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結局:第18章強仇終滅

  萬丈碧空中,噴氣機的引擎發出喧囂而混亂的巨大噪音,就象一隻被烤得焦糊,全身都在冒煙的火雞古怪滑稽地在高空飛翔著,加快速度墜落。

  在一次更為強烈的震動後,這架飛機終於完全失去平衡,整個機體頓時側傾了過來。

  人質在機艙裏翻滾起來,每個人都發出了自己有生以來分貝最高的尖叫聲。這尖利的叫聲,再加上引擎的隆隆聲和艙門裏灌進的呼呼風嘯聲,匯成震耳欲聾的聲響,就仿若末日來臨的一刻。

  媽呀,老子可還隻數到三,這回是真的死翹翹了,身體全然懸空的黃皮堪堪來得及按下起爆按鈕,瘋狂地詛咒著自己被鬼迷了心竅。

  英雄?英雄人物是自己這樣的小癟三能當得麽?死了還不如狗熊身上的一根毛。黃皮對天發下臨終前的誓言,假如有來生,自己絕對要徹徹底底做一個自私自利的膽小鬼,如違此誓,走在馬路上讓潛水艇撞死也是活該自找。

  黃皮剛剛咬牙切齒地發完誓,眼前強光一閃,爆炸猝然發生,噴氣機的尾端與前麵機體被炸得陡然分裂成兩截,那個男人和小孩淩空飛起,手舞足蹈直撞在黃皮身上,將他砰地重重撞到機壁上,登時眼冒金星暈了過去。

  黃皮沒暈多久,當他醒過來時,除了頭有點暈之外,覺得就象躺在搖籃裏一樣舒適,睜開眼一看,隻見藍天上高掛著一具紅白相間色澤鮮豔的降落傘,自己與其他人質都安好無損地躺在噴氣機的尾艙中,被倒吊著晃晃悠悠往下降落。

  “現在是什麽狀況?”黃皮頭昏腦漲地問,希望自己不是在做夢。

  那個小女孩就在他身邊,無比崇拜地看著他說:“大哥哥,你救了我們,你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勇敢的大英雄。”

  自己竟然成功地救下了這些人,成了大英雄,黃皮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嘿嘿傻笑起來,心中大叫發達了。

  小女孩忽然趴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甜甜地笑著說:“英雄哥哥,長大後我一定要嫁給你,你可要等著我哦。”

  這就是自古相傳的英雄救美以身相許的經典佳話橋段麽?黃皮目瞪口呆,差點再次昏迷,這小女孩,也太幼齒了一點罷?真等她長大討回來做老婆,自己恐怕頭發都快要白了。

  “噠噠噠噠......”

  高度約一萬五千英尺的天空中,空中之隼上的航炮一次次凶猛地撕裂開空氣,粗暴而殘酷地將從噴氣機上跳下的聖戰軍恐怖分子爆成一團團血雨。

  “已經擊斃了四個目標,還有一個。”阿龍清點戰果,並向指揮中心報告。

  晁世雄點頭,駕著空中之隼迅疾兜了一個圈子,仔細搜尋了一遍,卻未能發現目標,不禁暗叫奇怪。

  正要擴大範圍再搜,阿龍提醒道:“會不會是這個目標的降落傘打開得很晚,所以降到了我們看不見的低空。”

  晁世雄訝道:“這樣的高度跳傘,如果降落傘不及時打開的話,即使下麵全是海水,絕對也是死路一條。”

  “那可不一定。”阿龍說:“這些家夥可都是恐怖的基因覺悟者,鬼知道他們都有些什麽能耐。”

  晁世雄恍然,不由罵了自己一聲糊塗,迅速駕機俯衝而下。

  急降至約兩三千英尺的高度時,阿龍極目而望,很快就下方的一個黃色小點,精神一振,急叫道:“就在那裏。”

  空中之隼呼嘯著,如一隻聞到血腥氣息的凶殘禿鷲,迅猛無儔地攫落。

  下麵就是太平洋遼闊浩渺的碧藍海麵,朝陽將萬道霞光灑在上麵,看上去仿佛是一塊巨大得無邊無際的金色寶石,又似乎離得非常之近,隻須一伸直腿就能踏入其中。

  喬森納平靜地望向如一道閃電疾掠而來的空中之隼,橫掌一抹,繃得筆直的降落繩立即直斬斬被切斷,他的身體登即像一塊沉重的石頭般墮落了下去。

  喬森納此時距離海麵其實還有一千多英尺之高,從這樣的高度摔下去,即使再強橫的基因覺悟者也沒有生還的可能,但毫無疑問地,他如果不這麽做,就隻能聽任空中之隼將自己射成一堆爛肉。

