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菜鳥探案

倫敦的天氣總是很古怪,不管是六百年前,還是六百年後,都是這樣。



白天裏還是陽光燦爛,可是到了夜裏,卻不知道從哪裏飄來了一層雨雲,就彷佛喝飽了啤酒的醉漢小解一樣,很酣暢淋漓的把水點給潑灑了下來。風裏麵,已經帶上了一點寒意,穿過了大街小巷,發出了空洞的‘颼颼’聲。



倫敦,可是是如今世界數大金融中心、大都市中最古怪的一個了。每次一到夜間,除了幾處特別的娛樂場所,其他的地方總是燈光暗淡,弄得整個城市就彷佛亂墳崗一樣,黑漆漆的沒有任何的生氣。除了一些上流社會的人還在四處遊樂,在某些特別場所進出,或者是那些興奮放蕩的年輕人聚集在夜總會的附近,整個倫敦死氣沉沉。



當然,這樣也符合倫敦在世界上的形象:黑暗勢力的大本營,夜間總有無數的黑暗生物出沒;加上神庭乃至除魔公會的人頻繁的活動,普通人一到夜間,還是小心的守在家裏為妙。倫敦城的夜,是不屬於那些奉公守法的普通百姓的。



“Shit,這該死的倫敦,簡直就和我以前看過的一部古董片裏麵的景象一樣!黑漆漆,濕漉漉,鬼氣森森,到了夜裏就彷佛進了墳場!”脾氣有點暴躁的火焰操縱者克裏斯一腳踢飛了一個易拉罐,隨手把身上的風衣緊了緊。



亞當慢條斯理的往嘴裏塞了根雪茄,湊到了克裏斯的麵前:“得了,不要抱怨了,起碼這樣的夜總是很平靜的,我喜歡這樣寧靜的夜晚。難道你很樂意到處熱鬧無比,但是隨時跳出幾個狼人對著你的小腹來上一爪子麽?嘿,親愛的克裏斯,借個火兒。”



克裏斯兩隻手指一彈,一縷細細的火苗冒了出來,給亞當點著了那根雪茄,突然詫異的說道:“哦,天啊,正宗的古巴貨?你從哪裏弄來的?黑市上,這種貨色可是上百歐元一支的!該死的,亞當,你又從證物保管處偷東西了?要是被上校知道了,他非把你扔去非洲食人部落做觀察員!”搖搖頭,克裏斯從亞當口袋裏摳出了一根雪茄,嘀咕到:“既然你都偷出來了,那麽,親兄弟分享好東西。”



濃鬱的雪茄香氣在空氣中慢慢的蕩漾。似乎根本就沒有名字的008有如一具機器,穩重而精密的在一旁行走。他在右手上飛快的旋轉著一柄鋒利的MK-125軍刀,發出了細細的破空聲。



萊茵哈特和法羅落在了最後麵,法羅耷拉著腰,彷佛沒睡醒的懶貓一樣有氣無力的往前挪動著步子,低聲的哼哼著:“唔,頭兒,你的房間設施簡直太豪華了,真難以想象,您在神庭的地位很高麽?局裏居然給您配置這樣檔次的別墅!在那個區的一套別墅,起碼要上千萬歐元的價錢。雖然是租給您住的,可是您的麵子也太大了。”



萊茵哈特腰肢挺得筆直,慢慢的隨著法羅的步伐往前走,有點無奈甩了甩頭,把頭發上的雨水抖了出去,有點鬱悶的說道:“所以,你就把他們都叫來和我住在了一起?嗯,雖然這樣的確是不錯,可是。。。”



有氣無力的回過頭來,法羅有點驚歎的問道:“可是,頭兒,難道你還要讓亞當他們住在那狗窩一樣的公寓裏麽?您的別墅這麽大,既然我們現在都是你的組員了,自然就要住在一起呀!您看,您的經費這麽多,以後如果我們招高級**上門,起碼您付帳也方便呀!難道你不害怕,假如就我們兩個人住在一起,這個名聲會很不堪麽?”



猛的呆了一下,萊茵哈特問道:“什麽名聲?”



伸出雙手朝著天空擁抱了一下,法羅歎然說道:“同性戀,親愛的頭兒。雖然現在整個世界除了保守的中國,其他國家都允許同性戀結婚,可是畢竟同性戀還是不為公眾所接受的。我們生活在一個保守、封閉的社會呀,尤其是最為保守的英國。。。我們兩人都是如此超群的天才,我們都是這樣的宇宙不同,我們兩人之間相互的吸引力,一定是很大很大的,難道您不覺得,我們單獨住在一起,會很危險麽?”



