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十字架下的較量 巋然不動(1)

  劉重天是在高速公路新圩入口處和陳立仁一行分手的,分手時,對陳立仁和趙副廳長做了一番交代,要他們不要放過綁架現場的任何蛛絲馬跡,組織偵查人員連夜研究這兩起殺人血案,交代完,帶著秘書上車走了。不曾想,車上高速公路,開到平湖段時,突然接到陳立仁一個電話,陳立仁請劉重天回來一下,說有大事要馬上匯報。劉重天以為血案有了突破,要陳立仁在電話裏說。陳立仁堅持當麵說。劉重天便讓陳立仁帶車追上來,到高速公路平湖服務區餐廳找他,他在那裏一邊吃飯一邊等。這時,已快夜裏十一點了,劉重天還沒顧得上吃晚飯。

  在服務區餐廳要了份快餐,剛剛吃完,陳立仁就匆匆趕到了。因為麵前有秘書和司機,陳立仁什麽也沒說,拉著劉重天往外麵走,走到四處無人的草坪上,才掏出一份材料遞了過來:“劉書記,你快看看這個,——你想得到嗎?你以前那位寶貝秘書祁宇宙突然在監獄裏反戈一擊了,舉報你七年前經他手收受了四萬股藍天股票!”

  劉重天借著地坪燈的朦朧燈光草草瀏覽了一下,驚問道:“這……這是從哪兒來的?”

  陳立仁道:“省裏一位朋友送來的,是誰你就別管了,據這位朋友說省委已指示查了!”

  劉重天又是一驚,不過他盡量平靜地問:“老陳,這……這消息來源可靠嗎?”

  陳立仁道:“絕對可靠,具體負責調查的就是士岩同誌。士岩同誌這兩天就在鏡州!”

  劉重天不禁一陣悲涼,一種孤立無助的感覺瞬間潮水般漫上心頭,可他表麵上仍是不動聲色:“讓士岩同誌和省委把這事查查清楚不挺好嗎?也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嘛,我能理解!”

  陳立仁憤憤不平地叫了起來:“我不理解!老領導,你說說看,這叫什麽事?我們按他們的指示冒著生命危險在鏡州辦這個大案要案,和腐敗分子惡鬥,就像在前方打仗,他們倒好,聽風就是雨,竟然在我們背後開火了!尤其是士岩同誌,怎麽能這麽做呢?啊?到了鏡州還瞞著我們,連一絲風都不給我們透,跟這樣的領導幹活兒實在太讓人寒心了!”

  這話其實也是劉重天想說而又不便說的。

  劉重天仰天長歎道:“老陳,要說不寒心,那是假話,如果意氣用事,我現在就可以主動辭職,離開鏡州,等省委搞清楚我的問題再說……”

  陳立仁沒等劉重天把話說完,又搶了上來:“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然你的問題還沒搞清楚,士岩同誌和省委也正在查,那我們還呆在鏡州幹什麽?還是撤吧,我陪你一起撤,鏡州案也讓士岩同誌坐鎮直接抓吧!”

  劉重天擺擺手:“老陳,你聽我把話說完嘛!——問題是,我們不能意氣用事,我們真撤了,有些家夥就會在暗中笑了,我們正中了他們的圈套!哼!現在,我不但不撤,還得抓緊時間把案子辦下去,除非秉義同誌和省委明確下令撤了我這個專案組組長!”

  陳立仁怔住了,過了好半天才咕嚕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是這個態度!”繼而,不無疑惑地問,“祁宇宙怎麽在這種關鍵時候反戈一擊呢?你看這後麵是不是有背景?”

  劉重天想了想,苦苦一笑:“這後麵是不是有背景不好說,但有一點我很清楚,祁宇宙是對我搞報複,搞誣陷!有個情況你不知道:祁宇宙在監獄裏還打著我的旗號胡作非為,甚至為別人跑官要官,我知道後發了大脾氣,讓省司法局進行了查處,祁宇宙就恨死我了!”

  陳立仁仍是疑惑:“一個在押犯人會有這麽大的能量?齊全盛會不會插手呢?”

  劉重天看了陳立仁一眼:“老陳,你這沒根據的懷疑能不能不要說?!”

