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請美女吃飯

這堂考試考下來,楚歌對楚葉的感激之情,簡直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楚葉的為人楚歌是很了解的,她做什麽都要憑真本領,對這種弄虛作假的事情一向都痛恨得很,楚歌平時跟她接觸得多,沒少聽她鄙視過考試作弊的人,誰知道到最關鍵的時刻,居然是她雪中送炭,違背了自己的原則來幫助楚歌,單單隻是幫助還不說,居然還那麽明顯地替楚歌掩飾,為他爭取時間把夾帶藏起來,這樣的事情,放在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楚歌想來想去,這樣的大恩大德,實在無以為報,遂求教於唐詩。



唐詩翹著二郎腿躺在床頭,用耐人尋味的眼神看著他:”我說小楚啊,人家楚葉對你可真好,為了你,連多年的原則都違背了,我看這份恩情,除了以身相許,再沒別的辦法報答嘍。”



楚歌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出去簽售,爽了吧,也不說先給我提個醒,要不是人家楚葉臨危救命,我就被你害死了。”

唐詩委屈道:”哪有啊,他們也是臨時通知,我開始都不知道,來找你又找不到人,我走之前跟楚葉說了的,要她告訴你,怎麽她沒說嗎?”

楚歌一怔,看看唐詩,也不象開玩笑,忽然心裏就有了種奇怪的感覺,一時連話都忘說了。



唐詩在一邊哈哈大笑:”我就說楚葉對你有意思吧,你看,你看,這件事根本都不告訴你,人家早就拿定主意要幫你作弊呢!”



楚歌再瞪他一眼:”小子,你別忘了,我可是打架高手,如果你不是皮癢的話,就快給我想個辦法。”



唐詩看了他一眼,心裏也在奇怪這小子什麽時候變成打架高手了,不過看著他張牙舞爪的樣子,也怕把他惹毛了,於是道:”很簡單,請她吃飯嘛。”



楚歌失聲道:”吃飯?”



唐詩奇怪地看看他:”怎麽了?人家對你的一片心意,你領不領情是一回事,人家幫了你一個大忙,你請人家吃頓飯都不願意啊?”



“不是,不是,”楚哥苦笑著點頭:”那就請她吃飯好了。”



他一邊點著頭,心裏都快要滴血了,想一想那僅存的十塊錢,終究還是沒有逃脫命運的魔掌,忍不住一聲長歎。



這段時間,楚葉的心情特別好。



“楚歌現在在幹什麽呢?是在玩他的電腦遊戲,還是在房間裏練功夫呢?他這個人,什麽都好,就是太不愛學習了,唉……”楚葉一個人躺在宿舍的床上,百無聊賴地想著,一想起楚歌那副傻傻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沒想到他還是個很厲害的人呢,以前默默無聞隻是他不願意表現吧,要不是那天我差點被別人……恩,如果不是我有危險,他還要一直隱藏下去,如果不是本小姐急中生智,把他認出來,可能一直到大學畢業,他都不會暴露他的秘密吧。”楚葉想起了那天楚歌慌慌張張跑出去的模樣,轉而又想起了他被手電光照到臉上後,那種無可奈何的苦笑,想著想著,忍不住好看的嘴角就悄悄地彎了上來,形成一彎美妙絕倫的弧線。



“今天我幫他作弊,他會怎麽想呢?我可是違背了多年的原則哦,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感激我。”楚葉拿著一本《政治經濟學》的課本,眼睛似乎盯在書本上,但是眼神朦朧,早不知道飄到哪兒去了。



她摸了摸臉,覺得有點發燒,忍不住搖了搖頭,心裏說:”楚葉,你這是怎麽了?明天就要考最後一門了,你不複習功課,還在這裏胡思亂想。”一邊站起來,穿上鞋子,準備出去吃晚飯,眼睛從窗戶那裏一瞥,正好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之間,就覺得心裏砰砰直跳。



