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章 除夕之夜

第四十三章 除夕之夜

  冬季!



  在寒風淩厲中到來。



  校園裏雖然到處都是三三兩兩的學生,但明顯已比平時冷清多了。



  林一知道,這些提著行囊的同學現在正急著趕往各大車站與機場,準備回家與家人共度春節。



  C城大學的放假時間定在2004年的1月10號,比其他高校的時間都要晚,但林一卻希望它越晚越好,因為這個地方接下來將一天比一天更冷清,更寂寞。



  孤獨的人往往是害怕寂寞的,而孤獨的心也往往是火熱的。



  灰白的天空中開始飄揚起點點雪花,林一加緊腳步向陽光小區走去。



  忽然間,校門口出現一行他熟悉的身影。



  “華仔,你們到家了記得給我打個電話來報平安。”卓雲不放心的看著白華道。



  白華左手提著一個大大的旅行箱,右手擁著李莉的細腰,笑道:“放心,雲大小姐,我這次回家一定把咱們的莉莉養得白白胖胖的帶回來見你。”



  李莉一下子揪住了白華的耳朵,道:“哼,把我養得白白胖胖的?難道我身材不好嗎?華仔,你小子是不是想去追其他的女生了,說,老實交代。”



  白華立即捂住了耳朵。



  餘溪在一旁煽風點火的冷笑道:“對,我看見他經常半夜給其他班的女生打電話。”



  李莉立即揪得白華嗷嗷直叫。



  餘溪在旁邊歎道:“媽媽的,你小子這次帶著女朋友回家可算是露臉了,我老爸不知會多給你們多少紅包,早知道我也該帶個女朋友回去。”



  卓雲微笑著看著白華與李莉,這還是李莉的第一個男朋友,而且才交往不到兩個月就要去拜見嶽父嶽母了。



  餘溪也提著一個大行囊,在旁邊叫道:“莉莉,狠狠教訓這小子,別留情,這小子這一個月來越來越不像話了。”



  折騰了半天,卓雲笑道:“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還得去北站趕車呢,別晚點了,快去吧,到了別忘給我電話。”



  李莉立即放開白華,立即撲到卓雲懷抱裏,竟然哇的一下哭開了。



  卓雲撫著李莉的頭,笑道:“傻丫頭,哭什麽呀?又不是生離死別。”



  李莉好半天才抬起淚眼朦朧的臉,哽咽道:“雲姐,人家舍不得你嘛!”



  卓雲摟著她笑道:“傻瓜!”



  白華走過來,拉起李莉的手,道:“莉莉,時候真的不早了,咱們走吧。”



  餘溪在旁邊也有些不耐煩,道:“別把場麵搞得這麽感人,連我也想哭了,美女,走了吧,10點半的火車,晚點了就不好玩了,這兩天買票簡直困難得要命。”



  李莉這才戀戀不舍的放開卓雲,與卓雲揮手道別。



  直到餘溪三人的鑽進出租車,卓雲才歎了口氣。



  李莉一直是她的好朋友好姐妹,現在她有了男朋友,她感覺自己這個做姐姐簡直就是做母親的送自己女兒出嫁一樣。



  轉過身,她發現林一居然在自己後麵。



  “你一直在這裏麽?怎麽不吭聲呢?”卓雲苦笑道。



  林一笑了笑,道:“這麽感人的場麵,我為什麽要破壞呢?”



  卓雲笑道:“準備什麽時候回家呢?”



  林一卻反問道:“你呢?”



  卓雲道:“我很近的,我家就在C城郊區,幾個小時就到了。”



  林一點點頭:“恩!”



  卓雲道:“今天下午就打算回去了,你呢?”



  林一勉強笑了笑,道:“我,我還不知道。”



  卓雲看著他,不解的問道:“你家在哪兒。”



  林一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搖了搖頭,沒有答話。



  卓雲皺眉看著他,她似已看出他有難言的苦衷,好一會才道:“我先回去了,希望你今年過一個愉快的春節。”



  林一笑道:“謝謝。”



  說完,卓雲的背影也消失在林一的視線裏。



  林一緩緩的走出校門,街道已很冷清。



  經過一心料理店的時候,他忽然就覺得無聊起來。



  山田光子與她叔叔早在前幾天已經回國了,雖說日本人沒有春節這習慣,但中國人卻把春節看得比一年裏的任何節日都還重要,所以店裏的生意肯定不如平常,他們也放假回國了,自然,林一肯定無事可做也隻有放假了。



  突然想起了江航,趕快拿出電話撥了過去。



  對不起,你所撥叫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林一悻悻的掛斷。



  也許這個世界上,已沒有他在乎的人,更沒有在乎他的人,誰又能理解,像他這樣無根無跡的浪子呢?他甚至覺得自己的生命就像那飄泊的浮萍一樣。



  浮萍,豈非也經受著風吹雨打的命運?



