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主教大人(上)

月朗星稀,整整一天居然沒有人來煩擾萊茵哈特,他也樂得在那座屬於自己的房子內大睡了整整一天。



這次整個英國政府的臉上都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而那後續的影響更是波濤連綿,由不得政府的大小官員忙個焦頭爛額。最起碼的,就帝國銀行總部金庫那些被搶劫的儲備金,也足以讓大半個西方世界上下抖動幾十下的。至於那什麽帝國檔案局被毀掉的大批絕密檔案,國防部的研究所被劫走的科研資料,這些東西反而一點都不顯得重要了。



想來,0052他們如今正火燒P股一樣的在倫敦城的大街小巷出沒罷?萊茵哈特坐在一張鋪滿了柔軟皮毛的靠椅上,手裏端著一杯據說是起碼窖藏了三百年的醇香美酒,仔仔細細的品味著那一縷濃香。“不能不承認,英國教區雖然是最危險的教區,但是也的確是整個神庭實力最強的教區!唔,給我提供的美酒,就是這等極品的貨色,還不知道他們每年給教宗大人他們進貢的,又是什麽檔次的東西哩!”



‘叮咚’,靠椅扶手上突然升起了一道白光,顯出了一幕三維影像。定睛看去,可以看到自己的別墅門口,停放著一輛絲毫不起眼的黑色車輛,那開車的司機探出頭開,朝著那攝像頭看了一眼,微微的頷首示意。



雖然這影像很小,不過一英尺見方,可是清晰度極高。萊茵哈特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司機有意露出來的,外套下那銀質十字架的一角,看到了半支翅膀以及劍鋒的一點,點點頭,是神職人員。神庭的十字架,和以前某個宗教的格式不同,是一對平行展開的翅膀和一柄長劍交叉,組成的充滿了力量和纖美並存的圖案。



手指在扶手上某個按鍵輕輕的按了一下,別墅那一尺厚的防彈鋼門無聲無息的打開,等那輛汽車快速的駛入後,又無聲無息的合上了。



舉起酒杯,萊茵哈特低聲說道:“唔,他們也該來了,怎麽說我也是聯絡官,地位和他們當地的最高神職人員平等呢。”看了看天空那一輪明月,萊茵哈特把那杯酒一飲而盡,緊緊的閉起了眼睛,感受著那一縷濃香從胃裏直接卷了起來,一層層、一疊疊的在口腔內釋放出了足足上百層不同的醇厚氣味,然後才慢慢的張開嘴,讓那一縷酒氣慢慢的飄散開來。



“果然是好酒啊!據說,中國如今對外出口的奢侈品貴得嚇人,不知道這麽一瓶一百七十五毫升的三百年‘mao tai’酒,需要多少錢?”



聽到了自己房門口傳來的腳步聲,萊茵哈特頭都不回的問道。



一個非常的沉穩,每一步之間相隔的時間都絕對精確,沒有絲毫偏移的腳步聲緩緩傳來。一個人慢慢的走向萊茵哈特,用低沉、和緩,充滿了魅力的沙啞聲音說道:“市麵上的價錢,一盎司一百二十萬歐元。”



有點吃驚的回過頭去,萊茵哈特站起來朝著那位走進的和藹老人行禮到:“海德白衣聖堂主教大人,難道我剛才喝下去的,是純金的溶液麽?就算是金液,也不會這麽昂貴!唔,就算如今當作國際金融等價物的珍稀礦‘紫結金’,一頓純淨的‘紫結金’,才相當多少錢?”