  他抱臂看著繁星滿天的夜空,停了好一會兒,才又意味深長地說,“老陳啊,我現在倒是多少有些理解齊全盛了。齊全盛回國的那夜,在市委公仆一區大門口見到我情緒那麽大,應該說很正常!你設身處地地想想看,老齊帶著鏡州的幹部群眾辛辛苦苦把鏡州搞成了這個樣子,又是剛剛從國外招商回來,家裏就發生了這麽一場意外變故,他心理上和感情上能接受得了嗎?!”

  陳立仁譏諷道:“老領導,照你這麽說,省委決策還錯了?我們是吃飽了撐的?!”

  劉重天緩緩道:“這是兩回事。共產黨人也是人,——我現在是在講人的正常感情。省委和士岩同誌審查我,我心裏一片悲涼,你也憤憤不平,都覺得委屈得很。齊全盛就不覺得委屈嗎?他身邊的同誌會沒有反應嗎?所以,辦事情想問題,都得經常調換一下角度嘛!”

  陳立仁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劉書記,看來你想對齊全盛手下留情了?”

  劉重天卻很認真:“什麽留情不留情?齊全盛如果有問題,我手下留情就是違背原則,我當然不會這麽做;如果齊全盛沒問題,也就談不上什麽留情不留情!”揮揮手,“好了,不說這件事了,我們該幹啥幹啥吧,你回鏡州,我也得趕路了!”

  陳立仁卻把劉重天拉住了:“祁宇宙那邊怎麽辦?他這材料可是四處寄啊!”

  劉重天淡然一笑:“讓他寄好了,我劉重天還就不信會栽在這個無恥之徒手裏!”

  陳立仁點點頭:“倒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我看這小子以後也不會有啥好下場!”

  這時,已是夜裏十二時零五分了,劉重天和陳立仁在平湖服務區停車場上分別上了車。

  事後回憶起來,陳立仁才發現那夜劉重天的表現有些異常:顯然已預感到了自己的嚴重危機,言談之中有了和老對手齊全盛講和的意思。心裏好像也不太踏實,車啟動後開了沒幾步,又停了下來,把他叫到路邊的花壇旁又做了一番交代。說是情況越來越複雜了,以後還會發生什麽意外誰也說不清。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專案組了,鏡州這個案子還要辦下去,隻要沒人來硬趕,就要陳立仁在專案組呆著,給曆史和鏡州人民一個交代,還讓陳立仁做出鄭重保證。

  陳立仁做保證時,頭皮發麻,當時就有點懷疑劉重天了:劉重天七年前畢竟是鏡州市市長,祁宇宙畢竟是劉重天的秘書,祁宇宙那時紅得很哩,四處打著劉重天的旗號,代表劉重天處理事情,連他這個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都分不清是真是假。那麽,劉重天會不會因一時不慎馬失前蹄,在祁宇宙的欺騙誘導下,向藍天科技公司索要那四萬股股票呢?這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他這個反貪局長就將麵臨著又一次痛苦的抉擇!

  一縷月光投入監舍,在光潔的水泥地上映出了一方白亮。入夜的監舍很安靜,二十幾個“同改”大都進入了夢鄉,隻有搶劫強奸犯湯老三和同案入獄的兩個小兄弟沉浸在白亮的月光中,用各自身子牢牢壓著一床厚棉被的被角悄悄從事著某種娛樂活動。天氣很熱,湯老三和他手下的兩個小兄弟光著膀子,穿著短褲,仍在娛樂的興奮中弄出了一頭一身的臭汗。厚棉被在動,時不時地傳出一兩聲走了調的歌聲,那是被娛樂著的活物在歌唱。被娛樂的活物就是已被定為“嚴管”對象的祁宇宙,這種娛樂活動已連續進行三夜了。晚上熄燈後,總有幾個同改把祁宇宙拎上床,厚棉被往頭上一罩,讓他舉辦獨唱晚會。

  頭一夜,祁宇宙拚命掙紮,死活不幹,被蒙在被子裏暴打了一頓,還有人用上鞋針錐紮他,差點兒把他弄死在厚棉被下。早上點名時,祁宇宙向管他們監號的中隊長畢成業告狀,畢成業根本不當回事,也沒追查,反要祁宇宙記住自己幹過的壞事,不要再亂寄材料,胡亂誣陷好人。

  祁宇宙這才意識到,自己對劉重天的舉報是大錯特錯了,齊全盛也許幫不上他的忙,也許能幫也不來幫,——一個在押服刑犯對齊全盛算得了什麽?而劉重天身居高位,是省紀委常務副書記,並不是那麽容易扳倒的,隻要劉重天做點暗示,他就會不明不白地死在監獄裏。

  然而,他卻不能死,越是這樣越不能死,劉重天應該得到自己的報應!

