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2章 死亡飛翔(下)

又一分鍾過去了,大客車仍然沒有出現在指定地點。

  “你們誰來挑選下一位使者?”羅斯很紳士地詢問同來的夥伴。

  凱瑟琳聳聳肩:“我不覺得這種遊戲會帶給我什麽樂趣。”

  “讓我來。”阿列克謝極為興奮,大步跨到人質麵前,凶殘的雙眼慢慢巡視,象在為自己挑選一件中意的玩具。

  無邊的恐懼象一座大山般壓下,一分分地侵蝕、吞噬著心靈。人質們如同柵欄中一群待宰的羊羔,意誌幾臨崩潰,絕望地等待屠宰者血淋淋的屠刀殘酷揮至。

  “啊。”

  一個胖婦人終於承受不住這種能將人逼瘋的無形壓力,發出淒厲的高分貝尖叫,發狂地跳起,跌跌撞撞往最近的出口衝去。

  拚盡全力跑出幾步後,胖婦人的生命戛然終結。

  在阿列克謝的巨靈熊掌下,她的腦袋脆弱得就象一枚生雞蛋,砰然炸裂,頸部以下的肥胖身軀猶自隨著慣性,往前急衝出兩步才頹然仆倒。

  一顆眼珠崩飛到格哈得跟前,上麵還黏著一絲腥紅腦漿,仿若冤鬼眼瞳,滿含驚悚痛苦,詭秘絕倫地瞪著他。

  “哇。”

  極度的驚懼惡心令格哈得腸胃陡然抽緊,腹內的食物排山倒海般傾吐一空,眼淚涕涎糊滿了一臉,抽搐的心髒讓他幾乎喘不出氣來。

  人質中有超過十個人同時大口嘔吐起來,令人作嘔的汙穢氣味頓時擴散彌漫,還隱雜著難聞之極的人體排泄物腐臭。

  “阿列克謝,你這頭該死的惡心豬玀。”凱瑟琳怒斥,緊緊皺鼻,快步行到窗前呼吸新鮮空氣。

  阿列克謝不以為意地嘎嘎獰笑,返到人質前麵繼續剔擇。

  這次他很快選定了目標。

  “你。”

  “我?”

  一個明豔動人的東方美女先是茫然地應了一聲,瞬即又意識到厄運無情降臨到了自己身上,柔潤的紅唇霎時變得煞白,原本明亮嬌媚的眼眸迅速溢滿巨大的驚恐。

  “對,就是你,可愛的美人兒。”阿列克謝醜陋的麻臉上閃爍著不加掩飾的殘虐變態快意,愈是美麗的事物,他愈是樂意去摧殘毀滅,特別是女人。

  他伸出的手指就如死神的長茅,東方美女周圍的人象躲避瘟疫一樣,在允許範圍內盡可能地與她拉開距離。

  東方美女不可抑製地顫抖著,精致的俏麵上再找不出一絲血色,無助地望向身旁一個高大威猛的白人男子,哀哀懇求:“格裏芬,救救我。”

  白人男子身體越加死命後縮,極是驚慌地搖頭,連口亦不敢稍張,生恐發出一點聲音吸引住阿列克謝的注意。

  格哈得認識這個白人男子格裏芬,嚴格來說是認得這張頗有男人氣概的臉。他是好萊塢的一位超級大牌明星,以扮演果敢堅強的孤膽英雄聞名,在銀幕上的鐵血硬漢形象令無數影迷為之瘋狂傾倒。隻是現在這副貪生怕死到極點的懦夫模樣怎麽也看不出丁點的硬漢風采來。

  阿列克謝冷哼,跨進人質群中,粗暴攫住東方美女柔滑的黑發,將她倒拖出來。

  東方美女雙手被縛在身後,橫曳在地,隻能劇烈卻徒勞地蹬動雙腿,痛苦哀叫:“不,不要......。”

  急切間的生死關頭,她悲苦的哀叫無意識換成了故土國的語言,遊子岩黑眸驟然閃過一道異芒,突然出聲冷喝:“等等。”

  阿列克謝停住,不明白什麽事又惹上了他,愕然道:“怎麽?”

  遊子岩緩行上前,凝定東方美女,漠然問道:“你是哪國人?”

  東方美女雖不明所以,仍據實答道:“我是中國人。”又即惶然懇切道:“我什麽也沒做,請放過我。”

  “中國人......。”遊子岩幽邃的黑眸中倏又泛起一抹奇異的神采,雕塑般的冷峻麵龐上竟然微有波動,仿佛有一段塵封久遠得將要忘卻的往事從記憶深處驀然躍出,怒潮般洶湧澎湃,狂烈衝激著他的心海。

  遊子岩凝視麵前這一雙與自己同樣漆亮澄澈的眼眸,久久寂然不語。

  猶如望見無盡黑暗中的一線曙光,東方美女緊張得忘記了呼吸,美眸一霎不霎,楚楚可憐,努力仰首充滿希冀地望住他。此刻,也唯有這個清俊年輕人能將自己從絕境中拯救出來。

  “中國人,很好。”良久,遊子岩才微微點頭,淡然道:“放開她。”

