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四、田村和蘇小小

  田村和蘇小小的關係變得不同尋常起來,而兩人關係的實質性進步,與後麵發生的事情不無聯係。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十三師半個月的野外拉練終於結束了。部隊在一個清晨接到了結束拉練的命令,號聲中,戰士們全副武裝,和來到歇馬屯時一樣,鄉親們又一次走出家門。與初到時的情形不同的是,經過半個多月的相處,軍民魚水情得到了升華,鄉親們看著子弟兵就要走了,感情上一時難舍難分,有些婦女還抹起了眼淚。她們一聲聲地呼喚著:孩子們,啥時再來呀。

  警通連的幾個戰士離開蘇小小家時,一直沒有說話。田村很想再看一眼蘇小小,但他不敢抬頭,怕抬起頭時控製不住自己的眼淚。蘇小小站在他們跟前,緊緊這個兵的包,拽拽那個兵的衣擺,走到田村身旁時,望著他的臉道:還疼嗎?

  田村搖搖頭,小聲地說:歇馬屯,我記住你了。

  六個兵走的時候,蘇小小的母親衝兵們招著手道:孩子們,有空回來看看哪。

  大娘,我們一定回來--戰士們的聲音緩緩地在上空盤旋著,浸著露水的回聲透著濕乎乎的潮氣。

  蘇小小跟隨著戰士們,仿佛就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他們來到警通連的集合地,這裏已圍滿了送行的人。

  連長走到隊伍前講話:剛接到司令部的通知,為了配合歇馬屯大隊的民兵訓練,司令部命我們抽調十人,幫助民兵訓練,什麽時候回去,等候通知。下麵,我宣布留下人員的名單。

  連長從兜裏拿出一張紙,田村和劉棟都盯著連長手中的名單。這是個突然的決定,他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裏為之一震,他們同時想到了蘇小小。兩人的目光望向蘇小小的時候,她正躲在人群裏,緊張地觀察著眼前的變化。她是那種既驚又喜的神色,當她的目光和田村的目光相遇時,她的眼神已經變成了渴盼,仿佛在問著:你能留下嗎?

  連長聲音洪亮地宣布著名單:經過支部研究決定,下列人員將繼續留在歇馬屯大隊--一排長劉德旺。

  一排長劉德旺就在隊列裏聲音很響地回答:到。

  接下來又念到一班戰士苗雨露,隊列裏又有人答到。

  連長點到最後時,田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希望了,開始時他還望著蘇小小,等到最後,他似乎看到她的眼圈紅了,忙把頭扭了過去。

  連長點到田村的時候,他一時沒有回過神來,站在一旁的戰士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他才慌忙答到,然後就用眼睛去找蘇小小,發現她的表情也是又驚又喜。

  失望的劉棟閉了一下眼睛後,很快又睜開了。這時,連長又宣布道:被點到名字的同誌,出列。

  一排長帶著十名戰士,整齊地列隊在連長麵前。連長布置道:你們的任務由司令部崔參謀負責。

  這時,崔參謀從連長的身後走出來,向隊伍下達了口令。其他的人在歌聲和口號聲中走遠了。老鄉們追著隊伍,不停地喊著:孩子啊,想幹媽了就來個信兒,別把幹媽忘了啊。

  戰士們不能在隊列裏說話,他們隻能用淚眼向老鄉告別。

  崔參謀帶著警通連留下的兵來到打穀場,他們的任務是負責訓練歇馬屯的民兵。這是大隊民兵連在部隊撤走前提出的唯一要求,很快就得到了司令部的批準,於是培訓民兵的任務就交給了警通連。

  大部隊走了,這十個兵就成了鄉親們的焦點,他們都爭搶著讓這些子弟兵住到自己的家裏。這個喊:崔參謀,讓孩子住我家吧。那個也不甘示弱地喊:我家房子大,還是去我家吧。

  蘇小小也站在人群中,她多希望這些戰士能住到自己家啊。眼前的樣子,讓崔參謀左右為難,他就在人群裏找,終於看到了歇馬屯的邢隊長,就求救似的說:邢隊長,屯子裏的情況你熟悉,還是你來定吧。

