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山城(下)

那亂糟糟的黃色頭發,那幹癟的身材,那下體膨脹起來的一大團東西,以及那敞開的褲襠,讓萊茵哈特都覺得似曾相識。



而雕像後麵,矗立在大堂正中的那根貨色,則是讓萊茵哈特他們有一種抓出那人毒打的衝動!那是一根高十米,連上麵的毛孔都清晰可見的巨大的**!而且是處於最大的興奮狀態的**!上麵的青筋、血管、毛孔那是清清楚楚,一股子乳白色的帶著泡沫的液體慢慢的從那尿道口給噴了出來,噴起來足足有十幾米高,然後帶著滿天的古怪氣息濺落在了下方的水池中。



那涼涼的、有點奇異香氣的水花就這麽潑灑在了所有進出的客人身上,簡直就有如那根大家夥在朝著所有的人身上噴灑體液一般。



“無恥的家夥,下流的家夥,**的家夥。。。天啊,這家夥的創意簡直就是天才!我敢肯定,這根家夥是按照某人的真正的那根來鑄造的,肯定是這樣!我敢發誓,一定是這樣!怎麽說我也有蘇黎世大學古典藝術碩士的學位,這一點我是絕對不會弄錯的。”法羅兩眼發光的看著那根巨大的**,由衷的讚歎了起來:“頭兒,你不覺得,這根家夥有一種邪惡的魅力在裏麵麽?”



萊茵哈特的臉色,就好像剛剛吃了一包蒼蠅一樣,惡心到了極點。他喃喃得說道:“是麽?我現在隻有把那人抓出來,然後一刀子給他徹底解決掉的衝動。這個該死的家夥,他居然把這麽隱私的東西,堂而皇之的。。。”萊茵哈特實在說不下去了。



突然間,幾聲女人瘋狂的呻吟從不知道哪個角落的電子音箱內傳出來,於是那根巨大的家夥居然還抖動了幾下,劇烈的抽搐了三五下,‘呼哧’一聲噴出了更多的白色液體。



008終於也忍不住了,他低聲的罵道:“這個瘋子,他居然用最貴的高分子活性材料製造這根。。。這根大家夥!這可是用來給太空軍隊的戰士製造單兵內甲的昂貴材料,一噸那樣的材料,可都要幾億元呀!”



亞當有點羨慕的看著那根彷佛活物一樣的東西,低聲說道:“哦,得了,幾億?你忘記了這裏的收費麽?恐怕他這裏一天的純利潤就是幾十億,他在乎那一點點花費麽?想想看,把這麽大一座火山整個的掏空變成旅店,這樣的大手筆,這樣充滿創意的想法。那個家夥一定是天才啊,一定是天才啊。”



克裏斯則是好奇的走向了那根**,仔細的端詳起旁邊一個純粹用昂貴的紫結金鑄造的牌子上雕刻的字跡。很快,他就罵罵咧咧的走了回來,滿臉陰沉的罵道:“這個富士山城的老板,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惡棍,一個混蛋!要是被我在歐洲抓住了他,我一定會好好的揍他一頓。”



萊茵哈特厭惡的揮揮手,把麵前那飄飛著的水沫趕開,雖然他明知這些水沫都是昂貴的香水一類的東西,可是在心理上,他無比排斥這彷佛男人某種體液的東西。把走下交通車的時候,那個金發女郎遞給他的金屬牌子遞給了走過來的一個侍者,萊茵哈特滿臉不耐煩的問克裏斯:“那上麵,寫了些什麽東西?”



克裏斯氣急敗壞的咕噥著:“那個混蛋,上麵是他自己那根貨色的詳細的數據!甚至連他玩過多少美女,強奸過多少女人,誘奸過多少女人,**過多少女人,所有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寫在了上麵。”



但是,很古怪的,克裏斯臉上又流露出了掩飾不住的欽羨:“他還吹噓說,世界上有名的明星,隻要是女人,幾乎都被他給。。。另外,就是對他的某種功能無恥的吹噓,他居然說,他能夠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月三十天不間斷的和女人‘交配’,難道他以為他是**超人麽?”



接過了萊茵哈特的金屬牌,用通訊器詢問過上麵記載的信息後,前行帶路的侍者突然間回過頭來,很詭秘的笑起來:“哦,先生,我們老板的功能,的確是很強很強,非常的棒的!您知道麽?雖然世界上的富豪都喜歡來我們富士山城休假,可是他們自己圈子裏也在流傳一個禁令,那就是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女性親屬走進我們旅店呢。”



皺了下眉頭,萊茵哈特追問到:“這是為什麽?”



侍者得意的微笑著:“哦,因為我們的老板太有魅力了,所有來我們這裏休假的女性客人,總是不能抑製的愛上我們老板。尤其當她們和我們老板歡度一宵之後,更是趕她們走,她們都不樂意呢。”



亞當有點酸溜溜的說道:“不是說,你們這裏,那些富豪的女性親屬,是不怎麽來這裏的麽?”



