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血色試煉

濕潤的風從遠處的海洋上吹了過來,就算是在深山中,也無法阻止山林變成淡淡的綠色。那一大片一大片恒古難有人跡的,黑糊糊的密林,似乎也被這潮濕溫暖的風感動了,居然在邊緣上露出了一層很新鮮的綠意,很淡,但是起碼證明了,這些看上去像是石柱的樹林,卻還是擁有生命的。大團大團的暖風吹過,於是那些白色的積雪,也就消失了。



一道二十幾米的懸崖,萊茵哈特大頭朝下的跳了下來。在距離地麵還有不到五十厘米的時候,腰間猛然發勁,頭皮擦著地麵掠過,身體一扭,已經穩穩的站在了地上。小心的蹲下去,用手指在地上一個巨大的蹄印上捏起了一小撮土,放在鼻頭上聞了一下。



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寬闊的肩膀、有力的雙臂,結實但稍微有點瘦削的身材,一頭披散在肩膀附近的長發,這就是如今十六歲的萊茵哈特。總是掛著溫和笑容的臉上,除了一對比常人有神一點的眼睛,全身上下就沒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他給人的感覺,就彷佛一塊浸泡在牛乳中的和田玉,雖然天生珍貴,可是卻朦朦朧朧的,讓人看不清楚。



從六歲到十二歲,六年的時間,憑借著他有如怪物一般的腦袋,他掏空了梅林等三人的一切學問,最後梅林三人等於是落荒而逃,慌不迭的離開了神之巢穴。哈洛克斯說得很直接:“再不走,我最後保命的招數就要被你掏走啦!萊茵哈特,不是我小氣,可是這等絕招,還是不能傳授給你的。”而哈洛克斯還在和萊茵哈特說話的時候,艾爾維克早就拎著長劍登上直升機遠去數百公裏了。



至於梅林麽,根本就沒有和萊茵哈特再見,僅僅是留下了一塊代表著梅林身份的徽章給萊茵哈特,他就不知道上哪裏去了。那枚代表了教廷暗殿最高權力機構的徽章,被萊茵哈特在外麵裹了一層金屬外殼,掛在胸口。



六年的時間,讓萊茵哈特從一條小溪變成了汪洋大海,雖然稚嫩,卻已經有了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而接下來的四年時間,則是在哈爾等人的殘酷訓練下,學習著一切外麵的世界可能有用的學問。就好像一塊強力吸水的合成樹脂,萊茵哈特把所能學習的一切東西都吸進了腦子裏,這四年時間,讓他在綜合實力上,卻又大大的前進了一大步!



最起碼,就如他如今所使用的在深山中追查蹤跡的法門,是神庭從東方強行綁架的幾個號稱忍者的高手傳授的,而梅林他們,卻是絕對無法給予萊茵哈特這樣的知識。“世間萬千技藝,想要一門一門的學得精通,還真是困難呀!”在經過三天三夜的林間追殺,最終利用自己學到的追蹤技能,追上並且把那數名測試的忍者打成重傷後,萊茵哈特不無感慨的如此說道。



‘颼’的一陣狂風自天空壓下,一具高大粗壯的身軀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把一塊黑色的山岩砸成了四五片。接近兩米高的安手裏拎著一柄沉重的合金長劍,狼狽的從那山崖上落下。氣惱的吐出了嘴裏的泥土,安瘋狂的嚎叫起來:“那頭血紅色的野豬,你在哪裏?我要扒了你的皮,剔了你的骨,把你做成豬肉排吃!”



謹慎的舉起了右手,萊茵哈特輕輕的‘噓’了一聲。安立刻就安靜了下來,拖著那起碼有三百公斤的黑漆漆的合金長劍,安的腦袋左看看、右看看,蹲在了萊茵哈特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嗯,怎麽,有發現了麽?”和那龐大的腦袋比較起來,顯得有點小的眼睛使勁的眨巴著,顯得很滑稽。可是那眼裏不時閃過的寒光,卻無法讓人忽略安那有如鋼鐵鑄造的身體內隱藏的恐怖力量。



十年的時間,安也從一個粗魯的鄉鎮少年成長了起來,順利的成長為了神巢的一大禍害!看安不順眼的,安揍他;安看他不順眼的,安揍他;招惹萊茵哈特的,安揍他;萊茵哈特不小心招惹的,安揍他;招惹Alin的,安揍他。。。嗯,Alin從來沒有主動招惹人,所以被安毒打的人很幸運的少了幾個。



