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慘敗

很高的山峰頂部,可以看到月亮從很遙遠的山頭上慢慢的爬上天空的整個過程。這裏還可以看到神巢方圓數十裏的山林風景,因而是很多高級的神巢學員喜歡來的場所。當然,所謂的高級,也就是萊茵哈特、Alin、安這些擁有特別卓越的資質,在神巢中最起碼都單獨擁有一個套間的人。那些還睡在‘棺材’房間內,剛剛加入神巢的學員,是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力的。



站在這不知道來過多少次的山頭上,看著那青色的月亮漸漸的爬了起來,萊茵哈特渾身僵硬,不敢往後麵看一眼。但是通過流動的風傳達來的信息,他知道,Alin就在身後不遠的地方,不多不少,兩米。這也是Alin所能容忍的,和其他人最近的接觸範圍。平日裏,就算是麵對自己的幾位導師,Alin都習慣性的保留了三米以上的距離。



咳嗽了一聲,萊茵哈特看著那月亮,低聲說道:“Alin,我,應該,這個,我應該比你大一點點,是不是?”



沒有回答,但是萊茵哈特知道Alin在點頭,十年來,一直這樣,Alin很少說話,更少和其他人交往。似乎在整個神巢,能夠讓Alin放心的交流的,隻有安和萊茵哈特。



“嗯,這樣說來,我們三個人當中,除了安那頭野豬,我應該是排第二的了。嗯,十年啊,你,你簡直就像是我妹妹啊!”



還是沒有回答,風聲呼嘯,從風那細膩的波動中,萊茵哈特清楚的感覺到,Alin在點頭,並且再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樣就好,嗯,其實,我隻是想說,隻是想說。。。以前都還好,可是最近一年來,總是有不少人因為你找我的麻煩。他們說,因為我總是纏在你身邊,所以,他們向我挑戰,說是誰勝利了,誰就能和你。。。其實,說實話,我是很樂意揍他們一頓的。嗯,梅林導師說過,這些下位者敢冒犯我們,就應該打斷他們的狗腿。”



“所以,這一年來,你重傷了九十五名同伴麽?”Alin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其實,萊茵哈特,你總是很冷靜的,冷靜到冷酷的看待一切事情,可是為什麽卻要把他們重傷呢?要知道,以後我們都是神庭的神職人員,他們以後在神庭中,可能會占據高位,你現在傷了他們,以後,可能他們會和你為難的。”



萊茵哈特轉過身來,結結巴巴的說道:“這個無所謂,真的無所謂,我隻是不想讓他們騷擾你。Alin,你的神力極其的強大,甚至強過了我,可是你卻沒有一點的戰鬥力。我不想他們接近你,哈哈,我和安都是這麽想的,那群無能的家夥,接近你,總是。。。不懷好意的。”



Alin看著萊茵哈特,狠狠的點頭,很溫柔的說道:“就和你一樣?”



啞然,半天,萊茵哈特才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野貓一樣跳了起來,大聲的嚎叫道:“你怎麽能這麽說我?Alin,我和他們一樣麽?我可是,我可是真正的關心你啊!從小就是我和安在照顧你,安是個粗魯的家夥,他就知道打架揍人,可是我,隻有我才是真正的。。。這個,我想,我想以後如果可能,我願意。。。”



看著那潔淨得有如月光一樣的臉龐,萊茵哈特突然一陣的氣餒,那超過常人二十五點七二倍的可怕智商似乎一點效果都沒有了,垂頭喪氣的說道:“其實,我早就想離開神巢了,安也早就憋不住了,我們都想離開神巢,去外麵的世界。。。可是,我不知道你是怎麽想的,Alin!如果你,你還想留在這裏學更多的神術,並且教授那些小家夥的話,那我就申請來神巢做教官,你覺得呢?”



Alin的目光如水,身形似乎都融化在了那月光中。很久很久的沉默,她才低下頭去,歎息到:“我還以為,是你和安在神巢玩得很高興,所以才不願意離開這裏。。。那麽,萊茵哈特,你覺得,我應該怎麽做呢?是繼續留在神巢,還是,還是離開這裏?上次來視察的紅衣聖堂主教大人說,如果我願意進入神庭總部。。。”



‘哈哈’一聲狂笑,萊茵哈特身體彷佛鵝毛一樣飄起來,在空中一個翻身後,落在地上大聲笑道:“那自然好不過了!安那家夥也要去神庭總部,你也要去,我爭取也被派往總部去,這樣我們三人又可以在一起了。。。Alin,你知道,你知道。。。你應該知道。。。”



Alin皺起了眉頭,看著彷佛猴子一樣上跳下竄的萊茵哈特,不解的問道:“萊茵哈特,我應該知道什麽?”



