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汪鯉程想起了以前的事

  汪鯉程想起了往事。那會他想也許這輩子他不該是這麽個角色,要是他生在一個有錢人家,要是他做個少爺什麽的,他能讀書上學堂,也許他真就是個地道的讀書人。

  他想起了以前的事。

  六歲上他死了爺,十歲上他又失去了娘。他在碼頭上撿東西過活。十六鋪碼頭上泊有運米運菜的船,碼頭上苦力扛包,扛扛就有漏包的,一些米粒散落在泥裏沙裏,他就在那地方找食。他一粒米一粒米地拈,一天下來勉強了能填肚子,碼頭上那些工人都認得這個可憐孩子,有時候就帶些舊衣服破被給他禦寒。碼頭東麵閑置一隻破舊鐵殼船,汪鯉程和一幫流浪孩子就在那地方棲身。

  長到十二歲,他要跟了那些工人扛包,人家說:“算了。”人家是看著他那瘦弱的身子才那麽說。人家說:“船上那些貨包哪一個沒百把斤重,別說扛,拎一隻往你身上放放也要壓趴你半天爬不起來。”

  人家說是那麽說,但終於還是給了他一份活。碼頭上有牌房,是工頭值班室。裏麵要有個發牌的。扛一個包發一個牌牌。他就給人發牌牌,兼做熱飯燒水保管衣物等事情。

  十六歲那年他入了幫,幫裏那麽多兄弟,兄弟抱成團,就不再受人欺負了。他覺得這很好,他很滿意。

  他覺得他能活下來混到這一步不容易,他得給大家做些事,他得給幫裏做些事。也就是這一年,大家請了個先生給他取了個名叫汪鯉程,把原先那阿貓阿狗的小名外號給扔了。那一天他覺得有新生的感覺,那一天他熱血沸騰。他想他是個角色。他想,人活一世怎麽的也該做個角色。

  於是他練鏢,有事沒事他一枚鏢總不離手。

  他把鏢練得極精,指哪打哪。

  他的鏢練得很好,但幫裏弟兄不讓他去經曆那種場麵,他們說他太小,打打殺殺不是他還輪不上他出馬。

  他想他的本事總歸有用場,他就是那麽想的。

  他沒想錯。那天本奎哥來找他。

  天下著大雨,本奎站在雨裏,一身水漬漬的。

  “跟我去辦個事。”本奎說。

  本奎在幫裏做著殺手的活,有人跟幫裏結了怨,這人又有些勢力或礙於別的什麽原因不能明裏給他顏色,隻有用暗的。那種事情要做得幹淨利落神不知鬼不覺。本奎就是那麽個角色。他是幫裏的一個好佬,是眾人心目中的英雄。

  本奎說:“我不想扯你往這條路上來,可今天我要你跟我走一回。”

  汪鯉程說:“我正好沒事我沒事。”

  本奎說:“今天我占了一卦,是個凶卦。”

  “那你不會把事情推了,等下一次?”

  “做這種事情沒下一次,機不可失,機會一逝去就無影無蹤永遠不再有了。”

  “我幫你。”汪鯉程沒想更多,他覺得事情很簡單。

  “也沒你個什麽事,隻要你陪了我,你是童男子,借你好運道。”

  他們來到四馬路那家夜總會,那地方正舉辦一個舞會,賓客如雲。有一個外國胖女人在台上扭著腰枝和P股浪聲浪氣地唱歌,歌聲和姿態滿是妖氣。他們坐在角落裏,侍者說:“二位要些什麽?”本奎說:“除了酒,隨便來些什麽。”侍者給他們倒了一杯蘇打水。汪鯉程喝了一口那東西,覺得味道怪怪的,不久又覺得有氣泡從喉管裏往外翻。

  本奎說:“就那個穿長衫的胖子。”

  汪鯉程說:“他張揚得很哩,他是那種見了就讓人不舒服的家夥。”

  本奎說:“他是個探長,租界巡捕房的探長,他不該吞了我們的貨。”

  他覺得喉嚨好些了,他覺得沒氣泡在那翻騰了。他看了看本奎一眼,本奎很平靜,不像個殺手,那時汪鯉程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他想起進門時那些巡捕檢查得挺嚴。本奎單衣單褂的,槍藏在哪呢?當時汪鯉程急中生智把兩枚鏢銜在了口裏,可是槍是大東西,槍不能藏在口裏的。汪鯉程很好奇,他問本奎。

  本奎笑著,本奎說:“有人等下會送塊糕點到這桌上來。”

  汪鯉程立即明白了。他說:“槍在糕點裏,我知道槍在那裏麵。”

  本奎笑。

  “我們有內線,做這事情得有內線。”本奎說。

  本奎掏出懷表看了看,“還有一刻鍾。”

  本奎跟他講一刻鍾以後將出現的情形。“燈突然滅了,那是動手的信號,也是動手的好機會。那時候從糕點裏掏出槍,瞄好目標,半分鍾後燈又亮了,你就在那時候開槍。槍響的刹那燈又徹底地黑了。”