從新加入神巢的光狼騎士一直到神巢中等級最高的幾個光獅騎士,統統都被安毒打過!神庭的規則很符合安的胃口:神職人員在切磋武力的時候,嚴禁使用過於強大的神力!於是,自身神力僅僅相當光豹騎士的安,憑借著恐怖的非人的力量,把杜蘭特、卡非恩以下的所有的光焰騎士都給毒打了一頓,徹底的滿足了他昔日發的願心:等我有了力量,非打死你們不可!



雖然安其他的技能,例如數學、曆史等等課程,僅僅相當於外界一個初中畢業生的水準,可是有什麽關係呢?某位視察神巢,見識過安那恐怖力量的神庭高層人員一聲稱讚,立刻就讓安在光焰軍團中擁有了一個很不錯的位置,隻要安能夠順利的離開神巢,就可以去神庭的總部――新紐約城報到了。光焰軍團的中隊長,對於一個剛剛離開神巢的青年來說,可是很高的位置。



今天,安就是在履行神巢沿襲了上百年的儀式,在離開神巢之前,必須親自挑選一個同伴,然後在同伴的幫助下,去深山中捕殺一頭神巢放出去的凶猛野獸。隻要順利的取得那野獸身上很有象征性的一件物品,就可以順利的離開神巢,神巢也就承認,你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教士了。



自然,安挑選的同伴隻能是萊茵哈特,因為整個神巢,如今隻有萊茵哈特能夠在正麵憑借格鬥術,和安拚鬥一個小時。而萊茵哈特所精通的各種雜學,更是在深山中很有用處的。假如要安單身一人去追捕那放出去的猛獸,恐怕最後的結果就是在屠光方圓數百公裏內的所有野獸後,安徹底迷路,在那裏等待救援隊的到來。



鼻子裏,聞到了一點點的腥臭味道,似乎還有一點點的血腥味。萊茵哈特低聲說道:“安,不要亂叫嚷,它就在附近,我能感覺得出來!這家夥的智商很高,也許一般的普通人還比不過它,嗯,它不會傻乎乎的在山裏奔逃,最終筋疲力盡後被我們追上殺死。”萊茵哈特臉上露出了一絲好玩的笑容:“它,應該在準備埋伏我們呢。可惜我們兩人在路上就沒有分開過,怕是它要枉費心機了。”



安的眼珠子猛的瞪了出來,惡聲惡氣的說道:“一頭野豬,居然也這麽狡猾?。。。誒,萊茵哈特,你這小子是什麽意思?那頭野豬的智商比普通人還要強上一點,豈不是說,我還不如一頭野豬麽?”猛然醒悟過來的安,左手狠狠的掐住了萊茵哈特的後頸,拚命的晃動了幾下。



有如孩子一樣的笑起來,萊茵哈特大叫一聲,身體彷佛裝了彈簧一樣猛然跳起七八米高,右腿猛然一抖一彈,朝著安的腦袋踢了過去!安大笑一聲,那柄足足有一尺寬的長劍呼嘯而來,卷起了一片朦朧的黑霧,朝著萊茵哈特的右腿迎了上去。‘當’的一聲巨響,萊茵哈特右腿和劍身猛然一擊,身體在那一瞬間,似乎凝滯在了空中。



‘嗷嗚’一聲長嘯,似乎是看準了機會,一頭身高三米左右,體長五米許,粗大的獠牙探出大嘴足足有一米多,通體血紅色的野豬卷起了一陣狂風,從旁邊那密林中衝了出來。數百米的距離,在這頭野豬的腳下不過是兩三次跨步的時間,那兩道獠牙上閃出了一道精白色的光芒,狠狠的朝著安的P股挑了過去!



萊茵哈特一聲歡呼:“哈哈,等得就是你!”身體在安的劍身上猛的借力,一陣狂風憑空而起,萊茵哈特裹在那狂風中,化為一道黑影,朝著那頭野豬狠狠的撲了過去。安則是借著萊茵哈特那一踏之力,身體有如流水一樣平移了兩米,那野豬狠狠的一挑頓時落空。



突然醒悟自己已經落入了圈套中,這頭變異的,也不知道神庭從哪裏抓捕來的血紅色野豬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小眼睛惡狠狠的眨巴了記下,嘴裏突然噴出了一團帶著濃烈酒精氣息的乳白色水浪!一點火星從它那獠牙上閃動了一下,‘哄’的一聲,衝天的火焰卷了起來,朝著風中的萊茵哈特卷了過去!