海德,掌握著整個英國教區的白衣聖堂笑起來,搖頭說道:“的確非常昂貴,不能不說,中國人最近兩百年來,把他們以前數百年國人在奢侈品上消耗的金錢,已經全部賺了回去,並且還有了更多的利潤。可是,誰叫我們太不幸呢?大破滅時代,一群惡棍搗毀了整個歐洲所有的古老的酒莊,如今世界上最古老、最昂貴、最優質的美酒,僅僅存在於中國,所以,花費高昂的代價去偶爾奢侈一把,是很多人的興趣。”



不等萊茵哈特招呼他,海德已經主動的選了一張陽台上的靠椅座了下來,舒適的伸直了自己的腰身。‘咯咯咯咯’的,他竟然像是小孩子一樣的笑起來:“不過,萊茵哈特大人,您放心,您喝的這瓶酒,是走私來的,絕對的正宗走私貨!在中國本土,這麽一瓶酒的價值雖然也很昂貴,但是不像在歐洲這樣離譜!中國人,那些奸詐的商人,對外出口的價錢,是本國的四十倍以上。”



翻轉了一下手中華貴的天然水晶酒杯,萊茵哈特在他原來的位置上坐下,隨手抓起了酒瓶,給海德也倒上了一杯。



尊貴的主教大人再也沒有剛才的雍容,他用力的搓搓雙手,小心的接過了萊茵哈特遞過去的酒杯,沉醉的用鼻子仔細的品味了那醇冽的酒香超過十分鍾,這才戀戀不舍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把杯中的美酒舔了個幹淨。‘吱吱’聲中,海德竟然還伸出了舌頭,把整個杯子都舔舐了一遍,看得萊茵哈特是瞠目結舌,不由得看了看手中的酒杯,感覺自己方才一飲而盡的行為,簡直就是一種罪孽。



看到萊茵哈特那無法形容的麵色,海德有點難堪的幹笑道:“萊茵哈特大人,實在不好意思,身為英國教區的主教,我並沒有太多的機會品嚐這種檔次的美酒。你知道,這種貨色在世界上的存貨絕對不多,傳說中國本土,這樣的極品也就不過幾十公斤的分量了。。。尤其,購買這些美酒的款項,都是信徒們的獻納,雖然每年我們都能得到巨額的金錢,可是不能把錢太多的花費在這些地方。”



揚了一下眉頭,萊茵哈特敏感的追問到:“那麽,您在我來到倫敦的第一天,就派人送來了兩瓶這樣的液體金,卻有什麽用意呢?”



海德猛的咳嗽了幾聲,似乎被酒嗆住了喉嚨,他揮揮手,頓時那站在門口的四位黑衣教士恭敬的彎腰退了出去,小心的關上了房門。海德手上一團金光微微閃動一下,在四周布下了一個魔法結界後,這才滿臉笑容的說道:“萬能至尊的神明在上,親愛的萊茵哈特師弟,海德對你並沒有什麽特別的用意!海德的幸運,三十年前,在神巢接受了梅林導師的指導,所以。。。”



萊茵哈特死死的盯著海德,冷漠的說道:“那麽,親愛的海德師兄,您應該記得梅林導師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永遠不要相信一個貿貿然向你示好的人,因為伴隨著他的甜美笑容送過來的,很可能是背後致命的一刀。。。您認為,兩瓶酒,能代表什麽呢?”



操起了一瓶完好的,沒有開封的三百年陳酒,萊茵哈特隨手往身邊的欄杆上砸了過去,那價值數百萬的美酒,頓時化為粉碎。萊茵哈特把手中的水晶杯也隨手丟開,懶散的向後靠了過去,悠然說道:“海德大人,我還有三個月,就將渡過我十八歲的生日。我很年輕,很多事情沒有任何的經驗,可是,我缺乏經驗並不代表我很愚蠢,並不代表我可以容忍別人在我麵前搗鬼呀!”



‘嘻嘻’,滿頭白發梳得整整齊齊,臉蛋紅潤沒有絲毫皺紋的海德突然笑起來,很小心的看著萊茵哈特那漸漸握緊的拳頭,他小心翼翼的從寬大的袖子裏麵掏出了一枚小小的印章。看到了那熟悉至極的印章,萊茵哈特原本握緊,隨時準備向海德下殺手的拳頭,又慢慢的鬆開,冷然說道:“你們這些裝神弄鬼的老家夥!唔,梅林大人說什麽呢?”萊茵哈特很小心的改換了口吻,不再稱呼梅林為導師了。