  “那時候一團漆黑,湯澆蟻穴般亂,你走就是,你大搖大擺地走都沒事。”他說。

  “就這麽簡單。”他說,“燈黑燈亮都是事先安排策劃妥當,有內線策應。”

  本奎說:“好了,你離我遠點,你隻管看戲,戲要開場了。”

  汪鯉程站在那根柱子旁,他離那個穿長衫的胖子四五米遠的樣子,他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能看清那家夥眨眼時眼縫裏那眼珠混濁的顏色,能看到那肥胖脖子裏的汗水星星。後來他就覺得自己胸兜裏一隻懷表秒針走得很快很響,他想:怪了我哪來的表哇。當時他還沒那隻懷表。後來他才知道不是表是他心跳得厲害。

  他想:我不該這樣。

  燈攸地黑了,一片喧嚷。燈複又亮了,又是一片喧嚷。

  可是他沒聽到槍聲,本奎說會有一聲槍響,可他沒聽到。那顆肥胖的腦袋還依然如故油乎乎地晃動著。他又往本奎那邊看,本奎在不住扣動板機,顯然那是把空槍。幾個大漢撲過去。

  本奎被按在了地上。

  “哈哈。”他聽到了兩聲笑,那個穿長衫的胖家夥得意的笑聲讓他明白一些事情。他覺得想做個什麽事,他覺得他該做個什麽事。

  他想起了鏢,他不知道那枚鏢什麽時候已在自己的兩指之間。

  看得出穿長衫肥頭大耳的那個巡捕房探長太得意了,他大笑著,齜露一口的黃牙。

  “螳螂捕蟬,安知黃雀在後。”他說。他隻說了這麽一句,他可能還想多說些,他太得意了。他想說:人都是為了那點錢,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想說:你們的內線被我收買了,他拿了雙份的錢,這年頭人認錢不認人……他想說很多,但他沒說,他覺得那會兒口舌間有什麽一涼,然後又一熱,隨後他就猛然捂住嘴了。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情形。人們看見巡捕房探長像碰了件吃驚的什麽事愣了一下,然後那雙眼白多黑少起來,嘴角現了一絲血,肥胖的身軀像一堵牆一樣轟然倒地。

  那人死了,沒有人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麽,有人以為探長是中風了。常有這種事,人好好的說著笑著罵著咳著就突然啞聲倒下地去永遠站不起來了。他們以為探長就是那麽回事。

  他太胖了,胖人容易中風。他們那麽說。

  後來,人們在那家夥的喉嚨裏找到那枚鏢。他們奇怪了很久,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麽時候被什麽人弄進探長嘴裏的。

  ?不可思議。很長時間裏,他們一說起這事都會講到這個詞。

  連汪鯉程自己也覺得事情有點那個。他隻知道當時自己甩了一下手臂,他腦殼裏一個閃念,他想他得為本奎報仇。他想他不能看見那張臉那麽一副得意模樣。他指縫間的鏢就像一隻飛蟲撕裂嘈雜,在那家夥哈哈大笑得意忘形的瞬間,從那兩排黃黃的牙齒間進入那人的喉嚨。

  他沒想到他會把一樁血腥事情做得這麽漂亮隱蔽,如此利落撇脫。

  那以後,他接替被砍頭的本奎成了幫裏的殺手。

  得孝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字。

  得孝滿腦子想的都是兩個字:責任。

  首長跟他說:“這任務就由你負責了!”語氣很那個。

  首長說:“你要把人給我送到鎖陽。這任務很重要,你要負起責來,你跟雷下小滿不一樣,你比他們大些,你比他們早來隊伍上。”

  那時候得孝就想問問首長,他想說就是送個人唄,不就是送個人去鎖陽,我看不出有什麽重要的。但他沒問,隊伍上有紀律,再說首長是個大人物非同一般,首長不會胡亂那麽說,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看了首長一眼,那一眼,就和首長的目光對上了。首長看穿了他的心思。首長真是個高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別那麽看我,這事很重要,真的十分重要。至於為什麽重要,現在我不能告訴你,以後你自然就知道了。”首長說。

  “我相信你,得孝伢。”首長說。

  首長用那寬厚巴掌拍著他的肩,他覺得首長那麽拍他,就把一付重重擔子擱在他的肩上了。

  不過疑惑像根樁子牢牢地埋在他腦子裏,老也拔不去。走了這許多時辰,他和雷下小滿一樣,看不出帶這麽個城裏男人去鎖陽會有什麽重要,無論如何,肯定不會像首長說的那麽重要。但既然是首長給的任務,得孝就不想那麽多了,他隻想兩個字,責任。