粗大的蹄子狠狠的蹬踏了一下地麵,那足足有上萬斤的身軀有如彈丸一樣輕巧的彈起,米許長的豬尾巴靈巧的朝著後麵一卷一彈,這頭血紅色的野豬,居然就避過了萊茵哈特迅猛撲擊。



倉惶的躲過了那一團有著刺鼻的酒精味道,不知道那野豬怎麽弄出來的火光,萊茵哈特有如刀鋒一樣的手掌超前一揮,腦袋上卻被那條鐵鞭一樣的豬尾巴狠狠的抽了一擊!那起碼就是一噸左右的沉重打擊力,萊茵哈特悶哼一聲,整個身體彷佛風中落葉一樣,被抽飛了十幾米!



剛剛停下身形的安憤怒的咆哮了起來:“你敢打傷萊茵哈特?”手中長劍輕巧的一揮,一道金色的弧形劍氣呼嘯著朝著那野豬的腦袋劈了過去!可是這頭變態的野豬,速度簡直快得無法想象,劍氣是朝著它的腦袋劈過去的,可是等劍氣臨體的時候,它又往前飛竄了五米多的距離!‘喀嚓’一聲清脆的響聲,那野豬‘嗷’的一聲慘叫,一條米許長、手臂粗細的豬尾巴被安齊根的劃拉了下來。



一股血液淋淋瀝瀝的撒在了地上,那野豬看都不看後麵一眼,悶著腦袋就往前猛衝,也就是三五秒的事情,它龐大的身軀已經沒入了上千米外的一道密林裏,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安呆呆的看著那野豬身上唯一留下來的東西,那條還在跳動著的尾巴,不由得仰天長歎起來:“神啊,這條尾巴,可讓我們怎麽回去交差呢?”



萊茵哈特揉揉酸疼的脖子,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氣惱的說道:“為什麽不能交差?以前的那些試煉的家夥,最多不過是追殺一頭猛虎、雄獅之類的東西,可是我們這次,居然是這麽一條變態的野豬!安,你知道麽?它的尾巴抽在我臉上,比你平日裏的拳頭還要沉重得多!它的皮膚你前幾天也見過了,我的冰刃割不破,雷電劈不開,能拿它怎麽辦?”



安蹲了下去,長劍隨手捅在了旁邊一塊巨石上,眼巴巴的看著那條可能是世界上最為龐大的豬尾巴,吧嗒了一下嘴巴,遲疑的問道:“那,我們就拿這玩意回去交差?哈爾豈不是會被氣死麽?別的試煉的家夥,都是拿著猛虎的頭顱回去的,我們拿一條尾巴。。。這!”



萊茵哈特也蹲了下去,看了看那條‘宏偉’的豬尾巴,歎息到:“那就是它了,我們在山林中追殺了半個月,還是拿它沒辦法,這次能砍下它一條尾巴,已經是很幸運了。你也看到了,它的速度,該死的,比我全力奔跑的速度還要快,它的皮,比你的臉皮還要厚,這還能怎麽樣呢?反正哈爾導師他們也隻要它身上的某個部位,這豬尾巴,也頂得過去了。”



連連點頭,嘴裏連連稱是,可是安吧嗒了一下萊茵哈特的話,突然氣惱的嚎叫起來:“萊茵哈特,你什麽意思?什麽叫做它的皮比我的臉皮還厚?難道我的臉皮,可以擋得住你的雷電麽?你這個奸猾的小子,給我回來,我要揍死你!混蛋,你給我回來!”隨手操起那條豬尾巴,拔出了自己的長劍,安全身籠罩在一層金光中,彷佛一輛坦克,呼嘯著朝著萊茵哈特追了過去。



‘哈哈哈’,發出了連串清朗的長笑,萊茵哈特的身體彷佛風中飄絮,輕盈的往前閃動著。一時在樹梢頭,一時在山峰的半山腰,他總是選擇那最難上去的道路奔跑,氣得無法登高的安在下麵‘嗷嗷’亂叫,就有如那頭被劈下了尾巴的野豬一樣。



身體急速的上升,站在了一座高有兩三百公尺的山峰上,萊茵哈特看著遠處那一團橫衝直撞的火紅色身影,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大家夥,不管你從哪裏來,也不管你經曆了什麽可怕的事情才變成了這樣,可是,從今以後,好好的在這片山脈裏活下去吧。。。你能長成這麽大,擁有這麽奇特的能力,一定很不容易!”



