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與共

  時光似水流逝,大半年彈指而過。讓我興奮的消息終於傳來:瓦剌把太上皇送回來了。

  沒有任何言語能表達我的心情。我不能去宮門外接駕。朱祁鈺派來一乘很小的毫無光彩的鑾輿,讓娘娘到東華門外等候。我木偶般呆坐在宮室,不知我要如何麵對。

  太上皇在關外九死一生,今日終於平安歸來了。我聽見朱祁鈺的聲音,我倚在門旁,看到魂牽夢縈的人,滿身風塵。

  太上皇——我無聲的呼喚。此時此刻,咫尺已是天涯。

  後宮多久沒這樣熱鬧了?三宮六院、文武百官都在山呼萬歲:恭迎太上皇還朝!敏貞姐姐拉著我的手說,去呀,朝思暮想的,今天總算盼回來了。我扭過臉,一言不發。

  夜色清朗,大朵大朵的煙花綻放,絢爛而寂寥。輝煌的燈火中我看到了朱祁鎮清瘦的臉。一年不見,他蒼老了許多:胡須如野草叢生,眼眸渾濁,肌膚粗糙。經曆了塞外風沙洗禮的君王,麵目全非的回來了。

  一種莫名的悔意忽然襲上心頭。我想我是學不會狐媚,否則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他出征的。我若是妹喜妲己一類的女人,勢必不會讓土木堡之變發生,但卻同樣會加速大明的毀滅。

  所幸,我不是狐媚子,有時江山比愛人更重要。

  夜闌人散,我疲憊的倒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我聽到熟悉的聲音:楚妃呢,朕的愛妃在哪裏?

  皇上,臣妾在這裏。我對他的稱呼不會改變。

  你,你叫朕什麽?朱祁鎮渾濁的眸子閃出驚喜的光芒。

  皇上,在臣妾心跳你永遠都是皇上。我輕輕的回答。

  愛妃,朕想死你了。朱祁鎮將我攬入懷中。我們擁抱著,淚水像斷線的珠子,濺起相思的哀聲。

  皇兒呢?朕和你的皇兒,幾個月了?朱祁鎮冷不丁問起,我無語哽咽,孩子已經不在了,世界留不下他。

  朱祁鎮將我抱的更緊了,我的額緊觸他的鼻尖,溫溫熱熱的淚水,順著鼻翼流淌。

  什麽都別說了,我們歇息罷。朱祁鎮抱起我向臥榻走去。我說,不,皇上,今晚您還是去陪陪,她的枕席一直是冰冷的。

  你就是娘娘,還管她什麽呢,她不會吃醋的。

  臣妾隻是偏宮,怎可與正宮娘娘相提並論?皇上不能多關心一下嗎。

  你,今天朕才回來,怎麽又犯傻?朕隻是一個人,分身乏術。

  我跪下來為他脫鞋。這樣的感覺很久沒有了。我仰首,看到他手中握著一柄刀,殘月狀的刀,甫才抽出一半,刀尖還在鑲金嵌寶的魚皮鞘內,昏暗中閃爍雪亮的光。

  這是也先贈給朕的七星寶刀,朕想用它殺了篡位的逆賊。

  我默默無言,繼續為他寬衣解帶。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潔白的月光灑落窗欞,我微抬螓首,看到月光正如水的映在他的臉頰。睡夢中的他,笑容不再漾在嘴角,有憤怒的火焰在跳動燃燒。

  從來到南宮的第一天起,朱祁鎮就不甘心。朱祁鈺珍惜意外得來的皇位,才將他軟禁在此。我知道朱祁鎮心中有無限的恨意,他甚至還原再去見他的母親,也不屑麵對每一位大臣,尤其是於謙。

  在封賞功臣的朝會上,朱祁鈺為於謙、石亨加官晉爵。石亨接受了武清侯的封號。於謙沒有,甚至謝絕了給於冕的封賞。朱祁鈺還要賞賜功臣以重金,於謙進諫說,國庫裏已所剩無幾。於是一直一言不發的朱祁鎮開口了:可以用封賞土地來代替。

  群臣無不稱好,隻有於謙的神色凝重。我站在曲折的長廊上,看見太後的表情也一樣低沉。我知道,除了太後和於謙,沒有人會顧及封地的後果。百姓的痛苦和無奈,在他們眼中視若無睹。我想到了我的父母,他們也可能被迫從自己的土地上遷移,流離失所。

  所以我問朱祁鎮,皇上,你為什麽要這樣說?你知道有多少百姓將失去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朱祁鎮說,朕的話可能已經不是金科玉律了,可是朝臣們會因此得到實惠,對朕也會感恩戴德。我苦笑,皇上你是在籠絡人心。朱祁鎮說,對,隻有籠絡所有朝臣,朕才有奪回寶座的希望。

  別人可以籠絡得了,可是於謙於大人呢?我希望於大人可以勸動朱祁鈺,不要讓封地成為現實。

  清亮的眼淚,滑落溫熱枕畔,冰冰涼涼,殷紅如血。

  朱祁鎮孤獨的坐在佛龕前,一手拿經書,一手作合十狀,雙目微閉。我聽不清他念的什麽佛。

  皇上請用茶。我端著茶碗跪在他腳下。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可以無所顧忌叫他皇上。

  滾開——我聽見憤怒的叫喊,茶碗從我手上飛起,燙的茶水濺在我一頭一臉。我不明白這樣的突如其來,我本能的用手捂住臉。

  起來,賤婢。朱祁鎮第一次這樣粗魯的對我,拉著我的衣袖把我拽起來,凶狠的把我按倒在床上。我驚恐的望著他,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朕讓你知道如何伺候太上皇。朱祁鎮的眼神中閃爍著冷酷,解下束腰金帶抄在手裏。我看到他眼裏有血色的火焰在燃燒,仿佛要一口把我生吞下去。

  朕來的不是時候,攪了太上皇的好事啊。朱祁鈺瘦削的身形在朱祁鎮背後出現。朱祁鎮回頭看看,又轉過臉來,冷冷的說,下去。我起身,低首走了出去。

  他們說了什麽,我沒有聽到。我的心一直急劇的跳。良久,朱祁鈺出來了,他銳利的目光一掃就掃到我,眼中一如既往的癡。我背轉過身,忽然一陣惡心,又開始幹嘔了。

  溫厚的手攬住我的肩,我回首,朱祁鎮的眼神溫柔依舊,愛妃,你受驚了,生朕的氣嗎?我無所謂的笑,沒什麽皇上,臣妾有什麽理由怪你呢?

