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客戶

冷雨淋漓,萊茵哈特兩前一中兩後的,慢悠悠的晃到了一條黑漆漆的大街路口。



亞當抹了一下臉上的雨水,低聲道:“應該就是這裏。”



克裏斯掏出了一件小型定位儀,仔細的看了半天,這才說道:“我敢肯定,絕對沒錯,除非天上三十七顆衛星同時開我的玩笑。”



008嗯了一聲,沒說話。



法羅飛起一腳踢開了一條黑漆漆的野狗,踢得那條野狗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嚎叫,夾著尾巴逃了開去。他擺擺頭,把臉上的雨水甩了個幹淨,兩隻手隨意的甩動了一下,大搖大擺的說道:“那就進去吧,難道還害怕這些流氓裏麵有人能把我們怎麽樣麽?”



萊茵哈特最聽不得這些話,他高傲的笑起來:“在這裏,難道還有人能把我們如何麽?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可以對著自己的腦袋來上一槍,自己先解決自己,不用再在世界上浪費糧食了。”他越過了亞當等人,當先朝著那黑漆漆的大街走了進去。



夜漆黑,進了這個路口才發現,這條大街並不是完全的黑暗,總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能透出一些莫名的光芒,讓人能隱隱約約的看清楚一些東西。路邊低矮的門房下,有衣著暴露的女子在那裏低聲的笑著,對著來來往往的詭秘的黑影不斷的打著招呼。萊茵哈特甚至看到了幾個身材嬌小的女人渾身**的直接被壓在了路邊的電話亭內,就這麽冒著雨公然宣淫。



一些身材粗壯,個子不高但是渾身肌肉異常發達的男子手裏拎著古怪的工具,詭秘的從這間房子裏鑽出來,又從另外一個門鑽了進去,也不知道他們在幹些什麽。突然間附近不知道哪棟樓裏傳來槍聲,然後就是一個女人瘋狂的嚎叫聲,但是她的叫聲立刻被人堵在了喉嚨裏,隨後就傳來了壓抑的喘息和呻吟。



“果然是個好地方。”萊茵哈特由衷的讚歎起來,他做夢都想不到,世界上能有這麽精彩絕倫的場所。在他看來,這個地方無疑是最好不過的淨化場所,一次大規模的、大範圍的強力的淨化,可以讓這裏的人渣們全部化為烏有。這種地方,最適合用來宣揚神的威嚴和威力。



突然,路邊傳來了細微的呼喊聲:“先生,您有空麽?”語調輕柔、緩慢,就好像一隻剛剛斷奶的小貓。



扭頭看去,萊茵哈特看到兩個顯然不過十三四歲,穿著很短小很輕薄近乎透明衣物的小姑娘,蜷縮在路邊一個角落裏,正呆呆的看著自己。心髒猛然抽搐了一下,看看她們柔軟嬌嫩的身軀,看看她們有如泉水一樣清澈但是卻過早的混入了一些雜質的眸子,萊茵哈特彷佛被高壓電穿過了身軀,手指都微微的顫抖起來。



法羅慢吞吞的走了過來,壓低了聲音說道:“頭兒,有什麽好看的,不過是兩個雛妓。這樣的人,在倫敦不算多,可是絕對不少,起碼有數千雛妓每天在出賣肉體,嗯,難道您對她們有興趣?那麽,一點點錢就夠了,這種地方的貨色,價錢。。。”



法羅高大的身軀重重的飛了出去,兩注鼻血慢慢的流淌了下來,雨水把鮮血渲染開,染得他半個臉一片暈紅。萊茵哈特在他說出更加難聽的話之前,已經狠狠的一拳把他砸飛了出去。這一拳,萊茵哈特用盡了所有的肌肉力量,就算如今世界上的重量級拳王,也絕對打不出這樣有力、這麽迅猛的一拳。法羅根本沒有提防,更是彷佛破沙袋一樣的飛出了十幾米。



