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對手

想不到這法子真有效,濃霧一下子全消失了,任天行拔出腰部的那把槍,在槍身上猛親了幾下,喜道:“嘿!全靠你!”

他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麽含義,也不知道這句話是出自道家還是佛家或者還有更加神秘的第三方,但是長風教他的這兩句話,居然非常實用,剛剛念完,從腰部那把槍上傳出一股冰涼的神秘力量,好似對這咒語起反應,破解了這忍者的法咒。

任天行本想追上那忍者,如今改變了注意。

這忍者看來隻是一個小兵,不知道他的上頭是誰。還有就是,他在軍區有什麽目的?為何被人見到之後要逃走?

一個忍者居然會在中國出現,而進入這裏的軍區,這表示什麽?

還有就是,他跟“八角菱”居然有關係。看他裝扮,像是忍者,但是他的身手卻不像純正的忍者,而他居然會法術。

這人實在太神秘了!

任天行暗自決定,先把背後主使人給糾出來,暫時不動他。

盡可能的保持五十米的差距,任天行做的非常小心,以他的能力,要跟蹤一個人不讓人家知道,這簡直就是小兒科。

更何況,這個人還自以為把他給封住了,正得意洋洋的趕路,絲毫沒有注意後麵有人跟蹤。

那家夥吹著口哨,心情似乎不錯,聽到山下響起幾下爆炸聲,似乎讓他更加高興。他轉頭往山下往,一臉的傲氣,嘴裏用日語大聲說:“低下民族,這樣死還便宜你們了,你們應該感謝我!”

任天行雙手抓的緊緊的,正想過去狠狠揍他一頓,看哪個低下民族。聽他這意思,難不成他跟那些僵屍有什麽關係?

難道。。。。。。

任天行意識到這問題的重要性,要是真跟這次的僵屍事件有聯係,那麽,他們的目的在哪?

那忍者加快了腳步,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步行,然後來回的這附近繞來繞去的,最後在的一個木屋裏,他停了下來。

在他繞這路的第二次的時候,任天行就知道了這附近9成就是他的目的地,找了一地方果然藏了起來。

那忍者果然有耐心,故意在附近繞了好大幾個圈之後,突然轉身往一顆大樹上爬,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然後在居高臨下,監視著附近的動靜。

這手段,要不是任天行經驗老套,一定會被他發現,隻可惜,任天行就是任天行,再狡猾的耗子也逃不出貓的掌心。

那忍者在樹上整整呆了將近半個小時,一動不動,這讓躲在暗處的任天行不由的大叫吃不消,兩腳隱隱發麻。

要跟忍者比忍功,任天行自認為還沒有這個能力,能跟這類人比忍術的話,除了能一心向佛的真和尚,估計他的禪功能跟忍術有的比。

幸運的是,這忍者也隻呆了快半個小時,然後像貓一樣,竄下樹之後,往一個小木屋裏跑。

任天行緊緊跟著,但是又不能跟著太近,隻要耳朵的聽力範圍沒有離開就行。

那忍者在門口有規律的敲了幾下之後,就開門進去了。

任天行扒在地上,耳朵貼著地麵,細聽他們的對話。

屋裏似乎沒人,但是,任天行聽到一聲輕微的腳步。要不是鞋子踩到一小石子上,很難聽到這種聲音。

忍者似乎對這人很尊敬,進去之後低頭不語,等待裏麵的人問話。

一中年男人操著一口日語說道:“豐臣季男君,為何這麽久才回來,任務是否完成?”

原來那忍者叫“豐臣季男”,任天行心裏暗暗記住。

豐臣季男低頭應和了一聲,說:“豐臣季男該死,沒有完成任務!”

問話那人驚疑了看了他一下,似乎不太相信。

豐臣季男解釋說:“就在我們正準備動手的時候,有人闖了進來!破壞我們神聖的事。”他緊接著解釋說:“那個支那人追著我,被我困在煙霧陣裏麵,不出十分鍾就會昏迷不醒。”

裏麵那人叭叭的給豐臣季男兩巴掌,嘴裏罵了一聲:“八嘎!”然後氣憤說道:“這麽簡單的事情你都作不好!簡直丟我們大和民族的臉。”

他說的這話理直氣壯,似乎入軍區的時候被別人逮住就不丟大和民族一般。

豐臣季男羞愧的低著頭,那裏麵的人罵了一陣之後,怒氣消了不少,之後走到豐臣季男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說:“上麵對你最近的表現相當滿意,這次隻是意外。不要放在心上。”

豐臣季男抬起頭,感激的向那人鞠個躬,那人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後說:“咱們第一步已經成功,接下來的計劃,會更加刺激。”

那人解釋說:“這軍區是了三千多人,這麽大的事情,如果在國際社會知道,一定會引起轟動。”