那個身影正是楚歌,楚歌這幾年來,從來沒來過女生宿舍,也從來不知道規矩,見到樓道就徑直往裏麵衝,然後理所當然地被看門的大媽給攔住了。



“你這個同學,什麽意思啊,你懂規矩不你?也不跟我們說一句,就直接往裏麵跑,這裏是你能隨便跑的嗎?你你你給我過來,你哪個班的,叫什麽名字?學生證帶了沒?”大媽一通訓斥下來,楚歌簡直手忙腳亂,滿臉通紅,女生宿舍不比男生宿舍的冷清,這裏長年累月人來人往,熱鬧得象集市,現在來來去去的人都盯著楚歌看,學校裏的人那麽多,走過來走過去的時候都要用異樣的眼光看看他,就好象看怪物一般,楚歌從來都是默默無聞的那種,一碰到人多的場合就難受,上次打遊戲已經是表現很好了,今天卻在大庭廣眾之下受訓,一時間羞愧得連死了的心都有。



大媽訓斥了一陣,大概是看他一直低眉順眼,態度還算端正,心腸也就軟了下來,溫和地說道:”好了,同學,今天大媽也不說你什麽了(楚歌心道:你tmd都說了十分鍾了!),你要找誰,我幫你傳。”



楚歌張了張嘴,道:”我找楚葉。”



話剛說完,就聽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道:”楚歌,你找我?”聲音裏帶著一絲驚喜的味道。楚歌往那邊一看,俏生生站在樓梯口上的,可不正是楚葉?



楚葉在窗戶邊看到楚歌,心裏先是莫名的難過,隻是在想:”他什麽時候有女朋友了嗎?”想來想去,終究覺得難以平複,幹脆穿好衣服,想跟著去看看,誰知一下去,就看到楚歌正被管樓的大媽訓話,按理說楚葉早該去解圍的,可是她心裏就是覺得生氣,也就一直在那看楚歌的笑話,誰知看到最後,楚歌一開口,居然是”我找楚葉”,他心裏的那點鬱悶忽然之間就一掃而空,頓時快活起來,一時之間,也來不及思考他找自己有什麽事,就迫不及待地現身了。



此刻的楚葉,顯得格外漂亮,眼波流動,玉麵飛霞,整個兒容光煥發,齊耳的短發烏黑閃亮,整齊地梳在腦後,用一個蝴蝶狀的夾子夾住,一身雪白的長裙,襯著雪白的肌膚,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動人的氣質,楚歌隻覺一陣清新之氣撲麵而來,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氣,嘴巴微張著,居然愣了起來。



旁邊的人本來都在看楚歌的熱鬧,楚葉這一亮相,立刻震懾全場,眾人再看楚歌一臉豬哥樣,心裏不約而同都在想:”這樣一個人怎麽配得上那樣天仙般的美女,隻怕又是一個情場牛皮糖吧。”



牛皮糖向來都是很黏糊的,他們說的情場牛皮糖,就是指那些百折不回追求美女卻始終追不到手的家夥,這些人看看楚歌,再看看楚葉,怎麽看怎麽不般配,別的不說,單看那男的居然比女孩還矮一點,這就絕對沒有成功的可能。



楚葉看到楚歌這副樣子,倒是開心得很,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怎麽了?”



楚歌驀地清醒過來,立刻漲紅了臉,支吾著道:”我,我想請,請你吃,吃飯。”



我的媽呀,這小夥不但長得對不起觀眾,居然還是個結巴,是個結巴還不說,說話還連彎都不會拐,你要請人家吃飯也別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說,你倒是跑到一邊跟人家女孩悄悄說嘛,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旁觀眾人更是搖頭歎息,看著楚歌的眼神裏,開始還是三分猜疑三分鄙視帶著四分的幸災樂禍,此刻倒全都變成同情了。



眾人都等著女孩子的死刑宣判了,卻見此美女櫻唇微啟,丁香隱現,吹氣如蘭,聲音如山間清泉汩汩而出,竟是:”好啊,去哪裏?”



楚歌目光掃過,發現所有人都用一種古怪的目光看著自己,心裏更是緊張,說起話來也更不連貫了:”你,你說呢?”