  我知道朱祁鈺還沒走,我故意這樣稱呼,無異於重重扇了他一記耳光。

  皇上,臣妾想是又有了。我坐在朱祁鎮膝上,嬌羞不勝。朱祁鎮的手在我身上遊弋,溫柔無限,似乎忘卻了冷宮的淒涼。

  現在,雖然坐龍椅的是他,可太子還是朕的兒子。朕的子孫可以千秋萬代永坐龍廷,他朱祁鈺不過是個乘人之危的盜賊。

  朱祁鎮深深凝視著我,咬著牙恨恨的說。

  隻要有於大人在朝,大明江山便可永葆昌盛。皇上您也無後顧之憂了。我柔柔的說。朱祁鎮臉上一絲的明媚立刻沉了下去,你怎麽還在提那不吉之人?他不過是朱祁鈺的奴才、走狗!

  我垂首,我想我沒有說假話,朱祁鈺按於謙的建議推行新政,使天下百姓都得實惠,大明的元氣在恢複,太後不會騙我的。

  奴才奉皇上之命,送午膳來與太上皇。公鴨般尖細的嗓音,捧著血紅血紅食盤的內監,步履輕盈。

  這,這是什麽?朱祁鎮看到盤中血淋淋的食物,臉色白如薄紙。

  皇上知太上皇在關外入境隨俗,喜食生羊肉,特命奴才送上新宰的嫩羊羔,請太上皇享用。內監輕描淡寫。我毛骨悚然,太上皇,這,這。

  喲,嚇到娘娘了不是,奴才權且退下。內監放下手中血腥,轉身退了出去。

  欺,欺人太甚。朱祁鎮惡心得口吐白沫,一頭栽倒在地。

  皇上,皇上——我無助的呼喊。

  皇上,朱祁鈺分明是想要害死您了。我痛心的說。

  也先當初認為朕已無用,才順水推舟送朕還朝。可朱祁鈺坐上了龍位,仍不放過朕,他比也先更毒更狠啊。

  所以皇上您要堅強,為了太子,為了娘娘,您不能這麽輕易的被打倒。

  我扶著他的肩,給予他堅定和信任的眼神。

  愛妃,朕果然沒有錯看你。朱祁鎮臉上漾現笑容,你睿智,堅忍,非一般庸脂俗粉可比,若生為男兒,必為輔國之棟梁。

  皇上過獎,折煞臣妾了。我微笑,握起他溫潤的手,貼在我的臉頰,摩挲。

  秋葉飄落時節,我臨盆了,在下著大雨的夜裏。孩子在胎裏睡錯了地方,出來得極艱難。朱祁鎮和周皇後,還有敏貞姐姐,都寧在床前。煙蘿冒著大雨,滿身透濕去求朱祁鈺,派一個太醫來。朱祁鈺冷冷的說,朕的皇兒病得緊,所有的太醫都到長春宮去了。

  我的孩子,孩子——我慘叫著,鮮血濡濕了床鋪。我醒來,孩子又不見了。敏貞姐姐說,是個男孩兒,剪斷臍帶就停止了呼吸。死還是整個的,我已經四分五裂。我聽見朱祁鎮慘烈的尖叫:朱祁鈺,朕與你勢不兩立!

  太後親自到南宮來看我,勸我說,死生自有天命,一切隨遇而安。我問太後,於大人現在好嗎?太後搖搖頭,朱祁鈺一心想把他自己的兒子見濟立為太子,讓滿朝文武都簽了議定書。於卿家本是以大局為重,不願簽字的。可朱祁鈺不知抓到了他什麽把柄,硬逼他簽了。他現在很失望,獨自告老還鄉,回家去了。

  世間變幻的無常,如星移鬥轉,風吹雲散。棋子握在當局者手中行走,卻隻有旁觀人看清。

  
更多

編輯推薦

1聲聲漫
2欲女養成記
3冷情皇子俏皇妃...
4我的助理是皇帝...
5回到古代選老公...
6獨寵下堂妃
7華裳天下
8十歲小魔妃
9靈珠仙緣
10王爺請息怒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妃常拜金

    作者:向晴瓏兒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我是21世紀拜金女,當米蟲是我的願望!在一次詭異的大西洋旅行中,我成了掉進海裏穿越的第一人,什麽?新婚...

  • 冷王撞上小邪妃

    作者:水幽藍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本文女主“水冰心”是是生活在21世紀的快樂女孩,因為一串手鏈穿越到了一個曆史上沒有記載過的國“龍騰國”...

  • 穿越到青樓之花樓公主

    作者:小嘿大大  

    古代言情 【已完結】

    什麽?竟然穿越到了青樓?!說好的富貴公主命呢?不過,穿到青樓也不怕,看我如何調教古代小妞,穿現代服裝...

  • 皇後好壞

    作者:七月微涼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想讓我屈服,簡直比中五百億還難!!!!”這事她最經典的一句話,是皇上就了不起嗎?是皇上就可以說她下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