‘噗、噗’,亞當和克裏斯同時吐出了嘴裏的濃煙,差點沒被嗆死。克裏斯回頭朝著法羅比了個中指,惡聲惡氣的罵道:“閉嘴,法羅。你這個天生有自戀狂傾向的家夥,可不要帶壞了我們頭兒。”



亞當幽然歎息到:“唉,我們第一次和頭兒見麵的時候,就看到法羅的臉色不對了,他對頭兒,似乎很是有一點點不健康的好感呀!頭兒,您一定要當心,法羅這家夥是調查局公認的怪物――雖然現在您比他顯得更加怪物一點!您可要當心呀,雖然現代社會的醫學發達,艾滋病已經完全不是一種絕症了,可是艾滋病的第九號、第十三號變種,可還是致命的哩。”



一直冷漠的008突然咧開嘴笑了笑,朝著萊茵哈特意味深長的說道:“頭兒,艾滋病毒第九第十三號變種,大部分是通過男性同性戀傳播的。也就是說,在你們的生殖。。。”



萊茵哈特第一次有了惱羞成怒想要殺人的衝動,他眼裏閃過兩道藍光,憤怒的罵咧起來:“你再敢說一句,我就立刻叫仲裁所的仲裁者把你們給淨化了!隨意的侮辱一個高貴的神職人員,這是不可饒恕的罪名,你們這四個混蛋,你們。。。”‘嗤嗤’的輕微響聲中,一團團淡淡的水氣從萊茵哈特頭頂上升起,凡是靠近他的雨點,都被高溫蒸發了。



法羅攤開手,低聲的笑了起來:“哦,得了,得了,你們就閉嘴吧。”他在心裏歎息到:“雖然是比我更加優秀的天才,可是,畢竟年齡太小了,還是不夠成熟呀。。。萊茵哈特,希望你能成長起來,成長為一個能夠讓我信服,能夠讓我信任的強者。我,法羅,是絕對不會歸附於一個庸碌的蠢材的呀!雖然我的命運是已經被決定的,可是,我希望決定我命運的人,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悲傷,法羅低聲問道:“那麽,頭兒,你現在是要帶我們去哪裏?”



萊茵哈特猛地停下了腳步,皺眉到:“難道,你們就不知道我帶你們去哪裏麽?”



亞當、克裏斯詫異的回過頭來,隨手把手中隻剩一個煙P股的雪茄丟開,又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用銀質套子密封的雪茄,亞當湊到克裏斯麵前低聲說道:“嘿,借個火兒。”



克裏斯隨手彈出了一縷火焰,很是不解的問道:“可是頭兒,你帶我們出來吃了晚餐,我不得不承認,中華樓那些貴得簡直有點罪孽的菜肴真正太好吃了,可是,我們怎麽可能知道您要帶我們去哪裏?嗯,我們吃過了二十四道大菜,然後喝了九瓶昂貴的白酒,難道您現在要帶我們去某個秘密的會所happy麽?嗯,傳說倫敦城內有許多秘密的沙龍,在裏麵可以找到世界各地最美麗的處女。”



亞當的眼睛簡直就變成了兩顆紅心,他迫不及待的說道:“哦,天啊,慷慨的頭兒,既然您都這麽準備了,那麽,我們去哪裏呢?是去傳說中的‘香格裏拉’沙龍,還是那個以提供**得最完美的日本少女聞名的‘女王’俱樂部?哦,雖然我們都是社會的精英,都是紳士,可是我們絕對不反對在一天的辛勞之後來一次美妙的邂逅的。”



008冷冰冰的說道:“雖然縱**欲是一種墮落,可是我不惜一次又一次的墮落。”手中的軍刀猛的劃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線,連續劈開了三十九滴精英的水珠,008低沉的說道:“讓我們就好像這刀鋒一樣,去撕裂那些少女的身軀吧!”



法羅、亞當、克裏斯深深的看了008一眼,毫不掩飾的表達了自己對他的無比的鄙視。法羅隨手從路邊花壇內抓了一蓬花花草草出來,優雅的擺出了一副紳士向淑女求愛的模樣,用無比沉厚的嗓音說道:“用軍刀去對付少女?可惡的家夥。。。我們應該是用自己的柔情,去撫慰那些迷途的羔羊呀!用我們強壯的身軀,去安撫那些脆弱的、雪白的、顫抖著的純潔的肉體。頭兒,去哪裏?我建議去‘女王’俱樂部,傳說裏麵最低檔的女人,也要上萬歐元一晚上哩。”



萊茵哈特默默的看著四個**洶湧的下屬,不由得有點遲疑起來:“這就是大英帝國軍情局特別調查局的精英麽?神啊,他們難道就不會在我麵前稍微的矜持一點,起碼表現出一點點精英的模樣吧!相對於那些普通的特工來說,擁有超能力的他們,也應該是上位者,可是他們怎麽就一點不顧及自己的榮譽呢?”