  所以他隻有等,隻有苦熬著。



  * * *



  除夕夜終於來臨了。



  林一習慣的坐在樓梯間裏的地上,地上冰涼一片,而且一片狼籍,到處都是他喝光的酒瓶。



  現在,外麵大雪紛飛,整個C城都被彌漫的大雪籠罩著,在萬家燈火中若隱若現,這樣的除夕之夜對中國大都數人來說應該是一個預兆著明年是個好年頭的吉祥之夜,但對有的人來說,這一夜卻是一年裏最最難熬的浪跡天涯之夜。



  誰能明白一個浪子的心情,誰又能理解一個沒有家的流浪者,在這一夜裏,別人的歡笑與幸福反而是他們心裏難言的淒涼與悲苦。



  所以他隻有大口的喝酒,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天裏,他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化為麻醉,然後在新的一年裏醒來,也許明天會是個好天氣。



  看著窗外飄飛的雪花,林一沉重的歎了口氣,他忽然想起在很多年前的今天,在那座幾乎於世隔絕的村子裏,母親就坐在熱烘烘的炕頭上縫著他的布鞋。



  布鞋已很破舊,到處是補丁,但穿在他的腳上,他卻覺得無比的暖和,盡管窗外也是這樣漫天的大雪,但他一點也不感覺到有今天這樣的寒冷。



  “媽!”林一看著母親那雙已經被歲月與生活折磨得全是繭巴枯朽的手,他心裏就充滿了決心,“媽,過段時間我去城裏找爸要些錢給你買雙暖和的手套。”



  錢惠注視著林一,目光裏透著慈祥,道:“阿仔,你有這份孝心就夠了,在爸那裏拿了錢別亂花,錢都讓媽幫你存著。”



  林一道:“為什麽要存著?”



  錢惠道:“傻仔,幫你存著,以後好給你討媳婦啊?”



  林一立即跳下道:“我不要什麽媳婦,我要給你買手套。”



  錢惠看著林一:“傻仔,真是個傻仔,大男人哪能不要媳婦的。”



  林一立即在屋子裏跳開了,大聲嚷嚷著,聲音把隔壁的梁風與許英都驚動了。



  許英提著一團熏得焦黑的臘肉走了進來:“錢大娘,咱給你提肉來拉,今天是年三十,與林仔到我家去一塊吃團年飯吧?”



  ……



  林一歎了口氣,眼圈忽的紅了。



  母親在世時若是知道他今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Cser時不知會如何感想。



  他與天下所有得不到父母理解的Cser本質是一樣的,他不怨恨父母,他知道父母是為了他好,而他又何嚐不想通過實現夢想來報答親恩呢?母親在世時他沒有盡過一分孝心,去世後他才第一次這樣懷疑,這條路,他是不是走錯了?



  又一口氣喝下一瓶酒,酒精似火在他全身各處燃燒,遠處不知名的角落傳來輕靈的歌聲:



  雪花飄,飄起了多少愛戀



  雪花飛,飛起了多少情緣



  雪花開在雪中間



  多少的希望,多少的心願



  默默等待有情人



  但願情義永不變



  雪花片片,飛,飛滿天



  往往如夢似雲煙



  多少的甜蜜,多少的懷戀



  縱然相隔那麽遠



  真情永駐在心田



  ……



  林一忽又想起了去年的今天,也似這般大雪,不過他沒有今天這樣感覺冰寒,因為他還有一個可以牽掛的人,一個牽掛他的人。



  雖然他們並沒有在一起度過除夕夜,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個人,還有分活下去的意義。



  在他的心裏,他一直都很感激陸月馨,如果不是她,他依然像條野狗一般被人踐踏著,侮辱著,苟且殘喘的活著,是她,是她把自己在灰暗的生活裏拯救出來,給了他活下去的希望,並教給他一身傲視天下的CS本領,點燃他變成死灰的夢想,賦予了他生命的另一種意義。



  隻是命運太無常,昨天的柔情蜜意風花雪月已化作今天的漫天大雪如刀寒風。



  他時常在想,如果他是世界上最頂級最具身價的CS明星,他們之間還是會有今天這種結果。因為在今天這個世界,他與她之間根本就是不同階級身份的人,在她家裏的那次,陸定坤那番話雖然言辭激烈咄咄逼人,但卻向他闡述了一個真理,他很天真,別人比他現實。