一口氣猛的堵在了胸口,萊茵哈特愣了半天,就彷佛突然炸掉的氣球一樣軟了下來。哭喪著臉蛋,他歎息到:“我還以為,你應該知道的。整個神巢,關係最好的同伴,就是我們三人吧?十年的時間,我長大了,你也長大了,我,我還決鬥了這麽多次,不就是要趕走那些蒼蠅麽?可是,Alin,你真的不知道麽?”



“可是,我應該知道什麽呢?”



“這個,Alin,你總應該知道一點點呀!難道你的那幾個老處女導師,就沒有向你教授哪怕一點點的,你應該知道的東西麽?”



“萊茵哈特,不許你這樣說我的導師!可是,你認為,我應該知道什麽呢?”



“哦,萬能的神啊,你應該知道的,你應該明白的,你應該懂的!你看看,在整個神巢,除了你和安,就連其他的導師,我都不放在眼裏了呀!安是我們的哥哥,可是你,你應該知道。。。你是我的小妹妹呀!”



“我的年齡,本來就比你小三個月,萊茵哈特,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你想要我知道什麽呢?”



猛的抱住了腦袋,萊茵哈特氣惱的蹲在了地上,發瘋一樣的呻吟起來:“神啊,萬能的神啊,這就是神庭有史以來最聰明的,和神力的契合度最高,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女性的紅衣聖堂主教的Alin麽?天啊,她怎麽蠢成這個樣子?。。。那幾個該死的老處女,我,我,我應該請梅林導師派遣她們去中國傳教!雖然似乎去了中國的教士,就沒有囫圇著出來的!”



狠狠的抓了幾把自己光可鑒人的長發,萊茵哈特無可奈何的抬頭,歎息到:“好吧,Alin,我知道,你對於很多東西,其實都不是很知道的。可是我隻想問問你,如果我明天就申請離開神巢的試煉,那麽你呢?”



沉默了很久,Alin看著天空的月亮,點點頭說道:“在神巢,我熟悉的人隻有你和安,就連我的導師,我也不是很熟悉。。。既然你們都離開了,那麽,我自然也要離開!如果你明天申請試煉的話,那麽。。。幫我申請吧。”



臉上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萊茵哈特上前了一步,大笑到:“原來,你還是知道,知道我。。。”



“知道什麽呢?萊茵哈特,難道你就不能把話說清楚麽?”Alin站在那裏,有如神像一樣,平和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



‘噫~~~,啊~~~’,仰天嘶喚了幾聲,萊茵哈特無可奈何的攤開了手,無奈的說道:“那,Alin,我問問你,在你的心中,除了那些神以外,你心裏還有其他的東西麽?我知道,你是無比虔誠的信徒,可是,嗯,神庭的教規也說了,就算是信徒,也可以有點其他的念頭的。。。請你很坦白的,憑著自己的良心來告訴我,你心裏,除了神,還有其他的東西麽?”



“除了神,我們心裏還應該有什麽呢?萊茵哈特,你能告訴我麽?”Alin還是那幅雷打不動的樣子,還是那樣溫和的聲調。



傻眼,徹底的傻眼,身為神職人員,心中除了神,似乎的確是不應該存在其他的東西了。可是,萊茵哈特不甘心呀,就算是神職人員,心中也應該存在一點點其他的東西的。可是,話不能這麽公開的說呀。一個神職人員,不能說世界上還有其他的東西和神是平等的,是能夠並存在人的心靈上的,這種話,可是大逆不道的。



超高的智商,在這種情景下,對於萊茵哈特沒有任何的幫助。他隻能滿臉的呆滯,雙眼無神的看著天上那青色的月亮,一點神采都沒有的喃喃自語:“可是,你總應該,總應該,總應該。。。”



‘砰’的巨響聲,他們身邊樹林內,似乎突然有重物從樹上落下,然後就是極其誇張的狂笑聲傳了出來。“天啊,該死的神啊,笑。。。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一個人在笑,而是起碼五六個人在那裏狂笑。笑聲中,幾個抱著肚子彎著腰,奇裝異服的年輕人,步伐蹣跚的艱難的走了出來。



一共六個人,身穿黑色的複古式牛仔服,袖子、褲子上滿是窟窿,身上佩戴著大大小小的銀色飾物,十指上,更戴滿了厚重的銀戒指、鐵拳套等等零碎的物事。容貌都算得上英俊,可是那古怪的掃帚一樣的發型,彩虹一樣的顏色,讓他們顯得無比的頹廢、無比的。。。怪異!