無奈的緊了緊身上的風衣,萊茵哈特歎到:“可是,我們不是出來查案的麽?我們是來查探安德魯森的案件的。雖然K已經分派了無數的人手去追查這件案子,可是你們不覺得,擁有特別能力得我們,應該作出一點點貢獻麽?”



亞當幹脆的吐出了幾個煙圈,搖頭說道:“哦,可是頭兒,也許您忽略了一件事情,我們四人在特別調查局,屬於行動小組,不屬於偵探小組。也就是說,我們是屬於那種,嗯,偵探小組查出線索後,我們出手解決後續問題的成員。”



克裏斯補充道:“基本上,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我們四人就是特別調查局的打手,而且是打手中最高明的四個。基本上,用我們局裏對我們的評價來說就是:出動了以法羅中校為首的四人之後,事情就很明顯了,要麽是罪犯被抓捕歸案,要麽是罪犯被打死,就是這樣。”



008冷酷的說道:“基本上,按照K對我們的評價,我們探案的能力,還不如一頭倫敦國際機場檢查行禮包中毒品的豬!”



法羅隨手丟掉了那一把花花草草,雙手放在腦後,輕輕的捋動了長發,把雨水甩了甩,很無辜的對萊茵哈特說道:“基本上,嗯,基本上我們四人,還從來沒有成功的偵破任何一件案子。。。大衛老板對我們的評價就是:K用緝毒的豬來比較我們,簡直就是侮辱了那頭豬。”



萊茵哈特徹底的陷入了石化狀態,他的右手緊緊的捏成了拳頭,低聲說道:“那麽,K把你們分配到我的手下,可是故意要看我的好戲麽?”



法羅連忙說道:“哦,NO,NO,NO,頭兒,您千萬不能懷疑尊貴的、慈祥的K的好意。要知道,我們四人是調查局最精幹的武力代表。像我們這樣的超能小組,在調查局內還有一共。。。啊,總之就是為數不少,可是,我們是最能幹的一支。而我們那位猥瑣、貪財、成天抱怨薪水不夠花的老板,也就是您嘴裏的大衛上校,他是整個調查局最精幹的探員。”



008冷生生的補充道:“老板在調查局任職二十幾年,偵破的重大案件有一百多件,經他的手被抓捕的重案犯――也就是起碼一個終身監禁的罪犯,超過了七百人。可是,很不幸,頭兒你說不需要老板在身邊,所以現在老板率領另外幾個小組去查案去了,就留下了我們四人在您身邊效力。”008無奈的攤開了雙手,右手手指上的軍刀又飛快的旋轉起來。



萊茵哈特沙啞的嗓子說道:“也就是說,其實K的確是把你們調查局最精幹的力量給了我?”



法羅歎息起來:“沒錯,頭兒,最能幹的、最老奸巨猾的、對倫敦城乃至英國乃至歐洲的犯罪組織了如指掌的大衛•詹姆斯探員,以及特別調查局武力最強,配合最默契的行動小組。嗯,可是,您把最重要的那人給趕走了,當然,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如果是我,我也會很膩味一個老奸巨猾的家夥在身邊成天羅索的,何況他還拿了您的五百萬歐元,卻轉身就把您出賣給了K。”



吞了好幾口吐沫下去,萊茵哈特有點無奈的問道:“這麽說來,你們沒有一點點具體的查案經驗?。。。哪怕是,最基本的一點偵察經驗?”



亞當、克裏斯相互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個,我們去年為了抓一個不睜眼偷了老板錢包的小偷,把整個第九十七大街的所有幫派分子都毒打了一頓,最後順利的把老板的錢包給拿了回來,算不算成功的破案呢?誒,簡而言之就是,法羅和008兩人一前一後堵住了整個大街,我們兩人用了三個小時的時間,把裏麵兩千多幫派分子給毒打了一頓,很幸運,我們在最後抓住了那個被嚇得尿褲子的家夥。”



猛的吸了一口氣,強行忍住了一拳把亞當和克裏斯的鼻子砸進他們臉裏麵的衝動,萊茵哈特幹巴巴的說道:“那麽,很好,既然大家都是這麽出眾的人才,那麽,我們就努力的,好好的配合一下,爭取把這個案子查個水落石出吧。”



萊茵哈特劇烈的吸氣、呼氣,強行把衝到嗓子眼的那口心血給填了回去。他慢吞吞的說道:“那個政府網絡被人攻擊的案子,既然有歐非聯盟的專門部門去負責了,那麽我們就隻要管好安德魯森被人殺死的這案子就行。再說了,被人當著我們五人的麵殺死了安德魯森,我是非常不高興的,因為我的尊嚴被損害了,所以,我一定要把那群混蛋抓出來。”



眼裏閃動著幽蘭色的電光,萊茵哈特冷冷的說道:“既然你們沒有任何的探案經驗,那麽正好,正好不要局限於以往的經驗,讓我們用我們自己的思維,用我們自己的手段去查探這件事情。。。當然,你們也看到了敵人的殘暴手段,他們的實力異常的驚人,如果你們誰害怕了,可以申請退出。現在就退出!”



