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原罪

清溪市。東城區。城東警署。

白向雲停住腳步,仰頭望了大門頂那國徽一眼,心中仿佛鬆了一口氣,又仿佛壓抑了幾分,不由用力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抬腳跨進了警署大門。

  值班室的門衛聽到他有些沉重的腳步聲,抬了抬眼皮,見到他一身西裝革履的光鮮樣,一言不發的又拉搭下眼皮繼續看他的報紙。

  白向雲根本連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走上樓梯,走進二樓的警署辦公室。

辦公室內唯一的值班人員映入眼簾時,他不由停住了步伐,神色瞬息千變。

  正在專心看卷宗的警察顯然被突然停止的腳步聲驚醒過來,看到止步於門口的白向雲,臉上浮現起開心的笑容,忙不迭起身:“白老板,大過年的怎麽不在家裏享清福,到這看望兄弟我來了?!”

  白向雲嘴角牽動一下,長長的吐了口氣,上前一步接過他遞過來的煙,有點艱澀的說:“新年好!兄弟!”

  “坐下再說。”警官為他和自己點燃香煙,看了看他毫無喜氣的臉說。

  “高警官,我是來投案自首的!”白向雲沒有隨他的手勢走向隔間的會客室,說出了讓他兄弟動作瞬間凝定的話。

  好一會高凡才回過神來,近五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白向雲沒有和他開玩笑,但他還是幹笑著說:“兄弟,大過年的,這玩笑並不逗人開心呢。”

  白向雲自顧自的在問訊桌前的椅子坐下,狠狠的吸了幾口煙,在一片彌漫的煙霧中,良久才緩緩的說:“我殺了我的妻子!”

  高凡剛想走到他前麵坐下的腳步再次凝定,緊緊的盯著眼前寬厚的背脊:“你......是說真的?”

  白向雲用力的把煙頭在煙灰缸裏旋了幾旋,輕輕的點點頭:“你知道,我從來說一不二!”

  高凡呆了好一會,倒了杯咖啡放到白向雲麵前,沉著臉坐進了桌子內,習慣性的拿起筆,在筆尖觸到筆錄本時抖了抖,又放下,靜靜的望著對麵知心相交了十多年的好友。

  “嫂子怎麽了?”在白向雲點燃第三根煙的時候,高凡終於忍不住問出聲。

  在他的印象裏,白向雲的妻子何雪蓉美麗大方,和高大威猛軍人出身的白向雲是很配的一對。

  “她有了別的男人。”白向雲淡淡的說,還指指筆提醒他。

  “你是......用掐的?”高凡有些無奈的拿起筆,但筆尖並沒有落在紙上。

“你是看到我身上並沒有血跡吧?”白向雲心情雖然極度不好,眼中還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絲佩服,點點頭。又仰起望著天花板,眼中波光隱隱:“死了好,死了好哇!”

高凡的眼中滿是同情……

  接下來的一切就是程序了。筆錄,問訊,羈押,驗屍......

兩天後基本程序完成,在一片迎春炮竹聲中,白向雲被送上了看守所。

一路上他合上眼睛沒有多看車窗外的景色一眼。直至進入看守所大門。

  占地極廣的看守所除了四角的哨樓外全是單層建築,一幢幢的監倉在一條寬近十米的走道兩邊橫出。走道冷清得很,幾個值班管教在火爐旁侃著大山,兩邊一時數不出數目的監倉大鐵門內不時隱隱傳出陣陣吆喝。

  “高警官,又什麽事兒的?”一個五十來歲的管教走過來,看著高凡解開白向雲的手銬,接過另一幹警遞過來的交接單說。

  “黃老哥,恭喜發財!”高凡對隨行押送的警察招呼了一聲,拍拍揉著手腕白向雲肩膀,將老管教拉過一邊,殷勤的遞煙低聲耳語起來。好一會後老管教在煙繞霧裹中連連點頭。

  兩人談完後白向雲這邊的例行搜身工作也做完了,身上的鑰匙等物件全被掏了出來,再叫他脫下皮鞋放到角落裏。

  “那個......”老管教下巴向一張桌子下麵的腳鐐抬了抬。作為殺人這種重刑犯,在看守所裏一般是要帶腳鐐的。

  “不用了吧。他可是投案自首的呢。”高凡看看一言不發的白向雲,曖昧的對老管教笑了笑。

  老管教對著高大的新進殺人犯打量了好一會,終於點點頭:“好。我向所長打個招呼吧。”

  “兄弟!保重!”高凡接過老管教簽了名字的交接手續,拍拍白向雲的肩膀,又說:“要什麽東西給我電話......”

“謝謝!”

