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校運會——永遠的痛

鬱悶歸鬱悶,忙還是要幫的,楚歌其實也就遲疑了一刹那,就連忙一道冰箭發了過去,直射向那個追趕江蓉的小子,這種情形下其實風認會好得多,不過他也無可奈何,因為體內已經隻剩下水係魔法元素這一種東西了。



換句話說,也到了該回家”充電”的時候了。



那道冰箭在陽光下半透明狀態,那小子根本就沒看見,可是他好象有第三隻眼睛似的,手一揮就把冰箭擋了出去,詫異的往地上的冰箭看了看,大概是在奇怪誰會用冰塊做武器吧,大街上人來人往,他也不知道是楚歌在偷襲他,隻遲疑了一下,就又追了上去。



“你很喜歡她吧?”一個聲音在耳邊溫柔的響起,不知何時王律師也出來了,她的嘴裏噴出如蘭似麝的香味,吹在楚歌臉上,癢癢的,帶著一股濃濃的撩撥的意味,楚歌本來已經平靜的心又微微有些跳了。



“你別瞎說,”楚歌不知怎麽的有點心虛:”她喜歡的是我一個好朋友,跟我可沒關係。”



“是嗎?”王律師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他:”我怎麽感覺你好象很關心她呀?居然連姐姐我都不要了。”



“你…… 你別……別開玩笑了。”楚歌立刻又結巴起來:”我……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王律師更是笑得花枝亂顫,看在楚歌眼裏,那種風流放蕩的樣子簡直是天下間最大的誘惑,那雪白綿軟的纖手在他臉上輕輕摩挲著:”楚歌,你剛剛不是想要做什麽的嗎?”



“不……不要了。”楚歌的臉本來剛剛恢複正常,一轉眼就重新變成了猴子P股,現在他們就站在酒店的門口,進出酒店的人絡繹不絕,都有意無意的向他們這邊瞄上幾眼,這種處境是楚歌平生最害怕的,他心裏一蒙,腦袋一昏,拔腿就跑。



這下子,王律師愣住了,她一向自詡為超級大美女,她雖然不是放蕩形骸的那種女人,可是對待性的態度也不算保守,她遇到過各種各樣的男人,他們無不為她的魅力所折服,三十年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奇怪的人,居然在她都默許的時候,就這麽開溜了。

這個小子,確實有點不尋常啊……



“難道……我真的老了嗎?”她的心裏忽然有些酸楚。



她當然不知道,楚歌現在簡直後悔得想吐血。



嚴格的說楚歌這個人骨子裏有很多劣根性,一是懦弱,二是膽小,三是優柔寡斷,他對於女性一點經驗都沒有,絕對四隻雛雞,套句俗語來說,就是典型的有色心沒色膽那種,王律師那種成熟女性的風情,對他來說,簡直是不可抗拒的誘惑,再加上擺明了一副任君品嚐的樣子,楚歌剛剛那一陣,簡直都不敢相信這是真事,隻不過他臉皮又薄,在酒店門口被別人悄悄的看著,實在是接受不了,他逃跑絕對是一時衝動,下意識的行為,這就正如他在學校的時候,給楚葉過生日中途也是同樣這麽不負責任的逃跑了。



現在,他並沒跑遠,在那裏偷偷看著遠處門口的王律師,看著她紅豔的唇,修長的身材,雪白的肌膚,烏黑的秀發,還有那屬於成熟女性特有的嫵媚妖嬈的氣質,心火越燒越旺,一萬個想要重新回去跟他的王姐繼續未完成的大業,可是看到王律師臉上的笑容一消失,他那點小小的勇氣,就又化為烏有了。



“好想**啊!”他在心裏哀歎著,眼睜睜看著那個性感的尤物走進了酒店,這才驀然想起來,自己還連帳都沒付。



真是太失敗了!



一天之後,楚歌坐飛機回到了學校。



楚歌所在的H市(寫了十五萬字了,總算給楚歌生活的地方給了個地名:H市,嗬嗬,慚愧啊慚愧)算是一個中等規模的內地城市,城市雖小,花樣不少,楚歌還沒走進校門,就看到門口貼上了長長的條幅,上邊寫著:”為體育健兒們加油呐喊,預祝第二十八屆**大學夏季運動會圓滿成功”,他馬上就想起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運動會了。



說起運動會,楚歌就覺得心裏難受,有些事情,是他們物理係一班的全班同學都永遠忘不掉的。



大一剛進校時,楚歌他們班曾經在班長楚葉的帶領下興致勃勃的報名了幾乎所有的體育項目,想要在新的生活空間裏一展身手,結果,那一屆比賽結束,他們班果然出名了,不過出名不是因為拿了多少冠軍,而是因為一個冠軍都沒拿到,不但沒拿到,還幾乎在所有的比賽項目裏做了墊底。



據說那一次牛得華在五千米跑中跑了最後一名之後,那位僅僅比他超前五秒鍾的家夥還拖著疲憊欲死的身軀,在別人的攙扶下來到他身邊,拍著他的肩膀,感慨萬千:”兄弟啊兄弟,如果不是你,我就丟臉丟到太平洋了!多謝墊底!”