  從第二夜開始,祁宇宙學乖了,同改們把棉被往他頭上一蒙,獨唱晚會馬上開始。

  好在他過去風光時歌舞廳沒少去,卡拉OK沒少唱,會的歌不少,倒也沒什麽難的。主要是頭上、身上捂著被子,熱得受不了,便要求從厚棉被裏鑽出來好好唱,讓歌聲更加悅耳。同改們不同意,說是不能違反監規。他隻好大汗淋漓在棉被裏一首接一首唱,從鄧麗君到彭麗媛,從《三套車》到《東方紅》,熱愛娛樂活動的同改們就把耳朵湊在厚棉被的縫隙處欣賞。書到用時方恨少,這夜夜要為同改們開獨唱晚會,祁宇宙便生出了新的感歎:歌到唱時才知乏啊,這才到第三天呀,怎麽一肚子歌都唱完了?連小時候的兒歌都唱完了?這都是怎麽回事?是他過去腐敗得不夠,還是被同改們折騰糊塗了,把很多歌爛在肚子裏了?

  這夜給他開獨唱晚會的搶劫強奸犯湯老三和同案的兩個小兄弟倒還不錯,沒堅持要聽新歌,而是不斷地點歌。湯老三把被子往他頭上一蒙就說了,他們哥仨都是小頭闖禍,大頭受罪,全是因為折騰“愛情”才折騰進來的,他們大哥都為“愛情”把腦袋玩掉了——判了死刑,所以,今夜就請他專場歌唱“愛情”。祁宇宙便歌唱“愛情”,從《十五的月亮》開始,一連唱了幾首。熱,實在是太熱了,美好的愛情已悲哀地浸泡在連綿不絕的汗水中了。被子裏的氣味又不好聞,汗味、腳臭味,還有小便失禁時流出的尿臊味,幾乎讓祁宇宙喘不過氣來。

  就這樣還得堅持唱,不唱,上鞋錐子就紮進來了。

  祁宇宙便唱,聲音嘶啞,上氣不接下氣:“……這綠島的夜是那樣寧靜,姑娘喲……”

  實在唱不下去了,渾身上下全濕透了,頭腦一片空白,好像意識快要消失了。惚中,一個無恥的聲音鑽進了被窩:“唱呀,姑娘怎麽了?操上了嗎?”宇宙張了張嘴,努力唱道:“……姑娘喲,你……你是否還是那樣默默無語?”

  那個無恥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好聽,不好聽,祁宇宙,唱個《十八摸》吧!”

  祁宇宙冒著挨紮的危險,把頭從被窩裏伸了出來:“這歌我……我真不會唱……”

  錐子馬上紮了上來,祁宇宙痛得“哎喲”一聲,把濕漉漉的頭縮了回去。

  湯老三罵罵咧咧:“操你媽,老子喜歡聽的歌你偏不會唱,那就唱鄧麗君吧!”

  祁宇宙又麻木不仁地唱起了鄧麗君,像一隻落入陷阱的狼在嘶鳴:“在……在哪裏?在哪裏見……見過你?你的笑容這……這樣熟悉?我一時想不起……”

  這時,夜已很深了,監號裏一片此起彼伏的呼嚕聲,祁宇宙從棉被縫隙中透出的哀鳴般的歌唱被同改們的呼嚕聲蓋住了,誰也不知道一個曾經做過市長秘書的人,一個在獄中還擁有過特權的人,一個那麽自以為是的人,竟被最讓同監犯人瞧不起的強奸犯逼著歌唱“愛情”。