冷冷的掃了法羅一眼,萊茵哈特從口袋裏抽出了一疊鈔票,慢慢的走過去,丟在了那兩個小丫頭的腳下。“這裏大概有兩萬塊,拿回去吧,不要再出來了。”萊茵哈特看著兩個小丫頭那脆弱、驚恐的眼神,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呆呆的看了萊茵哈特半天,那有著一對美麗的藍色眸子的小姑娘慢慢的蹲了下去,抓起了地上的鈔票,慢慢的把鈔票遞回了萊茵哈特麵前。“對不起,先生,我們不是乞丐!”語氣依然脆弱柔和,可是卻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堅韌。



萊茵哈特呆住了,看著那纖小白淨的手上那一疊沾染了一些塵土的鈔票,歪著腦袋仔細的思考了起來。“奇怪,難道,接受其他人的施舍,比自己做**更加難以讓她們忍受麽?可是,作為一個**,她們難道不覺得很悲哀,不覺得很下賤麽?乞丐,乞丐又怎麽樣呢?”他遲遲的沒有去接過那疊鈔票,那個小丫頭也就一直沒有縮回手,一直這麽用那柔弱的眼神看著萊茵哈特。



法羅有點趔趄的從積水中爬了起來,苦笑著朝著亞當他們歎息了一聲。“這頭兒,你如果想要做好人,就不要用這樣幼稚的手段吧。”亞當他們也是連連搖頭,半天說不出話來。



歪著腦袋盯著兩個小女孩看了半天,萊茵哈特還是沒想清楚,為什麽這兩個小丫頭放著送上門的錢不要,卻偏要依靠出賣肉體來賺錢。他還記得梅林用那種極其厭惡、非常不齒的口吻說過的:“**,一群最下賤的生物,不值得同情,不值得饒恕,她們死後,甚至不應該下地獄。她們就是墮落的源泉,就是吸引人墮落的魔鬼。”難道,這樣下賤的職業,她們,還會有,哪怕是最微小的一點點的自尊麽?



拿著錢的小丫頭看到了後麵雨地裏慢慢靠近的法羅等四人,不由得有點嚇得發抖,結結巴巴的說道:“先生,謝謝,可是,我們不是乞丐。如果您想要光顧我們,一小時一百五十歐元,我們昨天才出來做生意,所以,我們的價錢比較高。。。謝謝您,可是,我們不接受施舍的錢。”



斜次裏一道人影衝了過來,一個龐大的白人漢子大聲的咒罵著,揮手搶過了那一疊鈔票:“麗莎、麗娜,你們兩個該死的賤人,是不是昨天被我操得不夠?今天你們想要試試被人**的味道?哈,有人送錢給你們,你們居然不要,你們這兩個蠢物,你們這兩個天生被人操的賤人!讓神保佑你們的母親下地獄,讓那個死婊子下地獄吧!沒有錢,我拿什麽去買藥丸和酒?”



他朝著萊茵哈特點頭哈腰的諂笑起來:“啊,親愛的先生,尊貴的紳士,您對她們兩個有興趣麽?她們兩個是雙胞胎,真正的雙胞胎。而且,她們昨天才被人破掉身子,幹幹淨淨的,非常幹淨!她們昨天開始出門接客,可是還沒有客人光顧過!哈,您放心,我沒有任何的疾病,我沒有那些該死的變異病毒,她們的身體,很幹淨。”



麗莎和麗娜的眼睛裏,突然流露出了掩飾不住的深深的恐懼和無邊的仇恨,那恨意之強烈,讓萊茵哈特的皮膚都起了雞皮疙瘩,一時間,兩個俊俏秀麗的小姑娘,卻變成了兩條幽靈一樣,釋放出了無邊的怨氣。



重重的閉了一下眼睛,再緩緩的睜開,萊茵哈特似乎想通了什麽東西,慢吞吞的說道:“哦,您是她們的父親?”



