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章 天上掉下來的好朋友(下)

十幾支黑漆漆的槍管幾乎同時頂上了黑胖子的腦袋,易天星歪著腦袋,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絲無比邪氣的笑容:“啊,是你的女人?啊,為什麽她看起來還是處女呢?難道是因為你沒有能力麽?唔,那,我更加需要幫你一下,讓她變成一個快樂的小女人!哈,你用了多少錢買下的她?說個價錢來吧,在日本,隻要住進了富士山城的女人,都是明碼標價的,我並沒有冒犯你呀!”



黑胖子渾身顫抖子,一下子就軟在了地上:“哦,不,我,我把她讓給你,我,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天啊,我。。。”



槍管死死的頂在了他的後心、腦袋上,持槍的大漢們嘴裏發出了輕輕的獰笑聲,笑聲中滿是張狂的殺氣。周圍的人完全相信,隻要易天星一聲令下,這些大漢會毫不猶豫的幹掉這個黑胖子。雖然富士山城的後台老板禁止任何人在他的勢力範圍內衝突,可是,一個能公然的帶著這麽多打手出入富士山城的人,要說他和那個神秘的老板沒有任何的關係,豈不是可笑麽?



易天星悠然的歎息著,手中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了一隻雪茄,歪歪斜斜的叼在了嘴角,立刻有一黑衣壯漢劃了一根細長的火柴,給他把雪茄點著。輕輕的吐出一口煙圈,易天星冷笑起來:“哼,你以為你是什麽人呢?殺了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容易!啊,哦,天啊,猜猜看我碰到了誰?好啦好啦,帶著你的女人滾吧,這種檔次的女人,我手指頭勾勾,起碼就有一萬個衝上來想要強奸我,難道我會在乎她麽?”



毫不留情的、極其無恥的侮辱了那黑胖子以及他身邊的金發少女,易天星彷佛猴子一樣渾身晃蕩著走向了萊茵哈特,深深的鞠躬道:“啊,我親愛的朋友,我們又見麵了!這個早就該被摧毀一萬次的地球還真是小呀,我怎麽在哪裏都能碰到你呢?哦,真是太巧了,太巧了呀!”



萊茵哈特苦笑了一聲,天啊,自己怎麽又被這來路不明、莫名其妙的易天星給碰上了?萊茵哈特可是懷疑他的出身很是有點問題的,尤其看他今天的霸道作風,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什麽出身名門世家的好人。偏偏自己怎麽這麽倒黴,迷幻龍窟見到他還算是自己走錯了地方,而在日本,卻又碰到了他?



無奈的笑了笑,萊茵哈特站起來,朝著易天星行禮到:“易天星先生,很高興再次看到您。唔,你是來日本度假的麽?”



易天星沒有理會萊茵哈特的問話,而是朝著牛排館的經理大聲的呼喝起來:“拿你們最好的酒過來,沒看到我碰到了好朋友麽?你們這群隻吃飯不做事的廢物!快點把酒送上來,難道你們要我丟臉,讓我的朋友以為我是一個沒有禮節的人麽?怎麽說富士山城我也占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我可是你們的大老板呀!”



朝著那群可憐的侍者、經理大聲的喝罵了足足有一分鍾,易天星這才回過頭來大笑起來:“啊,不,不,在英國我們是偶遇,可是在日本麽,可就不是巧遇了呀!您看,你要住在最好的酒店,而日本最好的十家酒店,都有我的一點點股份在裏麵,哈哈哈,所以。。。哈哈哈!去,給你們的值日經理說,給我的朋友換最好的房間,所有的費用全部免單。”



萊茵哈特手足無措的大聲說道:“啊,不,易先生,您太客氣了,我。。。”



易天星一手重重的拍在萊茵哈特的肩膀上,把他拍得一P股坐在了沙發上。嘴裏的雪茄飛快的噴出了幾股濃煙,易天星猖狂的笑起來:“哈,這不是客氣,這是我們中國人待客的禮節!難道說我的朋友住進了我擁有股份的酒店內還要花錢麽?我們中國人,和那些虛偽的西方人不同,我們的東西就是朋友的東西,除了我的女人不是你的女人,其他的東西都可以共享的嘛!”



