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章 滅屍行動

第十五章 滅屍行動

  走,就要出去,出去就意味著要冒很大的風險。雖然見到任天行他們從外麵來沒有遇到僵屍,但是你能保證你運氣比他好?再說,兩個小時,天黑之後怎麽辦,能走多遠?

  不走,呆在這裏也不是長久之計,人的身體是需要補充的,難不成要吃人肉喝人血來維持?這也不是長久之計。

  既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就隻能拚了。

  這應了一句話:最佳的防守就是攻擊。

  眾人商討了一陣之後,終於同意任天行的方法,看來,也就隻有孤獨一鄭。

  要說博學多才,沒有人比的上賀老和老劉他們這幾位大師級的專家,但是要說調兵遣將,非任天行莫屬了。

  順理成章的,任天行成了眾人的指揮官,所有人加起來,湊夠兩個排的人,但是這兩個排的人,要麵對的是將近二十五具僵屍。

  前麵的九具僵屍,被眾人用手雷給炸成了碎片。還以為僵屍是不死之身呢,看來手雷有效果,他們也有點安心了。

  “悅月小姐,我派個人用車以最快速度安排你離開鳳凰縣!”

  “我不走!”悅月一臉不滿,一口拒絕。不管怎麽樣,能親眼見到傳說中的僵屍,她有怎麽能這麽輕易的離開呢。這丫頭心裏打定主意,想趁亂搞個僵屍回自己基地去研究一番,看看僵屍是怎樣練成的。

  “你想不想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個?”任天行指著前方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見到悅月沒有絲毫懼意,想到她是SUPPER組織的人,要是沒點斤兩又怎麽能混到這個份上。

  任天行硬的不行來軟的,盯著她說:“像你這麽漂亮的姑娘,如果,萬一,假如不小心被僵屍在臉上咬了一口,臉上的肉會馬上腐爛掉,到時候,你那嫩白的臉,嘿嘿”他不言而喻。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是女人。任天行用死人來嚇唬她,效果甚微,但是換一個方式來嚇唬她,倒是湊效,不過效果並不大。

  悅月摸了一下臉蛋,想到要是自己的臉被咬了之後腐爛掉怎麽辦,見任天行眼含笑意,心裏明白任天行這是嚇唬自己來的,臉上鎮定的說:“哼,要真這樣我也認了,就算是為了六十萬的鳳凰縣百姓吧。”

  “那隨便你吧,愛聽不聽!”任天行才不相信這丫頭有這麽好心,是為了鳳凰縣百姓,她那點心思,隨便猜都能猜得到,不再理他。

  悅月嘴巴撅了一下,瞪了任天行一個白眼,自己去挑武器去了,嘴裏故意嚷嚷一句話:youdon’tbirdme,Idon’tbirdyou!who怕who!(你不鳥我,我不鳥你,誰怕誰的意思。)

  慕辰看到任天行的時候,瞪大的眼睛看著她們,他終於知道任天行所謂的有自己的辦法對付僵屍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重裝備,散彈槍,火箭炮,還有軍用的火焰槍,手榴彈,手雷。每一樣都是爆炸性的東西。火箭炮都是那種最新研製的輕型武器,可以一個人單獨背在身上的,雖然射程沒有以前那種舊型號的遠,但是絕對適合近距離作戰。

  任天行留下了三個士兵在彈藥庫照顧受傷的兄弟,給慕辰作幫手,然後叫黃風帶一隊人,護著賀老,老劉等人去寺廟。

  大石頭帶著另一隊去鳳凰縣裏,叮囑眾人要在入夜之前全部回房,開始禁宵。

  任天行自己帶著一隊人馬,以最快的速度搜索軍區,看看是否有生還者,他這一對人,一共十二個人。

  他還給古晶掛了個電話,但是電話那頭卻沒有人接。

  他當然不知道,古晶現在也是麻煩的事情一堆堆,自己都脫不開身,更不用說照顧任天行。

  一聲令下之後,眾人分頭行動,各自道別保重之後,絲毫不敢拖延時間。

  “悅月小姐,你不是對道術挺感興趣的嗎?”慕辰這時候才幾個人在這裏照看傷者,這地方易守難攻,隻要做好防衛工作,就算天黑之後自己還沒搞定那些僵屍,也能確保她的安全。

  這心思又怎麽能瞞得住悅月呢,任天行的話剛剛說完她就知道他下一句要說什麽,微笑著輕拂了一下自己的長發,甩了帥辮子,假裝聽不見,扛著散彈槍就出門了。

  別看她身子薄弱,身上背的都是子彈,手雷,腳步一點也不落下,任天行無奈的笑了笑,敢情這丫頭是練過。

  軍區很大,主要是整個湖南地區的軍用物資基地,倉庫也相對要比其他的軍區大很多。十二個人,加上悅月,一起十三個人,分成六個組對整個軍區進行搜索。

  僵屍怕陽光,凡是能透光的地方都不會有僵屍,所以六個小組盡可能的往陰涼的地方搜索。

  任天行跟著悅月,兩人作為一組,負責在東北麵的倉庫搜索。東北麵都是放置運輸工具的多,兩人一言不發,一左一右的相互照應。

  平日裏來來往往的車輛,就數這裏最繁忙,如今安靜的能聽到微風拂麵的時候跟皮膚的摩擦聲。

  一路上過來,東一個西一個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在那裏靜靜的躺著,任天行每經過一個屍體,見到死不瞑目的,一一給他們閉上眼睛。

