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監獄裏的生財之道(下)

午飯後,頂著烈日在禾苗間緩慢的移動著的白向雲還是有如個哲人般,偶爾會露出神經質般的笑容,時不時還會盯著某片禾稻花葉或蟲子發呆。

道友成向李刀噓了一下,低聲說:“李兄弟,你大哥是不是因為聽到我昨晚說的東西太過震撼,嚇傻了?”

“不知道,”李刀搖搖頭:“早上出工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啊。”

“就是,怎麽會這樣。整個人沒了生氣。”道友成不解的停住腳下的活動,正想想個明白,突然腿肚子一疼,不由低頭看去……

“媽呀……螞蟥……”他驚恐的叫著,屈起腿想拍卻又不敢。

“到田埂上去,別踩死禾苗。”郭老大舉起作為拐杖的長竹竿掃過來:“那麽大一個男人連條螞蟥都怕,滾……”

道友成如奉綸音,呼痛著深一腳淺一腳的向田埂走去,盡量不碰到禾苗,不然郭老大的懲罰可不是說著玩的。

見道友成的狼狽樣子,在場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郭老大慢慢走到白向雲身邊,關心的問道:“兄弟你好像不大對勁,有什麽事情麽?早上我見你去打電話了,是不是家裏出什麽馬事了?”

白向雲心中暗笑,他裝了一天佯,等的就是郭老大他們的主動詢問,這樣自己說出的話才能更有價值些。

“沒什麽。”白向雲不動聲色的說:“在想些東西,有些關節想不通,不然的話我以後就不用愁開支的問題了。啊……我隻顧想自己的東西,怠慢了老大們,不好意思。”

“什麽事情?”郭老大的好奇心被吊起來,他可是看過白向雲資料知道他背景身份的,能讓他這樣冥思苦想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何況聽意思好像還能有所得益。

白向雲猶豫了一下,趁遞煙給他的機會周圍望了望,小聲的說:“郭老大,現在不好說,今晚回去再說罷。如果老大你能幫上一把,事情肯定可以成功的,那時候我們就發了。”

他的故作神秘令郭老大有些莫名其妙,疑惑的盯了他一會,最後點點頭:“好的。那就今晚再說。”

說完他帶著滿肚子的疑惑噴著煙又遊到另一邊去了。

道友成吐了好多口水才讓螞蟥鬆口。看著傷口還在汩汩的流血,不由恨恨的咒罵著將螞蟥踩成肉醬。

在他的咒罵聲中,太陽慢慢西斜……

吃完晚飯,白向雲和李刀、郭老大、阿中四人慢慢走到監倉前的走廊盡頭,這裏隻有一個方向能讓人接近,不愁談話會被被人偷聽到。

下麵的操場上,十個犯人分成兩隊正在進行一場籃球對抗賽,球場邊滿是看熱鬧的犯人,不時發出陣陣喧嘩。

枯燥的監獄生活,精力過剩的犯人,打球成為大家不多的消遣之一,也是大家的至愛。除了這個,就數偶爾能享受到的看電影了,隻是次數實在是太少,而且放的多是愛國片教育片,讓大多數原來在外麵過慣了風花雪月生活的犯人們很不是味。

“說吧,什麽事情。”點燃白向雲遞過來的煙後,郭老大收回看球賽的目光,開門見山的說。

阿中也很疑惑,他剛剛才聽郭老大提了一下,就這樣不清不楚的被拉了過來,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廖警司的權力怎麽樣?”白向雲也決定不再拐彎抹角,單刀直入的說。

郭老大和阿中被他的話嚇了一跳,對望一眼,轉頭緊緊的盯著白向雲:“什麽意思?”

“想大家一起賺大錢的意思。”白向雲輕鬆的聳聳肩,毫不退縮的迎上兩人淩厲的目光。

一邊的李刀有點緊張起來。

十多秒後,郭老大終於搭下眼皮:“說說看。”

“這裏所有的人都是男人,大部分是青壯男人,”白向雲詭異的一笑:“都有迫切的生理需要,坐牢那麽久了,現在就算見到母豬也會看成是貂禪吧。”

“那又怎麽樣?”阿中不解的問道,而郭老大隱約知道了他的意思,低頭沉思起來。

“這裏不是允許家屬來探視麽?”白向雲沒有回答阿中的話,轉向另一個問題。

“是的。”兩人點點頭。

“要是妻子或者女朋友來的話,還可以一起留宿是吧。”

兩人再次點頭:“這又怎麽樣?”

“是啊,雲哥,這有什麽問題?和大家又有什麽關係?”李刀還是不解。

白向雲非常滿意自己幾句話就控製了整個場麵,嘿嘿笑著對李刀說:“你還記得雞頭明不?”