楚葉心裏實在是開心得不得了,一把拉住楚歌的手,道:”好,我知道一個好地方,我帶你去。”就這麽扯著楚歌走了,留下一群看熱鬧的家夥,麵麵相覷,良久,終於有一帥哥長歎了一聲:”唉,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楚葉拉著楚歌,三彎兩拐,也不知道是要往哪兒去,楚歌平時根本就沒去過這類地方,整個兒是一個茫然,楚葉往哪走他就往哪跟,除了覺得班長大人的手很溫暖滑膩之外,別的他是一點都不明白,走了約莫有五六分鍾,就聽楚葉道:”到了。”



楚歌抬頭一看,一間兩層樓的飯店聳立在麵前,店門上邊三個霓虹大字:曉香居。



楚葉對他綻唇一笑:”這裏的糖醋排骨和紅燒鴨掌都很不錯哦,我有段時間天天來吃的。”



楚歌的手伸進褲兜裏,死死地捏住幾張鈔票,那是五張十塊的錢,自己經過很多心理鬥爭之後才決定找唐詩借的錢,說是過了暑假再還的,他去飯店的次數幾乎為零,還是每年班上搞活動才能來蹭一頓免費的,所以,他對飯店的價格行情是一概不知,看到曉香居大大的燈箱招牌,心裏雖然有點忐忑,卻還不至於嚇住,隻是一個勁地乞求佛祖:”佛祖保佑,這五十塊錢大概夠了吧?”



楚葉可不知道他這番複雜的心路變化,看他在那**,幹脆拖著他的手一路往裏走,說起來楚葉也是心思細膩的女孩,可是今天偏偏有種莫名的喜悅,導致也沒想太多,就這麽生拉硬拽地把楚歌拉到了曉香居的小包廂裏。



楚葉果然來過很多次,連菜譜都不用看,直接就開始點菜:”把你們拿手的糖醋排骨和紅燒鴨掌各來一份,恩,然後是翡翠豆腐,還有,還要一個玉米蓮子羹吧,哦,對了楚歌你要不要點?”



她每說一道菜,楚歌的臉就白一分,等她四個菜點完,楚歌的臉已經呈現青白色了,勉強地對她笑一笑:”不用了不用了,今天是我請你吃飯,你點就好,你點就好。”



楚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吧,既然你不點,那就……再加一個虎皮辣椒好了。”



楚歌在這一瞬間,心裏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他的鐵哥們唐詩,這個由唐詩友情讚助的感謝方式實在失敗,楚歌現在隻擔心,等會吃了霸王餐會被別人狠狠地教訓,到時候春風滿臉進門,灰頭土臉出去,可就真是沒臉見人了。



楚葉正低著頭慢慢地咀嚼著一個鴨掌,忽然聽到旁邊吧唧吧唧的聲音飛快地響起來,忍不住吃了一驚,抬頭一看,”撲哧”笑出聲來,原來楚歌正埋下頭去,拚命地吃東西,他麵前的小碗堆得滿滿的,什麽排骨啊鴨掌啊豆腐啊辣椒啊以最誇張的方式擠得密密麻麻,楚歌就象一個跟它們有深仇大恨的勞苦大眾,大嘴一張,筷子一送,一大團東西就塞到了嘴裏,也沒怎麽咀嚼,就直接吞了下去,看他臉上那表情,也奇怪得很,居然大有”報仇雪恨”的意味。



楚葉道:”你怎麽了?”



楚歌抬起頭來,嘿嘿一笑,露出滿是菜屑肉末的牙齒,看得楚葉一陣惡心,差點吐出來,就聽楚歌含糊道:”沒什麽,餓壞了。”



楚葉鼻子一酸,心裏油然而生起一股柔情,想想這個男生以前窮困潦倒的樣子,再看看他餓死鬼投胎的作風,終於走到門口,拍了拍手,示意服務員過來:”再上兩個菜吧,恩,對,是的,盡管撿好吃的上,別怕花錢。”點完菜回來坐下,心裏還蕩漾著柔情:”唉,今天就讓他好好吃一頓吧。”