六個人,看起來都是二十歲左右的英俊年輕人,就這麽突兀的從樹林內抱著肚子狂笑著走了出來。萊茵哈特聽得很清楚,他們在不斷的笑罵著,而那些辱罵的言語,無不和神庭信仰的諸位神明拉上了關係。神庭的信徒,是絕對不會對神哪怕有一個字的不敬。膽敢在言語中如此戲辱神的威嚴和神聖的,隻有神的敵人!



小心的站了起來,很謹慎的小步上前,攔在了Alin的身前,萊茵哈特冷漠的說道:“你們是誰?你們剛才說什麽?”讓人不安的氣息從萊茵哈特的身上冒了出來,彷佛一柄利劍突然出鞘,方才在Alin麵前張口結舌的萊茵哈特消失了,那個智商極高、冷靜到冷酷,高傲而強大的神庭的精英教士萊茵哈特,又回來了。



一個年輕人艱難的直起了身子,指著萊茵哈特爆笑:“天啊,該死的,詛咒一切的神靈,笑死我了!小朋友,半夜三更的,你們不回去你們那巢穴中休息,來到這深山老林裏演出這樣三流的愛情劇,難道不覺得。。。天啊,太讓我們受不了了!兄弟們,這位小朋友,生平第一次向自己的小女人表白哩!”



另外一個年輕人止住了笑聲,長長的喘息著,滿臉眼淚的抬起頭來:“我的天啊,親愛的小朋友,你應該大膽的對那個美女說:親愛的,我愛死你了!十年來,每一天晚上,你都出現在我的夢裏!哦,親愛的Alin,沒有了你,我該如何的活下去?”



又是一個年輕人張口接了下去:“親愛的,你愛我麽?我們這麽多年在一起,難道除了那該死的神,你就對我沒有一點點的那個意思麽?你應該知道的,你應該知道!”他突然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叫喊聲:“啊,神啊,我心愛的人兒,你應該知道,我愛你呀!你也應該愛我!為了你,我打走了多少挑戰者呀!”



“咯咯咯咯咯,我是一頭驕傲的小公雞!嘿嘿,哈哈哈!為了你這隻美麗的小母雞,我趕走了多少不懷好意的黃鼠狼呀!”剩下的幾個年輕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大笑起來,他們說出來的話,可就一點口德都不留了!



萊茵哈特臉色鐵青,濃濃的寒氣從他身上散發了出來。緩緩的舉起了右手,他就要朝著最前麵的那個年輕人揮出拳頭。可是Alin的小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就聽得Alin用冰冷的聲音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麽人?這裏是神庭的神巢訓練營,方圓五百公裏內,我們不歡迎外人的進入!如果你們是無意中闖入的,還請離開這裏。”



最前麵的那個年輕人愣了一下,咳嗽了幾聲,止住了自己的笑聲,渾身零件似乎都在顫抖的,上前了幾步。兩條大腿不斷的抖動著,上半身更是左右晃蕩著,用那極其古怪的語調彷佛歌唱一樣的說道:“啊,親愛的小姐,我們能否先不討論這些無聊的問題,我們能否探討一下更加有實際意義的東西呢?我們很好奇,你,喜歡這個靦腆的萊茵哈特麽?天啊,我們可是從頭到尾看了一場好戲,要是你不喜歡他,那可真的太讓我們失望了!”