“嗯。”李刀點點頭。

“我早上就是打電話給他。”白向雲笑得更歡了。

“雞頭明……你是說……”李刀抬頭緊緊的盯著他,眼中充滿不敢相信的神色。

“兄弟你明白了?!”白向雲頜首大笑著說。

“這個……這個……也太瘋狂了……”李刀目瞪口呆,喃喃的說。

“到底怎麽回事?”郭老大和阿中更加疑惑,也有點惱怒,他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玩弄於語言之間。要不是他們直覺白向雲真的有正事相商的話,早就翻臉不認人了。

“郭老大,中哥。”白向雲臉色一整:“監獄規定,妻子或者親密的女朋友來探視可以留宿,可是不可能大家的妻子女友每天都來探監的,這裏多的是欲求不滿的男人,我們要做的就是時刻都可以滿足他們的欲望,而他們付出的代價和在外麵的時候一樣,付錢就行了,隻是貴那麽一點點。”

郭老大和阿中終於明白了白向雲的意思,不由你眼望我眼,均感到頭皮發麻不可思議。

就像李刀剛剛說的:太瘋狂了。

“所以,”白向雲等兩人基本消化完自己的話,又說:“我才要問廖警司的權力到底如何,沒有強力靠山和嚴密的計劃,我們根本成不了事。”

阿中看了郭老大一眼,轉向白向雲:“你怎麽知道我們和廖警司……”

“我不是瞎子。”白向雲聳聳肩,吸口煙沉思了一下盯著郭老大,將手伸出陽台,輕輕的彈動著指頭上的煙說:“郭老大,以前的事情我們都當煙灰一樣讓他飄散。我負責一切計劃和人,隻要老大你說一聲,我們就一起賺大錢。嘿嘿……整個監獄幾千人呢……”

郭老大和阿中的眼睛亮了起來,瞳孔裏慢慢的燃起了火焰。

“雖然這方法比較黑,也很缺德,”郭老大也嘿嘿笑起來:“可是誰叫這裏是重刑犯監獄呢,就算不是天下最黑最缺德的地方也差不多了。”

“夠黑夠缺德賺錢才會快。”阿中也邪笑起來,配合著他那長得充滿英氣的古銅色方臉,夜色中看起來極為詭異。

“以前的事情兄弟我在這裏向你道個歉,”郭老大非常光棍的說:“就如剛剛所說的,兩位多多包涵了。”

“沒事,”李刀伸出手:“都過去了,大家都別再往心裏去。一起賺錢才是真的。”

“好!”郭老大伸手握了上去:“是個男人。”

接著他轉向白向雲說:“今晚我就找機會和廖警司談一下,應該沒什麽問題。”

“好。”白向雲也將手握上去:“我的人隨時可以到達距離這裏最近的城鎮。細節問題以後再慢慢談,有錢一起賺。”

“你們可真行。”阿中搖搖頭也將手疊在一起:“不但身手高明,頭腦更高明。這樣缺德卻又賺錢的計劃都能想出來……服了。”

四人大笑起來,疊在一起的四隻大手掌震了一震,再放開。

樓下操場又是一陣鼓噪喝彩,原來是一個犯人投進了個漂亮的三分球。

月光飄灑,星光閃耀,夜在繼續……

##########

熄燈的時候郭老大才哼著歌兒回來,來到白向雲床前踢了踢他床腳,然後向是浴室也是廁所的裏間走去。

白向雲和李刀爬起來跟了進去,在昏黃的燈光下仔細的打量著便廁前的郭老大的麵色。

隨著流水的輕響,郭老大一臉暢快的仰起頭長吐了口氣:“談過了,他說要考慮一下,這可不是小事,一不小心他有可能連烏紗冒都保不住。”

“關係到的人都分他們一份做封口費好了。”白向雲撇撇嘴:“別說還有不吃腥的貓,我可不相信這裏有什麽純潔的人。”

“你倒是挺了解。”郭老大笑了,突然全身哆嗦了一下,然後更加暢快的吐了口氣:“他媽的談了幾個小時喝了不少水……哦,兄弟,我看他對這事也頗為意動,正如你所說的,這可是真正能賺大錢的事情。”

“這隻是開門第一炮而已,這個做成了,跟著而來的賺錢活計多的是。”白向雲笑了笑:“不怕沒得賺,就怕不敢幹。”

“哦~~”郭老大拉長聲音看著他,一邊整理著褲子走過來:“你還真是個讓人驚訝的人。”

“不。”李刀笑著插口說:“我大哥隻是個很會賺錢的人。”

“相信我的計劃吧。”白向雲點燃根煙:“他隻需要打通幾個關節,然後等著收錢就是了。當然,郭老大你也一樣。”

郭老大點點頭:“去睡吧,我知道怎麽做的。”

說完他就向自己的床位晃去。

“雲哥,你看能行嗎?我們不會被他賣了吧?”看著郭老大黑乎乎的背影,有點擔心低聲的說。

“應該沒什麽問題,”白向雲走向便廁:“沒什麽賣不賣的,苦力是我們幹,他們隻是動動嘴而已。”

頓了頓他又邪邪的笑著說:“不過要是出了事情……責任卻不怎麽要我們背的。”

李刀點點頭表示理解。他們隻是利用監獄紀律規則的漏洞而已,要是真的東窗事發,為這事情大開綠燈甚至保駕護航的幹警武警們責任更大。

想了想,白向雲哼了聲又說:“這計劃就算成功了,最多隻是能讓我們賺點生活費而已,不過隨之而來的好處才是我想爭取的。”

“嗯。”李刀再次點頭,沒有問到底是什麽好處。他相信隻要時機到了,白向雲一定會和他說的。現在八字都還沒一撇,問再多也沒用。

“兄弟,”臨出浴室門口時白向雲停住腳步,轉身對李刀說:“明天打電話叫你的兄弟到監獄外麵的城鎮開個夜總會,讓雞頭明的姑娘們安頓下來。沒錢就叫他們先到我公司去拿。”

“好的。”李刀點頭答應,眼中彷佛又看到了以前在娛樂場所做“保安”時的燈紅酒綠。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