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初識虎山 (下)

中暑者抬進了涼棚裏,郭老大又叫人從不遠的小溪裏打了桶水,一點點的淋在那人頭上,口中還不斷咒罵著:“你個雜種、傻逼,一點小病就裝死,今天不完成任務晚上我拆了你。操……你沒分不要緊,別弄得我的分也被扣了。”

白向雲心中一抖,對上李刀看過來的眼睛,點點頭,又搖搖頭。

那人被淋了幾瓢水後,悠悠的醒了過來,朦朧著雙眼看著上方神色不善的斯文臉孔,近乎掙紮般說:“郭老大……”

“醒了?!”郭老大一腳踢在他肩膀上,聲音冷厲:“醒了就給我去做事。再裝死我就叫你以後都不能獲得監獄的任何獎勵。”

這倒黴鬼明顯被他的話嚇了一跳,監獄獎勵的多少可是關係到各人在這裏呆的時間長短的。

在虎山監獄,每個月都按照犯人勞動產品的質量和產值按比例劃分為5個等級:一等有6個星,二等有5個星,三等有3個星,四等有2個星,五等有1個星。當犯人累計有5個星就可得到一次嘉獎(減刑2-4個月),累計六次嘉獎(30個星)就可以得到一次表揚(減刑5-7個月),一年下來,按照表揚的多少評出監獄積極分子(減刑8-12個月),再從中挑選出表現最好的幾個人參加省積極分子的評選。對犯人的這些獎勵將直接和犯人的減刑、假釋、監外執行掛鉤。監獄每年按一定的比例,根據犯人所獲獎勵為基礎,劃出一定的減刑、假釋的名額,對於符合條件的,將上報各法院獲得減刑、假釋。這次評不上的,他的獎勵將會累計到下次評選,因此下次被評上的幾率就大大增加。而分監區每個分隊負責計分上報的人就是領隊。要是郭老大用心做手腳的話,那下麵的人還真有可能被判多少天就坐足多少天,連一次嘉獎都沒有。

那人掙紮著爬起來,連聲對郭老大說對不起,然後勉強打起精神又拿起了鋤頭。

白向雲看看那兩個武警,心中一陣抽緊——他們早在郭老大向中暑者澆水的時候已經轉悠到一邊去看風景了。

“這才是真正的監獄麽?!”白向雲想起自己才入監隊時候看到的平靜和美好期望。

看來,那隻是掩蓋著汙垢和垃圾的白雪而已。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麽這些汙垢和垃圾就不止一點點,自己在這其中又如何能獨善其身呢。

自己又真的想這樣獨善其身嗎?

白向雲笑了笑。自己為了維護尊嚴而入獄,難道要在監獄中失去尊嚴麽?!

“我操!”白向雲輕巧的一揮鋤頭,將一顆高高的雜草齊根斬斷。

直至太陽快要隱沒在山後,犯人們才在武警的吆喝下排隊點過名,然後唱著《入監隊隊歌》,踏著晚霞回到分監區。

遠遠近近出去勞動的犯人們都回來了,整個監區頓時熱鬧起來。同樣的囚衣同樣的膚色同樣的光頭讓人一時間很難分辨誰是誰。

白向雲在監區門口迷惘了一下就清醒過來,在幹警、武警、事務犯的嚴密檢查監督下放好工具,再次點名後回了監室。

白向雲和李刀湊到老梁身邊,點上煙剛想坐下,郭老大他們就走了進來,隨便的找了張床癱了上去,展手伸腳哎喲哎喲的隨著三字經直說“累死了”。

白向雲對老梁笑笑,向李刀使了個眼色,一起向郭老大那邊走去。

“郭老大,幾位老大,抽煙。”李刀不等白向雲出聲,搶先湊了上去,向郭老大和圍在他鄰近的幾人一一敬煙。

“我們新來的,不懂規矩,有什麽做得不夠得地方還請幾位老大多多包涵。”白向雲臉帶微笑,不卑不亢的說。

“坐牢嘛……那有什麽規矩。”郭老大沒有起身,幾根手指轉著李刀遞來的煙,悠悠的說:“要說有……那就是聽從政府領導,服從監獄管理,聽取幹警教育,辛勤的勞動爭取多獲嘉獎多多減刑,這樣才是正途啊。”

“老大說的是。不過……”白向雲保持著笑容,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的“不過”吸引過來後才又說:“老大你作為我們的領隊,就是我們學習和改造的典範,多聽你的總不會錯是不?!”

