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8章

  晚上張清兆回來時,母親已經躺在客廳的長條沙發上睡著了。

  張清兆已經很長時間沒和王涓在一起睡覺了。

  他知道,今夜,他無論如何也應該到臥室去睡了,他將和那個恐怖的嬰兒睡在同一張床上……

  他慢慢地走進了臥室。

  王涓還沒睡,她低聲說:“你輕點,孩子睡了。”

  夫妻倆一個多月來的第一次性生活,十分失敗。

  他在王涓的身上抽動,總覺得那個嬰兒在一旁一聲不吭地聽著。

  兩三分鍾他就沮喪地落馬了。

  王涓沒說什麽,她默默地往孩子那邊靠了靠,給他留出大一點的空地。

  他和那個嬰兒隔著王涓,卻聽見了他輕微的鼾聲,他很驚異:這麽小的孩子睡覺竟然打呼嚕!

  “你聽,他打呼嚕……”他輕聲說。

  王涓趴在嬰兒頭上聽了一會兒,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說:“他出了很多汗。”然後,她把嬰兒身上的被子掀開了一角。

  兩個人靜靜地躺著。

  牆上的鍾在寂寞地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張清兆感到一陣困意襲來。

  他翻個身,抱住了王涓豐盈的身子,心裏好像踏實一些。他想,也許這樣就不會再看到什麽可怖的東西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看到有一顆腦袋從王涓身體那一端慢慢探了出來——正是那個嬰兒!

  他定定地看著張清兆,好像在確定他是不是醒著。

  終於,他伸出白白的小手,朝張清兆勾了勾。

  張清兆不知道他想幹什麽,愣愣地看著他。

  他希望這時候王涓能夠醒過來,可是,她卻睡得像死豬一樣。

  嬰兒輕輕滑下床,朝門口走去。

  他走到客廳之後,又回身朝張清兆招了招手。

  他在叫張清兆。

  張清兆不敢違抗,乖乖地下了地,跟在他後麵。

  張清兆甚至看到了睡在客廳裏的母親,他希望她立即醒過來,看到這一幕,然後大聲叫他,把這恐怖的幻覺打破。

  可是,母親也睡得像死豬一樣。

  這一次,嬰兒麻利地打開了門鎖。

  他回頭看了看,見張清兆跟著,就繼續朝前走了。

  外麵有暗淡的月光。

  這個赤身裸體的嬰兒走在無人的街道上,速度快極了。

  張清兆傻傻地跟著他,卻不知道他要走向哪裏。

  他暗暗想:這個嬰兒千萬不要領自己去王家十字啊!

  王家十字是他最黑暗的一塊心病。

  可是,走著走著他就發現,這個嬰兒領他去的地方正是陰森的王家十字!

  他要崩潰了,猛然想到了逃跑。

  他剛剛動了這個念頭,那個嬰兒就像有第六感一樣,突然轉過身來,冷冷地盯住了他。毫無疑問,他是一個索命鬼!

  張清兆隻好放棄逃跑的想法,繼續跟他走。

  王家十字空蕩蕩的,風卷起地上的紙灰,低低翻動著。看來剛剛有人在這個十字路口燒過紙。

  那個嬰兒走到十字路口的正中央,停了下來。

  他慢慢轉過身,突然說話了。

  “你很害怕這個地方,是嗎?”

  張清兆不知所雲。

  “今天我帶你來,就是為了告訴你一個秘密。”

  張清兆緊張地聽著。

  “這個秘密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冷學文這個人。”說完,嬰兒“嘻嘻嘻”地笑起來。

  張清兆如同遭到了電擊。

  真相的背麵是恐怖的,但是這個嬰兒卻讓他看到了背麵的背麵……

  他突然發了瘋,轉身就跑!

  這個世界突然一片雪亮,接著,天空就響起一聲炸雷:“哢嚓——”

  張清兆被驚天動地的雷聲驚醒了。

  天亮後,張清兆沒有吃早餐就離開了家。

  現在,一個人開著出租車在街上轉悠,他感覺是最幸福的事了。

  轉了一陣子,他又想起了郭首義,就在一個公共電話旁停下來。

  現在,這個天天跟屍體打交道的人,竟然成了張清兆在這個城市裏的惟一一個朋友,惟一一個可以講述內心深處恐懼的人。

  他打的是郭首義的手機。

  電話一通,郭首義就聽出是他了:“你最近怎麽樣?”

  張清兆對他講起了昨夜的那個噩夢。

  郭首義說:“那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麽要跟他走呢?”

  張清兆說:“郭師傅,你這不是跟我開玩笑嗎?那是在夢裏,我怎麽能控製得了我自己呢?”

  郭首義靜默了一會兒,突然低低地說:“是做夢嗎?”

  張清兆悚然一驚!

  “你是說……我半夜時真的去了王家十字?”

  “我隻是隨口問問。”

  張清兆緊張地說:“可是,你上次也說過這句話!”

  “上次也是隨口問問。”

  “你為什麽總這樣問?”

  郭首義笑了笑,說:“你這個人怎麽神經兮兮的!”

  停了停,他又問:“那個嬰兒怎麽樣?”

  張清兆慢慢從剛才的話裏回過神來,說:“滿月那天,他中風了。”

  “什麽?”郭首義似乎大吃一驚。

  張清兆警覺起來:“他中風了。怎麽了?”

  郭首義在電話那一端不說話了。

  “告訴我,怎麽了?”

  半晌郭首義才低聲說:“冷學文滿月那天就中風了……”

  這次,張清兆不說話了。

  這個嬰兒就是冷學文啊。

  他在重複他的成長過程。

  那個冷學文生下來的時候左眼上肯定也有個胎記。

  那個冷學文肯定也是出生不到半個小時就睜開了眼睛。

  那個冷學文也一定生下來就不愛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