臉上有很古怪的笑容浮現,萊茵哈特低聲自語道:“唔,真想知道,如果你再繼續的生存數百年,你會強大成什麽樣子呢?你。。。你這頭體內居然有‘真氣’流動的,智商和人一樣的大家夥。”低頭看了看站在山腳下氣得爆跳的安,萊茵哈特嘻嘻笑了幾聲,身體直接飛了起來,朝著神巢的方向掠了過去!



這是萊茵哈特,生平第一次和那個在中國被稱呼為‘妖怪’的群體的接觸。這個時候的他,還不知道,在神秘的東方,在中國那片富饒而神奇的土地上,在他看來很強大的血紅野豬,不過是那無數妖魔鬼怪中剛剛入門的小角色罷了。雖然此時的他感到有一點驚奇,不知道為什麽野豬會變成這樣強大的怪物,可是,幸運的是,他還沒有感到什麽叫做震驚!



神巢,哈爾、杜蘭特、卡非恩站在訓練場上,看著一批剛剛加入神巢一年的少年,在那裏扛著巨大的石塊,辛苦的攀爬一座陡峭的山峰。幾個光狼騎士在那裏厲聲嗬斥,手中的長鞭雨點一樣的朝著下方抽打著,在精赤的皮膚上,發出了‘啪啪’的脆響聲。



哈爾輕輕點頭,低聲笑道:“看來還是要嚴格點才好,雖然淘汰率加大了一點,可是整體的實力水平,卻超過了以往同期的少年。。。唔,安和萊茵哈特,出去多久了?應該有快二十天了吧?他們沒有求援麽?”



杜蘭特挑挑眉毛,小心的看了看左右,這才說道:“唔,二十天了,這二十天,可真是安靜啊!再也沒有那些不長眼的混蛋為了Alin去找萊茵哈特決鬥了,再也沒有被安毆打所發出的慘叫聲了,這樣的日子,可真是悠閑啊!不過,那頭妖化的野豬,他們兩人能對付麽?”



哈爾沉思了一會,點頭說道:“沒問題,安還有極大的潛力沒有發掘出來,對付那野豬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至於萊茵哈特麽,你們知道他的具體實力麽?雖然他看起來不是很強大,可是實際上,也許我們神巢,就沒有誰能奈何得了他。當然,他的絕對力量應該是不怎麽樣,畢竟他年齡還小,可是,那頭野豬想要傷害他,怕是絕對不可能的。”



卡非恩剛要說話呢,那邊一道黑影已經裹在狂風中衝了過去,而安則是揮動著長劍,咆哮著從一座山峰上跳了下來,大聲吼叫著:“萊茵哈特,你這個混蛋,給我站住!。。。你,你居然說我的飯量比那頭野豬還要大?你,你給我站住!”



一條血淋淋的豬尾巴狠狠的砸在了哈爾他們的麵前,安一陣風一樣的跑了過去:“哈爾,你們看著辦吧,我可是順利的取得了這該死的野豬的尾巴,我可以順利的離開神巢了吧?我明天就走,再和萊茵哈特在一起,我會瘋掉了!”大聲的嚎叫著,安就真正有如一頭野豬一樣,橫衝直撞的衝進了神巢,嚇得那些低級的學徒一陣的雞飛狗跳!



哈爾、杜蘭特、卡非恩慢慢的蹲了下來,看著那條通體血紅色的豬尾巴,茫然的相互看了看。“這,這算什麽?這算成功試煉了麽?豬尾巴?神啊,救救我們吧!按照我們神巢的冠名習慣,難道要在安的履曆上,添上‘豬尾巴騎士’這個美妙的稱呼麽?”