  地上到處都是殷紅的血,看的任天行額頭青筋怒起,兩眼泛紅。悅月瞟了他一眼,心裏暗歎,要是完顏長風能在這裏,那該多好。

  想起了完顏長發,悅月不禁多看了任天行一眼,不自覺的把兩人拿起來作比較。

  在悅月想起完顏長風的時候,任天行此刻也不由得想起了他來,腰間的那把槍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

  “那邊!那邊,還有那邊!”任天行一次指著一個個倉庫,說:“小心!”

  悅月驚異的看了一下任天行,欲言又止,她不明白任天行是根據什麽來找到地方。就連任天行也不知道,腰間的那股冰涼的感覺傳到自己身上之後,自己的聽覺,嗅覺無形中增加了許多。

  但是這個時候也沒有時間再去考慮,拿起對講機跟眾人提示了一下之後,任天行把火焰槍的槍口對著前麵。

  這倉庫似乎是裝汽車配件的,旁邊幾輛汽車正在裝載著車輪胎,倉庫的大門虛掩著。

  兩人來到大門口的時候,任天行一個踹門,火焰槍一把掃了進去之後,人隨槍走,也跟著進去,靠著火焰的亮度,看到了一具穿得破破爛爛的屍體在倉庫內側的幾個集裝箱裏麵。

  本來一動不動的屍體,給火光這麽一照之後,兩隻空洞洞的眼睛居然發出紅光,轟然的站了起來,兩手直愣愣的擺在身前,淩空跳躍了起來。

  任天行,見到僵屍撲了過來,驚了一下,不自主的退後了一步,火焰槍扳機一扣,以最大的火速噴了過去。這火焰槍裏麵的油是特製易燃高溫的液體,遇到了僵屍之後就附在它身上,不到三秒種,一股焦味濃濃的冒了出來。

  僵屍身上冒著大火,仰天嗥叫了一聲之後,帶著火撲向任天行。

  任天行雖然愕然了一下,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火人已經迎麵而來,但是他沒有躲避,反而叫了一聲小心,把身旁的悅月推向一邊。

  悅月來到鳳凰縣,見到任天行之前還沒見到僵屍,對僵屍這東西極為感興趣,但是此刻,真正見到僵屍的時候,自己也給嚇了一跳。

  任天行推開她的時候,她腦子一片空白,渾渾噩噩的把散彈槍的扳機給扣上,“嘭!”的一聲槍響,撲來的僵屍應聲分為上下兩半,往前麵撲了幾步之後應身而斷,上半身跟下半身分開。槍響之後,她才醒悟過來。

  僵屍的上半身正好掉在悅月的腳邊,兩手落地的時候正巧抓在悅月的秀足上,徐徐的冒著青煙。悅月感覺胃部一陣翻滾,差點吐了出來。

  這僵屍就像是被烤焦了的狗肉一樣,散發出一股焦味。

  任天行見火焰槍湊效,多了幾分信心,強忍著嗆人的焦味閉氣,警惕著倉庫裏麵,希望不會有第二隻僵屍。

  警惕的看了四周之後,終於放下心,但是居然感覺渾身無力,有一種暈闕的感覺,心裏一驚,脫口說:有毒!

  任天行望向悅月的時候,悅月已經臉色青白,眼睛低垂。這隻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能讓人的意誌消沉,這毒氣也太厲害了。

  任天行知道這毒氣厲害,不由分說,挽著悅月就出了大門退了出來,大口大口的喘氣,但是腦袋已經是暈暈沉沉,任天行咬了咬舌尖,強製性的刺激自己的腦子,然後把這倉庫的大門也帶上。

  任天行見悅月已經迷糊,嘴裏囈語不斷,把她靠牆放著,自己也挨著她坐了下去。但是毒氣擴散的太厲害,任天行閉氣之後目光掃過四周的時間,也就十秒鍾不到,而且還是閉氣了的,如今居然被這毒氣在身體裏擴散。

  盤著腿,任天行解下身上的火焰槍,打坐的姿勢坐下之後,再次咬破舌尖,想激起自己的最大毅力。

  抬起牙齒的時候,眼睛已經給一種無形的壓力給閉上了,舌尖用力的往兩牙之間推的時候,居然絲毫無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把舌尖給伸到兩牙之間,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力氣控製牙齒去咬下去了。

