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恩怨難明

這裏伸手不見五指,處處皆是無際黑暗,阿刃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他不知道自己將要去向哪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堅持。驀然,前方出現了一絲光明,一個人影在那處光明裏清晰起來。

慈祥的笑容,滿頭的白發,是爺爺!

阿刃猛得發足狂奔,想要靠近爺爺身邊,卻在跑了幾步之後,驟覺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滑向無邊的黑暗深淵中……。

“爺爺!”

阿刃猛得坐起,冷汗津津自額上劃落。

被噩夢驚醒的他,意識還停留在那可怖的夢境中,一時間沒注意到身邊的人,直到神誌漸漸回歸,知道剛才那隻是一個夢,周遭的呼喚聲才傳進他的耳朵。

“阿刃!你沒事吧?你嚇死我了。”

這聲音清脆入耳,宛如風中相撞的銀鈴。

阿刃聽著,有些遲頓的腦子半響才把這聲音與某張麵孔合在一起,腦中的那張俏臉又與他此刻床前之人的麵目重合,絲毫不差。

“皇甫歌?”

“我在什麽地方?”

阿刃才想到這個問題,四周環顧,這是一間粉著淡淡黃色的房間,屋裏擺設精致小巧,還有幾隻毛茸玩具住在牆角架子上,似乎是個女孩子的房間,隱約還可嗅到一絲輕柔的香氣。

“這是我的屋子呀。”

回答了阿刃的問題,皇甫歌麵露不豫之色,似乎有很大的不快在心頭。

“你怎麽可以這樣!”

皇甫歌看著茫然的阿刃,終於忍不住責問。

“我怎麽了……。”

阿刃剛要反駁,昏迷前的往事曆曆在目,自己硬闖濟世醫家,差點殺了皇甫仁,和皇甫平澤動手,又對醫家家主破口大罵,這一切,在自己看來仍不解氣,而在皇甫歌看來,怕是很讓她憤怒吧。唉,不管怎麽說,她也是濟世醫家的人,即便自己與她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到了關鍵時刻,她的心,還是向著濟世醫家的。

如此想著,阿刃的心猛得冷了起來。

再想想那個自己以為是爺爺朋友的皇甫嫣然,也竟然是背後偷襲自己,哼,醫家!果然沒有好人!

“你要殺皇甫仁。”

皇甫歌皺著眉頭盯著阿刃,“你太衝動了,完全不用那麽著急!”

啊?!

一句話說得阿刃如墜雲裏霧裏,眼前這女孩究竟是什麽意思?

“我們可以用別的辦法麽,比如趁他離開醫家的時候暗中偷襲,或者在他日常飲食裏下慢性毒藥,那家夥醫術不高,武技也很差,窩囊廢一個,三五下就弄死他了。”

訝然之下,阿刃情不自禁的張大了嘴,暗叫自己沒聽錯吧,皇甫歌是在與他商量如何做掉皇甫仁麽?

“你又罵爺爺是烏龜王八蛋,還說三叔是小烏龜,這就有點過份了,他們都是烏龜,我是什麽?你親了我,你又是什麽?”

皇甫歌麵現怒色,盯著阿刃。

這件事比要殺皇甫仁還重要麽?

阿刃有點迷茫,不過還是試圖解釋:“我、我隻是隨口說的,沒有別的意思……。”

“最不能容忍的是!”

皇甫歌沒理阿刃的解釋,繼續訴說著自己的憤怒。

“你竟然叫我媽媽做姐姐!你什麽意思?啊!你說啊!你想當我叔叔麽?”

皇甫歌出離憤怒,俏目圓睜,似乎就要掄拳頭上來給阿刃幾下狠的。

阿刃被皇甫歌的怒氣嚇得有點呆了,腦子反應也有點慢,想了想才理解到皇甫歌的意思。

這麽說……。

“皇甫嫣然是你媽媽?!”

阿刃突然驚叫。

“怎麽著?”皇甫歌斜眼瞅著阿刃,一副「有什麽不滿咱們就單挑」的挑畔神情。

“不對不對不對。”阿刃連連搖頭,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你說皇甫嫣然是你媽媽,那她今年多大?”

“那個老女人?她三十五。”

三十五,完全不像,皇甫嫣然看起來就是個二十出頭的少女。

“那你多大?”阿刃又問道。

“十九,怎麽著?嫌我年齡太小?”皇甫歌又怒氣上湧。

“不是不是。”阿刃有些奇怪,為什麽和皇甫嫣然以及皇甫歌對話時,總是找不到重點呢?

“你說她是你媽媽,那麽,她在十六歲時,就……。”阿刃遲疑著。

“她是個笨蛋,十五歲就被人拐跑了,然後那人又不要她了,她就回到醫穀生下了我。”

皇甫歌用談論「今天天氣好不好」的平常語氣說著自己的身世。

“哦……。”這樣的語氣以及內容讓阿刃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幾分嗔怪的柔嫩聲音傳了進來。

“皇甫歌,你又在編排我的不是,等下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話語聲中,繪著卡通小熊圖案的珠串門簾被一掀而起,俏麗如二八佳人的皇甫嫣然走了進來。

“哼!自己做出的笨蛋事就不要怕人說!”皇甫歌餘怒未消,憤憤的扭過了臉,不看她的媽媽。

“我不做笨蛋事哪來的你?你這個不孝子!”皇甫嫣然怒道。

“除了把我生下來你還做過什麽!皇甫嫣然,你說說看?”皇甫歌轉頭盯著皇甫嫣然。

“我每個月初一十五還去看看你呢!”皇甫嫣然很是有理的樣子。

“你也好意思說!”