  隻是他不願意承認,但別人卻奉行不移。



  這就像卓雲與他,山田光子與他一樣,他們之間的鴻溝不是他們就可以解決的。那次在醫院,他見到了卓雲的父母,卓雲父母的言行舉止幾乎可說與陸定坤如出一轍,他了解卓雲母親看自己的那種眼神,與陸定坤看自己的那種眼神本質其實一樣。



  也許,他與卓雲也是沒有結果的。



  一想到卓雲,他竟然覺得有些失落。



  平時他們經常在電梯裏能無意遇見,現在恐怕一個月都看不到她了,林一忽然覺得心裏很不是滋味。



  隻是林一自己不知道,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自己往往是迷茫的。



  他忍不住站起身,猛的拉開窗戶,外麵的風雪呼啦一下竄了進來,刮得他臉上隱隱升疼。



  他張開雙手,大聲呐喊起來。



  他似要把這腔無奈與苦楚發泄幹淨,他已決定這次春節後重新帶領MDK返回賽場,找到真正屬於他的天地。



  隻有在CS裏的世界裏,他才覺得心情會很安寧,沒有煩瑣與痛苦,隻有快意與淋漓。



  如果現在他手上有把真的AK,他立即朝天亂鳴槍……



  ……



  “你在這裏窮吼什麽?”一個幽靈般的聲音冷冷的從背後傳來,像寒冷風中刺來的一把刀,把林一幾乎嚇出一聲冷汗。



  林一轉過身,待看清了來人後,他才吃驚道:“你,你,你……”



  卓雲身上隻穿著薄薄的單衣,迎著寒風,平靜的站在他身後微笑著注視著他:“我怎麽?”



  林一結巴道:“你,你不是回家了嗎?”



  卓雲笑道:“我是回去了,但又來了。”



  林一道:“你……”



  一陣大風吹進來,兩人頭發亂飛,卓雲笑道:“你都在這裏沒有回家,我為什麽要走?”



  林一的目光凝注在她臉上,看著她那張已被寒風凍得發紅的臉,他心裏激起一股暖流,這股暖流漸漸的擴散到全身,激發了他所有的熱情。



  卓雲微笑走上前,拉住林一冰冷的手,輕輕道:“今天是除夕夜,到我寢室一塊吃團年飯吧?”



  林一隻覺得手被一團溫暖包圍著,與前幾次不同,他立即覺得有股暖意傳遍了全身。



  他吞吞吐吐道:“這……”



  卓雲立即靠近他,伸手拂去他頭發上的雪花,溫柔道:“你看你,都凍成這樣了,還在喝酒。”



  她不由分說,拉起林一就向樓梯間出口跑去。



  卓雲的住所林一並不陌生。



  他第一次還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的,而這第二次竟是除夕夜,他實在有些覺得有些巧合,卓雲每次的出現總是出乎他的意料。



  此刻,客廳裏燈光明亮,暖氣充足,桌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菜式,氣鍋雞,紅燒鴨,獅子頭,清蒸魚……這些講究火候的功夫名菜想必卓雲已準備了一整天,最讓林一感興趣的還是桌上的酒。



  林一喃喃苦笑道:“這還是我第一次在外不是一個人過大年。”



  卓雲擺放好碗筷後坐在林一側麵,道:“你為什麽不回家陪親人過年呢?”



  林一苦笑著,拿起桌上的白酒倒滿杯子,許久才歎息道:“我沒有家。”



  卓雲目光閃動,道:“我了解,所以我陪你過大年,你不介意吧?”



  林一笑道:“我怎會介意?你的好意林一一生一世俱都感激。”



  卓雲的表情立即有了一絲激動。



  林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後道:“你呢?你的家人呢?”



  卓雲笑道:“他們允許讓我出來玩!”



  林一凝視著她,苦笑道:“允許你出來玩?”



  他實在想象不出,一個女孩子大過年的出來玩不回家,做父母的還會允許。



  卓雲道:“你別忘了,我們是朋友,朋友都應該相互關心。”



  林一的手已握緊,沉聲道:“有你這個朋友,林一永遠都記得。”



  卓雲也端著酒杯,激動的一飲而盡,道:“吃東西吧,別老是喝酒,對身體不好。”



  林一苦笑著拿起筷子。



  窗外大雪正濃,屋裏卻漫溢著人間的溫暖。



  許久,林一才放下杯子,一瓶白酒已被他消滅得幹幹淨淨。



  他麵色緋紅,似也覺得今天喝得有些過多。



  他開口道:“你一個人從家裏溜出來,想必付出代價的吧?”



  卓雲道:“哦?”