  祁宇宙也看不起這三個下流猥瑣的強奸犯,轉到三監後他就聽大隊長吳歡說過,湯老三五年前因為參與搶劫輪奸,被判了無期徒刑,現在減刑為二十年,那兩個同案犯一個十二年,一個十五年。吳歡當大隊長時從不拿正眼瞧他們,他們在號子裏地位也是最低的,祁宇宙擁有特權時,他們連給他敲腿捶背的資格都沒有。現在,這三個強奸犯竟不知在誰的指使下參與了對他的迫害。祁宇宙認為,指使人肯定是監獄幹部,沒準就是他們的中隊長畢成業。

  畢成業不知是從哪裏調來的,違規違紀事件發生後,監獄幹警進行過一次大調整,包括吳歡在內的許多熟人被調離了監管崗位,另一些完全陌生的管教人員充實到了監管第一線,畢成業便是其中一個。祁宇宙曾試探著和畢成業套近乎,想請畢成業帶話給吳歡,讓他和吳歡見個麵,匯報一下最近的改造情況。話沒說完,便被畢成業厲聲喝止了。畢成業要祁宇宙別忘了自己的身份,明確告訴他,從今以後別想再見到吳歡了,要匯報就向他匯報!

  向畢成業匯報完全不起作用,這人先是裝聾作啞,後就變相整他,說他“太調皮”。夜夜被號子裏的同改們折磨著,白天還要幹活兒,就算是個鐵人也吃不消,有幾次,祁宇宙正幹著活兒睡著了,畢成業手上的警棍就及時地捅了上來,讓他詐屍似的從夢中驚醒。然而,祁宇宙卻不恨畢成業,恨的隻是劉重天。事情很清楚,讓他落到這地步的罪魁禍首是劉重天!如果沒有劉重天裝模作樣的狗屁批示,吳歡不會被撤職調離,他不會被嚴管,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舉報,——他為什麽要舉報呢?七年前,他是那麽維護劉重天,齊全盛手下的人明確問到劉重天的問題,他硬給頂回去了!如果那時候他態度含糊一些,劉重天沒準也是號子裏的一位同改。他真傻呀,還以為劉重天會幫他,會救他,等了七年,大夢都沒醒啊!

  真困,真乏,仿佛身子不是自己的了,嘴裏還在唱,唱的什麽,連自己都不知道了。

  一個遙遠的聲音傳了過來:“……祁宇宙,怎麽唱起陽光了?他媽的,這裏有陽光嗎?”

  祁宇宙仍在麻木地唱:“……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充……充滿陽光……”

  針錐隔著被子紮了進來,恍惚是紮在背上,祁宇宙已感覺不到多少痛了。聲音益發遙遠了:“……愛情,他媽的,還是給我們唱愛情,就是雞巴什麽的……”

  祁宇宙便又機械地唱了起來,沒頭沒尾,且語無倫次,但仍和雞巴無關:“……美酒加咖啡,我……我隻要喝一杯……雖……雖然已經百花開,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記……記住我的情,記……記住我的愛,記……記住有我天……天天在等待……”

  唱著,唱著,祁宇宙完全喪失了意識,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昏死過去。醒來後,祁宇宙覺得自己P股痛,痛得厲害,繼而發現P股上糊滿了髒兮兮的東西。

  祁宇宙這才悟到了什麽,掙紮著從臭烘烘的厚棉被裏鑽出來,破口大罵湯老三等人:“強奸犯!你……你們這……這幫強奸犯!”後來又捂著鮮血淋漓的P股,點名道姓罵起了劉重天,“劉……劉重天,我……我操你媽!你……你不得好死……”

  這時,天還沒亮,不少同改被吵醒了,於是一哄而上,對祁宇宙又踢又踹。

  祁宇宙不管不顧地痛叫起來:“救……救命啊……”

  值班的中隊長畢成業這才算聽到了,不急不忙地趕了過來。

  畢成業趕來時,飽受折磨的祁宇宙再次昏迷過去。

  十天前,白可樹已從“雙規”轉為正式逮捕,是鏡州腐敗案中第一個被批捕的。

  這段時間的內查外調證明,白可樹犯罪事實確鑿,僅在澳門萄京就輸掉了藍天集團兩千二百三十六萬公款。田健提供的轉賬單據一一查實了,我有關部門在萄京的秘密錄像帶上,白可樹豪賭的風采也曆曆在目。白可樹對自己的經濟問題無法抵賴,也就不再侈談什麽權力鬥爭了。然而,也正因為知道死罪難逃,反而不存幻想,益發強硬起來,基本上持不合作態度,尤其對涉黑問題,忌諱尤深,不承認鏡州有黑勢力,更不承認自己和黑勢力有什麽來往。

  這夜,麵對突然趕來的劉重天,白可樹神情自若,侃侃而談:“……劉市長,——哦,對不起,過去喊習慣了,所以,現在我還喊你市長!劉市長,你就別對我這麽關心了,我反正死定了,怎麽著都免不了一死。這個結果我早想到了,也就想開了:從本質上說,我們的軀殼都是借來的,我現在死了,隻不過是早一點把軀殼還給老天爺罷了,——你說是不是?”