侍者詭秘的笑著,用很是得意的語氣說道:“可是,她們太迷戀我們老板了,所以,在她們的丈夫或者情人不在我們富士山城的時候,她們就自己趕來和我們老板幽會呀!”他奸笑著說道:“要知道,愛情的力量,可是無窮無盡的呢。”



萊茵哈特剛想要說話,一條高瘦的人影已經晃晃悠悠的從身後趕了過來,超過了萊茵哈特他們,朝著前麵一架電梯走去。那原本嬉皮笑臉的侍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謹慎、恭謹甚至有點恐懼的朝著一邊讓了讓,讓那人影慢慢的走了過去。



萊茵哈特、法羅、亞當、克裏斯、008同時感到有一股股銳氣慢慢的襲了過來。那是有如無數細小的針一樣的銳氣,讓他們渾身毛孔都覺得冷辣辣的疼,他們的眼睛看向那人的時候,竟然瞳孔都疼了起來。隻能看到那人腳下一雙普普通通的運動靴,一條黑漆漆到處都是補丁的牛仔褲,以及一件火紅色,竟然紅得有點妖豔的緊身外套。



他的頭發,也是血紅色,紅得彷佛有血能夠流淌出來,帶著一股子邪異、但是充滿了張狂的生命力的氣息。



這人兩隻手插在褲子口袋裏,似乎他的腰整個攔腰截斷了一樣,上半身和下半身在自顧自的左右胡亂晃蕩著,似乎身上的所有零部件都在晃悠。他走路的姿勢軟綿綿的,彷佛被泡了一夜的麵條,有氣無力、拖泥帶水,速度卻是極快的。一股青煙從他嘴裏噴出來,帶著一股子奇異的香氣。擁有藥理學博士學位的法羅很輕鬆的就分辨了出來:大麻的味道――一種極其古老的,如今已經沒有多少人願意吸食的軟毒品。



那電梯正好升了上來,幾個肥頭大耳的家夥摟著嬌小玲瓏的美女,大聲喧嘩著走了出來。那人卻是蠻橫的撞了過去,隨手劃拉著就把那幾個胖子給撥開了去,嘴裏很含糊的用中文罵了一句:“好狗不檔道,何況你們這群豬。”



幾個肥胖的家夥氣得跳了起來,剛要轉身和那人理論,可是那人已經按下了按鈕,電梯直接滑了下去。幾個胖子氣得渾身肉都在那裏哆嗦,灰溜溜的抓著自己身邊的女伴,一邊低聲詛咒一邊朝著大門口處走去。



萊茵哈特他們來到了方才那電梯門口,那侍者抱歉到:“不好意思,我們酒店每個區域都是獨立的,你們所在的那個單人套間區,隻能通過這部電梯下去哩。哈,當然了,這樣作的好處就是,每個區域都是非常安全的!”



萊茵哈特冷漠的說道:“你的意思就是,給了多少錢,就住相應檔次的房間,每種房間單獨的隔開,這樣,不同檔次的客人,也就不會相互騷擾了?”他眼神有如刀鋒一樣,狠狠的剜了那侍者一眼。



侍者身體猛的一抖,訕笑著說不出話來。雖然他言語中的意思就是這樣,可是這話若是說明白了,就不斯文了。



但是電梯門突然又打開了,那高高瘦瘦的人站在門口,慢慢的說道:“哦,對不起,我倒是忽略了一件事情,你們還沒有上電梯呢。”他那微微帶著點紅色的眼珠,有如兩點鬼火,深深的盯了萊茵哈特一眼,突然問道:“很久沒有碰到身上擁有這樣氣質的人了,你信奉神麽?”他眼裏的鬼火漸漸的濃烈起來,整個電梯間都變得死氣沉沉。



萊茵哈特終於看清了這個人的麵孔,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的模樣,臉上有一道淒厲的劍痕,幾乎劈開了他的整個臉龐。有氣無力的模樣,加上他嘴裏叼著的那根長長的灰黑色煙卷,頹廢到了極點。這人站在電梯門口深深的看了萊茵哈特好幾眼,這才慢慢的退後了幾步,讓開了電梯間的門。



臉上露出了一點笑容,萊茵哈特溫和的說道:“哦,不,我不信奉任何神靈。”他走進了電梯間,似乎沒有看到那人的左手極其隱晦的,有如遊魚一樣的朝著自己的右腎部位拍了過來。



那人的手掌在萊茵哈特的衣服上觸摸了一下,然後立刻收了回去。萊茵哈特毫不懷疑,隻要自己方才稍微有點異動,那人的手掌就會變成鋼刀一樣,直接捅進自己的身體。幸好,幸好自己控製住了反擊的衝動。這人的實力莫測,能不和他動手,還是不要胡亂出手的好。



法羅也隱約的看到了這人試探萊茵哈特的那一手,頓時心裏平白的起了戒心,隨手把自己的行禮箱交給了亞當拎著,他兩隻手插在了衣服口袋裏,朝著那人笑了笑,站在了他身體的右邊正好和萊茵哈特一起,把他給夾在了裏麵。



那侍者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謙卑的笑了笑,按下了萊茵哈特他們的樓層數。萊茵哈特敏銳的看到,身邊的這個年輕人,要去的樓層,居然是地下。咳嗽了一聲,萊茵哈特好奇的問道:“你們地下,還有別的設施麽?”



