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不殺人者,死!

阿刃打開門,便看到一把刀,迎麵劈來,在這一瞬間,他竟然感覺到了一種非常強烈的死亡氣息。

阿刃雖然從小習武,但從來沒經過真正的生死之戰,而那把劈下的刀,毫無疑問是要置阿刃於死地,那凶悍的、毫不在乎甚至可以說是渴望飲到阿刃鮮血的刀刃,像是帶著死亡的魔力,夢魘一般降臨到阿刃身上,讓阿刃驚得手足冰涼,幾乎動彈不得。

這一刻阿刃離死亡是如此之近,他幾乎聽到了從死亡世界傳來的呼喚。

就在這時,一陣劃破空氣的爆響自阿刃耳邊掠過。

是一枚子彈。

奇準無比的擊在那刀的刃口上,子彈帶著的巨大慣性將刀刃擊得猛然向後一揚,而握刀那人,臂力極強,竟然猛一振勁之後,硬生生的將子彈擋開。

利刃再揚,又是一刀直砍下來,簡直,直接,毫無花巧。

“快躲!”

是林靖的急切呼聲,剛才也是他一槍救了刀口下的阿刃。

這時阿刃已經反應過來,他急忙撤步退後,同時一腳踢出了門旁的一張桌子,向那人砸去。

利刃劃過,那張厚重的紅木書桌被悄然破開,仿佛劃破的隻是一張簿紙。

借著這個機會,阿刃急忙退到趕上前來的林靖身邊,心中陣陣戰栗,額頭冷汗直冒,剛才,他真的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在真正的生死場上,高深武技能起的作用有限,更重要的是人的心態,阿刃從來沒有經曆真正的生死搏鬥,更沒有殺過人,所以他在麵對著舍命砍來、隻是要他去死的刀刃時,手足無措也是正常的。

而此刻他將要麵對的敵人,卻就是那麽一個完完全全的亡命之徒。

在林靖身邊站定,阿刃才有閑暇去看究竟是什麽人偷襲他。

隻見那人黑巾包頭,一身黑衣,綁著護腿,腳上穿得是一雙布鞋,左手持著一把刀,那刀的樣子很奇怪,三尺長、三寸寬,厚背、簿刃、方頭,沒有護手刀柄,刃口寒著寒光,這刀的形狀表明了它的鋒利,這是一把最直接的將人體撕成碎片的凶器,砍手斷手,碰腿斷腿,阿刃毫不懷疑,假如剛才那一下劈中自己額頭的話,自己很有可能被他劈成兩半!

持刀的黑衣人,此刻就像是望著獵物的虎狼一般凝視著阿刃。

看著這個人,你根本沒辦法看清他的相貌,隻會記得他眼中傳遞出的森寒殺氣。

那殺意是那麽的明顯,這個人,就仿佛是一柄出鞘的殺人之刀,隻是看著他,視線都會感覺到被割傷的痛楚。

“你是誰?”

阿刃怒問,不過,在這種場合之下,這個問題肯定得不到回答。

隻見那黑衣人左手利刃一晃,腳步迅速移動,向阿刃和林靖逼過來,那雙眼睛冒著寒意,凶氣奪人。

阿刃還是感覺氣勢不及這黑衣人,可是他從未被人如此緊逼過,不由得怒湧心頭,一半是因為眼前之敵太過欺人,一半是因為對自己懦弱的憤恨。

所以,他一聲怒喝,就要衝上去。

“等等。”

林靖一把拉住他,同時,一振手中之槍,射出一顆子彈。

那黑衣人腳步一頓,手中之刀橫擺,「鐺」的一聲脆響,林靖射出的子彈被他擋開。

“快走,小姐,危險!”

說出三句話,林靖又射出三顆子彈,雖然被那黑衣人一一擋開,但也將那黑衣人阻在原地。

聽了林靖的話,阿刃驟然想起林紫寧和皇甫歌剛剛出去,如果襲擊者不是一人的話,那她們豈不是危險!

皇甫歌會武功,林紫寧可是個弱質女子。

想到這,阿刃一陣焦急。

“這裏交給我,你快去!”

話聲中,槍聲不斷,轉眼間,林靖槍中子彈已空,但他變魔術似的,不知從哪裏又摸出一把手槍,子彈聲再次呼嘯,打得那黑衣人左擋右支。

“好!”

阿刃也不廢話,見林靖能應付這人,他立即起身直撲門外。

見阿刃欲走,那黑衣人猛得一聲怒吼,不顧性命衝向阿刃。

槍聲趁隙再響。

黑衣人一聲慘哼,腿部已經中了一槍,衝出的勢子一頓,阻攔不及阿刃,眼睜睜的看著阿刃出了門。

林靖趁黑衣人受傷之際,再開數槍,沒想到黑衣人竟然不閃不避,在子彈飛來的同時,左手一振,那把三尺長刀脫手飛出,旋成一團寒光,直飛林靖。

這一刀來得突然至極,林靖根本沒想到黑衣人會棄刀攻擊他,想躲,已經晚了……。

下一刻,黑衣人胸口連中數槍,而黑衣人扔出的刀,也劃過了林靖的脖子。

一顆人頭。

落地。

林靖隻來得發出半聲慘呼。

此刻阿刃已經衝出了門,他不知道這一切。

眼前的林家大宅,表麵上看去一如往常的平靜,但阿刃知道,已經有種特別危險的東西襲卷了這裏,究竟是什麽人襲擊林宅?