那大漢得意的拍打起了肥胖的肚皮,狠狠的在一個小姑娘的P股上捏了一把:“哈哈,沒錯,我是她們的親生父親。她們的母親,那個臭婊子、爛婊子死了,我也沒辦法呀,在這個世道討生活太困難了,所以,隻能讓她們出來賺錢了。”



大漢厚顏無恥的淫笑了起來:“她們不好意思出門接客嘛,所以,雖然明白她們的處女能賣價更高一點,可是我還是,哈哈哈,還是先奪走了她們的貞操,起碼,這樣她們對於男人就不是一無所知,起碼她們就知道男人是怎麽回事了,也就不會害怕了嘛。”他沒有注意到,萊茵哈特身後的法羅四人眼裏已經流露出了濃濃的殺氣,拳頭握得緊緊的。



慢慢的點點頭,萊茵哈特慢條斯理的從腋下把K-7拔了出來,慢條斯理的對準了大漢的腦袋。他幽幽的說道:“那麽,親愛的先生,很榮幸的告訴您,您被拋棄了,您被至高的神靈拋棄了。因為您是一頭野獸,您已經不是人類了。”



大漢渾身僵硬在了那裏,立刻看得出他尿了褲子,褲襠上出現了一大塊的水痕。沒有任何話說,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喉嚨裏發出了殺雞一樣的尖叫聲:“哦,神啊,不。。。”



輕輕的搖頭,萊茵哈特慢慢的說道:“不,神不會響應您這樣下賤的胚子任何的祈禱的。我是神在這個世間的使者,在一定的層麵上,我擁有對你這樣的下位者絕對的審判權,而我,現在裁決:您必須死。”他抿著嘴露出了非常冷酷的笑容,悠然說道:“可是,在殺死您之前,我還要詢問一下六位陪審員的意見。你們說,他應該死麽?”



法羅冷漠的說道:“幹掉他。”



008冷冷的說道:“讓我慢慢的碎割他吧,操縱金屬,是我的拿手好戲,我會讓一朵金屬的仙人球,從他的體內生長出來。”



亞當牙齒發出了嘎崩的響聲:“幹掉他,不要給我麵子,我會把他的屍體丟去倫敦皇家動物園喂蟑螂。”



克裏斯呼哧呼哧的喘息著,低聲說道:“殺了他。。。多好的兩個女人,居然被他禍害了。”



萊茵哈特優雅的點點頭,看向了兩個驚恐的摟抱在一起的少女,溫和的問道:“那麽,麗莎和麗娜,你們覺得呢?這個男人,是你們的父親,我殺死他,你們有意見麽?作為他的直係親屬,你們擁有最後的仲裁權。如果你們要他死,他死。你們要他活,他活。一切,取決於你們的意誌。”他的嗓音裏,帶著一點點說不出的煩躁:“來吧,今夜是審判之夜,有罪的,終究要付出自己的代價。”



兩個少女哆嗦了一陣,突然尖叫起來:“殺了他,殺了他!是他逼媽媽不斷的接客人,是他活活的逼死了媽媽,殺了他。。。神啊,他是我們的父親,他怎麽能對我們做那樣的事情?”



右腿猛的挑了起來,大漢起碼有一百五十公斤的沉重身軀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聲,被筆直的踢起來足足有五十幾米高。隨後,萊茵哈特的K-7朝著上空準確的放了一槍。



反坐力一百七十公斤的手槍,擁有多大的威力?就看這條大漢的下場就知道了。那不知道用什麽材料造成的子彈,居然在他體內整個的炸裂,就彷佛淩空爆了一發小型炸彈一樣,血霧籠罩了方圓百米的天空,隨後溶化在了雨水中,無數血色的雨點飛快的落了下來。這麽大一個人,居然就沒有一塊超過小指甲大的肉留下來,全部被炸碎了。



巨大的聲浪驚醒了整個黑街,街道兩邊無數的窗口突然間同時亮起了燈火,無數黑漆漆的槍口從那些窗口內伸了出來。小巷內、拐角處,無數人小心翼翼的露出頭來,朝著這邊打量著。



一個沙啞有氣無力的聲音響了起來:“嗨,果然很熱鬧。親愛的,誰能告訴我,是警察還是特務?是警察的話,給他們錢讓他們滾;如果是特務,殺了他們。。。或者,是其他地盤的人過來爭地盤麽?天啊,真是有趣,在大老板的控製下,倫敦還有人敢挑起戰爭麽?誰,是誰這麽大膽?敢破壞倫敦的地下規則?他不要命了麽?”



