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兄妹情深

在別的監棟的人犯還在被武警修理到鬼哭狼嚎的時候,白向雲和李刀他們已經美滋滋的喝著皮蛋瘦肉粥。

這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吃過的東西讓白向雲充滿了回憶。在他小時侯父母常帶他和妹妹一起去吃的,那時候那個高興啊……

“老大,你一身這麽厲害的功夫怎麽學到的?”朱七夾起一塊鹹蘿卜送進嘴了,卻被李刀淩厲瞪了一眼,又差點吐出來。

“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李刀低吼了一聲。他早就看出白向雲的功夫路數和中隊長的非常相似,兩人的氣質也有幾分相同之處。如果事實真如自己所想般的話,那朱七這話等於是揭人瘡疤,讓他曾經的光榮變成現在的恥辱。

果然白向雲沉默起來,捧著塑料飯盒臉色變幻不定,好一會才說:“過去的事情,不提也罷。”

朱七尷尬的吐了吐舌頭,知道自己興奮崇拜之下不小心犯了大忌。在這樣蛇鼠混雜的地方,“防人之心不可無”成了最大的生存信條,一般人連自己的姓名住址也盡量的有多緊就藏多緊。

在沒有好人的地方做好人隻會死得更快;在全是奸鬼的地方扮忠厚隻會帶來更多的麻煩。

這就是世界,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白向雲搏擊商海幾年的認識。

如果不是這樣,他不可能成功。

吃完早餐,白向雲在煙霧中細細的回味著剛剛一役。他對自己沒怎麽退步的身手非常滿意,不過這也得益於李刀他們預先幫他熱身,不然的話那會應付得如此輕鬆。

這一戰再次錘煉了他以前所學,讓他好武的心自退伍數年來第一次得到升華。

“我相信了。也相信你。”

少校中隊長最後這句話真值得玩味,他肯定已經看出自己的功夫是軍隊那種隻求效率不求花俏的簡化招式。他到底想表達些什麽呢?

“白向雲。”一把不大聲音在鐵門外響起。

“到!”沉浸在往日思緒中的白向雲有如在軍隊時一樣,條件反射的回答後迅速站起來。

門外的管教楞了一下,嗬嗬笑了起來:“不用這麽緊張。是有人來看你了。”

他的語氣可說是十分客氣,看來是剛剛那一戰他也看在眼裏的效果。

“您貴姓?”白向雲走到門口,第一時間遞上煙。

“不用客氣。”管教開門,接過煙:“我姓方。”

“謝謝。”

深知禮多人不怪的白向雲走了出去,殷勤的為他點上火。

“是個漂亮的小姑娘,高警官陪著他來的。所長正和他們說話呢。”方管教鎖上門,讓他先行。

“妹妹。”白向雲心中暗叫一聲。這美麗而又才華橫溢的妹妹一直是父母和他的最愛,想不到剛過一夜她就來看自己了。

白向雲覺得自己鼻子有點酸,眼角有點濕。

方管教並沒有帶他到探監會麵室,而是指著某間審訊室讓他進去,這讓白向雲有點奇怪。

剛到門口,一個倩影就向他撲來:“哥。”

“雁雲。”白向雲將妹妹抱進懷中,鼻子一酸。

從此以後,他不知要多久才又可以和家人共享天倫。又或許以後都不可能再有這機會了。

“爸爸媽媽好嗎?”白向雲聲音哽咽起來,對於父母,他真的很愧疚。

“還好。哥你放心。”白雁雲拍著他虎背:“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白向雲扶著她肩膀拉開距離,又一次仔細的看著她。

還是那圓潤的額頭,還是那細長的鳳眼,還是那巧俏的鼻子,還是那丹紅的櫻唇,還是那晶瑩的耳朵,還是那柔嫩的肌膚……

完美的比例,嫻雅的氣質。白向雲一直以有這妹妹為榮。

“雁雲,你憔悴了好多。”雖然每天都見到她,白向雲還是有這樣的感覺。他不敢想象一直沒有來看他的父母現在會是什麽樣子。

他比誰都清楚,兩位老人不是不想,而是不敢。看著自己兒子身陷牢獄,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個很難承受的打擊。加之原外家那邊也是個大麻煩。

“哥,我沒事。”白雁雲撫著他的大手,淚水又一次控製不住流下來。

哥哥從小就是她的保護傘。無論是被父母責罵,還是被外人欺負,哥哥總是在第一時間站在她身前。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他們兄妹的感情也越來越深。

白雁雲無數次在人前人後說:以後我的男人也要象哥哥一樣高大英俊才行。

好一會後,白雁雲突然醒悟般“啊”了一聲:“哥,快來見過於叔叔。”

白向雲早就注意到這審訊室內除了好兄弟高凡外,還有個令他覺得有些臉熟,卻又想不起是誰的老警察,醒目的兩杠三枚四角星花肩章表明他是個一級警督。

“於叔叔?”白向雲仔細的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頭發花白、精神十足的老警察:身板壯實,麵容厚重,目光正氣凜然。