恭敬的把那印章交給了萊茵哈特,讓他仔細的檢查過後,海德又把印章謹慎的放好,這才隨手抓起了那剩下的半瓶好酒,一口氣全部倒進了嘴裏。吧嗒了一下嘴巴,海德笑起來:“一口氣喝掉數百萬的感覺,真的不錯!唔,梅林大人說,希望萊茵哈特大人在倫敦和老海德小心的配合,千萬不要出任何的錯誤。”



沉思了一下,仔細的理清了思緒,海德說道:“五年後,如果我們能穩住倫敦如今的局麵,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沉重的打擊一下那些可惡的黑暗勢力的信徒,那麽,海德可能成為新的紅衣聖堂。而萊茵哈特大人您,將會有機會接替我的位置以及。。。如果我能成為紅衣聖堂,那麽梅林大人一個派係的人將會在神庭上層擁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投票權,英國教區、法國教區、西班牙教區、德國教區、意大利教區這五個歐洲最重要的教區將被整合為一個統一的,規模更在北美、中美、南美三大教區之上的,擁有極大權威的。。。”



萊茵哈特點點頭,打斷了海德的話:“也就是說,我將成為那個新的教區的主教?”



海德奸猾的笑起來:“不是主教,而是大主教,親愛的萊茵哈特大人。你在神巢接受了梅林大人六年的教導,你應該明白梅林大人一向的政策:無限集中神庭的權力和軍事力量,對黑暗勢力施加致命的打擊,徹底的鏟除他們。這也是梅林大人的引導者智慧之神的神喻。”



“神喻麽?那麽,就這樣吧!可是,你給我兩瓶酒,卻是幹什麽?”萊茵哈特僅僅的盯著海德,不放鬆這個話題。



海德臉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眼裏的殺機讓萊茵哈特一陣的心虛,下意識的轉過了自己的頭。可是很快的,萊茵哈特的高傲讓他感到了由衷的屈辱,他的眼裏也射出了逼人的殺氣,死死的瞪了回去。



滿意的笑了笑,海德悠然說道:“假如,兩瓶昂貴的美酒就收買了年輕的萊茵哈特大人,您一見麵就對可憐的海德大加感激的話,海德將會送給你越來越多的好東西!美酒、美食、昂貴的房子、車、純種的賽馬、純種的獵犬、無數的美女,那麽,萊茵哈特大人就會遠離英國教區的權力圈子,並不會給我們帶來什麽麻煩。”



海德伸出手去,陰冷的說道:“隻有能控製自己欲望的人,能深刻的明白自己在做什麽、未來應該做什麽的人,才有資格掌握權力。”



萊茵哈特握住了海德的手,用力的握住了那保養得極好,彷佛二八處子的細嫩手掌,滿臉笑容的說道:“那麽,我順利的經過了考驗。。。嗯,真是沒有趣的考驗。。。一切為了神的榮耀。”



海德笑起來,眯著眼睛笑起來,眼裏滿是刀鋒一樣的銳氣。他緊緊的抓住了萊茵哈特的手,幽幽的說道:“一切為了神的絕對的榮耀!”



一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和一個被訓練得奸詐無比的小狐狸相視一笑,鬆開了那緊緊握住的手。海德變戲法一樣,從寬大的白色法袍內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個巨大的木盒子,打開盒子,裏麵是整整齊齊的六個小小的紫水晶瓶子,看那容量,每一瓶絕對不會超過一百毫升。“唔,中國限量發售的,世界上絕對不會超過兩百瓶的好貨色!十年前,中國大使在新王的登基典禮上,把它們作為賀禮的一部分。”



萊茵哈特好奇的,小心的抓起了那一小小的水晶瓶子。僅僅那瓶子就讓在珍玩、古董等領域也下了一點功夫的萊茵哈特倒抽了一口冷氣,看那紫得發黑,彷佛一汪水波流動一般的色澤,這一個小瓶子的造價,怕是就在百萬左右。他有點狐疑的看了海德一眼,低聲問道:“這麽昂貴的瓶子,難道那些中國人這麽大方到了奢華的地步麽?”