  邢隊長走出人群,用目光往人堆裏張望著,老鄉們又爭先恐後地喊了起來。

  這時候,誰也沒有想到,蘇小小從人群中徑直走到邢隊長麵前,道:隊長,我家的情況你了解,住我家吧,我家寬敞。

  說完,她就走向了隊伍,伸手拿過田村的背包,頭也不回地走了。

  邢隊長喊道:哎,蘇小小,別搶呀!看著蘇小小義無反顧的樣子,他也隻能同意了。

  排長又點了兩個戰士,安排到蘇小小家。這時候,人群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大家紛紛跑上前,去奪戰士們的背包。

  蘇小小走在前麵,她走得理直氣壯,頭也不回,田村終於又被她搶回來了。手裏提著田村的背包,她為自己的行為有些感動。等走到自己家門口時,她回了一下頭,看見田村帶著另外兩名戰士走在自己的後麵,她笑了,衝大家一歪頭,道:回家吧。

  蘇小小一邊招呼大家進門,一邊衝院裏喊著:娘,你出來看看,誰又回來了。

  大娘摸索著走出屋,欣喜地說:當兵的沒走?

  田村趕緊扶住大娘,叫了聲:大娘,我是田村。我們在這裏還要住上幾天,幫助民兵訓練。

  大娘聽了,嘴裏一迭聲地道:好哇,我閨女也是民兵,前些時候打靶還打中過十環呢。

  蘇小小嬌嗔地扯了母親一把:媽,你就別丟我的醜了,人家可都是真正的軍人,我們民兵算什麽呀。

  說完,她就去幫戰士們解背包,戰士們不讓,她隻好隻解田村的背包。她一邊費勁兒地解著,一邊笑嘻嘻地說:哥,早知你不走,就不讓你打這個背包了,看這事兒費的。

  田村老實地說:我還以為留不下呢,哪知連長最後才點到我。

  旁邊的戰士道:要不是我捅你一下,你還不答到呢。

  裏間的蘇小小整理好戰士們的被子,下了炕,深噓了口氣,道:好了,從現在開始,我就歸你們管了。

  說完,還學著軍人的樣子,衝他們仨敬了個禮道:報告,歇馬屯民兵連女兵排戰士蘇小小向你們報到。

  田村他們看到蘇小小認真的樣子,都笑了。就是這個時候,田村和蘇小小開始了他們的初戀。

  那以後,蘇小小每天都隨著他們三個兵一起,跑步到村中的打穀場集合。集合起來的民兵分男女兩列,由警通連的戰士各帶一組負責訓練。

  田村帶著蘇小小一共五個女民兵,蘇小小是女兵組的組長,這是田村任命的,因為她訓練很積極。她雖然年齡最小,但領會動作要領很快,有時候田村就讓她輔導其他人,自己站在一旁作指導。休息的時候,她仍纏著田村問這問那,她的問題大都是部隊上的事,有時也會問問田村家裏的情況。她問到田村父母是做什麽的時候,田村就隨口說是當兵的。

  蘇小小聽了,就撫掌大笑:他們那麽大歲數了還當兵呀?是不是軍長、師長啊?