六人同時狂笑起來,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有一個滿腦袋綠毛的家夥更是笑得連連咳嗽不已,猛然栽倒在了地上,整個身體都在急驟的抽搐著,臉蛋嗆得差點都變成了紫紅色!他身邊一年輕人看得不好,連忙重重的錘打了幾下他的胸膛,這才讓他一口氣順了過來。



Alin的語氣更加的冰冷了,她眼裏閃過了淩厲的殺氣,冷漠的說道:“說出你們的身份,這裏是神庭的領地,不歡迎外人的到來!”似乎是不經意的,Alin飛快的瞥了一眼滿臉鐵青的萊茵哈特,突然間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吐了出來。她的手,很小心的離開了萊茵哈特的手臂,飛快的縮了回來。



帶頭的年輕人搖搖頭,似乎無奈的說道:“哦,天啊,你們神庭的人,總是這麽無趣!為什麽一定要這麽嚴肅呢?難道我們就不能坐下來,好好的交流一下雙方的感情麽?劍拔弩張的衝突,可不是我們所喜歡的呀!”



他嬉皮笑臉的笑起來,吊兒郎當的看著萊茵哈特和Alin,壓低了聲音說道:“要是說,我們是不小心經過的,你們信不信呢?”搖搖頭,看到滿臉嚴肅的萊茵哈特和Alin,他無奈的做了個投降的動作:“我知道,我知道,你們不會相信的!你們用每年兩千萬歐洲幣的代價,向當地政府租用了這塊山林!可是,難道我們就不能借過麽?”



一縷縷的寒氣從萊茵哈特身上冒了出來,微風繚繞在他的身邊,一圈圈的冰晶發出了細微的碰撞聲,飄落在地上。瞬息間,萊茵哈特身周十幾米的地方,已經開始飄落細碎的雪花了。“不要廢話,告訴我們,你們到底是什麽人?為什麽穿得這麽奇怪?為什麽要來到這裏?神巢附近,嚴禁任何人窺視,你們必須跟我們返回神巢,接受神庭的調查!”



六個年輕人的臉色漸漸的嚴肅起來,他們的身體也站得筆直,用幹巴巴的語氣說道:“我們真的是路過!如果你不信,那就算了!那麽,我們這就離開!親愛的小朋友,下次向女孩子表白心意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大膽一點!尤其你的女朋友,是那種天生冷漠的冰雪美人,就算她愛死了你,也不會主動說出來的哦!”



六個人嘻嘻哈哈的笑著:“果然是古板的神庭才能教出來的小家夥,哎呀呀,真是好玩呀!這回可真的長見識了!等我們回去說給其他的兄弟們聽,一定會樂死他們的。”



猛的冷冷的哼了一聲,空氣中突然出現了數十支拇指粗細的冰箭,稍微的停滯了一下,立刻帶著巨大的破空聲,朝著那些年輕人射了過去。萊茵哈特厲聲喝道:“全部給我留下,沒有查清你們的身份之前,不許離開!”萊茵哈特已經醒悟了過來,自己擁有天生的操縱風的力量,從來沒有人能夠在方圓裏許的距離內瞞過自己的耳朵,而這些年輕人,就在不到百米的距離內潛伏了這麽久,而自己居然沒有發現,這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這些年輕人,也擁有極強的超能力!



六人眼裏同時閃過了一抹血光,一股萊茵哈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強橫力量憑空出現,那些冰箭突然停在了空中,隨後被那恐怖的力量震成了粉碎。那六個年輕人的身體漸漸的漂浮了起來,他們的頭目,那個頭發是火紅色的年輕人淡淡的笑道:“唔,不好辦呀,雖然我們是奉命來探察你們神巢這兩年是否又出了什麽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動手,卻不是我們的本意呀!”



他搖搖頭,嘖嘖有聲的說道:“萊茵哈特,如果我們剛才沒有聽錯,你是這個名字吧?可愛的小夥子,我們六個,不過是六個可憐的斥候兵而已,我們賭博輸給了那幫該死的家夥幾百萬,所以被逼著來替他們完成原本是他們負責的任務!我們已經夠倒黴了,可不想在這裏再和你打上一場!”



豎起一根食指,輕輕的搖了搖,他很溫和的笑道:“雖然你是神庭的人,而且從你們方才的對話可以聽到,你,萊茵哈特應該是神巢最近數年來最傑出的學員,可是沒關係,對我們來說,意義不大!雖然說,殺死你,是最好的選擇,可以避免我們日後出現一個強大的對手,可是我們這次僅僅是來探察消息的,我們不殺人!額外的勞動,總是不合算的!”