  正因為想著這兩個字,他覺得問題有些嚴重。

  從一開始他就覺得問題有些嚴重,雷下和小滿顯然有情緒,這也難怪,自己和他們一樣,也有情緒。紅白正在交火,這些天隊伍裏的人常常說到打仗,他們掛在嘴上的話題就是打仗。他們一說到這方麵的事就群情激昂,個個磨拳擦掌躍躍欲試。首長和參謀們卻不一樣,他們個個臉沉著,眉頭老那麽揪著,一付心事重重的模樣。那是因為大兵壓境,敵我力量懸殊,戰局的發展勝負難以預料。每打一仗都要慎之又慎,稍有疏忽就會遭受損失。這可不是在棋盤上過招,輸了可以推子重來。這可是真刀真槍的那麽弄,輸了損兵折將不說,很可能就牽一發而動全局。不是小事,不是好玩的事,關係到紅軍的命運,關係到蘇維埃的生存。他們不輕鬆,他們當然表情凝重。他們牽掛太多,他們操心哪,他們攪盡腦汁。

  執行隊那幫細伢不一樣,他們想不到那許多,他們盼著有仗打已經多時了。他們想衝鋒陷陣,他們想馳騁沙場,他們並不像大人們想的那樣,端了槍舉了旗攻城拔寨建功立業。他們隻是想做個好佬,他們心目中好佬就是真槍真刀衝衝殺殺裏闖出來的。他們很亢奮,他們嘰嘰喳喳沒完沒了地說打仗的事,即使是小滿也同樣嚷嚷了聲高聲低地說這話題,慷慨激昂一付派頭,誰也不想讓人瞧不起。

  其實這之前的很長一段日子裏,得孝就做著那種夢想,他做夢都想著上前線去。鬼知道他怎麽就迷戀那事,也許是那些從前線的那些士兵弄得。得孝來執行部以前在紅軍醫院做過看護,上頭不讓小兵上前線,讓細伢們做看護做勤務什麽的,所以那時候紅軍醫院裏除了醫官其餘的就是女人和細伢。

  得孝也在他們中間,他給傷兵們上藥洗衣喂水喂飯……

  傷兵們躺在竹床上,他們纏了繃帶。可繃帶裹不住他們一張嘴,隻要醒著,他們就閑不住那嘴了。

  他聽到他們說:“天一亮,白的那幫狗就像散了窠的螞蟻,鋪天蓋地往山上來,他們仗著人多,他們不在乎。”

  “蠢。”

  “就是蠢,豬樣蠢。”

  “你把石頭推下去就是,石頭滾動,滾到山腳下石頭就不是石頭了。”

  “那是什麽?”

  “那還要問,石頭成了血肉砣砣。”

  “呀!”

  “呀呀!”

  “你說說我打死多少白狗?你說說,說不清吧,哈哈哈……”

  他聽到他們說:“河沿上密密麻麻的盡是敵人,他們架了炮,他們頭上還有飛機,他們的家夥好著哩,沒見過那陣勢的一看就讓人腳軟……”

  “你不要怕他們人多,河南佬雙槍軍,他們那杆煙槍比那杆漢陽造使得好,大煙抽得一個個都了癆病殼殼,就別說動刀動槍了,你猛喝一聲他們膝蓋就發軟。”

  “鬼喲,他們不經事。”

  “不經事不經事。你不能腳軟你要讓對方腳軟。”

  “我把水機關槍橫了一掃,他們就風中的爛白菜樣,成片成片倒。”

  “過癮呀過癮!”

  “過癮過癮!”

  “威風八麵!”

  “威風八麵威風八麵!”

  “嗬嗬!”

  “嗬嗬嗬!”

  他們聊起前線的事就神彩飛揚,一副英雄模樣好佬氣慨。他們把血腥慘烈的場麵輕描淡寫,卻把另一些事情無限誇大。人都這樣,人大概都有逞勇好強的一麵。傷兵們那麽說著,說得得孝羨慕不已,說得得孝熱血沸騰,

  得孝就想著能有一天像他們一樣。

  後來他就離開了醫院到了執行部,執行部執行的任務五花八門,但上頭不給他們上戰場機會,攤給他們的都是些雞毛蒜皮雞零狗碎的事。這些日子前麵吃緊,他們都並入了預備隊。他想這回他們很快就能上前線了,他想他們會有仗打,他能看到過去聽來的那些事情和情形,他也能有那些經曆和壯舉了,更重要的是他也會成為一個好佬。

  他沒想到會派給他們三人這麽個任務。

  他看雷下和小滿,那兩張臉上都掛了東西,像塗了灰灰的一層什麽,像受了潮的毛邊紙,皺巴巴不舒展。他看見那兩張臉就想到自己的臉,他想他的臉也好不到那去,他想他或許也是這麽種樣樣甚至更糟。

  他往臉上抹了一把,他想他可不能這麽個樣子。

  盡管自己心裏疙疙瘩瘩的說不上塞滿一種什麽感覺,但得孝覺得自己臉上不該留東西。

  他想到責任,他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字。

  他想他得穩住雷下和小滿,要穩住他們首先要做的是自己不能流露內心那點東西。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