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7章

  晚上,張清兆在外麵草草吃了點飯,回到那個空落落的房子,心裏更加恐懼。

  他打開了房子裏所有的燈,坐在沙發上,不敢睡。

  一個人不能總是獨處,時間長了,沒有精神病都會得精神病,沒有鬼都會出來鬼。

  四周太靜了。

  他聽得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

  他越來越不敢肯定,自己曾經做過的那幾個可怕的夢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或者有一半是真的,那都太恐怖了。

  他慢慢轉過頭,看了看防盜門上的鎖,那個嬰兒曾經摸過它……

  他又慢慢把頭轉回來,看了看客廳中央的地麵,那個血淋淋的女嬰就站在這裏……

  他就這樣一直坐到半夜。

  漸漸地,他終於熬不住了,關了燈,輕輕躺在了沙發上。

  這麽多天來,他一直沒敢去臥室睡。

  他怕聞到那個嬰兒的尿騷味道。

  幸好今夜沒有打雷下雨,否則,他一定不敢在這個房子裏呆下去的。

  在寂靜的黑暗中,他開始擔心:今夜還會不會再做那嚇人的夢了呢?或者說,今夜那個嬰兒還會不會出現呢?

  他不知不覺又想起了自己的睡相,感到自己都是可怖的了:黑暗中,他在睡夢中一直半睜著雙眼,靜靜看著這個房間……

  時間太緩慢了,在這樣漫長的黑夜裏,眼前一定要出現一點什麽的。

  張清兆拿過枕巾,把臉蓋住了。

  他這樣想:黑夜裏,這房子裏要是不出現什麽,他想招也招不出來;要是出現什麽,他想擋也擋不住。

  那麽隻有把眼睛蒙上,不去看。

  他蒙住了雙眼之後,耳朵更加靈敏了。

  他又感到房子裏有動靜了,好像在臥室,好像在廚房,好像在頭頂,好像在腳下……

  好像是嬰兒吮手指的聲音,好像嬰兒吃蠶豆的聲音……這個房子裏似乎藏著很多個嬰兒。

  他忽然想到了停屍房那些蒙著白布的死屍,猛地把枕巾掀開,甩在了一旁。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聽見腳下隱約有個聲音:“爸爸!”

  那個女嬰來了!

  他驚恐地勾起腦袋朝腳下看了看,果然,那個女嬰在黑暗中隱隱出現了!

  她依然赤條條,血淋淋,看了讓人觸目驚心!

  奇怪的是,今天她沒有哭,隻是靜靜看著張清兆的眼睛。

  “你來幹什麽?”張清兆顫巍巍地問。

  女嬰不說話,還是看他。

  “我問你,你來幹什麽?”他的聲音大起來。

  那個女嬰還是不說話。

  他陡然意識到這個女嬰今夜不懷善意。

  他的聲音終於小下來:“告訴我,你想……幹什麽?”

  女嬰突然嘻嘻笑了起來。

  張清兆頓時毛骨悚然!

  現在,連親生骨肉也變成鬼了!

  他驀然意識到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女嬰原本就不是人啊!她還沒有出生就夭折了,不是鬼是什麽?

  女嬰止住了笑,一點點朝他走過來……

  那張血淋淋的臉越來越清晰……

  張清兆的眼睛越來越大……

  女嬰的臉在一點點地變化,他竟然是前幾天送回老家的那個男嬰!

  他陰森地說:“爸爸,我要回家……”

  第二天又是個陰天。

  收音機一直在報告著大水的險情,連市長都到防汛第一線去了。

  這一天是那個嬰兒滿月的第二天。

  中午,藏在烏雲裏的雷開始“轟隆隆”滾動。

  張清兆正開車走在大街上,傳呼機響了。

  他看了看,上麵是留言:我和孩子已經回來了,在長途車站,你快點來接我們。見了麵再說。王涓。

  他的心一下縮緊了。

  這個嬰兒一定要回來的!

  昨夜,就在昨夜,他已經在夢裏回來了!

  張清兆總不能把老婆也扔掉,他隻有把車開向長途車站。

  當他在嘈雜的長途車站看到王涓和她懷裏的那個嬰兒時,突然又產生了一種暴力欲望——狠狠地把這個詭怪的東西摔在地上,然後踩死他,讓他那AB型的血滿地流淌……

  母親也跟回來了,她站在王涓旁邊,正焦急地東張西望。

  王涓先看到了張清兆,她捅了捅母親,然後快步走過來。

  “清兆,出事了!”她大聲說。

  “出什麽事了?”張清兆瞟了她懷中的繈褓一眼,不安地問。

  “昨天夜裏,這個孩子突然變得嘴斜眼歪,嚇死人了!”

  張清兆抖了一下。

  他有一種直覺——這個嬰兒,這個穿著雨衣一直沒有露出臉的人,他的本來麵目是極其恐怖的,但是他一直在偽裝。昨夜,他實在挺不住了,開始一點點變形……

  “他犯病大約幾分鍾,慢慢又好了。”王涓說。

  母親補充道:“昨天,他好像有先兆,一直不停地打哈欠。我逗他玩,他好像瞎了一樣,眼睛的焦點總不在我臉上。”

  張清兆低聲說:“走,我們去醫院。”

  分別一周了,可是,張清兆並不想看這個嬰兒一眼。

  他開著車很快就來到了第二醫院。

  張清兆不知道這種病屬於哪個科,就谘詢了一下,掛號的工作人員告訴他,應該掛神經內科。

  走進神經內科,王涓抱著孩子坐到醫生跟前,張清兆和母親站在了她身後。

  王涓講了小孩昨夜的症狀之後,醫生開始給他做檢查。

  張清兆緊緊盯著醫生的眼睛。

  他希望醫生能從這個嬰兒的心音裏聽出什麽異常,或者從他的瞳孔裏看出什麽異常。

  可是,醫生檢查了一番,反應卻很平淡,他說:“是中風。”

  “中風?”

  “中風會有一些預報信號,比如短暫性視力喪失,突然看不見東西;還有打哈欠,那是呼吸中樞缺氧。”

  “好治嗎?”王涓問。

  “這種病……”醫生一邊拿起筆開藥一邊搖了搖頭。

  “不治之症?”王涓盯著醫生的臉,又問。

  醫生岔開了話題,說:“他再犯病的時候,你們要立即聯係急救醫生。盡可能在原地搶救,千萬不能大幅度搬動他,那樣很危險……”

  離開醫院後,母親說:“這孩子不能再到農村去了,再犯病的話,搶救太不方便。”

  張清兆沒說話,把車直接開回了安居小區。

  這個嬰兒又回來了。

  他又躺在了臥室裏的那張床上,還是那個靠牆的位置。

  房間裏又飄起了尿片子的味道。

  張清兆把三個人送回家之後,就對母親說:“你整點吃的吧,我還得出去跑跑。”

  母親說:“你去吧。”

  王涓的臉色突然變得很不好看。

  張清兆感覺到了,他看了看她,說:“我一會兒就回來。”

  王涓氣惱地說:“你是他爸爸,怎麽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要不是他命大,今天你都見不著他了!”

  張清兆笑了笑,走到繈褓前,朝裏看了看。

  他閉著雙眼。

  他左眼皮上的那塊胎記依然醒目。

  張清兆想,那個穿雨衣的人左眼上也一定有一塊胎記。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