翹著二郎腿,易天星親切的擠進了萊茵哈特所坐的那沙發,親熱的問候到:“啊,萊茵哈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曾經告訴過我,你是一個特工?唔,難道該死的英國政府突然發了一筆橫財,居然能有足夠的經費讓你住進這號稱連最後一條內褲都給你扒幹淨的富士山城麽?唔,不可能呀!我知道他們的作風,他們可是恨不得讓你們喝著西北風來執行任務呢。”



滿臉的幹笑,萊茵哈特有點緊張了看了看左右,連忙說道:“哦,天啊,您聲音小一點,我不想讓人知道。。。這個,我昨天很幸運贏了一點點小錢,所以才。。。這個,我。。。”



易天星眼裏寒光閃了一下,狠狠的橫了一眼四周的客人,突然笑起來:“不用擔心,難道他們敢暴露您的身份麽?沒有人敢這樣作的,放心好了。”不等萊茵哈特明白過來那道寒光到底是什麽意思,易天星的左手已經親熱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親切的說道:“哈,我聽說了,昨天有個幸運的家夥在賭場贏了好幾千億的巨款啊,難道那個幸運的家夥就是你麽?”



一口口的濃煙噴了出來,熏得萊茵哈特頭昏腦脹,稀裏糊塗的點頭說道:“啊,隻是運氣好,運氣好而已,我。。。”



一瓶烈酒已經出現在易天星手裏,他連瓶子一起塞進了萊茵哈特的手裏:“啊,不用客氣,我說過了,富士山城,我算半個主人,而我,最喜歡交朋友,最喜歡結識各種各樣、各行各業、各種種族的朋友,哈哈哈,來,為了我們成為朋友,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萊茵哈特都不明白,平日裏冷靜冷漠的自己,怎麽就稀裏糊塗的陪著易天星把一瓶酒全部灌進了肚子裏!看了看瓶子上的商標,萊茵哈特差點沒嚇得慘叫起來:俄羅斯特產七十三度的烈酒!



不等萊茵哈特反應過來,眼睛發亮的易天星已經又抓起了兩個瓶子:“啊,為了我們以後成為朋友,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為了我們的友情,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為了我們無比深厚的友情,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為了你居然是一個特工,為了你居然住進了世界犯罪分子最集中的富士山城,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奇怪,為了你是一個特工,但是居然敢於住進富士山城的勇氣,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對了,應該說什麽呢?嗯,找不到什麽祝酒詞了呀!那麽,為了我們第二次見麵你就陪我喝酒,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啊,那麽,現在,為了你居然能和我易天星拚這麽多瓶酒,幹瓶!”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天啊,讚美萬惡的神靈,為了你沒有一點點的真元卻能喝這麽多的醫療酒精,為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對手,幹瓶!。。。啊,什麽?你問什麽叫做真元?哈哈哈哈,我有說這個詞麽?你一定聽錯了,聽錯了啊,哈哈哈,幹,幹,幹!”



兩個酒瓶相互碰了一下。。。



萊茵哈特渾身大汗,身上的毛孔都擴大了十倍,每一個毛孔都流出了濃濃的酒氣,粘稠的汗液從他每一個毛孔內流淌出來,他的頭發都濕漉漉的,眼看得兩眼發直,眼白發青,瞳孔發紅,就要一腦袋栽倒在地上了。



腦袋上有淡淡的一股氣流直衝上來,在頭頂三米高的地方匯聚成淡淡的一朵蓮花的易天星卻是若無其事的,他又打開了兩瓶烈酒,滿臉惡意的看著萊茵哈特直笑:“啊,那麽,我們再喝一瓶吧,為了我們的友情,為了我們純潔的、堅固的友情,我們好好的喝一杯吧!唔,萊茵哈特,你來日本幹什麽呢?你這樣的新任的小特工,難道還能有什麽重要的任務要執行麽?”