  隻是因為犯下了小小的一個錯誤,聖戰軍最後崛起的的希望所在----綜合戰力極其強大的死神鐮刀小隊就這樣被斷送了,甚至連與對手正麵交鋒的機會都沒有,所有人都想不到曾經輝煌無比的聖戰軍組織就是如此煙消雲散,喬森納也想不到,他無法原諒自己。

  無論如何,魔王,是不會被任何人所消滅的,死,也隻能死在自己的手上,高貴的喬森納最終選擇了這個歸屬。

  在直墜入蔚藍洋麵激起一朵小小的浪花之後,一枚毒刺導彈曳著一道長煙,有若冥神之椎銜尾射入,頃刻間在洋麵上爆起一團隱帶暗紅的波浪。

空中之隼在這處盤旋了好一刻,阿龍確認後報告道:“恐怖分子全部被消滅,現在準備返航,速派水上飛機前來救援人質,方位座標是......”

爆炸的餘波很快消逝,碧藍的海麵恢複了平靜,一條飛魚忽地潑喇喇躍出水麵,自由地滑翔了一段距離後,箭一般鑽入水底,再不複見其影蹤。

  香港國際機場。

  甫一切斷與喬森納的通訊,遊子岩便即揚聲對史蒂夫喝道:“喬森納已經必死無疑,史蒂夫,你如果還想活命及見到凱瑟琳就立即阻止傑巴。”

  聽聞凱瑟琳的名字,史蒂夫麵容急變,失聲道:“她還活著麽?”

  此際傑巴手中的電話響起,傑巴恭敬接聽道:“大首領,您有何吩咐......”

  “立即消滅所有人質。”喬森納充滿殺意的厲喝聲從衛星電話中傳出,緊跟著,他又喝叫了一聲跳,隨即響起猛烈的射擊爆響。

  “戰化。”傑巴情知不妙,厲聲暴喝獰然撲向集中在一處的人質。

  “戰化。”史蒂夫亦大喝一聲,迅速化身為戰鬥體,及時出手擋下巴傑,急叫道:“等等。”

  “該死,你瘋了嗎,你他媽想幹什麽?”傑巴又驚又怒地咆哮起來。

  史蒂夫心知乘機離開的喬森納等人已然遭遇不測突變,沒有理會他,隻向遊子岩叫道:“你說的是真的麽?凱瑟琳她在哪......”

  話猶未了,他已經看見被合金鐐銬縛住的凱瑟琳被幾個反恐特警押了出來,不禁驚喜地大叫:“凱瑟琳,你還好嗎?”

  “我還好。”凱瑟琳雖被囚禁了很久,神色倒未見多少憔悴,萬分企盼地望住他,眼裏滿是懇求。她與史蒂夫原本就是感情十分深厚的情人,當初在紐約時沒有與遊子岩一起叛出聖戰軍,實際上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史蒂夫的緣故。

  史蒂夫微有些遲疑,心念急轉,又望向遊子岩道:“遊子岩,你想怎麽樣?”

  “隻要你製止傑巴不讓他傷害人質,今天我可以讓你和凱瑟琳自由離去。”遊子岩踏前一步,慨然道:“這是我的保證。”

  史蒂夫和凱瑟琳聞言均是狂喜至極,眾所周知,遊子岩雖然性格極是乖僻桀傲,手段冷酷無情,但向來亦是一言九鼎,所作的承諾絕不會打一分折扣。

  “好。”史蒂夫早已明白聖戰軍大勢全去,當下更是再無半點疑慮,猝然出手凶狠攻向傑巴。

  已有防備的傑巴迅疾擋下,厲叫道:“該死的叛徒,真主決不會饒恕你,必將把你打下地獄......”

“你的真主隻配生活在地獄。”遊子岩倏忽間疾掠而至,冷然道:“讓我來。”

傑巴被史蒂夫拚力攔下,見人質已然四散跳車逃開,心知自己逃無可逃決無幸理,幹脆舍下史蒂夫躍下大巴,反望遊子岩疾撲過來,厲吼道:“遊子岩,你以前一向被稱為組織裏十大高手之首,敢與我公平一戰嗎?”