  田村就跟著一起笑。

  蘇小小開始更加關心起田村來,見他的衣服蹭髒了,就掏出手絹幫他撣撣,發現他衣服弄皺了,就過去給他抻抻。她做這些事兒的時候,田村的心裏暖暖的,他能感覺出她是喜歡自己的。

  同組的幾個女民兵,也看出了其中的苗頭,她們嘻嘻哈哈地說:等田教官走了,你就跟他去部隊得了。

  民兵們一律管十個兵喊教官,以示尊重。蘇小小聽了大家打趣的話,臉上立刻飛起了紅雲,就佯裝羞惱地追打。

  田村站在一旁,看著她們笑鬧一團的樣子,心裏生出了甜絲絲的幸福,恍惚間,竟有了世外桃源的感覺。

  晚飯後,天還沒有黑透,十個兵就各自從老鄉家裏走出來,穿過村街,到村後的那座小山上走走。山上樹木蔥蘢,各種叫不上名的野花開滿山坡,人走在山上,嗅著清雅的花香,愜意極了。

  這天,田村獨自往山上走時,蘇小小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喊了一聲:哥--田村停住了腳,蘇小小朝著他追上來。天邊的晚霞映在她的臉上,使她的臉看起來像怒放的桃花般燦爛炫目。她氣喘籲籲地說:田哥,我想跟你一起走走。

  兩人並肩向山坡上走。在一塊平緩的坡地上,他們坐了下來,野草的清香混合著花香,沁人心脾,陶醉的田村閉著眼睛,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看著田村迷醉的神情,蘇小小紅著臉,輕輕地問:哥,你喜歡不喜歡這裏?

  田村睜開眼睛,真誠地看著她說:喜歡,這裏太好了。

  那你以後就留在這裏吧。蘇小小說完,就低下了頭,手裏不停地擺弄著一株淡黃色的小花。

  田村望著蘇小小,忽然就有了一種衝動,他伸出手,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兩隻手很快就交握在一起,兩顆心更是擂鼓般的激蕩。此時,蘇小小的臉已是鮮豔欲滴,田村也是幸福無比,這是他第一次真實地觸碰到女孩子的手,蘇小小的淳樸和善良打動了他,讓他初戀的激情奔湧。

  天暗了,又黑了。田村的身體動了一下,蘇小小抬起頭,看到了他亮亮的眼睛,聽到了他漸漸急促的呼吸聲。蘇小小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了,她猛地撲到他的懷裏:哥,我喜歡你。

  他也抱緊了她,但很快又把她推開了。她有些吃驚,哽著聲音說:哥,你不喜歡我?

  他別過頭去,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是的。我們部隊有紀律,戰士不能在當地談戀愛。

  說完,他就慌慌張張地站了起來。

  她有些不解地追問道:這是誰規定的?

  田村就回答:是上級。

  真的?那你以後複員了呢?

  田村認真地說:複員了當然可以。

  他的回答無形中鼓勵了她,她在黑暗中大膽地望著他說:那我就等你,等你複員。

  說完,她就跑開了,直到融進夜色中。

  第二天,戰士們和民兵們在打穀場又開始了一天的訓練。一排長按小組檢查著訓練情況,走到田村他們小組時,蘇小小突然站出來,向排長敬禮:報告排長。

  一排長還禮後,問道:你有什麽事?

  蘇小小把一排長拉到離眾人遠一些的地方,小聲地問:排長,我想問你個事兒。

  說吧,幹嗎這麽偷偷摸摸的?

  田村和幾個女民兵不知她要幹嗎,都莫名其妙地望著她。

  蘇小小一臉認真地說:排長,你們部隊真有不準戰士在當地談戀愛的規定?

  一排長頓時警覺起來:有啊,怎麽了?

  你們部隊的規定可真好。她打著哈哈道。

  一排長的表情變得鄭重起來,他盯著蘇小小說:蘇小小同誌,你發現什麽了?你告訴我。我們的戰士要是有這樣的苗頭,我會報告上級處分他。

  蘇小小一臉嚴肅地說:沒有沒有。

  那你問這個幹嗎?