不是侍者,而是那個年輕人低沉的回答到:“唔,如果你喜歡賭博、喜歡拳擊、喜歡殺人、喜歡看人被殺、或者喜歡被人虐待的話,可以去地下城。富士山城,富士指的是地上的酒店建築;山城,則是地下的附屬建築。下麵有歌劇院七處、賭場十二處、格鬥場所二十八處、特色場所三百六十家。”



他古怪的笑了笑,看了看萊茵哈特身上的衣服,搖頭說道:“看你們的打扮,也是錢太多了沒地方開銷,所以出來見市麵的年輕人?那麽,你們可以考慮去賭場好好的玩幾手,這裏的冤大頭很多,可以讓你們賺很多錢回去的。”



萊茵哈特幹笑起來:“您怎麽知道不是我們輸錢呢?”



那人搖搖頭,幽幽的看著萊茵哈特他們,慢吞吞的說道:“唔,能力者,嘿嘿,會輸錢麽?不過,建議你們去宰那些冤大頭是絕對沒錯的。可是,千萬不要和賭場的莊家對上,否則你們會死得很難看。。。唔,你們到了。”法羅等人的臉色都已經不對勁了,這人居然能看得出他們是能力者,那麽他的超能力,比起自己要強大多少?



電梯門慢慢的打開,萊茵哈特他們走了出去,回頭看時,那人臉上正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你的中文,說得非常不錯!我的名字是。。。傑斯特!如果在日本有什麽麻煩的話,可以考慮找我幫忙。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他古怪的笑著,隨手按下了按鈕:“如今,能碰到不信奉神的人,實在是太少了,真是罕見呀。”



萊茵哈特背心上一片的冷汗滴了下來,幸好,幸好自己最近兩天瘋狂的修煉超能力,不斷的調動自己龐大的精神力,體內充斥著風、水、雷、火等自然元素的力量,徹底的壓過了體內神力的痕跡。否則,如果讓這個自稱傑斯特的怪人,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有神力存在,那會發生什麽事情呢?



幹笑了幾聲,萊茵哈特喃喃自語到:“也許,什麽都不會發生吧!也許,隻是他的怪癖而已。”



那侍者殷勤的巴結到:“哦,先生,您說什麽?”



萊茵哈特連忙醒悟:“哦,不,沒什麽。。。你們的賭場,是全天候開業的麽?”



侍者奸詐的笑起來,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線了:“哦,親愛的先生,我們富士山城,從來沒有停業這個說法。。。您的房間到了。”



萊茵哈特‘深情’的看了侍者一眼,溫和的笑起來:“那麽,可愛又可敬的先生,你能過三十分鍾後來這裏找我們麽?我們需要一個領路者,帶我們去賭場見識一下。嗯,我們雇傭你,作為我們在富士山城的向導,需要支付多少錢呢?”



侍者眉開眼笑的看著萊茵哈特,無比殷勤的說道:“哦,天啊,先生,談錢,豈不是太俗氣了麽?如果你們在賭場贏了錢,隨便給我打賞一點就夠了嘛!”侍者心裏都快笑開花了:“能力者呀,他們居然是能力者,那麽,他們賭錢還能輸麽?隻要給我千分之一的賞金,那就是多少呀!傑斯特先生果然是我的財神,我的幸運之神呀!”



萊茵哈特優雅的微微鞠躬,溫和的說道:“那麽,等三十分鍾,我們洗漱一下後,就去賭場,請您做好準備吧!替我們找幾個真正有錢的客人,和我們單對單的來上幾把,卻也是不錯的。”



侍者深深的鞠躬了下去,一本正經的擺出了貴族管家那樣訓練有素的職業性笑容:“一切如您所願,我的老爺!”



‘碰’,房門重重的關上了。

——————————

推薦——《獵豔驕陽》

一個平凡的年輕人來到物欲橫流花紅酒綠的大都市,舉目無親,唯有不屈,起伏疊宕中終顯風流,於是商界長袖善舞,又得諸美垂青。

  由此可證:人不必是超人,隻要頭腦夠強,就能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

  紅塵溫香,纏綿弄玉,享盡個中滋味,一切中流擊水踏歌攜豔盡在《獵豔驕陽》!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43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