在這一刻,從來沒缺過錢花的楚大小姐,完全忘記了今天請客的不是她自己。



楚歌對著滿桌子的菜苦大仇深,發誓要把它們全部幹掉,堅決實行三光政策,把以後一個多月的菜全部吃夠本,隱約聽到楚葉在外邊叫服務員加菜,心裏頓時涼了半截。



“為什麽還要加菜啊?她看來也不怎麽餓啊,難道……難道是故意讓我出血的?聽唐詩說,很多女孩子都以讓男生為她們花錢為榮的,楚葉不是這樣的女生吧?”他悄悄把左手伸進褲兜裏,摩挲著那五張鈔票,悄悄地算帳。



“看這些菜的顏色和滋味,恐怕每一盤十塊錢是搞不定的吧,還有飯錢,包廂的錢,唉,四個菜可能就超過極限了,居然又加了兩個菜,這可怎麽辦啊?”楚歌一邊用更加凶狠的態度吃菜,一邊憂心忡忡。



加的兩個菜很快上來了,楚葉笑眯眯地看著楚歌,發現他果然吃得更歡了,心裏就覺得挺快活,至於她自己,隻偶爾挑點東西吃,倒是斯文得很,過了一會,楚歌刷地站起來,快速道:”我去趟廁所”,就急急忙忙跑出去了。



楚葉看著他消失在走廊盡頭,便叫了老板過來:”多少錢,你算一下。”



“一百二十塊。”



“恩,不貴,”楚葉笑道:”菜做得挺好的,我很喜歡。”她隨手從提包裏抽出兩張一百麵值的鈔票遞了過去,老板張大了嘴巴,顯得有些意外:”葉子,你以前跟別人來這吃東西,可從來沒自己付過帳呢。”



楚葉笑了:”那又怎麽了,偶爾付一回不行嗎?”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老板笑著退了出去,心裏卻在納悶:”這小子是什麽人?往常別的男生對葉子可巴結得很,今天怎麽葉子對他這麽好?難道……是葉子的男朋友,可是從來沒聽說她有男朋友啊,而且,這個男生也太寒磣了點吧!”



廁所裏,楚歌正急得團團亂轉。



曉香居的廁所窗戶是沒有鐵柵欄的,從原則上講,完全可以破窗而逃,楚歌當然不會做這麽丟臉的事,不過他已經不止一次想過從這離開,去找唐詩借錢,然後回來付帳,隻是想來想去終究沒有下定決心,害怕耽擱的時間太長,老板把楚葉給扣留了,又害怕跳窗的時候被當場抓獲了,總之想來想去,這條路雖然理論可行,其實卻根本不可行。



他在轉第十八圈的時候,忽然想到了手上的戒指。



看到戒指他就立刻想起前兩天從尼古拉•幻手裏剝削的魔法水晶。



尼古拉•幻正在逃難中,已經不太可能給他到處找卷軸了,不過作為一個魔導師,他身上倒是有不少魔法水晶,楚歌早就嫌魔法卷軸的魔力太低微,前兩天剛剛找尼古拉•幻要了三顆魔法水晶,原本是拿來給自己提供魔力的,此刻急中生智,忽然妙想天開:”魔法水晶畢竟是水晶啊,水晶應該也是挺值錢的東西吧?”



楚歌自信滿滿地走出去,回到包廂裏又是一頓大吃大喝,終於把肚子脹得圓滾滾了,吃力地站起來,打了個飽嗝,拉開包廂門,粗聲粗氣地叫道:”老板,結帳!”



他的聲音聽起來底氣十足,心裏卻實在七上八下,隻等著老板報出一個五十以下的數字,自己好從容結帳,瀟灑出門。



老板坐在外邊忙著核對帳目,看都懶得看他,順口道:”哦,已經結過了。”



“啊!”楚歌的嘴巴張得老大,放在褲兜裏捏得死緊的手指一下鬆開來,轉頭去看楚葉。



楚葉對著他抿唇一笑:”傻瓜,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情況,你有這份心我就很高興了。”



楚歌眨巴了一下眼睛,愣愣地看著麵前的女孩,隻是在想:”她怎麽忽然變得這麽聰明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