“我並不這麽認為,但也可以如你所願。”遊子岩冷冷一哂,反手一斬,冥戈無中生有般驀然展現手中,曳出一道炫目的青芒,帶起刺耳的尖嘯聲狂野無儔地劈出,生生將傑巴急撲而至的身形逼退數步。

史蒂夫剛自跟著縱下車,隻見冥戈的攻勢盡展,綻開無數道炫麗長芒,幾乎照亮了半邊天空,接連發出雷鳴般的暴響,聲勢猛烈得實是駭人聽聞,不由得悚然避開。 

  戰鬥結束得非常之快,如潮水一般湧上來的大批反恐精英剛剛將人質護衛起來,一道青色厲芒雷電般閃現,似天降霹靂般轟隆隆狂猛地炸裂開來,傑巴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狂吼,變異後恐怖的龐然身軀整個炸開,爆成一團驚心的鮮豔血雨,灑滿了數米方圓的地方。

  遊子岩形若無事地退下,輕鬆得看不出麵色有任何的變化。

  避到一旁的史蒂夫看得駭然心驚,暗自慶幸作出了明智的決擇,如今遊子岩的實力已遠非自己所能力敵,真要負隅頑抗唯有死路一條。

  何漢良押著凱瑟琳上前來,令人除去她身上的鐐銬,厲聲道:“你們可以走了,但是也要記住,你們隻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限,過後中國反恐部門將進行全力緝捕。”

  史蒂夫和凱瑟琳均不由色變,聖戰軍組織覆滅後,其餘孽已是喪家之犬,在歐洲美洲和非洲都被列為最危險的一級通緝犯,隻有在亞洲地區才能找到殘喘苟存容身之處,若是中國下定決心追殺他與凱瑟琳,恐怕他們從此之後的下場會極之悲慘。

  維蘭特與克勞迪婭亦走過來,前者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凶狠地盯著他們冷冷道:“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麵。”

  他未能親手擊殺喬森納,便擬將滿腔的複仇怒火全數傾泄於這兩人身上。

  “遊子岩,我記得你剛剛......”史蒂夫轉向遊子岩,憤怒大聲地質問,卻又忽地住了口。

  遊子岩承諾的隻是讓他們現在能夠自由離去,而且,他也不能幹預中國及美國政府的反恐行動。

  “我們走。”史蒂夫頹然一跺腳,便擬偕凱瑟琳盡快遁走。

  “等一等。”遊子岩出聲喚住他們,淡然道:“我有一個辦法保障你們的人身安全,你們想聽聽嗎?”

  史蒂夫和凱瑟琳兩人有些不敢置信地互望一眼,吃驚之餘將信將疑問道:“什麽辦法?”

  “很簡單,當然,想得到任何東西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遊子岩微笑道:“你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嗯,就是成為國際刑警組織的汙點成員,雖然身份不被承認,也仍然會遭到追緝,不過可以保障你們不會真正受到實際性的危害,隻在有需要的時候接受我的命令,你們覺得怎麽樣?”

  “維蘭特,你有什麽意見嗎?”遊子岩望向欲言又止的維蘭特。

  “沒有。”維蘭特雖是有些不甘就此放過史蒂夫和凱瑟琳,卻不會反對遊子岩已經作出的決定,隻悻然道:“算他們幸運。”

  不被國際刑警組織所承認的汙點成員?這可是個新名詞,何漢良古怪地瞥了遊子岩一眼,隻作沒有聽見,走開去喝令下屬快速清理現場收隊。明顯地,遊子岩的做法嚴重違背了反恐宗旨,更是在為自身搜羅手下。

這個問題不需要考慮得太久,利弊非常之淺顯,史蒂夫與凱瑟琳亦清楚其言下之意,很快作出了答複:“好,成交。”