腦漿已經變成了一團糨糊,龐大的精神力近乎失控,在識海中胡亂衝撞的萊茵哈特露出了一個白癡般僵硬的笑容:“哈,我,我來查案子的,我們找到了線索,我們的同行安德魯森被滅口的案子。。。嘻嘻,我們來找一個販賣軍火的集團,他們中,有超能力者存在,自稱為什麽屠神者,我們甚至懷疑,他們和黑暗勢力有關係。。。嘻嘻,來,再幹。”



易天星滿臉的古怪,回頭看了看同樣滿臉古怪的隨從們,苦笑起來:“哦,好吧,我的小朋友,你可真會找麻煩呀。他們可不是和黑暗勢力有關,他們本來就是黑暗勢力的一份子呀。唔,你們的局長K,是個傻瓜,居然讓你們來送死麽?不過,既然你是來查案子的,那麽,就讓我好好的幫你一下吧。”



他滿臉的得意,輕輕的笑道:“當年,老鬼也是用這樣的手段,威逼脅迫的收買了無數的特工高層呀!可惜到了後來,他們居然看不起這些情報局的人了,居然放手讓他們逍遙。現在,讓我來繼續的玩這個遊戲,卻也是很有趣的呢。”



酒瓶猛的塞進了萊茵哈特的手裏,易天星完全不擔心萊茵哈特可能酒精中毒死掉,他大聲的叫嚷起來:“哈哈哈,今天喝得真痛快啊,那麽,再來一瓶吧!唔,我的小朋友,你現在有心愛的姑娘了麽?我告訴你啊,我們男人,無論如何,身邊都要隨時帶著幾個女人才有派頭啊,尤其是,不能帶那種普通的貨色,我們都要帶那種極品的女人,這才是有麵子的事情啊。”



他滿臉打探人隱私的齷齪笑容,滿臉的怪笑:“萊茵哈特,你有女朋友了麽?嘖嘖,看你這麽純情的模樣,應該還沒有和女人好過吧?”



他抓耳撓腮的,巴巴的看著萊茵哈特,巴不得就立刻知道萊茵哈特最隱私的問題!這也是他從某人那裏學來的下流作風,最是喜歡打探他人的隱私啊,越是私人的問題,他越是喜歡聽,純粹就是一個八卦的姑婆作風。



萊茵哈特張了張嘴巴,臉上突然流露出了一絲溫柔的笑意:“啊,姑娘麽?如果說,是的話,那麽,是的,Alin。。。嗬嗬哈,Alin,她現在不在我身邊啊,她在,她在。。。”



眉毛猛的挑了起來,易天星滿臉的心急:“啊,那個Alin,她在哪裏?嘿嘿,在哪裏啊?有她的照片麽?唔,一個能讓你在富士山城都守身如玉,不去找女人快活的丫頭,肯定是極品的貨色吧?唔,好像看看那樣的美女到底是什麽模樣呀!她在哪裏呢?”



手裏的酒瓶慢慢的舉了起來,萊茵哈特把瓶口塞進了嘴裏,仰天‘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



易天星攤攤手,無奈的說道:“沒想到,你居然很有酒鬼的潛質啊,嗚,你怎麽到了這麽緊要的關頭,還喝酒呢?我的小朋友,難道你就不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麽?你要是喝醉了過去,可怎麽辦呢?嗚,我可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和你做朋友呀,所以,對於我的朋友,我肯定要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給查清楚不是?”



那幾口下肚,萊茵哈特已經翻騰不休的身體立刻達到了臨界點,大腦徹底的失去了意識,失去了對自己龐大精神力的控製!