牛得華由此大怒,並在其後的日子裏拚命鍛煉身體,健美體形,終於成為全班第一大帥哥。



其實這倒也沒什麽,一般的田徑比賽也沒什麽人去關注最後一名,可是問題在於,學校還在運動會上加了一個項目:班級籃球賽。



如果沒有最後邊那一場籃球賽的話,楚歌他們班也絕不至於全班同學把運動會看做心裏最大的痛。



在這個工科大學裏,其實並不全是理科專業,從二十一世之初開始轟轟烈烈開展的”創建高質量、綜合性大學”活動,完全是一場鬧劇,在紅火了幾年之後,造成的結果是很多學校裏都出現了完全沒有競爭力的雞肋專業,並且還伴隨了大量的教育資源白白浪費,在楚歌他們學校,就堂而皇之的有一個小小的”語言文學分院”。



語言文學分院,很顯然是幾乎全由女孩組成的隊伍,她們雖然讀的是這所學校裏最沒前途的專業,可是受到的倒是公主級的待遇,對於這一點,這要想想大學裏僧多粥少的局麵就可以理解了。那一次籃球比賽,也是運動會比賽項目中額外加上去的,可是這樣一來,就出問題了。



其他的比賽都可以分男子組和女子組,隻有這籃球比賽,其他班級根本沒辦法組織起女子組來,而語言文學分院卻是一個非常非常極端的分院,整個分院上百人,居然一共隻有三個男生,即使全部上場,也不夠數,何況這一百人還要分成三四個班。



怎麽辦呢?領導們最後想到了巾幗不讓須眉的花木蘭花大姐:婦女能頂半邊天,誰說女子不如男?



語言文學分院組織了四支隊伍,其中三支隊伍都還有唯一的男生做種子選手,隻有一支隊伍,是清一色的娘子軍。



這四支隊伍在對付其他分院時未嚐一勝,在他們自己看來,唯一的目標是戰勝自己分院的對手,爭取不墊底,而那支娘子軍,幾乎已經被公認是倒數第一的必然人選。



比賽進行到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出現了一條天大的新聞,女子甲隊居然戰勝了一支外分院的隊伍,比分十分驚險,十五比十四,雙方的投籃幾乎沒有成功率,導致比分如此之小,而女子甲隊的取勝,據說是因為對方一次犯規,被女子甲隊唯一的男選手抓住機會,罰藍得分。



第三天上午,又爆出一條天大的新聞,女子乙隊也戰勝了一支外分院的隊伍,據說這支隊伍,正好就是昨天那一支,這一次的比分比昨天稍好,二十比十八。



第三天下午,當女子丙隊以三十比二十二的大比分戰勝這支外分院隊伍時,已經沒有多少人驚奇了。



到這時候,這一支外分院的隊伍已經很有名了,當然,這正是楚歌他們的班級隊伍。



到第四天上午,楚歌他們即將麵對號稱”最弱隊伍”的女子丁隊,這是一支純娘子軍組成的隊伍,而且,據目測推斷,這支隊伍裏,沒有誰的身高超過一米七。



全校的同學一邊哄笑一邊議論:”這一次,他們如果還輸,就真不是男人了。”



隻可惜,這一次,楚歌他們班終於又輸了,最可氣的是,這一次輸得實在冤枉,女子丁隊的運氣好得像是在YY,隨便伸手一扔,倉促投籃,有時候根本都沒揚頭看看,有時候根本就是胡扔瞎甩,可是她們一共投了十次藍,就進了八次,最要命的是,其中有一個球還是三分。



那個三分球堪稱經典,某女選手連帶球都不會,帶著帶著踩上了一塊小石頭,她穿的是半高根的鞋子(比賽態度不端正的表現),腳下一滑,手上一溜,身軀失控,猛的往前趴倒,那顆球被她就這麽扔了出去,那個女孩力氣不大,可是她很胖,這一急之下,全身發力,用類似於古龍大俠筆下之”移花接玉”的高深功夫把全身的體重轉化成了球的動能,這個球甩了老高,牛得華本來跳過去蓋帽的,可是這一球無意中深得”後仰投籃”之精髓,牛得華蓋帽落空,眼看這顆球飄飄悠悠的飛到了藍板上空,然後緩緩落下,”噗”的一聲,穿了個空心入網。