  林一像是在喃喃自語:“像你們這樣的家庭,管教一定非常嚴厲,你出來一定與父母爭吵了一番?”



  卓雲吸了一口氣,道:“你為什麽知道我家管教很嚴?”



  林一笑道:“我看得出,別忘了你那次生病我在醫院見過你爸媽的。”



  卓雲的冰冷的眼睛忽然紅了紅,道:“我知道你無家可歸,所以,所以我想來陪陪你。”



  林一的眼眶也紅了紅,隻有像他這樣的人才明白,一個人能得到別人的真情是多麽不容易。



  卓雲端著杯子,猛的喝了一口後才緩緩道:“知道嗎?你在北京參加WCG的時候,你的每一場比賽我都觀眾席上看了的。”



  林一看著她,沒有說話。



  卓雲忽然笑了笑,道:“我在想,你們與OPK的那場比賽,如果我在我一定能幫你取得勝利,可惜我是女生,不能幫你。”



  林一黯然道:“我這種人,也許不配得到你的幫助。”



  卓雲道:“其實我還是很了解你的。”



  林一道:“哦?”



  卓雲囁喏道:“我聽康達說起過你,我知道你為了CS很不容易,我隻是,隻是想盡一份朋友的力。”



  林一看著她,他已明白她話裏的意思。



  卓雲深深吸了口氣,道:“其實,能陪你過除夕夜,我已開心得很,真的,我很開心了。”



  她仿佛已知道,能與他單獨的在一起聊聊,她就已經很知足了。



  林一凝視著她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有時候,太多的言語反而會衝淡他心裏那份真誠的感激。



  真正的朋友,是無須用口來證明的。



  卓雲低著頭,不敢瞧林一的眼神,尤其是在這種沉默無言的時候。



  好半天她才開口道:“開學了之後你要重組MDK嗎?”



  林一堅定的點點頭,道:“恩!一定要重組MDK!”



  卓雲笑了笑,道:“你這兩個月來變化好象很大,又決心重出江湖了?”



  林一點點頭,喃喃的說道:“以前我總是覺得CS是我的愛好,但我現在卻不這麽認為了!”



  卓雲道:“現在你怎麽認為?”



  林一緩緩道:“現在我覺得那就是屬於我的世界,我本就應該是那個世界裏的人,不應該離開它!”



  卓雲點點頭道:“你本就是的,在CS裏你本來就是王者。”



  林一笑了笑,道:“王者倒是談不上,隻是我覺得這樣下去一點意義都沒有,應該做點有實際意義的事來。”



  他頓了頓,繼續笑道:“我這人沒什麽本事,不能偷不能搶不能殺人放火,隻有玩CS,好歹也能賺些錢。”



  卓雲嫣然道:“知道我為什麽會交你這個朋友嗎?”



  林一不解道:“為什麽?”



  卓雲笑道:“因為你比大都數人都坦白!”



  林一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Cser也要吃飯嘛,也要生存嘛,總得想辦法去賺錢。”



  卓雲點點頭,道:“恩,那你這次準備組合哪些人,是原來的人嗎?”



  林一道:“這次來的人你應該認識,我準備讓沙曼,許小年,餘溪都來。”



  卓雲驚奇道:“沙曼,LOST那個沙曼嗎?”



  林一點點頭,他想起了沙曼的事,道:“別小看她,她是個很有天賦的人。”



  卓雲道:“哦?”



  林一笑道:“還有餘老弟,他也塊美玉,隻是還沒有被雕琢出來。”



  卓雲笑道:“嗬嗬,這些千裏馬看來都還需要你這個伯樂。”



  林一笑道:“還有4S,還有風哥,我明天就會回去找他,然後到時候大家在集中在一起軍訓。”



  卓雲道:“軍訓?”



  林一道:“恩,對,就是軍訓,鍛煉鍛煉大家的意誌。”



  卓雲道:“這關CS什麽事?”



  林一道:“你經常聽說某某戰隊意誌堅強,反擊到最後這些事吧?”



  卓雲道:“恩,是的!”



  林一道:“CS戰場上的意誌不是靠說就能說出來的,不經常被菜,沒有生活的磨練那是做不到的。”



  卓雲點頭道:“這倒也是,軍訓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林一道:“這次春節一過去就是CPL大賽,MDK必須軍訓才能去參加。”



  卓雲眼睛裏閃爍著光芒,道:“無論怎樣,我都會支持你的,我會幫你的。”



  林一舉起了杯子:“幹!”



  卓雲笑開了:“幹!”



  他們都知道,這個字對彼此來說就是一個謝字。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隻有他們這種人才會明白,才有資格明白!這字裏的意思已不再簡單!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