天生比普通人強大百倍,經過後天的磨練後,更是不知道具體有多強的精神力徹底的爆發了出來!‘轟’的一聲,一圈淡淡的銀光從萊茵哈特的眉心炸了開來,朝著四周瘋狂的爆了出去。



無數道細小的酒泉呼嘯著從萊茵哈特渾身每一個細小的毛孔**了出來,濃烈的酒氣衝天而起。他座下的沙發、身前的桌子、四周的一切陳設,幾乎同時化為了粉碎。無數的碎片呼嘯著朝著四周橫掃了出去,‘嗤嗤’的巨響聲中,幾個倒黴的客人慘嚎一聲,已經被卷入了那銀色的狂濤中,身體被化為了最細小的原子,溶入了那奔湧的酒泉中。



在萊茵哈特的精神力突然爆發的同時,易天星已經發現不對,他兩隻手死死的護住了自己俊朗的臉蛋,團身縮成了一個肉球,隨後立刻被那狂爆的威力給震飛了出去!



‘嗤嗤’聲中,一道道細細密密有如針尖的勁氣瘋狂的轟擊在易天星的手臂上,他身上流動著一股柔和的銀色光芒,死死的護住了他的身體和他那套潔白的,純粹是高手匠人用手工縫製的中山裝。



足足有幾百平方米大小的牛排館整個的化為了粉碎,無數的玻璃渣滓有如細碎的小刀,朝著四周狂野的割了過去。那些經理、侍者尖叫了一聲,居然一個個輕盈的騰空而起,化為一道道殘影,閃進了富士山城內,躲開了那足以把一頭犀牛都撕成粉碎的能量瀾濤。



萊茵哈特體內的酒精被突然爆發的精神力全部驅逐了出去,他立刻恢複了清醒,一個騰身,腳尖在牛排館原來的一根合金支柱上點了一下,已經掠進了富士山城。他看著滿臉狼狽的易天星,又看看突然間憑空消失的牛排館,很是詫異的問道:“天啊,發生了什麽事情?這。。。到底怎麽了?”



易天星很狼狽的笑著,無比的狼狽。他尷尬的說道:“啊,這個,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剛剛把所有的客人趕走,剛剛和你喝到好處,剛剛和你結成了好朋友,差點就要燒黃紙砍雞頭結拜的時候,突然一顆炸彈自天而降,把整個牛排館都炸碎了。我的運氣真好呀,身邊有幾個高手護衛,把我給救了進來,而你,天啊,萊茵哈特,你居然會飛?唔,你是超能者麽?”



眨巴了一下眼睛,萊茵哈特看了看那突然間消失的,隻有幾根橫出去的柱子還勉強掛在山體上的牛排館,很詫異的叫道:“什麽?炸彈?是誰做的?這個,我們,我們剛才怎麽了?”他的腦袋徹底的糊塗了,自己隻記得和易天星喝了第一瓶酒,然後整個腦袋立刻就糊塗了起來,剩下的事情那是再也記不清了。



什麽叫做睜著眼睛說瞎話呢?此刻的易天星就是這樣了。他連連點頭的說道:“可不是麽?前幾天有一夥黑社會分子威脅我們富士山城,如果我們每個月不繳納一萬塊的保護費,他們就要炸掉我們富士山城。。。啊,神啊,日本果然是個無法無天的地方!我在英國倫敦開中國城開得好好的,就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誰知道這次在日本的投資,居然被炸彈襲擊!”



他憤怒的抨擊起來:“日本,果然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我要抗議,我要投訴。。。恰夫力,給下麵的人說,提出一筆錢來,我要組建一個強大的保安部,唔,暫定一萬人的規模吧,給我全副武裝起來,我要讓那群街頭的小混混知道,得罪了我易天星,是什麽下場!”



萊茵哈特滿頭霧水的看著一條條彪形大漢若有其事的匆匆領命而去,不由得徹底的糊塗了:“唔,富士山城?有人敲詐勒索富士山城?誒,一個月一萬塊的保護費,似乎不是很高呀,這個。。。還有,我什麽時候答應和他結拜了?這個。。。天,他難道就是那個一心和英國政府對著幹的中國的幕後老板麽?難道上次大衛去見到的人,就是他?”