  那天我聽你們戰士背條例背到這一條了,所以我就隨便問問。

  一排長鬆了口氣,點點頭道:那就好。

  這時,蘇小小又一臉神秘地說:等我發現誰有苗頭了,就告訴你。

  說完,轉身跑回到隊列裏。

  一排長衝著她的背影道:謝謝你對我們工作的支持。

  果然,蘇小小從此收斂了許多,見了田村,也和見了別人一樣,田教官長、田教官短地叫了。

  一次訓練休息時,蘇小小悄悄地在田村的褲袋裏塞了個東西。田村伸手摸了摸,發現是兩隻熟透的山杏,他偷眼看過去,發現她也正盯著自己。

  那些日子裏,蘇小小和田村成了這支隊伍裏最幸福的人。蘇小小有事沒事就情不自禁地唱起歌來,她唱《萬山紅遍》,還唱《繡金匾》,唱得最多的就是那首好聽的《沂蒙頌》。

  田村在那段日子裏也想唱歌,他沒想到,在歇馬屯竟迎來了自己的初戀。這種遮遮掩掩的戀情,讓他感到既興奮又緊張。幸福的日子裏,他學會了失眠,常常躺在炕上,興奮地聆聽著隔壁的吟唱。裏間的蘇小小總是在燈下一邊做著針線活,一邊輕唱著那首好聽的《沂蒙頌》。

  因為蘇小小的存在,歇馬屯的一切在田村的心裏都變得美好起來,天是那麽的藍,雲是那麽的淡,這裏的山水也是那麽的美,他甚至想將來複員了,就在這裏和蘇小小結婚,過日子。

  民兵們的訓練按部就班地進行著,隊列訓練結束後,就是槍械訓練和實彈射擊、投彈,然後訓練就該結束了。離別的日子越來越近了,田村和蘇小小的目光中就多了些憂傷和惆悵。

  警通連的戰士和歇馬屯的民兵們迎來了最後一項訓練科目--實彈射擊和投彈。這些實彈都是當地武裝部提供的。

  射擊和投彈是分組進行的。田村這個組在投彈開始前,他已在隊列前反複講了投彈的要領和注意事項。蘇小小第一個投彈,當第一枚手榴彈拿在手裏時,田村又一次示範了揭蓋拉弦的動作要領,並一再對她說:別緊張,隻要用力把手榴彈扔出去就行。其他在場的人,都趴在十幾米開外的掩體裏。

  當時的蘇小小並不是很緊張,她還問田村:投完彈,你們明天是不是就要走了?

  就這兩天,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蘇小小又問:那你什麽時候還來呢?

  田村的心裏就有了一縷分別前的惆悵,他肯定地告訴她:我複員了,就來找你。

  這時的蘇小小已經把手榴彈抓在手裏有些時候了,她按照訓練時的樣子,做投彈前的準備--揭蓋,把引爆環掛在小手指上,然後甩臂,用力投彈。可就在她撒手的一瞬間,蘇小小呀了一聲道:我的頭發。。。。。。田村並沒有留意到蘇小小的頭發,他一直在盯著手榴彈要飛出去的軌跡,結果他沒有看到手榴彈飛出去。當他收回目光時,看見那枚手榴彈不知怎麽掛在蘇小小的辮梢上,手榴彈已被拉斷了弦,正眤眤地冒著青煙。田村大叫一聲不好,衝了上去。

  他雙手抓住辮子上即將爆炸的手榴彈,可怎麽也解不開,蘇小小已經嚇傻了,她一連聲地喊著:田村,快。。。。。。田村一用力,手榴彈終於和蘇小小的辮子分開,落在了田村的腳下,田村沒有時間去撿手榴彈,隻能奮力把它踢遠,同時抱起蘇小小,撲倒在地上。

  投手榴彈的時候,人是站在一個天然的凹地裏,當時考慮可以利用這個凹地作掩體,但此時,正是由於它的阻礙,踢出去的手榴彈並沒有飛出多遠,就爆炸了。

  田村隨著手榴彈的爆炸,大叫了一聲。當一排長和眾人奔過來時,田村仍壓在蘇小小的身上,他的身上已是鮮血淋漓。大部隊撤走後沒有留下衛生員,更沒有擔架,他們隻能把他背在身上,往山下跑去。

  蘇小小呆立在那兒,大腦裏一片空白,直到人們背著田村向山下衝去,她才清醒過來,撕心裂肺地喊了一聲:田村--聽說解放軍受傷了,歇馬屯一下子炸了鍋,老鄉用一輛馬車拉著田村去了最近的公社衛生所。被救的蘇小小瘋了似的追到馬車旁,爬上了馬車。一排長漲紅著臉喊道:蘇小小,你就不要去了。

  蘇小小不管不顧地把田村的頭抱在懷裏,她失去理智地衝著一排長哭喊: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為啥不去?

