處。

  周芷慧聽到一聲清脆的骨頭相碰的聲音,不禁閉上了眼睛。奇怪的是,後麵並沒有慘叫聲,任天行的腿完好如初,硬是一腳把僵屍給踢了回去。

  古晶看準了機會,兩手不知何時掏出了兩道黃符,嘴裏喝道:“叭呢叭呢哄!風火雷電兵,運轉乾坤!”兩道黃符像兩條火龍一樣,燃燒著交叉飛疾,打向屍王。

  屍王似乎有點忌諱這符咒,見這符咒攻來,仰天一吼,聚集了一股月光,射向自己胸前的護心鏡,再反射出兩股白光,把符咒給打落。

  古晶抬頭看了一下月亮,臉色一變,這屍王居然能轉眼間借用月光的力量,今天要是讓它走掉,以後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古晶喝道:“日月齊光劍歸無極!”古晶把道袍脫了下來,擰成一條繩子,咬破了舌尖,把血噴在道袍上,腳踏七星,人如遊龍。

  那道袍被古晶一擰之後,儼然就是一把血紅色的劍,古晶揮舞著自己手,這把劍就跟著他的手飛舞。

  “龍嘯九天!”

  這把劍散發出紅光,從下至上,有如一條遊龍一般,直取屍王。

  屍王把手一橫,用手臂把劍拍到了一邊。

  “金剛不壞之身!”古晶失聲叫道,這五彩斑斕屍真的跟古書記載的完全一樣。要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學道幾十載,如今還是第一次遇到。

  “風雷地動令,滅!”任天行兩手緊握,腦子裏想到之前長風教的咒語,提起一股真氣,勁隨心想,破喉而出。

  令其他人想不到的是,任天行兩手之間產生了一個光環般的光波,直衝屍王。

  古晶和周芷慧也臉上一股疑惑,這任天行居然會道術?

  “師父,我來幫你!”一聲清脆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之後緊隨著這清脆的聲音喝令了一句:“萬劍歸宗”

  古晶一聽就知道是馬俊峰來了,口中喝了一聲好,“皓天正氣”,右手一個彈指的手勢,配合著馬俊峰的“萬劍歸宗”,指令那把“劍”從新揮向屍王。

  屍王被三人纏住,一時之間也無法掙脫,跳動的身子絲毫不安分,馬俊峰的“萬劍歸宗”從上到下氣勢壓來,滋滋的空氣流聲乍響,而古晶的“皓天正氣”包圍著屍王的全身。屍王身上有如被電流強擊一般,閃過一絲絲的電流,爆裂!乍響!

  屍王被古晶和馬俊峰兩人聯手之後,就像是被困在籠子裏一般,想前,向後衝的時候,總有一股力量擋著它,最後猛的向上一躍,它發現上麵也有一麵力牆擋著它,差點就衝破。

  馬俊峰把全身的精力全部都使出來,被屍王用力這麽一躍,胸口一痛,喉嚨一甜,一股熱流從胸口衝出,沿著嘴角流出兩撇血跡。

  周芷慧盤膝而坐,兩眼緊緊的盯著屍王的上方,用自己的異能把幫助馬俊峰把上方給控製住。

  屍王發怒,連續幾次衝向上方,每衝一次,馬俊峰就像受一次重擊,臉色逐漸變的僵硬,要不是周芷慧在旁邊發攻相助,上空早被攻破。就連周芷慧也受被僵屍的那股勁力衝的胸口沸騰。

  任天行虎目一掃,知道馬俊峰功力不足,不由的緊握雙拳,大步走向屍王。

  “天行,回來,我們三人施功,你碰不得!”古晶大聲喝令,這屍王被師徒倆用法力給困住,豈是凡人所能碰的。

  但是任天行絲毫不在意,離僵屍十多米處,已經感到幾股力量在相互的較勁。腰間的那把槍在此時突然間活躍了起來,冰涼的感覺從心底傳來。

  古晶和馬俊峰兩人的法術和周芷慧的異能跟僵屍相互碰撞,把被長風封在槍裏的靈體“嘰咕”給喚醒了。

  嘰咕大口大口的吸著這些力量,似乎這些是它的食物一般,急忙催著任天行往前一點。

  任天行心裏一陣踏實,有嘰咕在暗地裏幫助自己,信心增加了幾分,雙拳一抱,身子有如鯉魚入水一般,穿破結界之後,一拳一拳的打向僵屍。

  這讓其他三人不禁臉色大變,想不到任天行居然能穿透三人合力的結界,這真是他們愕然,要知道,這三人聯手的結界,就算是完顏長風親自前來,也未必有這份功力。

  他居然有如入無人之地一般,一拳一腳絲毫不受影響。

  古晶心裏琢磨著,這任天行能穿破結界卻沒有破界,每一拳每一腳打出都沒有把結界給破了,就像是他的行動不受結界的限製一般。

  古晶琢磨不透的是,隻要是靈體,結界就會對他起作用,人屬萬物之靈,更加不能避免,不受結界限製的,隻有一種,就是死人!

  死人就是一具屍體,既然是屍體,就不存在靈魂,因此,準確的說,隻有屍體,才不受結界限製。

  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精力去研究這個,五彩斑斕屍身為僵屍之王,軀體又怎能跟普通僵屍相比,就算被四人圍攻,卻不見有任何損傷。

  “賞你一拳!”任天行朝屍王的臉上猛擊一拳,打在它右側的臉上。右手感覺就像打在沙袋一般,隻把屍王打的轉了一下頭,之後又彈了回來,這屍王根本不知道痛。

  任天行不信邪,這僵屍一定是有感覺,隻是打的不對而已,見到它凸出的血紅色眼睛,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老子不信邪!”