另外一個年輕人冷冷的說道:“可是,我們不主動出手,不證明我們對你有什麽好感!假如,假如你要在我們身上證明你們神庭的威嚴,那麽,我們不介意狠狠的揍你一頓,教訓一下你們這些驕傲的家夥,讓你們明白,神庭並不能一手遮天呢。”



Alin身上冒出了濃烈的金光,沒有任何征兆的,數百個拳頭大小的金色光團朝著那六個年輕人傾瀉了過去。“那麽,聽你們的話,你們都是神庭的敵人!觸犯神的人,都應該被消滅掉!”



漫天都是刺目的金色光華,那無數金色的光團,就好似一門重機槍噴射出去的子彈一樣,帶著可怕的‘颼颼’聲,掃向了那幾個年輕人!萊茵哈特大喝一聲:“Alin,住手,不要浪費你的神力!給我加持所有的輔助法術,我來對付他們!”Alin並不是戰鬥型的教士,把珍貴的神力用來直接攻擊敵人,那簡直就是浪費!



Alin猛然醒悟,立刻停下了那暴風驟雨一樣的攻擊,雙手揮動,數十道奇妙的光芒幾乎是同時施加在了萊茵哈特的身上!萊茵哈特一聲長嘯,身體帶起了一長串的殘影,在寒風、冰霜的包裹下,朝著那六個年輕人撲了過去。



金色光團接近了那些年輕人,讓人無比震驚的事情發生了!似乎空氣扭曲了一下,六個人的身影稍微模糊了一瞬間,立刻又變得清晰無比。可是那數百個擁有著極大威力的金色光團,已經穿越了他們身體,遠遠的飛向了天空!



速度,無比的速度,讓萊茵哈特都無法看清楚的恐怖的高速,讓這些年輕人輕鬆的避開了那些光團!



“啊!”一聲憤怒的咆哮,萊茵哈特狠狠的一拳朝著那領頭的年輕人轟了過去!“你們很快麽?那就看看能不能接住我的這一拳吧!”‘嘎吱’的細微響聲,萊茵哈特的拳頭上包裹了一層厚厚的冰塊,無數根細細的冰刺從上麵長了出來!很顯然,被這一拳轟到的人,鐵定會被打出一個大大的血窟窿。



“我的名字,是斯克拉底,高貴的血族斯凱大人的直係血衛的中隊長!我擁有的力量,是血族大公爵的實力!可愛的小夥子!”斯克拉底抿著嘴笑著,慢條斯理的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後,伸出了右手,手掌上血光纏繞,絲毫不畏懼的直接迎上了萊茵哈特的拳頭!



‘砰’,一圈銀白色的冰圈朝著四周擴散了出去,萊茵哈特手臂上強烈的寒氣被震成了粉碎,高大的身軀更是被高高的震飛了出去。Alin施加在萊茵哈特身上的數十個正麵效果的法術,例如加速、大力、勇氣等法術,也被那血光侵蝕得幹幹淨淨,哪裏還有半點的效用?



搖搖頭,斯克拉底彈彈舌頭,似乎有點不感興趣的說道:“太弱了,親愛的小夥子,你的絕對力量,隻相當於一個普通的光豹騎士呀,對我根本不能造成任何的威脅!和你打鬥,實在是沒有任何的意義!想要擊敗我,你們起碼也要出動光獅騎士以上的人,否則怎麽可能呢?。。。實力,絕對的實力差距,是勇氣無法彌補的哦!”



萊茵哈特的身體在空中猛的彈動了一下,一團極強的金光在他身上閃動了起來,他朝著Alin大聲叫道:“走!去叫哈爾大人他們過來!”隨後,無數手臂粗細的雷霆從萊茵哈特身體四周噴射了出來,帶著巨大的‘啪啪’響聲,有如無數道毒蛇,朝著斯克拉底六人纏了過去!



六個自稱血族的年輕人呆了一下,驚訝的說道:“風?冰?雷電?三係的超能力麽?奇怪,你能擁有三係的超能力,為什麽還能修練出這樣程度的神力?難道你的身體,資質真的好成了這樣?”