  沒有時間去爭執了,戰士們在車下跑,趕車的老鄉駕著馬車,一夥人急三火四地向公社衛生所奔去。

  抱著田村的蘇小小,一遍遍地哭喊著:田村,你醒醒。。。。。。田村睜了一下眼睛,勉強地笑一下,斷斷續續著說:放心。。。。。。我死不了。

  蘇小小一邊流著淚,一邊責怪著自己:都是我不好,我真笨。

  馬車顛得田村在蘇小小的懷裏吸了口氣,她就衝趕車的於三叔道:叔你慢點兒,田村他疼。

  趕車的於三叔就說:丫頭,你把他抱好了,車不能慢哪,救命要緊。

  馬跑得快,車就顛得厲害,蘇小小索性躺下,把田村抱在了自己的身上。車下的一排長不停地喊著:田村,你要堅持住,到了公社我就給部隊打電話,讓他們派救護車來。

  公社衛生所條件有限,醫生隻是簡單地給田村作了處理。在這一過程中,蘇小小不離田村左右,她抓著他的手說:田村,你一定要堅持住,一排長已經給部隊打電話了。

  一排長帶人在路口等候部隊派出的救護車,終於,車子鳴著笛風馳電掣般駛來。田村被抬上救護車的時候,蘇小小也要上車,被一排長攔住了。這時的她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哭喊著哀求道:排長,你就讓我去吧,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哪!一排長正色道:蘇小小同誌,我們有醫生有護士,你就不要去了。

  她像沒有聽懂排長的話,掙紮著跑上了救護車。田村微微睜開眼睛,想抬起手,因為疼痛,又垂了下去,他喑啞著聲音說:你就別去了,等我好了,我會來看你的。

  一排長硬是把蘇小小從車上拉了下來,車子隨之風一樣開走了。

  蘇小小追著汽車向前跑去,直到救護車消失了,她依然是淚水滂沱。

  一排長和戰士們圍上來,一起安慰著她:田村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一排長擔心蘇小小過分自責,就認真地道:蘇小小同誌,你不要難過和自責,救你是田村的責任,遇到這種情況,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這樣做的。

  蘇小小仰天哀聲道:田村,我對不起你--這件事情發生後的第二天,一排長就接到了撤回隊伍的命令,這次部隊派了一輛卡車來接他們。歇馬屯送行的鄉親們來了很多,他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和子弟兵揮手道別。

  蘇小小沒有來,她趴在自家的炕上嚶嚶地哭著。母親看著女兒傷心的樣子,也抹起了眼淚,她歎了口氣:小小啊,你記住了,田村是你的恩人,他要是癱在床上了,你就侍候他一輩子,咱不能做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蘇小小曾無數次想象過和田村分別的情形,唯獨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田村是為救她而受傷,這讓她心裏感受到了幸福,但更多的是一種刺痛。她不敢麵對一排長他們的離去, 她怕自己承受不住那樣的場麵,他們當中本該有田村的。她想過田村離開時,她會躲在人群中衝他揮手後,然後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悄悄地流淚,但那是甜蜜的離別,可現在,田村生死不明,她隻能暗暗地為他難過和傷心。

  該死的手榴彈怎麽就沒有扔出去呢?一想到辮子,她像找到了發泄對象,一骨碌爬起來,找出剪子,狠著心剪掉了留了十幾年的長辮。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