洶湧而來的訊息,讓萊茵哈特徹底的糊塗了。



易天星卻是不給他清醒過來的機會,親熱的勾住了他的肩膀,大笑到:“啊,我們一見麵,我就知道我們肯定會變成好朋友的。看看,現在不就是麽?啊,得了,不要理會你屬下的那四個無賴了,我帶你去新東京好好的見識一下吧。唔,萊茵哈特,你們這次來日本,到底是為什麽呢?說吧,說吧,告訴我實話吧,也許我可以給你幫忙呢。”



萊茵哈特被動的跟著易天星走去,他有點奇怪,為什麽自己對這個行事古怪的年輕人,就一點戒心都沒有麽?唔,易天星給他的感覺,就有如當年在神巢的深山生存訓練中,那一條被他救助後,溫順的陪伴了他一個冬天的野熊一樣!



蘊藏著強大的力量的身軀,在凜冽的寒風中為自己遮擋著暴風雪,而那低沉的嘶吼聲中,有著在人類身上都感受不到的,那種異樣的溫暖!



一步步的跟著易天星前行,萊茵哈特臉上有一股溫和的笑意,這個易天星,的確是沒辦法讓他起絲毫的戒心啊!



突然,易天星鬆開了搭在萊茵哈特肩膀上的手,飛快的朝著一個有著銀色長發的貴夫人衝了過去。“啊,夫人,您高貴的麵龐,迷一樣的眼神,簡直在瞬間就征服了我的心靈!哦,您介意讓我們發展一段超脫友情,但是絕對不是愛情,純粹的**的肉體關係麽?哦,天啊,夫人,您真是美麗到了極點,尤其您雄偉的胸脯,簡直就迷死我了!。。。唔,附帶問一句,您不是處女了吧?看您的腰身,大概有過孩子了?。。。那真可惜,太臃腫的腰身,我可不喜歡呀!”



‘啪’的一聲,臉上帶著一個腫脹的紅掌印,易天星灰溜溜的小步走了回來,嘴裏低聲的罵咧著:“靠,穿著這麽厚的大衣,把腰身都給遮攔住了,虛偽的女人!”



萊茵哈特的額頭上,有一滴冷汗慢慢的滑落:“嗯,這個家夥,能算是朋友麽?他能是一個可靠的朋友麽?”



卻不知,易天星的心裏也在偷偷摸摸的嘀咕著啊:“啊,沒想到,這個小家夥,居然蘊涵了這麽恐怖的精神力!天啊,如果僅僅比較精神力量,怕是我都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他能徹底的引發這股力量,他會有多強大呢?”



兩個心裏各自轉悠著不同念頭的年輕人,慢悠悠的走出了富士山城。



從背影看過去,除了萊茵哈特稍微比易天星矮了幾厘米,他們的背影,簡直就是一摸一樣啊。



那飄飛的黑色長發,在風中飄動著,相互的糾纏在了一起,有如同枝所生的薔薇藤蔓,溫和但是無比堅韌的糾纏在了一起。



易天星和萊茵哈特,同時感覺到了一種。。。一種根本無法形容的感覺。



當他們並肩走向那落下的夕陽的時候,他們竟然有這樣的錯覺,隻要身邊有對方的存在,那麽,就算是神,怕是都不能奈何他們吧?



“神的榮耀指引一切,願神原諒我的褻瀆,我怎麽能升起反抗神的念頭呢?”萊茵哈特滿臉嚴肅,在那裏自責不已!



“操,那群裝神弄鬼的神靈算什麽東西?大爺我一腳踏死一百個,一巴掌扇死一千個,哈哈哈哈!”易天星滿臉猖狂的笑容,眉飛色舞的,色咪咪的眼睛已經掃向了身邊一少女的底褲。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