  “美人兒,算你走運。”阿列克謝隻是微一猶疑,便即悻然撒手。他雖然凶莽,卻並非愚笨無腦,遊子岩的瘋勁在組織中本就有名,剛才那凶悍絕倫的攻擊手段令他心中更生三分忌憚,打定主意盡量少跟這個乖僻桀驁、實力強橫至極的家夥發生衝突磨擦。

  絕處逢生的強烈喜悅令東方美女止不住流下晶瑩的淚水,哽咽道:“謝謝你。”

  遊子岩寞然行開,以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低低地道:“不用謝,因為,我也是一個----中國人,一個浪跡異國他鄉身不由己的孤獨遊子。”一陣刺痛和無可名狀的酸楚倏然齧住了他的心。

  珍妮特凝住他挺削的背影,若有所思,隱隱約約捕捉到一點什麽。

  ----------------------------------

  “可惡的家夥,他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嗎?”羅斯不滿地暗哼,凶眸轉動,忽然望向一旁被凱瑟琳擊暈抓來的那兩個警察身上,桀桀獰笑道:“阿列克謝,把那兩位警官喚醒吧,我們來換個有趣一點的玩法。”

  維蘭特神智模糊地睜開眼,隻覺腦袋象成了一鍋漿糊,隱隱作痛,眼前的人影晃動得根本看不清。他吃力撐起上身,搖搖頭勉強凝聚了視線焦距後,不禁啊地發出一聲驚叫,立即又緊緊閉上雙眼。

  “我一定是在一個可怕的噩夢中,上帝啊,請讓我醒來吧。”他虔誠地祈禱著。

  “該死的混蛋,閉嘴,這裏沒有你的上帝。”阿列克謝掄手給了他一巴掌,不是很凶狠,僅隻打掉了兩顆牙齒。

  維蘭特應掌栽倒,腦袋重重撞在地板上,好一會兒沒有動靜。

  “維蘭特。”旁邊被一把自動衝鋒槍指著頭的克蘭德爾大叫:“你沒事吧?回答我,小子。”

  維蘭特掙紮著爬起,張嘴吐出一口血沫,大著舌頭含糊呻吟道:“頭很痛,我想自己還活著,老頭你呢?”

  “我一切都很好,隻是讓人用槍指著頭覺得有點不習慣。”克蘭德爾看見年青的搭檔在發抖,壓下自身的恐懼,安慰道:“不要緊,頭痛不是大毛病,一粒阿斯匹靈就能解決。”

  維蘭特雙腿抖動的頻率下降了一點,咕噥道:“可是它不能讓我的牙齒再長出來。”

  “別擔心,我可以給你介紹我的牙醫,他補的牙齒會比你原來的更鋒利。”克蘭德爾說,一邊仔細觀察現在的處境,希望能找到逃脫的方法途徑,但他很快就感到了絕望。全副武裝的匪徒中竟然有四個疑為覺悟者的恐怖分子,在這樣惡劣的形勢下,就算他是一個覺悟者,恐怕也沒辦法安然逃離。

  “嗯,打攪一下。”羅斯拍拍手打斷他們,露出邪惡的微笑:“看起來兩位警官交情挺不錯,這樣最好不過了,玩起來會更有意思。兩位,我想通過一個小測驗來尋求一個關於人性的答案,希望兩位能認真配合。”

  克蘭德爾和維蘭特被押到一扇弧窗前。

  維蘭特在烈風中向外探了一眼,剛剛穩定的雙腿又開始輕微顫抖,他有輕度暈高症,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極度恐懼。

  這時,兩輛大客車如同發瘋的公牛,從第八十二號大街盡端高速馳來。

  “遊戲規則非常簡單,誰能把對方從這裏扔下去,你就能夠繼續活下去。”羅斯獰然一笑,宣布道:“不要妄圖抗拒我的命令,否則你們就得一起死。好了,現在開始。”

  克蘭德爾和維蘭特驚得呆住。

  他們是搭檔,是朋友,從沒想過會有一天會自相殘殺,要親手殺死對方來換取自己的生存。

  羅斯灰眸中閃爍著快意到極點的邪惡戾芒:“怎麽了?是害怕,還是深厚的感情讓你們下不了手?好,我給你們一個表現奉獻精神的機會,你可以選擇自己跳下去,把生存讓給對方。”

  他瘋狂地大笑:“想成為世人崇拜敬仰的英雄嗎?那麽,就不要錯過這個機會,上帝也一定會被你的高尚所感動,桀桀桀桀。”

  克蘭德爾和維蘭特對望,一動不動。

  羅斯陰陰地笑:“沒有人願意犧牲自己拯救同伴麽?桀桀,看來你們並不具備高尚的品德,嘖嘖,還真是令人失望啊。想活下來嗎?好,那就動手吧,用你所有的力量,打倒對手,把他扔下去,然後在這個世界上繼續幸福地生活,動手吧,動手吧......。”