場上的男同胞們由此選擇了放棄,仰天長歎:”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委屈、鬱悶、憋屈、痛心、憤恨、自卑、遷怒,皆不足以形容眾人心情之萬一。



物理係一班的籃球水平,本來應該是很高的,可是在半個月前,班上的三個大高手跟別人”鬥牛”(一種籃球對抗的玩法),齊刷刷的弄傷了筋骨,至今不能下場。替補主力牛得華,被一場五千米跑搞得全身疼痛,一身的功夫都廢掉了,剩下的幾個雖然資質平庸,但也絕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麽差,隻可惜,比賽這幾天,班長楚葉自告奮勇要負責運動員的夥食,結果街上買的東西不幹淨,眾健兒們從第一天就開始拉肚子,到第二天雖然好了點,卻又不幸多了一名”傷員”,至於第三天,更是每場比賽都要多一名”傷員”,那些女孩組成的隊伍,確實很弱,可是一旦她們發現有了一丁點贏的機會,又實在夠狠,所謂”最毒婦人心”,楚歌他們班遭遇的黑手、冷肘、暗踩,簡直不計其數,曾經有一個同學不信邪,決心以牙還牙,結果他一肘過去,那個女生當場就倒在了地上,全場觀眾頓時大嘩,對這位隊員進行百般詆毀,讓他徹底明白了魯迅先生所感慨的”眾口爍金,積毀銷骨”是什麽滋味,末了,裁判宣布,判罰兩球,判罰一完畢,那個女生當場就興高采烈的站了起來。



如此這般,重不得,輕不得,在物理係一班麵對最後一支娘子軍時,連剩下的那幾個稍懂籃球的也全部躺在了場下,就連楚歌這種廢人也被迫拉上了賽場。



這麽一敗,實在是太不甘心啊……



物理係一班絕對的心不甘情不願,他們臥薪嚐膽勵精圖治發誓要在來年一雪前恥,那三個因”鬥牛”而錯過比賽的家夥,更是在班會上做了深刻的自我檢討,終於,一年過去,信心百倍的物理係一班又迎來了夏季運動會。



這一次,他們的主力全部到齊,兵強馬壯,自以為天下無敵,連出去抽簽分組的楚葉,柔和秀氣的眼睛裏也反常的帶著殺氣。



這一次,他們很湊巧的抽到了化學係一班,也就是唐詩他們班,號稱全校籃球第一的超級強隊。



上一次,打的是循環賽,他們雖然打得累,總還能多打幾場,這一次,學校發現循環賽周期太長,改打淘汰賽了。



這一次,他們一出場,就被淘汰了,他們做了那麽多準備,練了那麽長時間,一下子都成空了。



物理係一班的人從此就有了心理障礙,認為夏季運動會與他們八字犯衝,命格相克,所以,第三年的夏季運動會,他們集體選擇棄權所有項目,引起了教導組的重視,專程下來做工作,最後他們總算報了幾個簡單的項目,然後在比賽中,理所當然的最先被淘汰。



到這時候,夏季運動會已經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痛了,楚歌雖然很不關心班級事務,可是對這運動會,卻與所有同學一樣同仇敵愾,更何況,現在他也算是班長大人的男朋友了,所以他一看到這個條幅,就心裏一動,有了些想法。



“如果……我用魔法幫助他們提高成績的話,楚葉應該會很高興吧,”楚歌想起楚葉開心的笑的樣子,忽然就覺得心裏亮堂起來。



“嗨,楚歌,你回來啦!”一個聲音在後邊道,楚歌回頭一看,原來是牛得華和許明,許明的手裏還拿著一個籃球,兩人都是滿頭大汗,看來正在打球。



“咦,你們怎麽知道我出去了?”楚歌覺得很奇怪。



許明看著楚歌,眼神很有些不自然,道:”當然知道了,楚葉天天來學校找你呢。”他停頓了一下,終於用很別扭的語氣道:”楚歌,恭喜你呀。”



“恭喜我什麽?”楚歌問道。



許明撇撇嘴:”楚歌,你別裝了,楚葉自己都承認了,你是她男朋友。”聽他說著,旁邊的牛得華也露出嫉妒的神色。



“啊?哦,嗬嗬,嗬嗬,”楚歌摸著腦袋,開始傻笑起來,麵前這兩個顯然是把他當情敵的,這種場麵他確實不知道說什麽好。



“你別這樣,”牛得華道:”我們是很嫉妒你,不過我們也是有原則的,老實說,對你的遊戲水平還有打架水平,我還是很佩服的,當然了,對楚葉,我是絕不會放棄的!”他捏起拳頭揮了一下,用來表達自己的決心。



楚歌笑了,他發覺牛得華這幾句話倒是坦誠得可愛,是他喜歡的交談方式。



“你去找楚葉吧,”牛得華道:”她天天憂心忡忡的,都好久沒笑過了。”



楚歌心裏升起一絲慚愧,同時又有點溫暖的味道,點頭道:”好,對了,你們今年要參加籃球比賽了嗎?”