此時,東邊天際有一線曙光終於刺透深濃的黑暗,在遠處的海麵上拉出一條夢幻般不停跳躍的閃亮金帶。天色大亮了。

  ******

  三天後,經過急救及精心護理,當晚受傷幾臨瀕危的蕭布、山雞和慕容飛刀三人的傷勢均已得到控製,羅拉的傷情也完全脫離了危險期,開始慢慢康複。不過奇怪的是,她體內的基因源力卻是若有若無,且一提聚便會感覺到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根本無法運用,使得她與一個常人無異,也無從找出其原因和解決的方法來,這個異樣的狀況令羅拉一直沉默不語,終日隻是黯然發呆。

  不僅隻有她出現了異狀,通過調查,身在洛杉磯的桑特雖然情況不明,但是目前與鐵英雄在阿聯酋的克弗契娃似乎也發生了類似的狀況,遊子岩判斷應該是在雙屬性基因覺悟者身上才會出現的獨有現象,亦即融合兩種不同物種基因的後遺症,而新信仰組織的突然解體,極有可能就是緣於這個症狀無法化解的因素所致。

  盡管擁有異能力並不代表一切,但從一個強大無比的超人突然變為一個孱弱的普通人,這樣的落差實在很難讓人接受,遊子岩隻能盡已所能去開解羅拉的心結。

  這天一早,遊子岩與沙婷曦正在醫院陪伴羅拉,忽然來了兩位意想不到的探望者,卻是很久不見的顏絲衣和姬絲兩女。

  遊子岩微覺意外,笑道:“你們能來,蕭布和山雞一定會很開心。”

  他知道蕭布和山雞對她們的心意,未受傷之前正拚命追求這兩女,卻一直得不到回應。

  比較害羞的姬絲臉紅紅地不說話,顏絲衣撇撇嘴說:“那兩個家夥開不開心關我們什麽事?我們可是來看望羅拉和沙小姐的。”

  遊子岩不以為然地笑笑,認定她們隻是欲蓋彌彰的托詞罷了。

  從醫院出去後,姬絲輕聲問顏絲衣:“那個蕭布是真的喜歡你,人也很不錯,你為什麽不答應他的追求?”

  顏絲衣反問她:“我覺得山雞也不錯啊,雖然樣貌不怎麽樣,可是人可靠又勇敢,很有男子漢的氣慨,正是你中意的類型,你為什麽不接受他?”

  姬絲的臉又紅了,飛快地回首望望,沉默下來。

  顏絲衣也向後望去,不再問什麽。

  這一刻,兩個人的心底同時浮現出一張清俊堅毅的麵龐來,怎麽也揮灑不去,不約而同地輕聲歎息了一聲,默然行遠。

  憑著女性的直覺,沙婷曦與羅拉都敏銳地察覺出顏絲衣和姬絲的異樣,看著對女人心事了解明顯極為遲鈍的遊子岩,相視一笑。

  “你們笑什麽?”遊子岩有些迷惑。

  “這是我們的秘密,不能告訴你。”羅拉笑著說,她的心情忽然間豁然開朗,失去異能力有什麽要緊?難道與所愛的人平平安安地廝守在一起的幸福和快樂還彌補不了這個遺憾麽?

  見到羅拉一掃鬱容露出歡快的笑顏,遊子岩亦感到極為喜悅,正要說話,手上的腕表驟然震起。

  他接收到的一個從特定電子郵箱中傳送過來的信息,一個緊急求助請求。看完後,遊子岩麵色嚴峻起來,對沙婷曦和羅拉緩緩道:“我要離開你們一段時間。嗯,是去秘魯,我以前的一個朋友----珍妮特,她現在非常危險,我得去幫助她對付摩瑪真理教的恐怖分子。”

  兩女都曾經聽他提起過以前的一段往事,對珍妮特的名字不感陌生,亦相當清楚摩瑪真理教的恐怖之處,心知這一次不比對付聖戰軍組織輕鬆多少,不禁大是擔心,卻又無法阻止他前去。

  遊子岩明白她們心中所想,頗為歉然道:“很抱歉,可是我必須去。”

  沙婷曦秋波盈盈一轉,淺笑道:“我知道,你不是特意去會舊情人,放心去好了,不過,有一件事我也得提醒你。”

  去會舊情人?遊子岩先是一愕,轉而搖頭失笑,問道:“什麽事?”

  沙婷曦拉起羅拉,兩人左右緊緊挽住遊子岩的手臂,嫣然一笑道:“我隻是想提醒你,以後大家老了的時候,我和羅拉都要讓你牽著,你可沒有第三隻手去牽別人噢。”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