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入獄

“謝謝你來送我。”白向雲緊緊的和他抱在一起。隻是苦了李刀要跟著他的手甩動而走動。

“我也是問於所長才知道你今天上場的,因為紀律,我不能通知雁雲和伯父伯母。對不起。”高凡拍著他脊梁又說:“不過按照法律程序,三天內他們就可以接到通知。”

白向雲點點頭表示沒什麽。十五年的刑期呢,怎麽也不爭這一兩天。

“到了勞改場,一切都小心謹慎點。”高凡臉色凝重的說:“那地方不比這裏,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白向雲再次點頭:“我隻想早日出來。麻煩離我越遠越好。”

“好!”高凡笑了起來:“一路順風!”

白向雲也哈哈朗笑著說:“回來後我第一時間請你喝酒。”

說完他一拖手銬,扯著李刀向巴士自動門走去。

“老大就是老大,交的兄弟也是這樣的好兄弟。”李刀嘟囔著跟上他的腳步。

上了車白向雲才知道,除了四個武警中士外,老管教、方管教和殺手張也是押送人員,而殺手張更是司機。

看來這一路上他們不鬧騰的話,還是能和樂平安的到達勞改場的。再說,在殺手張的鷹眼鐵臉下,又有誰敢做什麽小動作呢。

囚車在晨曦中駛出了看守所大門,駛上環城路,向白向雲不知道在哪裏的勞改場駛去。

回頭看著逐漸遠去的熟悉城市,所有犯人眼中都蒙上了一層迷霧。

“爸、媽、妹妹,我一定會早日回來的。”白向雲心中默默念著,直至清溪市完全在視線中隱沒。

天大亮了,囚車早已遠離了繁華的清溪市,進入了路邊不時有小城村落掠過的偏遠地區。偶爾出現的青春少女和秀麗村姑讓大半年來隻在出庭受審時見過年輕異性的數十囚犯大吹口哨,滿臉興奮。其中尤以吊眼四和阿拉鬼為烈。

管教和武警對他們的行為除了笑笑外沒有其他動作。殺手張從後視鏡中看著騷動不已的犯人們,鐵臉也浮起淡淡的笑容。

車窗外陽光漫天,碧綠的田野、翩翩的蝴蝶、飛翔的鳥兒無一不撩動著白向雲那向往的心。

“老大,別想了。”李刀遞過煙:“勞改場那麽大,除了有紀律約束外,和在外麵生活不會有什麽區別的。”

“但願吧。”白向雲當然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和他們這些真正出來混的人比起來,他可說是最“看不開”的人。

中午的時候,大巴終於在一間路邊酒樓前停了下來,管教們給所有的犯人們送過還不算是很難吃的快餐和礦泉水後,都進酒樓吃飯去了。

大巴內有鋼枝,外是防彈玻璃,下麵是加厚鋼板,車門是高科技電子鎖,引擎是特別點火……想劫車或者是蓄意逃逸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當然,車內有個沒門的臨時廁所,讓犯人們不用下車也能解決大號問題。

酒樓飄出的香味從不多的空隙鑽進車內,讓吃著僅有幾塊肥肉幾條青菜幾粒雞雜的犯人們饞誕欲滴,三字經狂噴中加快速度將快餐吞了下去。

想著漫長的刑期,白向雲有點吃不下去,看著前麵停滿了車輛、人來人往的酒樓,心中輕輕歎道:自由真好。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在一間看起來環境很不錯的的監獄停下,白向雲以為目的地到,吊眼四卻嘖嘖有聲首先開口:“這鬼地方變化挺大的嘛,比三年前我從這裏出來的時候漂亮了好多。”

“你原來就是在這裏服刑?”李刀明知故問。

吊眼四點點頭:“這裏的犯人主要以加工業為主,很多燈飾和手工藝品都飾從這裏流向市場的。一大群男人做那女人活兒……操,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惡心。”

接著他指指被管教點到名字站起來的犯人們說:“這裏是輕刑犯監獄,不會是我們的目的地。”