  兩指向屍王的眼睛挖去,手指插碰眼睛的時候,如同擦到了鐵板一遍,力量反彈之後,手指陰陰作痛。

  “天行,接著!”一東西從任天行背後扔來。

  任天行轉頭,把手一接。慕辰把一布袋給扔了過來,打開往裏麵一摸,還有兩把糯米。

  抓上了一把之後,連續兩腳把屍王注意力給引開,趁著屍王開著嘴巴,一個轉身,一躍一鄭,一把糯米灑在屍王的脖子處。

  糯米是僵屍的克星,驅散屍氣最為見效,被糯米打中,屍王終於有感覺,似乎打中了他的軟肋一般,發瘋發狂。

  等的就是這個時候,還有一把糯米,任天行就是要它吼,這一吼,嘴巴一開,任天行冒險,一把糯米塞進嘴裏,之後兩手用勁把頭和下巴給死死的合上,不讓屍王有吐出的機會。

  屍王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攻擊所傷,喉嚨處被因為糯米的進入,已經腐爛開,自己的頭被人一掐,兩手一手,把來人提了起來,猛摔在地上,之後露出嘴裏兩顆獠牙,往任天行脖子上一咬。

  任天行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脖子,後腦,和腰部直接跟地麵接接觸,之後一股屍臭味傳來,隻覺脖子一冷,知道自己被咬中,但是奇怪的是,居然不會痛,一定痛的感覺都沒有。急忙蹬腿,用兩腿把屍王給蹬飛,心裏慶幸,可能是嘰咕幫了自己,不然怎麽會不痛呢。

  屍王被蹬飛之後,落在地上,糯米果然是他的克星,不多時,他已經不能動彈,倒在哪裏一動不動。

  古晶等人收功,急忙奔去看任天行,如此狠狠的一摔,他居然沒事。把任天行的脖子看了一遍,慶幸道:“幸好沒有被咬到。”

  “慕辰,幸虧你及時趕來!”馬俊峰拍了一下慕辰的肩膀。

  看來那五彩斑斕屍已經解決了。

  古晶疑惑的問:“任天行,你怎麽也會道術?”

  周芷慧心裏一動:道術?難道這就是龍師父說的,後天修煉的異能?那任天行怎麽也會?想到這裏,恭聽任天行怎麽解釋。

  任天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見自己衣衫已經破爛不堪,幹脆就脫了下來,一邊說:“是長風教我的。”

  “長風,他在哪?!”古晶和馬俊峰異口同聲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在快暈倒的時候,聽到他在我心裏叫我跟他念這句話,我也就會這麽一句!”

  慕辰聽的目瞪口呆,失聲叫了一句:“一線牽!”

  “不是千裏傳音嗎,怎麽又是一線牽,真搞不懂。看來都是差不多吧。”任天行心裏琢磨著。

  一線牽的功夫是道術裏麵最神秘的功夫,居然隻要跟自己的朋友種下精血,就能在朋友危難時刻起感應。

  古晶和馬俊峰心想,原來如此!會一線牽功夫,還有什麽不可能,看來剛剛任天行不受結界的影響,也是長風在後麵相助了。

  “長風是誰?”周芷慧和慕辰並不認識長風,因此問了一句,古晶無奈的聳肩,說,一言難盡。

  “師父,你在看什麽!”馬俊峰見古晶盯著任天行不放,不禁大奇怪。

  古晶嘴裏念念有詞,兩眼緊緊的盯著任天行的整個人,臉色凝重。

  之後不由分說,把任天行的手掌拉了出來,這個時候居然給人家看手相。

  不隻是看手相,自己還在自己的受傷掐算著。

  “額頭無光,臉色暗淡,中庭有黑影!天井有黑斑!純陰之體,任天行,你碰了什麽?”

  聽到純陰之體,馬俊峰不禁一愣。人體陰陽一向共處,如果是純陰之體,那會是什麽。。。

  任天行不解,為什麽古晶會這麽說,無奈的苦笑,我也不知道。

  古晶見慕辰沉思了,好像知道點什麽,轉頭看著他。

  慕辰說:“之前我們被困在山上,被飛僵襲擊,我請了陽明君現身,破了那黑雲。”

  “難不成是因為折壽十年的緣故?”古晶暗暗琢磨了一下,看來隻能這麽解釋了。

  任天行不理會他們怎麽想,舒了舒筋骨之後,問慕辰:“悅月呢?”

  “悅月跟金金向著你追忍者的方向而去,你沒遇到她們?”慕辰反問他。

  糟糕,要這樣的話,一定要先叫她們回來,免得遇上那個叫德川的人。

  “咿,你們看那僵屍!”

  眾人往那僵屍看去,那五彩斑斕屍的脖子以上的地方,幾乎有一般被腐蝕,半邊腦袋露出白森森的骨頭,上麵還粘著血絲。

  特別是那眼洞,一邊的眼珠已經化成了黑水,沿著鼻溝流了下來,裏麵發出幽蘭的光。

  就在眾人詫異時候,那僵屍居然挺身站了起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