“可是,你們不覺得,‘野豬騎士’這個名頭也好不到哪裏去麽?”卡非恩謹慎的看了看左右,低聲說道:“要是安知道了神巢的命名規則,而又知道是我們三人故意挑選的那頭妖化的野豬去讓他完成試煉,你們覺得他會怎麽作?”



眨巴了一下眼睛,杜蘭特、卡非恩風一樣的衝了出去,嘴裏瘋狂的吼叫著:“集中,緊急集中,所有五年以下的學員集中,深山生存訓練,緊急的深山生存訓練!快,快,快,所有的人跟著我們走,不許攜帶任何的生活物品!深山生存,持續一個月,快,快!”



哈爾猛的跳了起來,一手指天,憤怒的咆哮起來:“至高無上全知全能的神啊,用您的雷電,劈死這兩個神職人員的恥辱吧!你們這兩個混蛋,枉費我們這一百多年的交情!”



沉重的喘氣聲從哈爾的背後傳來,哈爾猛然回頭,就看到滿身大汗的安巴結的彎下腰,朝著自己擠眉弄眼的笑著:“哈爾大人,按照我們說好的,我明天就能離開神巢,去神庭總部就職了,不是麽?啊,據說新紐約是除了中國排名前三十的大城市外世界上最繁華的都市,啊,它裏麵一定有無數的美食,還有無數的美女吧?”



狠狠的抽了一下快要流到嘴邊的口水,安滿臉憧憬的說道:“離開萊茵哈特這個混蛋,去新紐約城做神庭的高官,每個月隻要執勤一周,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修行和休息的時間。唔,每個月折合將近三萬人民幣的薪水,天啊,我真的是太幸福了!光焰軍團的中隊長,據說在北美大陸那邊,光焰軍團的中隊長,可就相當於他們地方軍隊的上校級別以上的軍官,在鬧市區調戲美女,都沒有人敢管的啊!”



哈爾幹笑:“安,請注意自己的言詞,神職人員,是不允許調戲民間女子的。”



安愣了一下,連連點頭:“哦,那沒事,我調戲他們的時候,肯定不會穿神庭的法袍的。。。不過,哈爾大人,聽說,神巢的學員離開神巢的時候,都會被授予一個很威風的頭銜,也就是神巢出去的神職人員這輩子的第一個頭銜,是不是?啊,你們一定要給我一個很威風的名字,這樣才能讓神庭的高級官兒們一眼就能認出我來!”



萊茵哈特戲噱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安,作為一個堅定的神職人員,謊言是會被神懲罰的,所以,雖然我明白後果非常的可怕,可是我還是要告訴你――神巢出去的所有神職人員,他們的第一個頭銜都是和自己的試煉目標掛鉤的。假如他們試煉的對象是一頭龍,他們就是龍騎士;如果他們試煉的對象是一頭猛虎,他們就是猛**士;如果他們試煉的對象是一隻老鼠,他們就是田鼠騎士!”



站在萊茵哈特的身邊,但是很小心的保持了足足有兩米距離的Alin,突然間抿著嘴笑了起來。柔順的銀色長發直接垂到了臀部以下,細致如水的臉龐,有如一個夢境樣的美麗。她站在那裏,抿著嘴笑起來的時候,整個天地似乎都黯然失色了。



哈爾的額頭上,冷汗一顆顆的流淌了下來,他猛然間退後了好幾步。



安眨巴了一下眼睛,尋思了好半天,這才說道:“哦,龍就是龍,老虎就是老虎,老鼠就是老鼠。。。嗯,我的試煉對象是一頭。。。”安的脖子緩緩的朝著哈爾轉了過去,脊柱關節發出了可怕的‘嘎吱’聲音。



“親愛的、尊敬的、高尚的哈爾大人,偉大的神庭聖堂主教大人,您,似乎是您說要挑選一頭最強大的野獸給我試煉,所以,你執意挑選了一頭野豬!那麽,也就是說,當我,安,去新紐約神庭總部報到的時候,我的頭銜就是。。。”



Alin低聲說道:“野豬騎士?其實這個名字也很有意思,挺和藹的。”



就好像一盆汽油澆到了火爐上,安發出了瘋狂的嚎叫聲,操起那柄可怕的巨大的長劍,朝著哈爾撲了過去:“哈爾,我今天非殺了你不可!你,你,你,野豬騎士?天啊,神啊,你劈死這個該死的混蛋吧!神啊,請響應我的祈禱,讓哈爾這老家夥心急梗塞吧,我要劈死他!”