“不記得我了?”老警察也看著他,棱角分明的嘴唇彎起一抹和煦的笑容。

“於叔叔?!小時候常為我和妹妹買糖葫蘆的於叔叔?”白向雲心中塵封已久的記憶被他那抹笑容揭開,不由驚叫起來。

“嗬嗬……小雲,你終究沒把於叔叔忘掉。”老警察張開雙臂,展開他那寬厚的胸膛。

“於叔叔……”白向雲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十多年了,這爸爸的摯友竟然又出現在他眼前。男人的委屈,對長輩的孺慕,兒時的情懷終於令他這鐵漢再也控製不住淚水。

白雁雲也在一旁默默的流著淚水。她傷心的理由很多,其中一個是哥哥竟然要在這裏和於叔叔敘舊。

“好了。”好一會後老警察拍了拍白向雲寬背:“都比於叔叔還高大了,堅強點。嗬嗬……剛剛和少校中隊長打了個平手的人就是你吧?!你行啊。”

“這麽快你就知道了?!”白向雲放開他,不好意思的擦著眼淚。

“這麽大的事情他們敢不告訴我嗎。”

“你……於叔叔你就是這裏的所長?”白向雲想起剛剛方管教的話。

“嗯,剛調回來不久的。事情比較多,還來不及和你爸見麵呢。剛才來上班就見到了小雁,才知道你……。”

於所長話中充滿感慨和歉意。

白向雲終於知道為什麽要在審訊室和妹妹見麵了。

接著他轉身走到高凡麵前,緊緊的和他抱了一下,什麽也沒多說。

高凡拍拍他肩膀,笑了笑也沒說什麽。

又說了一會,於所長要處理事情,先出去了。

“哥,我幫你請了律師了。這是他的材料,你看看滿意不。”白雁雲從手袋中拿出一疊材料一邊說:“你的事情公司的人還沒一個知道,多虧了你前天的電話交代,他們對我代理你的位置也沒說什麽。”

白向雲沒接材料,靜了一會擺擺手說:“不用請律師了,我這案也沒什麽好請的。”

“可是……”白雁雲看看一邊的高凡:“高大哥,你說呢?”

高凡敲了敲頭殼:“是沒什麽好請。案情也沒什麽不清楚的。形式和程序會有法院那邊的律師做。”

“隻是……”白雁雲丹唇張了又合合了又張,眼中滿是擔憂。

高凡笑了:“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不說別的,單就自首這一條已經足夠了。當然,是(死)緩還是(有)期就要看法官。”

“哪個……他們那邊會不會……”白雁雲看了看哥哥,終沒說出“何雪蓉”三個字。

“應該不會。”高凡又和已成罪犯的好兄弟吞雲吐霧,“案情他們也了解。還從死者身上提取到了DNA和向雲不同的體液,沒什麽值得他們糾纏的。該怎麽定(罪)自然由法律說了算。”

白雁雲這才安心了點,看向自己自小崇拜的哥哥。

她當然知道這哥哥不願意請律師不是因為高凡說的那些,而是他的責任感和對法律的信任使他做出這樣的決定。

做了什麽就必須得承擔什麽。這是白向雲從小就言出力行的話。從軍和成家後,他更將這責任感發揮到極至,父母朋友親人對他滿意到挑不出絲毫瑕疵——即使是何雪蓉那邊的家人也一樣。

“怎麽才一晚就打架了?還和中隊長幹上。”正事聊完,高凡又轉回剛剛於所長說這事情時的疑惑:“要是他火起來,一槍崩了你都行,還沒處申冤呢。”

“一晚?”白向雲笑起來:“昨天你前腳才走,我就在後麵和那些‘同窗’幹上了,現在我是整棟監倉的老大。”

高凡聽得睜大了眼睛,別人不知道,但常年和犯罪分子打交道的他可清楚得很,要做一個監棟百多號各色罪犯的老大是多麽困難的一件事情,那不是僅憑武力就能做到的。但現在白向雲做到了,還隻是用了一晚的時間。

“你啊……”高凡搖了搖頭,不知說些什麽好。

“我哥是天生的領袖。到哪裏都是。”白雁雲顯然不知道其中訣竅,天真的語氣中滿是自豪。

門外還在守侯的方管教聽到她的話也不禁莞爾。



白向雲的材料他也看過了。站在感情立場來說,這罪行並不是件值得鄙視的事情。同為男人,他反而感到同情。

但感情不是法律,就象夢想不是現實一樣。

白向雲不好意思的對他笑了笑,轉頭對妹妹和高凡說:“你們先回去做事吧。我這沒什麽好擔心的。”



“哥你要照顧好自己啊。我已經在你這裏的帳戶上幫你存了一萬塊錢,高大哥昨天幫你存的我已經給回他了。聽說這裏也什麽都有賣的,你多吃點好東西,別讓爸爸媽媽和我擔心了。他們過幾天應該就能來看你了。”

白雁雲說著將大袋衣服遞給過來,白向雲又遞給方管教檢查。

“知道了。”白向雲搭著兩人肩膀向門外走去。

陽光灑在他們身上,三個長長的身影更緊密的合在一起。

“我的事情……妹妹,你找個機會和公司的人說吧。遲早要給他們知道的。還有,照顧好爸爸媽媽。”

在看守大門裏麵的武警眈眈的目光下,白向雲最後的向妹妹說了句,就快步向裏麵走去。他可不想被那一級士官的目光殺死。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