那人繼續說:“這支那政府是非常腐敗的政府,每個人都很自私自利。他們的所有媒體都會未政府服務,這消息一定會被封鎖,你去把這信息散播出去,一定要快。”

把一樣東西遞給豐臣季男,裏麵有很多的圖片和資料,還有一張光盤。豐臣季男看著光盤,不知道這人給他這個是幹什麽。

那人指著光盤說:“這是湘西軍區三千多人被僵屍殺害的過程,我們都有詳細的錄像,你要把他放到互聯網去,一定要引起大家的關注。”

“把他們播放出來,讓世界各國給他們點壓力!”那人說了一下之後,幹笑了幾聲,拍了拍豐臣季男的肩膀說:“你在我麵前不用這麽正式,隨便一定會更加好。”

豐臣季男嘿了一聲,問:“咱們要不要把僵屍都招出來,把剛剛進軍區來的人都解決掉。”

“等天黑,天黑之後,我讓這個鳳凰縣變成一個墳地!”那人陰陰的笑了起來。

豐臣季男也賠笑附和說:“那是,那是,德川先生的才智天下第一,隻稍微用一點計謀,就能讓那些支那人隻有等死的份,聽櫻子小姐說,裏麵有個叫任天行的很厲害,我看跟德川先生比起來,那是一個天一個地,支那人再厲害也厲害不到哪裏去。”

他得意的笑了笑,眼角瞟了一下德川,說:“我看櫻子他們是能力太弱,所以才被一個叫任天行的豬玀打敗。三組的山本武設這麽簡單的計謀讓他們把僵屍弄到軍區,最後他們還是中計了。”

豐臣季男越說越激動,激動的喊道:“德川先生智勇雙全,隻有德川先生才佩領導我們大和民族走向繁榮。這次在鳳凰縣隻是小時牛刀,過不了多久,咱們就能控製整個東南亞。”

德川欣慰的點了點頭,一幅孺子可教的神態。

任天行聽了之後,心裏大為震撼道:想不到這些僵屍會殺人,居然是他們搞的鬼。似乎這個叫德川的人,是幕後主使人。

更讓他驚愕的是,自己從踏入湘西的第一步,就被人算計了,自己居然還不知道。

任天行仔細的分析著進入湘西的前前後後,看看是哪裏有問題,在茶館,然後遇到小菡,然後進入黑屋,最後到軍區這整條線索。

反複的推敲了幾次,終於有點不對勁了,高,實在是高。任天行心裏讚了一下,所有的一切安排,都這麽的順理成章,要不是小菡的出現,恐怕這點破綻完全看不出來。

任天行就在抬頭的那一刻,他不禁愣住了,豐臣季男和德川不知道何時,居然出現在他身邊。

明明還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但是,人卻在他眼前,沒有任何預兆。

任天行吸了一口氣,知道這兩人不簡單,特別是眼前這個叫德川的中年男人。這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德川的臉色從輕蔑的眼神一下變的驚疑起來,眼前的這人居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慌而不安。

任天行是個老狐狸,這個方麵的經驗可算是十足,就算這次大意了,甚至技不如人,但是卻沉著應戰,不露出絲毫不安。

也隻有冷靜,才是最佳的辦法。

看著德川和豐臣季男,任天行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意,這個時候,他居然還能笑的出來。

不隻是能笑,而且還笑的特別的開心,眼睛盯著豐臣季男,投出一股感激的目光,微微向他點了點頭。

“八嘎,沒想到你這豬玀居然能逃了出來,來了就不讓你走。”豐臣季男從一旁突然間偷襲任天行。

任天行早就做好了準備,哪能讓他如意,要是比拳腳功夫,這豐臣季男根本不是任天行的對手。

但是任天行卻不還手,閃過之後,開口笑了笑說:“豐臣兄,既然讓這老家夥發現了,咱們不如聯手把他給幹了,一了百了,回頭櫻子那邊一定會全力助你,讓你如願。”

豐臣季男一時之間不明白任天行說什麽,愕然的愣了一下,等他明白了過來,看到德川臉色不對勁,不禁哇哇叫,嘴裏緊張的喊著:“中國人,亂說話!”

任天行看時機一到,不理會豐臣季男,反而出手偷襲德川,攻他腹部。同時嘴裏還說了一句:“上!”