海德微笑起來,他聳聳肩膀,一臉的神光湛然:“哦,不,中國人用的是一個巨大的青瓷酒瓶。這六個酒瓶,是英國王室後來配的。新登基的英王陛下是絕地虔誠的教徒,他每年向神庭獻納,這些酒,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他奸詐的笑起來:“不過,考慮到神庭上層的大人物,有些人極其厭惡神職人員飲酒,所以,這些物品沒有被我獻上去。”



隨手揭開了一個酒瓶,海德微笑著看著萊茵哈特:“這是獻給神的貢品,而且,無比的珍貴,萊茵哈特大人,有興趣共飲麽?”



萊茵哈特沉默了很久,他仔細的看了看海德沒有一點破綻的笑容,突然大笑起來:“啊,尊貴的主教大人,難道你認為,我沒有膽量喝這些酒麽?雖然它們的價值實在是昂貴了一些,可是它們畢竟不過是酒液罷了,酒精和水的混合物,最多還有一點天然的香精在裏麵!”連續打開了三個酒瓶,萊茵哈特毫不猶豫的把裏麵價值無法估量的美酒喝了個幹淨。



海德大笑,他優雅的打開了酒瓶,然後就彷佛俄羅斯的老酒鬼一樣,貪婪的把那些酒液飲盡,這才吧嗒著嘴巴說道:“沒錯,親愛的萊茵哈特小師弟,身為你的前輩,我們同時在梅林導師那裏接受過教導,所以,這是我向你提出的第一個建議:我們手中的權力,讓我們淩駕世間的凡人之上!一切都不過是消耗品,不值得注意。”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無比的陰冷:“人的性命,在我們看來,就和這酒一樣,不管他的身份是什麽,不管他看起來多麽昂貴!喝掉了,就喝掉了。下位者對於我們這些上位者來說,僅僅是消耗品!萊茵哈特,這是梅林大人要我向你轉述的唯一一句話!”



萊茵哈特凜然受教。這一番話,這一番刻意的作為,完全符合他在神巢所受到的教育,因而他並沒有生起任何的抵觸心理。



懷疑海德的法袍下似乎有一個傳送魔法陣,他又掏出了幾個大酒瓶,慢條斯理的放在了一邊的小方桌上,笑著說道:“在教堂的時候,是不能隨意飲酒的,被信徒們看到了,不好,非常的不好。。。可是在這裏麽,我們可以偶爾破例,隻要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作為,我們就依然是最為尊貴、最為神聖的主教和。。。未來的大主教。”



取了一瓶酒,萊茵哈特用手指頭摳出了木塞,也不用杯子,就這麽對著瓶子口喝了一口,冷然說道:“那麽,該說正事了吧?”



海德露出了了然的神色,雖然他手指上的力量不強,可是憑借著強大的神力,他也輕而易舉的拔出了瓶塞,往嘴裏倒了一口酒。“那麽,萊茵哈特聯絡官大人,您到了倫敦兩天,感覺如何?”



“嗯,歐洲古老一點的酒莊都被摧毀了麽?難怪這葡萄酒的味道。。。嗯,K這人怎麽樣?”



“K?”海德臉部肌肉猛的抽搐了幾下,突然露出了一絲無比的憎恨來:“老奸巨猾,頑固守舊的英國貴族上層勢力的代表。不可否認,她是非常優秀的情報主官,優秀到我在她手下,也失敗了好幾次。”



興趣一下就提了起來,萊茵哈特坐直了身體,彷佛喃喃自語一般:“哦?她這麽難對付麽?那麽,K以及她的屬下,給我說,說倫敦就是一個龍潭虎穴,我們神職人員一旦出現在大街上,都有可能。。。”



“謊言,全部是謊言,萊茵哈特,雖然倫敦的確是黑暗勢力的大本營,可是我可以用我的靈魂發誓,根本不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倫敦,我們神庭占據了絕對的優勢!黑暗力量的確在某些方麵,擁有很強的影響力,可是我們的實力,是壓倒性的!如果不是因為某些原因,我們早就把黑暗勢力趕出倫敦了!”

——————————————

推薦——《混也是一種生活》

雲天空新書出爐,17K獨家首發。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32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