哈爾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拔腿就跑,他憤怒的嚎叫著:“安,我是文職人員,我是聖堂主教,我不是光焰軍團的騎士,按照神庭的規則,一個騎士絕對不能向一位教士出手!你,你這頭該死的野豬!”



無邊的怒火,充斥在整個訓練場,一頭人形的凶獸徹底的被挑起了火氣,呼嘯的劍光,胡亂的劈向了哈爾。



萊茵哈特歎息了一聲,雙手合在胸前,低聲祈禱了幾句,突然扭過頭去看Alin,很溫和的問道:“Alin,估計今天晚上,神巢不會有人能睡著的了,你也不用去給那幾個小丫頭輔導什麽了,能和我去望月峰走走麽?”



看了看東邊山頭上漸漸冒出來的月亮,萊茵哈特眼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心動:“Alin,我想,我明天也申請試煉。我在神巢,已經沒有什麽東西值得學習了,我,我想要早點離開神巢,我想要去看看德克勒神父、巴比神甫,還有我的那幾位朋友。”



Alin半天沒說話,良久,她才緩步的朝著遠處一座山峰走了過去,低聲說道:“哦,你和安,都要走了麽?”語氣平淡,卻有說不出的意思在裏麵。淡淡的白色的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那音色的長發反射出來的,卻是冰雪一樣的光華。



‘啊’,一聲慘嚎,哈爾終究是文職人員,雖然神力極其強大,卻無法跑得過安這頭發狂的野豬,被安一腳踢在了P股上,差點就摔了個馬趴。哈爾終於憤怒了,他身上冒出了濃烈的有如火焰一樣的金色光芒,他發瘋的吼叫著:“神啊,原諒我,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頭該死的野豬啊!安,你都要離開神巢了,難道你就不能讓我安靜一下麽?神啊,你難道是要懲罰我?讓他蹂躪了我們所有人十年,如今在離開之前,還要拆毀整個神巢麽?”



‘砰’,正在仰天狂嘯的哈爾,被安一拳頭打飛了出去。哈爾猛的一愣,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失去了和發狂的安搏鬥的勇氣,收斂起身上的金光,慘嚎了一聲:“救命啊!我命令你們,攔住這該死的家夥!”他加快了腳步,狼狽的朝著一群高級光焰騎士跑了過去!



那幾個光獅騎士,十幾個光**士,二十幾個光豹騎士,三五十個光狼騎士看到滿臉大汗的哈爾跑進,突然間一聲呐喊,散開了就跑。



安狂笑著,突然間叫嚷起來:“我有了個很好的主意!哈哈哈,我就把你們當作我試煉的對象吧,我的稱號,就是騎士中的騎士:the knight of the knights!哈哈,你們不許跑,你們都是我的!”



‘嘩啦啦’一聲,連同那些正在訓練的新學員,整個訓練場上再也找不到人影了。

——————————————

下一章—— 第八章 慘敗

18點準時放出,敬請期待。

章節節選:

很高的山峰頂部,可以看到月亮從很遙遠的山頭上慢慢的爬上天空的整個過程。這裏還可以看到神巢方圓數十裏的山林風景,因而是很多高級的神巢學員喜歡來的場所。當然,所謂的高級,也就是萊茵哈特、Alin、安這些擁有特別卓越的資質,在神巢中最起碼都單獨擁有一個套間的人。那些還睡在‘棺材’房間內,剛剛加入神巢的學員,是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力的。



站在這不知道來過多少次的山頭上,看著那青色的月亮漸漸的爬了起來,萊茵哈特渾身僵硬,不敢往後麵看一眼。但是通過流動的風傳達來的信息,他知道,Alin就在身後不遠的地方,不多不少,兩米。這也是Alin所能容忍的,和其他人最近的接觸範圍。平日裏,就算是麵對自己的幾位導師,Alin都習慣性的保留了三米以上的距離。



咳嗽了一聲,萊茵哈特看著那月亮,低聲說道:“Alin,我,應該,這個,我應該比你大一點點,是不是?”

……

————————————

推薦——《寂火》,《猛虎傳說》作者何楚新作。

盛夏裏奇幻文學中的又一把大火……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54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