法羅歎息起來,慢吞吞的說道:“頭兒,您可真不會說話,就算您是為了自己受損的尊嚴才執意要查這個案子,可是畢竟也請把話說得慷慨激昂、正義凜然一點,你就不能說是為了我們大英帝國的社會安定而作出的這個決定麽?這樣會讓我們更加的愛戴您呢!”他有點奸猾的笑著:“不過,既然您都有如此的覺悟,我們還能說什麽呢?安德魯森是我們的同伴,我們難道還能怕死不成?”



臉上突然露出了非產古怪的笑容,遲疑了一下,法羅這才笑道:“何況,能夠有什麽危險呢?跟在我們身後的那些人,是神庭派出來保護您的高級神職人員吧?有了他們做後盾,甚至可以說就是整個英國教區的龐大勢力站在了我們身後,我們還害怕什麽呢?”



亞當、克裏斯立刻唧唧喳喳的交頭接耳起來,依稀可以聽到他們說什麽:“啊,這麽說我們的靠山豈不是很強?那麽,我們要不要考慮,把去年讓我們吃虧了的那幾個人給。。。借助神庭的力量,揍他們一頓,應該沒問題吧?”



萊茵哈特有點吃驚的看了法羅一眼,突然間笑起來:“法羅,你很能幹呀!既然這樣,那麽就這樣決定了吧。”



沉默了很久,萊茵哈特這才慢吞吞的說道:“那麽,我們就從最明顯的一條線索查起吧。安德魯森打入的那個集團,是。。。”



法羅的眼睛一亮,他低聲說道:“軍火,他們做的是軍火生意。唔,如果我們能找到幾個軍火販子,從他們下手的話,按照犯罪組織的慣例,就算他們和那個組織沒有任何的關係,可是總是能打聽到不少的消息的。隻要我們能靠近他們,能逼近他們,那麽,就由不得他們不出現。”



萊茵哈特深深的點頭,掏出了那張紫金色的信用卡,悠然說道:“這卡裏的金額,應該可以讓他們相信我們是要做一筆大買賣了。那麽,我們因改從哪裏下手?”



沉默,尷尬的沉默,良久,008才有點遲疑的說道:“這個,要不要給老板打個電話,問問他倫敦最大的幾個軍火販子是誰呢?”



再次良久的沉默後,法羅低聲的罵咧起來:“笨蛋,我們難道就對自己沒有任何的信心麽?008,你簡直就丟光了我們的臉!唔,總之所有的犯罪集團總是有千絲萬縷的聯係的,我們不如從某些小集團下手吧。唔,為了不走漏風聲,我們應該。。。”



萊茵哈特冷酷的說道:“為了不走漏風聲,那麽在問清楚我們需要知道的消息後,就抹掉那些應該抹掉的東西吧。”看到法羅他們有點異樣的眼神,萊茵哈特連忙說道:“哦,我說的不是殺死他們,而是用法羅的催眠術抹掉他們的記憶,這是沒有問題的吧?”



四人相互看看,點點頭,認可了萊茵哈特的說法。



克裏斯皺著眉頭說道:“這麽說來,我們需要找一個幫派集中的地方。唔,我知道倫敦城另外一個幫派聚集地,有地獄稱號的DD13區的法坦裏大街,我們不如從那裏下手吧。”



萊茵哈特點點頭,法羅緊了緊身上的風衣,008手上的軍刀再次瘋狂的旋轉起來。五人又按照方才的隊形,慢慢的朝前走去。



“唔,頭兒,我們到了那邊,怎麽介紹自己呢?說我們是調查局的特工?”



“笨蛋,怎麽能這麽說?你想要讓幾千柄輕重武器指住我們的腦袋麽?”



“那,我們就說我們是國外來的黑幫分子,想要來購買一些強勁的軍火,怎麽樣?”



“嗯,這個主意不錯,看頭兒的黑頭發黑眼睛,我們可以說他是日本人,來歐洲購買軍火的呢。”



“為什麽要說是日本人呢?”



“笨蛋,難道你不知道,日本本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任何幫派,買不到任何犯禁品的地區麽?倫敦是世界黑暗勢力的大本營,而日本,卻是黑暗勢力的遊樂場呀,在那裏,黑暗可是籠罩了一切的呢。。。”

——————————



推薦——《龍極紋身》

《網遊-夢靈》作者千幻冰雲,最新力作。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