  生存,是每個生命最原始的本能。隻要有一絲生的希望,誰都不願放棄。

  麵臨死亡的威脅,仿佛有一個蟄伏在克蘭德爾心靈深處的魔鬼開始不遺餘力地慫恿:“殺了他,活下去......。”

  克蘭德爾呼吸濁重起來,眼球漸漸發紅,雙手慢慢捏成了拳頭,牙齒不知不覺間呲了出來,表情凶狠,就象一匹饑餓許久後看見一頭小羊的惡狼。

  “對,對,動手吧,殺了他,你就能好好地活下去。”羅斯的獰笑愈發邪惡,一口尖利的白牙閃閃發光,象是司職誘惑人心的惡魔在不斷眨動它的白眼。

  克蘭德爾胸膛急劇起伏,握緊拳向前邁出一步,黝黑粗糙的臉上,那道長傷疤醜陋地痙攣、扭曲,凶形畢露。

  酷熱、汙穢、惡心的空氣裏,所有人的眼光都緊緊盯著他,氣息壓抑沉悶得讓人窒息。

  “醒醒,醒醒,老頭,你怎麽了?你快醒醒。”眼前這個熟悉和藹的老好人突然蛻變成了一個被凶靈附體的猙獰魔鬼,維蘭特嚇得不知所措,驚恐地大叫。

  克蘭德爾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猛然清醒,自己想幹什麽?真的想殘酷無情地殺死自己的搭檔、自己的朋友,這個象自己孩子一樣的小夥子嗎?

  他慢慢鬆開拳,臉色慘白,心髒砰砰地跳動,羞愧震驚得無地自容,上帝呀,自己差點就犯下了無可挽回的大錯。

  “真是可惡,該死的雜種。”好戲落空,極度失望的羅斯惱怒地厲喝,凶戾殺氣陡盛,濃濃罩住兩人,拔出沙漠之鷹嘶聲獰然道:“我數十聲,如果還不動手,你們通通給我去死。”

  “十......。”

  “九......。”

  你死。

  我活。

  兩人之間隻能活一個的結局已是不可避免。

  一陣烈風呼嘯穿窗而入,將兩人的衣發吹得猛地揚起,糾結著紛亂疾舞。

  克蘭德爾的眼睛又開始泛起野獸一般的紅光。

  維蘭特又發起抖來,臉色發青,汗水浸透了全身,即使兩個人真的相互殘殺,他也不是經驗老到的克蘭德爾的敵手,這一點毫無疑義。

  為了活下去,他們會斬斷彼此情誼動手嗎?所有人都在靜待答案的揭曉。答案其實很簡單,不動手,兩人唯有死路一條,而誰,會甘心情願舍棄自己的生命?他們,別無選擇。

  遊子岩遠遠地負手而立,看似冷漠地等待著即將到來的一幕,心中卻微有一絲憐憫與苦澀。自己,何嚐不也是一個為了生存而與命運艱難抗爭的人?

  死亡倒計時在無情地進行,冰冷邪惡的數數聲象一枚枚毒針射進兩人的心髒。

  “五......。”

  “四......。”

  羅斯幹癟得象死人骨頭的手指叩上了扳機,微微壓緊。

  “三......。”

  “我願意跳下去。”克蘭德爾深深吸氣,然後平靜地說。

  “你確定?”羅斯凶睛骨碌碌地轉動:“如果你是想拖延時間,我保證會讓你痛苦得怨恨自己為什麽沒有早點死去。”

  克蘭德爾決然轉身,穩健爬上窗台,強風把他吹得象要飛起來。

  “很偉大,讓人感動。”羅斯眨著灰眸,不相信地獰笑:“請跳吧,警官先生。”

  “老頭......。”維蘭特大叫,雙眼迅速被淚水模糊。

  克蘭德爾回頭安詳地笑笑:“小子,不用難過,更不用內疚什麽,我並不是為你而犧牲。我一直有一個夢想,希望自己死的時候能象個大人物一樣,有電視轉播,遺體能蓋國旗,現在看來夢想成真了,你應該替我感到高興。”

  “老頭......。”維蘭特嗚咽,淚水噴薄而出,哭得跟一個孩子沒什麽兩樣。

  “嘿,小子,一個大老爺們別哭得跟個娘們似的。”克蘭德爾喝叫:“堅強點,別讓人看扁了,好好活下去......。”

  “堅強點,好好活下去......。”遊子岩霍然動容,這句話仿佛一道閃電擊中了他的心。

  “孩子,對不起,爸爸以後不能照顧你了,你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父親臨終前的遺言在遊子岩的腦海中回響翻騰,一瞬間,他似乎聽到自己胸腔中有某種東西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裂響。

  “小子,記得來參加我的葬禮。”在形形**複雜的目光中,克蘭德爾毅然縱身躍起,投入窗外火一般燃燒的燦爛陽光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