皇甫歌霍然起身,擼胳膊挽袖子似乎就要和皇甫嫣然大戰一場。

那邊皇甫嫣然也是橫眉怒目,滿臉「東風吹戰鼓鐳」的決絕表情。

“二位、二位。”阿刃無奈的叫著。

“什麽事!”

這下母女二人卻是齊心,同聲向阿刃吼著。

“能不能先解決我的問題?”

“你有什麽問題?”皇甫歌詫然。

“首先呢,請這位皇甫嫣然解釋一下,為什麽要偷襲我?”

阿刃嘻笑著問道,但眼中的那抹淩厲之光卻是懾人心魄,對於被人背叛這件事,阿刃是第一次經曆,心中的憤恨也是可想而知。

“這個……。”皇甫嫣然無視阿刃眼中的厲光,似乎在想怎麽解釋。

“是啊!你快說!為什麽偷襲阿刃?”皇甫歌也憤然責怪皇甫嫣然,似乎她與阿刃是同一戰線的。

“沒你的事!”皇甫嫣然先是向皇甫歌怒哼,然後轉頭跟阿刃言道:“你不覺得你體內有點不一樣了麽?”

聽了這話,阿刃下意識的運起體內新生的「懷抱天下」之氣,卻突然有一腳踏空的愕然,體內空蕩蕩的,竟然什麽都沒有!

“你!你廢了我的武功?!”阿刃怒極,盯著皇甫嫣然。

“你想到哪去了。”皇甫嫣然的神經很是大條,阿刃的憤怒完全沒影響到她,隻見她無謂的揮揮手:“你「濟世決」未成,竟然敢用「寂滅」之法逼出「懷抱天下」之氣,沒因為精氣幹涸掛掉就已經萬幸了,還敢強施「傲世四訣」,你知不知道你差那麽一點點就要爆體而亡了!”

“還敢說我偷襲你?真是好人沒好報,我是在救你,你知道不?”

“而且我還千辛萬苦的請到爸爸來疏理你體內的散亂之氣,現在你的武功不是被廢了,是藏起來了,你沒發覺體內的經脈通順許多麽?”

聽皇甫嫣然如此說著,阿刃忙用心神探測自己體內經脈狀態,果然,已經不再像是幾日前那麽虛弱幹枯,而是漸有複蘇之象,在這以前,「懷抱天下」功成後,阿刃體內所有經脈氣穴五髒六腑因為一個月的不飲不食幾乎枯亡,都是被新生的那股充滿生機的內息支撐著,阿刃曾以為這是「懷抱天下」之功法的必然之勢,現在才想起,按照人體五行生滅之道來看,那的確是已近衰滅之色。

而用心神細察亦得知,那「懷抱天下」之氣,並非消失無蹤,而是隱在體內各處,埋藏的極深,是在做著修複體內經絡的努力。

這麽說的話?是眼前皇甫嫣然救了自己?

阿刃心中疑惑頓生,自己來醫家報仇,為什麽醫家反而救治自己?

這時,皇甫嫣然湊近阿刃,用頗感興趣的探尋眼神看著他:“聽爸爸說,你好像已經一個多月沒吃東西了,你不餓麽?”

一聽這個「餓」字,阿刃腦中嗡然一響,立即有股無法忍耐的饑火直衝腦際,一個月不飲不食,雖然體內生機可以用內氣維持,但那種與生俱來的生物本能、那種需要進食的本能,在壓抑了這麽久之後,猛得爆發開來,將會強烈的讓人吃驚。

「咕嚕嚕」一聲長長悶響,回蕩在屋內。

皇甫嫣然皇甫歌愕然相對,這才意識到是阿刃的肚子在叫,兩人不由得相對大笑,相互攙扶著,笑得喘不過氣來。

阿刃窘得說不話來,這事情實在太詭異,雖然他是為爺爺尋仇而來,但既然人家救了自己,也不能立即就翻臉吧,實在要想個辦法尋醫家家主出來才好,是是非非,論個清楚,報應,總該來的。

皇甫嫣然笑了半響,強忍住笑意,走到屋外去端來一碗小米粥,遞給阿刃。

“這麽久沒吃東西,先喝點粥吧,慢慢喝,小心腸胃受不了。”

阿刃欲用手接碗,這才發現自己腕間插著靜脈注射的針頭,抬頭一看,一瓶藥水掛在床的上方。

“哦,那是普通的葡萄糖,補充體內養分的,你暈了這麽久,不補點東西身體會垮掉。”

“我暈了多久?”阿刃一邊問,一邊用小勺將溫涼適度的小米粥往嘴裏塞。

可是,接下來皇甫嫣然的回答幾乎讓他一口粥嗆在嗓子眼裏。

“七天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