  劉重天說:“這話有一定的道理,人活百年總免不了一死,大自然的規律不可抗拒嘛!不過,除了軀殼,還有個靈魂,——白可樹,你就不怕自己的靈魂下地獄嗎?”

  白可樹笑道:“我是唯物主義者,從不相信有什麽靈魂,——劉市長,你相信靈魂嗎?”

  劉重天緩緩道:“你是不是唯物主義者我不知道,也不想再知道了。我隻說我自己,我劉重天選擇了共產主義信仰,就是選擇了唯物主義和辯證法。我說的靈魂就是指信仰,一個執政黨黨員的信仰,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領導幹部的良知。白可樹,你有這種起碼的信仰和良知嗎?你的所作所為對得起你曾加入過的這個執政黨嗎?對得起用血汗養活你的老百姓嗎?對得起包括齊全盛同誌在內的一大批領導同誌嗎?事實證明:齊小豔是被你一步步拉下水的,還有高雅菊,高雅菊今天落到被雙規的地步,也是你一手造成的!難道你不承認?”

  白可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這……這我承認,我……我是對不起齊書記……”

  劉重天敏銳地發現了對話的可能性:“白可樹,你是對不起齊書記啊,別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如果不是齊全盛同誌,你能一步步爬到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這種高位上來嗎?坦率地告訴你:如果七年前我沒調走,如果我仍是鏡州市市長,你上不去嘛!所以,不瞞你說,鏡州的腐敗案一暴露,我馬上就想到,齊全盛同誌對此是要負責任的!齊全盛同誌手上的權力不受監督,被濫用了,出問題是必然的,不出問題反倒奇怪了!”

  白可樹搖搖頭:“劉市長,你怎麽還是對齊書記耿耿於懷?我看,你對齊書記的偏見和成見都太深了。我的事就是我的事,和齊書記有什麽關係?你不要老往齊書記身上扯。

  齊書記用我是有道理的,我白可樹敢闖敢冒能幹事嘛!沒有我的努力,海濱度假區不會這麽快就搞起來,並且搞成目前這種規模,鏡州行政中心的東移起碼也要推遲兩年……”

  劉重天抬起了手:“哦,打斷一下:鏡州行政中心東移曾經讓我傷透了腦筋,今天你能不能向我透露一下,你是從哪裏搞來這麽多錢,把市委、市政府和這麽多單位的大樓建起來的?”

  白可樹警覺了:“怎麽,劉市長,你還想查查我這方麵的問題嗎?”

  劉重天笑笑:“不,不,完全是一種好奇,——你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嗎?”

  白可樹倒也敢作敢當:“可以,全是違規操作。當時,我是新圩區委書記,又兼了個新圩港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就先挪用了國家的建港資金,後來,又陸續挪用了職工房改基金和十三億養老保險基金,靠這些錢滾動,創造了一個連齊書記都難以相信的奇跡!”

  劉重天倒吸了一口冷氣:“白可樹,你真是個白日闖!你就不怕老百姓住不上房子罵你祖宗八代?就不怕退休職工領不到保命錢找你拚命,扒你的皮?齊全盛同誌就同意你這樣幹?”

  白可樹馬上提醒:“哎,劉市長,別又往齊書記頭上扯!我告訴你這個真相,完全是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和齊書記一點關係沒有!齊書記這人你知道,隻要結果,不管過程。”歎了口氣,還是說了實話,“不過,畢竟是將近三十個億啊,這禍闖得有點大,齊書記知道後,拍著桌子臭罵了我一通,怪我不管老百姓死活,還說他手裏有槍的話,非一槍斃了我不可!”