“當然,”牛得華的眼睛炯炯有神:”我想通了,逃避不是辦法,我們班的籃球水平並不差,今年,我要好好打,爭取拿個冠軍給楚葉看看。”



楚歌點點頭,不再說什麽,轉身往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拿起宿舍裏的坐機,楚歌才忽然想起來,自己已經買手機了,那一部諾基亞的翻蓋手機,也算是挺高檔的了,可惜目前還隻有常開天、刀疤哥和王律師三個人知道號碼,而給他打電話的更是一個也沒有,也不知道現在常開天那小子怎麽樣了,世界冠軍可不是那麽好拿的。



楚歌撥通了楚葉的電話。



“喂,你是誰?”楚葉的聲音有些低沉,看來心情確實不好。



“楚葉,是我啊,”楚歌忽然覺得心裏有一點激動,道:”我買手機啦,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楚歌!”電話那頭,楚葉忽然大叫一聲,嚇了他一跳:”你在哪裏?你回來了嗎?我現在在路上呢,馬上就要到學校了。”



“啊?你在路上?你知道我回來了嗎?”楚歌想象著楚葉那副激動的樣子,心裏也十分受用。



楚葉道:”不是啊,我每天都要到學校來看看的,看你回來沒有,我……我是想第一時間看到你呀……好啦,不說啦,我馬上到。”楚葉說到後邊,聲音裏帶著點羞赧,這種小女兒的情態是楚歌最喜歡看的,他總覺得楚葉跟別人有點不一樣,他看到江蓉會覺得心頭大跳,看到王律師會覺得本能的有衝動,可是看到楚葉,卻既沒有肉體的衝動,也沒有精神的波動,隻是覺得非常自然、非常熟悉,就好象麵對的是自己不用設防的人。



這種心態,在楚歌上一次離開H市時都還沒有,他清楚的記得,那時候自己還在女生宿舍樓下出了兩次醜,可是這次一去半個多月,回來之後聽到楚葉的聲音,卻覺得特別親切,特別舒服,他打開窗戶,搬把凳子坐下,在窗口張望著,窗口正對著學校大門進來的那條路,楚葉要來肯定是要從這條路走的。



大概等了五分鍾,楚葉就到了,她穿著一雙白色的平底涼鞋,頭發紮成一束,在腦後一甩一甩的,一件淡綠色的連衣裙看起來十分賞心悅目,楚歌看著那綠的衣服雪白的人兒,不知怎麽就聯想起了綠色荷葉包裹著的潔白的蓮藕,一想到那副綠波蕩漾荷葉遮蔽的景象,就恨不得弄根蓮藕大大的咬上一口。



“楚歌!”楚葉遠遠的就看到他了,一雙大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對著楚歌大幅度的揮手。



“哎”,楚歌也揮手招呼:”外邊好熱,快點上來!”



樓梯上咚咚咚的響,楚葉跑了上來,細汗微微,喘息微微,臉蛋被火辣辣的太陽曬得通紅,看起來煞是可愛,楚歌往她脖子上看了一眼,那條腳鏈還在,可是鏈子上的水晶卻不見了。



他立刻就想起了在珠玉集上刀疤哥說的那些話,很顯然,在他的火屬性水晶賣出去之前,這種魔法水晶就已經現世了,他想來想去,自己也就給楚葉送過一顆,當時就有點懷疑,現在看來,那顆提前出現的水晶,肯定就是自己給楚葉送的那顆。



那可是自己的定情信物哦!(這小子也挺不要臉的,他當時根本不承認楚葉是他女朋友,也根本沒想過那顆水晶是用來定情的,可是現在心態在不知不覺中轉變過來,立刻就給自己的無心之舉找了個堂而皇之的理由)



楚歌微微皺了下眉頭,忽然覺得有點鬱悶,問道:”楚葉,那顆水晶呢?”



楚葉本來滿臉興奮的看著他,他一問,楚葉的臉立刻就煞白起來,連聲音也低沉下來:”楚歌……那顆水晶……那顆水晶……”



“是不是被你賣掉了?”楚歌有些難過的道:”那是我送給你做生日禮物的呢,你為什麽要賣掉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