一番話讓眾人都笑容滿麵。

郭老大終於坐起來,上下打量了兩人好一會:“你們倆有點意思……老梁……”

“來了。”老梁走了過來:“老大,有何吩咐?”

“幫他們安排好互監組。哎……勞動真他媽的累,今晚我可要好好睡一覺。”

郭老大說完又癱回床上,點燃煙噓著嘴噴出一團煙霧。

(注:在監獄裏,每三至五人就組成一個“互相監督小組”,簡稱“互監組”,其目的是通過犯人進行互相監督,互相幫助,互相控製,凡是其中一個人出了問題,“互監組”的成員就要類似於古代的“連坐法”一樣承擔無限連帶責任,這就加強了犯人之間的責任心,在對防止罪犯逃脫、違反監規方麵有著非常積極的作用。)

白向雲眉毛一跳,知道第一關終於過了。

隻要撐過幾天,等原來在看守所的錢轉到這裏的“戶頭”來,一切就好辦多了。

那時候,妹妹也應該接到自己已經轉到這裏來的通知了。

鈴響,吃飯時間到了。

飯堂在東棟一樓,占了整整一層。本該寬曠無比的空間在湧進數百人後顯得窄小起來。

人雖多,秩序看來卻不錯,領了飯的就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在雙連坐的塑料桌椅坐下,監督紀律的事務犯也僅僅是裝裝樣子而已。

飯堂內沒有荷槍武警看守,十幾個腰中別著警棍的管教叼著煙,眼睛毫無焦點的到處遊視著,看來對眼前的情形早已麻木。

白向雲和李刀注意到飯堂的一個偏僻角落裏還有個小窗口,湊到那邊的犯人不多,但從那窗口端出來的都是看來很不錯的菜式。

兩人相視一笑,坐到一張尚未有人的桌子,默默吃起來。旁邊的人也和他們差不多,就是有說話聲音也不高。

東西還不錯,兩葷兩素,還有一小碗湯水,量雖不多,也能讓人吃得有滋有味了。再說,白飯是可以自己再去加的,隻是規定一定要吃完,不然就要吃幹警的警棍了。

“兄弟,新來的?在哪隊哪室啊?”一個托盤放到他們對麵的位子上,跟著坐下個和李刀年紀差不多的人。

“二隊一室。”

白向雲放下調羹,一邊掏煙遞給他一邊滿麵笑容的自我介紹,然後問道:“老大你呢?”

“郭領隊才是老大。”那人接過煙笑起來:“我也是二隊的,不過在二室。哦……你們叫我阿中就行了。”

“我們今天才來,什麽都不懂,什麽事情還請你多多指點下……”

白向雲說完暗中踢了李刀一腳。李刀連忙摸出打火機為他點煙。

“指點不敢,大家同為天涯淪落人,有什麽相互照顧吧。”阿中深深的吸了一口,緩緩的噴出來:“好煙!”

白向雲將才剛開封煙推到他麵前:“我這還有幾根,中哥喜歡就拿去好了。”

“這怎麽好意思……”阿中嘴裏這樣說,手卻毫不客氣的將煙放進上衣口袋中。

“兩位是怎麽進到這裏來的?看你們的樣子是在不像是出來混的人。”阿中沒有吃飯,抽著煙悠悠的和他們拉起家常來。

白向雲聳聳肩:“還不是打架殺人,沒什麽好說的。”

阿中顯然呆了一呆:“你會殺人?”

又看看李刀:“這話是你說我還相信些。”

兩人笑了起來,和他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許多。

三人又聊了好一會,阿中突然將目光越過他們頭頂:“郭老大來了,我去和他打個招呼。說完他端起托盤就走。

兩人轉過身子,注意的看著郭老大他們的一舉一動,見他目光掃過在飯堂中間一個位置,桌子上擺滿菜式的一堆人時,臉色動了一動,白向雲的心也跟著動了一動。

“吃飯。”看著郭老大坐下,白向雲轉頭對李刀微微一笑,拿起調羹舀起湯送進口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