這個問題在阿刃腦子裏盤旋,他腳下不停,延著碎石一路疾奔,心中祈禱著林紫寧和皇甫歌不要有事。

啊!

一個叫聲從前方傳來,是林紫寧的聲音!

阿刃心頭一急,用盡全身力氣向那邊衝去。

轉過一個彎,林紫寧和皇甫歌出現在阿刃視線裏。

林紫寧畏縮在一旁,而皇甫歌赤手空拳的抵擋著兩個黑衣人,那黑衣人裝束與剛才襲擊阿刃那人一樣,同樣是招式簡單而淩厲,同樣是整個人看上去如同一柄出鞘凶刃。

麵對這樣的敵人,阿刃一個都很難應付,皇甫歌卻能單打兩個。

來不及驚訝,阿刃大喝一聲,從後麵疾衝而至,沾衣八打的「衝」字決盡展,一拳直擊其中一個黑衣人的後背。

隻見那黑衣人轉身,眼神冷漠,不帶絲毫人類該有的感情,他也沒管阿刃的拳頭,舉刀,劈下,不顧生死。

我日!

阿刃被這一刀逼得幾乎紅了眼,真想和這黑衣人拚個同歸於盡,但僅有的一絲理智阻止了他,抽拳後退。

逼退阿刃後,那黑衣人步步上前,一刀刀劈向阿刃,橫掃豎劈,刀刀不留後路,阿刃被他逼得怒火直衝頭頂,卻是不得不閃,因為他還珍惜自己的小命。

“小子!”

皇甫歌此刻應付一個黑衣人,那黑衣人雖然也是毫不留情,但皇甫歌卻像是對他的刀式很熟悉,應付的輕鬆自在,還有閑暇看看阿刃。

“你打得過他,別害怕!”

害怕?

我在害怕?

阿刃心中一醒,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是在害怕,眼前這黑衣人,武技也隻是平常,就那麽幾個招數橫來豎去的,而自己被逼得這麽緊,全是因為自己太珍惜性命,也沒應付過這樣的敵人。

這時,阿刃躲過了黑衣人的一刀,伸掌作「逆水行舟」之式,直拍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仍是不閃不避,回轉刀口,直掃阿刃的頭部。

我日你!

阿刃暗道我跟你拚了。

掌式不變,反而又重了幾分。

這一瞬間,在阿刃的意識裏,仿佛過了一年。

他出招在先,一掌擊在黑衣人胸口,掌中勁力洶湧而出,阿刃用足了十成十的力道來擊出這一掌,那力道足可開山碎石,他幾乎可以聽到黑衣人胸骨迸裂心髒碎開的聲音。

而就在這時,黑衣人的刀刃也停在了阿刃臉旁。

冰涼的寒意劃破了阿刃的臉。

這一刻在阿刃生命中是一個很重要的時刻。

他險些被殺。

也第一次殺人。

輕輕一推,看著眼前這具沒有生命氣息的身體「撲通」倒地,同時,臉上被刀刃劃開的傷口滴下了鮮血,淌進嘴裏。

粘粘的、有點腥。

阿刃恍然,這就是自己的血的味道。

一個生命消失在自己手裏,阿刃並沒有太多感覺,隻是明白了一些事。

首先,殺人是很容易的。

其次,自己也很容易被殺。

最後,為了自己不被殺,自己應該先去殺了要殺自己的人。

就在這時,那邊傳來一聲慘叫,阿刃抬頭看去。

隻見那個黑衣人已經倒在皇甫歌腳下,皇甫歌用腳抵著黑衣人的脖子,輕輕一踩,黑衣人在地上抽搐幾下,不動了。

皇甫歌也殺人了?

阿刃沒法想像那麽天真的皇甫歌竟然也會殺人,而且踩死個人就像踩死一隻雞一樣,麵上不動聲色。

再看看林紫寧,阿刃發現親眼看著他和皇甫歌都殺了人,林紫寧竟然也是沒有什麽異常,隻是跑到阿刃身邊,非常關切的詢問著阿刃的傷要不要緊。

看著身邊的皇甫歌和林紫寧。

阿刃發現,自己以前根本完全不了解她們,也根本不知道「五流」這些世家究竟是什麽,而現在,自己剛剛往那個世界裏踏進了一隻腳,以後,自己能走多遠?還有多少個令人驚訝的真象在等著他呢?

“阿刃,現在怎麽辦啊!”

林紫寧的慌亂驚醒了阿刃,阿刃想了想,整理下思緒,問道。

“你知不知道他們是什麽人?義父以前有沒有留下一些應付敵人的措施?現在林家有多少人?都在什麽地方?”

阿刃的幾個問題提醒了林紫寧。

“對了對了,爸爸曾跟我提過,到了最危難的時候,大家會集中在主樓抵禦外敵,可是家裏所有的長輩都不在啊,敵人怎麽會挑這個時候來?”

的確,阿刃想到,義父和兩位長老、還在林家裏抽挑了部分好手離開了,這時候恰好敵人來襲,其中必定有什麽聯係。

可是現在最主要的是應付敵人,想不了那麽多。

阿刃想到這,立即帶著兩個女孩向主樓奔去。

臨走時,皇甫歌從兩個黑衣人手中拿下了那把奇形的刀,給阿刃一把,並且告訴阿刃。

“他們是「金子來」。”

金子來?

那是什麽東西?

阿刃一邊走,一邊問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