  劉重天哼了一聲:“我看責任還在齊全盛同誌身上!這件事我最清楚,齊全盛同誌先是逼著我違規操作,我沒幹,才產生了所謂班子團結問題!你也是被齊全盛同誌逼上梁山的嘛!”

  白可樹手一擺:“劉市長,你怎麽就是揪住齊書記不放呢?告訴你:齊書記沒推脫自己的責任!挪用建港資金問題,國家部委後來追究了,齊書記三次親自飛北京,去檢討,去道歉,千方百計給我擦P股,自己主動承擔責任。房改基金和養老保險基金也是齊書記動用各種財政手段在兩年內陸續幫我還清的,所以,任何問題也沒出。齊書記背後雖說罵得狠,公開場合從沒批過我一句,跟這樣的領導幹活兒,就是累死我也心甘情願!”白可樹就著這個話題,譏諷起了劉重天,“而你劉市長呢?比齊書記可就差遠了!祁宇宙是你的秘書,出事後你保過人家嗎?!”

  劉重天道:“我為什麽要保他?對這種腐敗分子能保嗎?不要原則了?!”

  白可樹冷冷一笑:“腐敗分子?認真說起來,有職有權的,有幾個不是腐敗分子?你劉重天就不是腐敗分子?我看也算一個,起碼在平湖、鏡州當市長時算一個!工資基本不用,煙酒基本靠送,迎來送往,大慷國家之慨,五糧液、茅台沒少喝吧?哪次自己掏過腰包?如果真想查你,你會沒問題?我別的不說了,就說一件事:為批鏡州出口加工區項目,你帶著我和有關部門同誌到北京搞接力送禮,送出去多少啊?你心裏難道沒數嗎?是不是行賄呀?”

  劉重天心裏很氣,臉麵上卻努力保持著平靜:“白可樹,你一定想聽聽我的回答嗎?”

  白可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劉市長,成者王侯敗者賊,我現在落到了你手裏,就不能強求你了。你願意回答我的質疑,我洗耳恭聽,接受教育,不願回答呢,我也毫無辦法。”

  劉重天馬上道:“我回答你!我聽明白了:你白可樹很不服氣呀,認為腐敗已經成了我們幹部們的一種生活方式,這個結論我不敢苟同。遠的不說,就說周善本同誌,他也是副市長,一直住在工人宿舍裏,他的生活方式有一絲一毫腐敗的影子嗎?和你白可樹是一回事嗎?再說我,不錯,我做市長搞接待時,五糧液、茅台是喝過一些,可是我想喝嗎?正常的公務活動怎麽能和腐敗扯到一起去呢?你的煙酒基本靠送,我可不是這樣,我一月要抽五條煙,全是買的,不相信,你可以到市政府辦公廳查一下,看看我這個市長當年到底付款沒有?!”

  白可樹笑道:“不用查了,市政府從鏡州煙廠批的特供煙嘛,仍然是腐敗現象!”

  劉重天略一遲疑,承認了:“確實是腐敗現象,可也是一種過渡時期的過渡辦法,國家目前還沒有高薪養廉嘛,各地區、各部門就會搞一些類似的經濟手段維持我們幹部的起碼生活條件和基本體麵。同時,我也承認,我們幹部隊伍中也有一部分人,比如你白可樹,已經把腐敗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但這絕不是全部,我們幹部隊伍的主流還是好的,你不承認這一點?”

  白可樹有點不耐煩了:“算了,算了,劉市長,你就別給我作大報告了!說心裏話,我也同情你,真的!你想想,八年前我們一起到國家部委一位司長家送禮,人家司長把你當回事了嗎?照打自己的麻將,都不用正眼瞧你!你忘了,回到招待所你和我說了什麽?”

  劉重天眼前出現了當年恥辱的一幕:“我說,中國的事就壞在這幫混賬王八蛋手上了!”

  白可樹自以為掌握了主動:“所以,劉市長,我並不準備舉報你,你搞點小腐敗也是為了工作嘛,在本質上和齊書記是一回事。我隻勸你別揪住齊書記和齊書記的家人不放了。我的許多事情齊小豔並不知情,齊小豔是受了我的騙;高阿姨就更冤枉了,她在我的安排下兩次出國是違紀問題嘛,你怎麽就是不依不饒呢?是講原則,還是搞報複啊?你就不怕齊書記一怒之下反擊你嗎?”