萊茵哈特慢慢的把K-7插回了槍套,朗聲說道:“你是這裏的頭目?真有意思,沒想到你們這裏居然會被一個人控製著。這樣更好,非常好。我不是警察,也不是特工,更不是來和你們爭地盤的。你們這點地盤,還不放在我眼裏。”



那沙啞的聲音好奇的問道:“那麽,親愛的小夥子,你能否告訴我,你來幹什麽呢?欣賞風景麽?哈哈哈哈,我們這裏半夜隻有成人電影上演,難道你是來免費觀看的麽?”‘哈哈哈哈哈’,無數下流的聲音同時笑了起來。



冷哼了一聲,彷佛一道寒風,萊茵哈特的冷哼聲立刻就讓附近淫笑的聲音停了下來。他冷漠的說道:“如果我想要觀看某些鏡頭,我也會選一些長得美麗點的生物去欣賞,你們這裏的這些流氓,實在太醜陋了,我沒有那個興趣。”



當下就有人氣惱的罵了起來,可是那沙啞的聲音立刻響起:“閉嘴,不想死的就閉嘴。那麽,你來這裏到底想要幹什麽?親愛的小朋友,我們這裏不是好玩的地方。如果你想要去找樂子,也許迪斯尼遊樂場更適合你。”



萊茵哈特冷冷的說道:“遊樂場?你帶著自己的孩子去吧,如果你有孩子的話。我來這裏,是為了買一些東西。我需要一些很好玩的東西。不過,突然看到了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所以我先收買了一條人命,然後我還要買兩個人。”他猛的把兩個小姑娘拖到了雨地裏,冷酷的說道:“我在倫敦沒有侍女,我需要買兩個侍女,這兩個小丫頭正好合適,我想,她們很適合我。至於那條人命。。。”



沙啞的聲音有點譏嘲的笑起來:“哦,那條人命麽,我知道。是她們的父親麽?可憐的麗莎和麗娜,她們很不幸,有一條狗做她們的父親,本來,我們可以幹涉一下,可是這裏有這裏的規矩,我是這裏的家長,可是我不能幹涉我屬下人的任何私生活。這是我們大老板定下的規矩,沒有人能違抗。。。嗯,我們每一個幫派成員,都是平等的。”



他歎息到:“她們的父親,是個人渣,就算我們是黑幫,可是我依然要說,如果我有那個權力,我會第一個殺死他。既然你收買了他的性命,那麽我給你們打個六折,你們付給我們三萬歐元,他的性命就是你的了。”



沉默了一下,他慢吞吞的說道:“麗莎和麗娜,如果你能好好的對待她們,你意思意思給點錢,完成了我們的所有手續,你就帶她們走吧。”



萊茵哈特、法羅驚詫的對看了一眼,這就是黑街的黑幫老大麽?可是,似乎,他的人情味很濃,那麽為什麽還會發生這樣發指的事情?



吸了一口氣,隨手把自己那特製的可以防雨的風衣脫下,胡亂的蓋在了兩個臉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小姑娘頭上,萊茵哈特語調中透出了一點點的熱情:“這樣麽?那麽,很感激,如果她們願意聽從我的命令,我會好好的對待她們的。最起碼,我不是人渣。”



那沙啞的聲音大笑著:“哦,看得出來,高傲的小夥子,你有如今這個世界上很少人擁有的,從骨子裏透出來的高貴,你是一個真正的紳士。那麽,請上來,帶這位紳士上來,請問,您深夜裏賞光我們這條臭名昭著的黑街,有什麽事呢?您需要什麽?女人?毒品?殺手?或者是。。。上來吧,請上來,我知道,您這樣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的跑到我們這裏來的。”



他自得的笑著:“對於潛在的客戶,我們可以提供五星級的服務。來,順著大街走,前行一千三百米,‘哈德森•比爾綜合金融大樓’就是我的總部,請上來談,我在這裏等你們。。。通過監視係統和貴客談話,是非常不尊敬人的表現。”



萊茵哈特輕輕的點頭,推了一下麗莎和麗娜,示意她們跟著自己往前行去。



四周的窗口裏,那無數的槍械消失了,那些探頭探腦的人也紛紛自如的行動起來,就彷佛萊茵哈特他們不存在一樣。

——————————

推薦——〈軒轅豔史〉

上古種族的力量,重現現代社會,原本普通的少年,卻成了軒轅族的後裔,他的生活,從此發生改變……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5309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