  他終於體驗到真正的身不由己,不隻是身不由己,連眼睛也由不得自己。

  以前怎麽就不多眨眨眼睛,這毒氣不知道有什麽成分,散播的這麽快,而且它的效果比金庸武俠小說裏的“十香軟筋散”還厲害百倍,身子不由自主了之後,擔心悅月的安危,轉眼看一下悅月,自己的眼睛就再也轉不正了。

  悅月低垂著眼睛,臉色白裏泛著青色,嘴角一抹白色泡沫流了出來。這是中毒過深的現象。

  任天行此時隻能瞪眼幹著急,他知道,如果不及時解毒,悅月一定會出事。如果能用自己的性命換悅月的命,他一定毫不猶豫的去換。如今,別說換,自己都自身難保。

  塵世中,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儀的人在自己的麵前死去,而自己毫無能力去挽救,就算是閉上眼睛不忍去看的能力都沒有。

  這種事情,還是發生在一個堂堂的男子漢身上,這個男子漢,還是軍警兩界傳奇人物任天行。

  逐漸的,眼皮微微的掉了下來,他知道,自己體內的毒也發作,看來,自己的人世旅程也到此了。

  想到這裏,他心裏不禁笑了起來,想不到自己死的時候,是在悅月的身邊,也算是圓了自己的夢。早在認識悅月之後,心裏就有一種衝動。他美美的回憶著悅月的容貌,回憶著悅月的談吐,嘴角那淺淺的酒窩,如絲的長發,還有那長長的眉睫。

  什麽時候有這種感覺,什麽時候會如此注意悅月,任天行從來沒有任何概念,但是他知道,他喜歡的絕對不隻是一個容貌這麽簡單,而是她的博學多識,風度,氣質,甚至是舉手投足都覺得是那麽的完美。

  任天行沉醉在這種意念中,一種聲音從心底裏呼喚著他,幹擾著他的思路,這種聲音,居然對他很有吸引裏。

  他不得不放下一切,聽著這聲音在說什麽。

  任天行嘴角也流著白沫,但是,嘴巴卻突然間能微微張開,擠出了幾個字:“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

  破字一出,任天行腰間一涼,一股力量穿透全身,把他全身衣褲子在霎那之間化成灰燼,一陣爆裂的聲音從身上想起。

  身上藏著的糯米被這股力量拋在他們兩人的頭上,從頭到腳,被糯米包圍著。

  “天行,跟我念:嗡嘛呢叭咪吽!”

  “嗡嘛呢叭咪吽!”

  “風雷地動令,滅!”

  “風雷地動令,滅!”任天行跟著那聲音念起!

  咒語剛完,身邊的糯米化成煙霧,聚成兩條長管,分別從任天行和悅月的鼻孔中徐徐灌入。

  他不由想起了慕辰說過的話,糯米是治屍氣的,看來我們中的是屍毒。

  果然,不到一分鍾時間,兩人都睜開了眼睛,而且恢複了活力,悅月醒來的時候,吐了一口苦水,眼睛徐徐的睜開,映入她眼睛的是任天行期切的目光。

  微微一笑,對任天行報以答謝,之後驚叫了一聲,兩頰通紅,轉頭相向。

  任天行愕然一愣,不知道悅月為何醒來先喜後羞,隻聽悅月嬌嗔的罵道:“死流氓!走遠點,要秀去給僵屍秀!”

  汗,現在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光光,任天行尷尬的笑說:“想不到我任天行今天居然對悅月坦誠相見,實屬難得,嘿嘿,實屬難得!”

  用一句坦誠相見來掩飾自己的尷尬,自己跑到一個屍體麵前把那屍體的衣服和褲子扒了下來。

  “你怎麽也會道術?”

  “不是我!”任天行解釋,但是悅月絲毫不相信,要是自己不會,又怎麽能解這屍毒,他皺眉想了一下,說:“剛剛我心裏我個聲音,叫我跟他念這幾句咒語,我就念了!”

  “嗯?”

  任天行回想著:“這聲音,這聲音,好熟悉!”

  “對,是長風,一定是長風!”終於想出來這聲音是誰了,任天行驚喜的手舞足蹈。

  “長風?!”悅月兩眼一亮,急忙問:“他在哪裏?”

  “不知道,給我的感覺,好像在很遙遠的地方,總之不會在這裏。”任天行沉思了一下。

  “很遙遠的地方??”悅月琢磨著,嘴裏喃喃說:“居然能心靈感應,難不成是千裏傳音!”

  悅月抬起頭,肯定道:“沒錯,是千裏傳音的功夫,想不到真的有功夫!看來,這次收獲不小。”

  任天行無奈的聳肩,這悅月不管到哪裏,三句不離本行,果然不愧是SUPPER組織的人,這個有一百年研究人類靈異功能的組織。

  這一具屍體就這麽要人命了,還剩下的二十四具豈不是更加麻煩,幸好有長風暗中相助。

  任天行拿著對講機,吩咐眾兄弟要小心,也幸好及時通知,大石頭和黃風那兩組人在後麵死傷不至於這麽慘重。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