白向雲這才明白過來,又和旁邊的武警相互遞煙閑聊,不再理會。因為和中隊長那一戰,還有相似的經曆,一路上他和四個押送的武警中士無話不說,也籍此來緩解心中的忐忑。

近一小時後諸事完畢,大巴又開動起來。這時候車內還隻剩下白向雲他們十二個從重刑監棟出來的犯人和四個武警三個管教,隻占了三分之一座位。空曠的感覺讓大家的心情也覺得好了好多,加上原來都是熟悉的麵孔,一時間都喧鬧起來,不但指點著外麵的東西特別是女人鬼叫不已,還對白向雲老大長老大短的叫個不停,讓管教們大搖其頭。

管教們不出聲,隻負責預防和鎮壓騷亂的武警們更不會理會。對於深知道這些犯人們以後將會麵對什麽生活的他們來說,這最後的“狂歡”沒什麽不值得原諒的。

在天臨黑時吃了晚飯,加了油,大巴又繼續在夜色中前行。正當在車上悶了一天的白向雲他們暈暈欲睡的時候,目的地終於到了。

“虎山監獄!”

白向雲看著大巴駛進燈光明亮的監獄大門,輕輕念這牌子上的四個大字。

“天……還真到這人間地獄來了。”吊眼四哀嚎起來。阿拉鬼更是一臉哀然。

老管教一掌打在他頭上:“勞改啊,你當會有上班坐辦公室那樣輕鬆。這裏工作是很辛苦,但減刑也快,還是國家新政策的試點監獄。好好表現吧,爭取早日出來。”

“謝謝黃sir教誨,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吊眼四口中滔滔不絕,但眼中還是掩藏不了絕望的神色。

車還沒在入監專用院子停穩,頭帶護盔,一手舉防彈玻璃盾牌、一手橫著警棍的監獄防暴隊就不知道從哪鑽了出來,湧到大巴周圍圍了個水泄不通。

“我靠!劫機啊?這麽大陣仗。”李刀驚叫起來。眾犯人也是一樣不解,紛紛看向管教們。

“下車吧,”老管教嗬嗬笑起來:“隻是監獄的安全預防措施而已。沒什麽的。”

眾犯人這才安心,在管教的指揮下一個個起身下車,就這空隙,白向雲仔細的打量起這自己要在這裏呆十五年的地方外圍來。

監獄很漂亮。漂亮到連他這見慣了大世麵的人驚訝不已:新穎但不失莊重的建築,明亮又極富層次藝術感的燈光,錯落有致而又不顯雜亂的草坪,低矮平整的九裏香牆如龍環回曲折,陣陣花香從打開了的車門飄了進來,讓剛剛受到了驚嚇的他們猛抽鼻子之餘慢慢平靜下來。

在防暴隊的眈眈虎視下,白向雲他們走進了厚重的監獄大門,穿過一條幽長的走道,再進入一重鐵門,來到了一個四麵都是高牆的不大院子中,管教這才叫他們停下。

院子空無一物,四壁雪白,左邊寫著“浪子回頭金不換”,右邊上書“為早日獲得新生而改造”,幾個獄警拿著本本在等待著他們。院子前麵是棟裝飾不錯的三層小樓,樓頂上兩米多高的高壓電網向兩邊無盡延伸。看不見哨樓,但不時可以看到一個個持槍的黑影在燈光後遊弋,還時不時的傳來無線對講機的喳喳聲。

“終於真正的進入監獄了。”白向雲心中默念著,在老管教的催促下再次排隊,點名。

防暴隊和武警都沒有再跟進來,犯人們輕鬆了好多,一邊唧唧喳喳的和管教們說話,一邊對獄警觀言察色。連殺手張也放鬆了他的鐵臉,和這些打了近一年交道的重刑犯們做最後告別。

十多分鍾後初步記錄完畢,他們終於走進對麵的小樓,在幾個獄警例行搜身後進行入監的第一道程序——體檢。而三個管教也去辦交接手續去了。

做體檢的幾個醫生態度好到令一眾新進人員大為驚訝,其認真負責的樣子根本沒有將他們當犯人來看。讓他們對這地方大起好感。

體檢完畢天也大亮了,老管教他們再次來到他們麵前叮囑一定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以後再讓我在看守所見到你們任何一個的話,我第一時間將他操翻。”

殺手張的最後這句話讓曾經被他“服侍”過的犯人們淚水也差點湧出來。

目送三個管教消失在鐵門後,白向雲他們將臉轉向麵前入監隊隊長那陌生的臉孔,準備開始接受另一種人生的第一節課。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