德川臉色變了又變,一臉的陰沉轉而含有了笑意,問:“有點意思”

左右手交叉擋住任天行,兩人相互一碰,任天行被一股力量反彈,被逼退後了幾步。

豐臣季男鐵青著臉,瞪著兩目,掏出兩把飛鏢,正打算攻向任天行,一股熱浪朝自己胸膛衝來。豐臣季男不相信的看著德川,張口慘叫。

轟的一聲,豐臣季男整個甚至就像是被焚化一樣,整個身子冒火,不到一會,燒成灰炭,屍體滾到一邊。

德川一臉笑意,自己跟櫻子和山本武,表麵是合作關係,但是櫻子背後有右翼的人撐腰,山本武也有很大來曆,一向以來他們都看不起自己。

任天行也沒想到這德川居然先向自己同夥下手,不知道這德川是傻子還是別有用意,自己的離間之計隻是要分散他們的注意力,而並非真的想離間他們,這麽弱智的方法,他根本沒想過能成功。

隻是德川攻擊豐臣季男的那一章,讓任天行心裏一陣冰涼,這一章下去直接把一個人給焚燒成碳,可見它的威力。

“恕不奉陪,後會有期!”任天行雖然自信,自大,但是卻不傻,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二話不說,趕緊腳底抹油,趕緊開溜。

任天行專挑小路,散腿就跑,轉眼間人已經跑到,德川冷冷一喝,說:“想跑!哪這麽容易?”

這豐臣季男的法術,似乎是跟德川學來的,德川居然也用同樣的手段把任天行給困住了。

任天行被德川施法困在濃霧中,濃霧中似乎還拌著雷鳴。比起之前遇到的,要凶險百倍。

“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

任天行再次念起咒法,一股白光就像刀一樣,從濃霧中劈出,任天行沿著那道白光狂奔。這德川的法術比起豐臣秀男要厲害很多,但是這濃霧,隻能用法咒劈出一道裂縫,而不能全部破解。

德川對任天行能破解他的陣勢感到驚訝,這人居然能破自己的陣勢,不可思議。盤膝坐了下來,德川從懷裏掏出一個紅色的手帕,三根蠟燭,在地上做法。

之後手裏急忙捏了一個手印,往任天行打了過去,嘴裏喃喃有詞。

任天行背一股力在自己背後瘋狂的推了一下,嘴裏一甜,吐出了一口鮮紅的血,一個踉蹌,倒在地上。咬了咬牙,任天行掏出了那把槍防身。

等他仔細看的時候,周圍全部都變了,自己陷在了一個陣勢中。

突然空中一陣陰風吹來,任天行抬頭一看,居然是那飛僵俯衝而來。

任天行眼看躲避不及了,一個前空騰提,跳了起來用腳勁把僵屍給踢走。

隻聽清脆的一陣骨頭斷裂聲,任天行慘叫了一聲,他的腿踢在僵屍的胸膛處,就像踢在鐵板上,把自己使出去的力氣都反彈回來,自己也摔在地上。

任天行顧不得疼痛,急忙翻身,但是右腳完全麻木,那僵屍已經在自己麵前,兩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像一鐵閘一樣。

漸漸的,任天行手軟了下來,神智逐漸的模糊。

他聽到了自己喉結斷裂的聲音,絲絲入耳,那種又脆又響的聲音,特別的清晰。

脖子處一股黏黏的東西流了出來,這是自己的血,還冒著絲絲的熱氣。

任天行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低垂的腦袋看著自己的身子,眼前那飛僵身上的那股濃厚的屍氣味非常的濃。

任天行盡量的集中精神,用盡最後的力擠出了幾個字:“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破!”

突然脖子一鬆,任天行感覺他手上的那把槍向這僵屍衝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力量直接把僵屍撞的往後飛了幾十米,背後的幾棵打算斷裂倒下。

這一擊終於讓自己輕鬆了許多,但是任天行知道,自己已經受了重傷,腿部和脖子部分幾乎除了痛,沒有任何感覺,而且呼吸逐漸的感覺費力。

突然,耳邊傳來了一陣哀怨聲。

“下來吧!跟我下來吧!”

一陣聲音從地下傳來,兩隻手破地而出。

任天行低垂的頭正好掃過地麵,兩隻黑乎乎的手破地而出,緊緊的抓住自己的手往地下拉。

兩隻手、三隻手、四隻手。。。。

眨眼功夫,那往下拉的手越來越多,自己的身子漸漸的陷進了地下,到最後一刻,任天行看到,一隻血淋淋的,能看到裏麵骨頭,粘著黑土的手抓在自己的臉上,把自己的頭也拉入地下。

德川在上麵的冷笑聲和狂笑聲,漸漸的聽不到。

任天行心裏明白,自己完了。

也就這個時候,任天行反而感覺了寧靜,聽著德川張狂的笑聲,任天行也微微露出了笑容,手上最後一道力氣,他拉開了自己身上的手雷引線。

笑吧,就算死,也不能這麽輕易的死。

遲早是要死的,半個小時之前,江國華也是這麽死的。

不知道自己的屍體是否能像江國華一樣,能剩一半。也許,自己一點都不勝吧,都是肉醬。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