  劉重天見白可樹主動談到了實質性問題,也認真了:“高雅菊不僅僅是兩次違紀出國的問題吧?她手上的那個鑽戒是怎麽回事?是你送的吧?高雅菊本人都承認了嘛!是第二次出國時,你在阿姆斯特丹給她買的紀念品。還有她賬上那二百多萬,都從哪裏來的呀?啊?”

  白可樹道:“鑽戒確實是我送的,高阿姨既然已經承認了,我也不必再隱瞞。可我送這個鑽戒完全是朋友之間的個人友誼,怎麽能和受賄扯到一起去?不能因為我是常務副市長,就不能有朋友吧?再說,我的職位比高阿姨高得多,哪有倒過來行賄的事?”

  劉重天嚴肅地道:“你的地位是比高雅菊高,但另一個事實是:高雅菊的丈夫齊全盛同誌是鏡州市委書記,是你的直接領導,這行賄受賄的嫌疑就存在,就不能不查清楚!”

  白可樹手一攤:“好,好,劉重天,那你們就去查吧,就算是行賄受賄,這個鑽戒也不過價值四千多元人民幣,恐怕還不夠立案吧?至於高阿姨手上的那二百多萬,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來源完全合法,是高阿姨退休後自己炒股票賺來的,是一種風險利潤!”

  劉重天想了想,抓住時機問:“那麽,請你就這兩個問題說清楚:你送給高雅菊的這個鑽戒的價值究竟是四千多元,還是六千多元人民幣?高雅菊在股市上炒股是怎麽回事?”

  白可樹沉默了一下:“這兩個和我無關的問題我完全可以不回答,但是,為了高阿姨的清白,我回答你:一、在阿姆斯特丹買鑽戒時,歐元處在曆史低位,退稅後折合人民幣是四千八百多元,現在歐元對美元升值了,可能有五千多元人民幣了,但立案值仍應該是當時的價格。二、高阿姨炒股是我慫恿的,開戶資金二十五萬是我讓金字塔大酒店金總從賬上劃過來的,高阿姨堅決不收,從家裏取出了所有到期不到期的存款,把二十五萬還給了金總。”

  劉重天問:“這二十五萬是什麽時候還的?是案發前還是案發後?”

  白可樹道:“什麽案發前案發後?是高阿姨開戶後沒幾天,兩年前的事了。”

  劉重天又問,似乎漫不經心:“金總是你什麽人?怎麽這麽聽你的?”

  白可樹道:“一個企業家朋友,——你當市長時不就提倡和企業家交朋友嗎?”

  劉重天說:“我提倡和企業家交朋友,是為了發展地方經濟,幫助企業解決困難,不是讓你從人家的賬上劃錢出來給市委書記的夫人炒股票!”停頓了一下,口氣益發隨和了,“類似金總這樣的朋友,肯定不少吧?啊?你就沒想過,你倒黴的時候人家會來和你算總賬?”

  白可樹笑了:“看看,劉市長,又不了解中國國情了吧?誰會來和我算總賬?你問問那些企業家朋友,我白可樹是個什麽人?占過他們的便宜沒有?什麽時候讓他們吃虧了?”

  劉重天立即指出:“我看話應該這麽說:你占了他們的便宜,不過,也讓他們占了國家和人民的便宜,所以,他們才沒吃虧,甚至有些人還在你權力的庇護下暴富起來了……”

  白可樹道:“這也沒什麽不好,財富在他們手裏,他們的企業越做越大,就增加了就業機會,也增加了國家和地方的財政稅收,目前就是資本主義的初級階段嘛,要完成原始積累嘛!比如說金總,人家十年前靠八千元借款起家,現在身家十五億,對我們鏡州是有大貢獻的。”

  劉重天笑笑:“你說的這個金總我不了解,不過,既然有了十五億身家,顯然是個商戰中的成功者,金總成功的經驗,我想,也許有人會有興趣去研究一番。我現在要糾正的是你的錯誤觀點:我們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不是資本主義初級階段。判斷一個國家的性質,不是看社會上出現了幾個金總,而是要看它的主體經濟的成分。事實怎麽樣呢?現階段公有製經濟仍占主導地位,連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國家控股,哪來的資本主義初級階段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