白向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掉轉頭又看向走道深處。

  聽著身後大鐵門哐啷的關上,白向雲輕輕吐出壓在胸中很久的氣,目光在寬廣空洞的走道轉悠著,這就是自己踏入另一個世界的開端。

  這裏不會再有鬧市的喧囂。

  這裏也不會再有山珍和海味。

  這裏更不會再有自己縱橫商海的快感。

  但他不後悔!

  如果一切重新來過,他一樣會殺了自己那紅杏出牆的**妻子。

  作為一個曾經的軍人;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作為一個男人----他可以什麽都沒有,但一定要有尊嚴!

  “進去吧!”老管教將一雙爛拖鞋踢到他麵前:“先穿著,過兩天買新的。”

  白向雲穿上,下意識的活動了一下,這塑料拖鞋跟水泥地板一樣冷硬,要不是穿著襪子,還真的能把他複員後細嫩了許多的腳皮蹭破。

  “謝謝!”白向雲不鹹不淡的說了聲,跟著他走進右邊寫著“3”字大鐵門內的監倉樓棟。

  裏麵是個長方形的大天井,牆邊拉著幾條塑料繩子,掛滿了各種衣服;上空密密麻麻的縱橫著尾指大的鋼筋鐵網;盡頭是個大水池,水麵冒著陣陣白氣。

  左手邊一溜過都是監倉,看得出牆壁很厚。鐵門都是藍色的,窄小到好象還不夠一米大,門楣上依次寫著不同的阿拉伯數字。

  “十三室!”老管教讓他先行:“這裏就這‘房間’人最少,寬敞些。放心,我會警告那幾個頑皮小子的。”

  “黃Sir,又有新人來拉?!”

  第一個經過的監室鐵柵門撲上兩個人,將半個臉擠出鋼筋間隙,一縷煙霧隨著一股惡臭從兩張嘴中噴出。後麵是層層疊疊爭看“熱鬧”的人,看來老管教沒有說錯。

  “哈,衣著光鮮,紅光滿麵,看來是個有錢的主呢。黃Sir,放我們這裏吧,弟兄們可是營養嚴重不良呢。”另一個三角眼伸出手來想扯白向雲的名牌西裝。

  “吊眼四,這裏什麽時候輪到你做主了?”老管教甩了甩手中的警棍。

  手背紋有怪字的手掌伸了回去,其主人誕著臉撞天叫屈:“黃Sir,別那麽大帽子嘛,我吊眼四可是難得的好人老實人呢,都是為了眾兄弟的身體著想呢。如果我們都骨瘦如柴,要是哪天有上級巡查來了,對看守所的聲譽也有影響是不?......”

  老管教沒有理他舌燦蓮花,叫白向雲繼續前行,對經過的監室傳出的各種或大呼小叫或恭喜發財的問候充耳不聞,直到在最後麵的十三室門前停下。

“退後!都給我老實坐好!”老管教敲敲鐵門,板起臉冷冷的對門後幾人喝道。

“黃Sir,知道你老英明,可是這大過年的……別這麽一副鐵板臉嘛?!”

“對啊,平時黃Sir挺有人情味的啊。”

  倚在門上吞雲吐霧的幾個家夥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慢悠悠的晃蕩著全身零件回到鋪滿了棉被的水泥床上,東倒西歪的看著鐵門哐啷的打開,白向雲進入,再哐啷的鎖上。

  “哼,說的比唱的好聽。都給我老實點,新年頭誰鬧事都沒好果子吃!敢在我麵前玩花樣看我怎麽收拾你們。還有,給他一床棉被!”

  老管教丟下這句話就走了,外邊的火爐暖和著呢。

  “兄弟,你還真牛比呢,滿城的炮竹送你進這裏。什麽事兒啊?好好的年也過不了。”

  一個耳根有道疤痕的二十來歲男子斜著眼打量著門口的新來室友。

  白向雲一眼就將自己的暫住地盡收眼底:水泥通鋪,角落是蹲廁,旁邊是個小水池。

  這就是牢房的全部設施。

  通鋪看來能睡七八個人,而這牢房現在連他一共才四個人而已,的確是很寬敞。

  “沒什麽。人要倒黴了喝涼水也會塞牙。”白向雲輕描淡寫的帶過,將一包高檔煙丟到幾人中間:“我叫白向雲。我睡哪裏?”

  刀疤瞥也不瞥那包煙一眼,看著這新進人員冷硬的臉,目光有了些惱怒。

  “知不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

  “看守所!”

  “知不知道這倉為什麽人會這樣少?”

  “不知道。”

  “想不想知道?”

  “不想!”

  刀疤一扔手中的煙頭呼的坐起,另外兩人也一副看死人的目光盯著白向雲。

  白向雲雙眼毫不示弱的與刀疤淩厲的目光碰撞,監倉內冰冷的氣溫一下子仿佛又降了幾度。

良久……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