斯克拉底搖搖頭,回頭說道:“看起來,我們發現了了不得的人呀,這個小夥子,要是給他幾十年的時間,說不定還真能給我們造成大麻煩呢!不過,既然說過了,今天不殺他,那麽就給他點教訓就是了!。。。我們血族的紳士,可是絕對會信守自己的諾言的。”



身影再次的閃動,‘嗡’的一聲,空氣中同時出現了上百個斯克拉底的身影,無數拳頭帶著呼嘯的破空聲,擊碎了那強大的雷電,擊碎了一層層的暴風雪,擊碎了那無數道的風刃,擊潰了萊茵哈特那雨點一樣朝著自己轟來的拳頭,直接轟在了萊茵哈特的身上!



連串恐怖的打擊聲不斷發出,在Alin驚恐的叫聲中,萊茵哈特仰天噴出了一口鮮血,已經被不知道多少拳頭命中了身體!他身上的金色神光,根本就無法抵擋斯克拉底身上那血光的侵襲,金色的光芒被擊成了粉碎!斯克拉底大吼了一聲:“小朋友,下次,不要招惹你惹不起的人罷!試試我這一招,暗夜•血殺咒!”



一團青色的,有如月光一般的光團出現在斯克拉底的胸前,漸漸的化為了一個古怪的,血色的符菉。刺目的血光閃動中,那血光匯聚在了斯克拉底的拳頭上,有如一柄鐵錘,狠狠的擊打在了萊茵哈特的小腹上!血光彷佛無形無質的幽靈,居然直接穿透了萊茵哈特的身軀!萊茵哈特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身體順著那道血光飛出了上百米高,就彷佛一支被穿在了牙簽上的小蟲子!



斯克拉底冷笑了幾聲,朝著Alin優雅的鞠躬,淡笑道:“親愛的小姐,非常對不起,今夜,我們打擾了!”六個人突然化為六條黑影急速的朝著天際飛了出去,依稀聽到斯克拉底說道:“不過,作為一個長者的建議,下次你們談情說愛的時候,最好選一個安全點的地方?現在年輕人呀,實在是太衝動了,愛情這個東西,難道就這麽好玩麽?”



其他五個血族成員不知道說了些什麽,斯克拉底憤怒的咆哮了起來,那咆哮的聲音,一路遠去了。



Alin呆呆的看著六個強大的血族遠去,突然尖叫了起來。因為萊茵哈特被那所謂的血殺咒擊中後,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正從那高高的天空摔了下來。而萊茵哈特的下方,就是望月峰那深深的懸崖!Alin很清楚,那懸崖下全部是狼牙一般尖銳的岩石,看萊茵哈特那軟綿綿的模樣,要是他摔了下去,鐵定是屍骨無存!



沒有任何的猶豫,Alin射出了一道金光在陷入了昏迷的萊茵哈特身上,然後團身撲出,用自己那纖細的手,朝著萊茵哈特無意識的伸開的手臂抓了過去。



一聲驚呼,沒有什麽體力的Alin哪裏能受的起萊茵哈特自高空落下的強大力量?她嬌弱的身軀,被萊茵哈特整個的拖下了那深深的懸崖。



————————————

下一章—— 第九章 我,不放手

19點準時放出,敬請期待。

章節節選:

從深深的黑暗中突然醒來,萊茵哈特看到的第一樣東西,就是安那粗獷的臉蛋。看到萊茵哈特睜開了眼睛,安整個的撲了上來,口水直噴的叫嚷起來:“萊茵哈特,你這個沒用的東西,簡直丟人到家了呀!你居然被人打昏迷了過去,還掉下了懸崖!神啊,要不是Alin拚命抓住了你,好容易抓住了一根山藤,你們兩個可都摔死了!”



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安,安靜!萊茵哈特的對手,是血族的大公爵!這樣的失敗,並不代表什麽!”



猛的哆嗦了一下,安翻翻白眼,退後了幾步。萊茵哈特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不由得嚇了一大跳,連忙從床上跳了下來,恭敬的朝著那方向行禮到:“諸位大人,萊茵哈特無能,讓神庭的榮耀受損了。”



就在萊茵哈特臥房的中間,整整齊齊的站著三名紅衣聖堂主教、六名白衣聖堂主教、十二名黑衣聖堂主教,還有超過二十名就連萊茵哈特都分辨不出是什麽身份,但是很顯然是習慣於發號施令,渾身都有一股極強的壓力散發出來的人……

————————

推薦——《蠱惑人心》

作者:檀郎——《重生的飄渺之旅》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37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