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萊茵哈特的導師們

神巢的城堡,就有如整個格魯吉亞深山給人的印象一樣,陰暗、壓抑,彷佛到處都有不幸潛伏在那裏。用黑色的巨大岩石壘起來的城堡內,密布著有如蛛絲一樣繁複的狹小、黑暗的通道,通向了一個個晃動著昏暗燈火的房間。到處都似乎有人的竊竊私語,可是仔細豎起耳朵去聽,卻什麽都聽不到了。冷冷的風,順著通道飄蕩著。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單獨的房間,一間高不過兩米,長三米左右,寬一米五的小空間。安在看到這房間的時候,很是氣憤的罵道:“這簡直就是一口棺材!不,就算是棺材,也要比這房間舒適一點!最起碼,睡在棺材裏的人不用翻身不用走動哩!”然後,帶路的一名光焰軍團的光狼騎士很幹脆的,一腳把安踢進了他的房間內。



小心的關上了那厚重的像木門,萊茵哈特打量了一下這個在未來不知道多少年內會屬於自己的房間,滿足的歎息了一聲。“最起碼,這裏還有一張木床,而且,被褥和孤兒院一樣,很幹淨。。。還有,這裏沒有巴恩特那樣的惡棍,雖然哈爾主教他們顯得很冷漠,可是實際上,他們也是很和善的人呢。”萊茵哈特,總是容易滿足的。可是也對,對於一個自幼生長在孤兒院,時不時被大孩子欺負的六歲的小孩子來說,一個安全的、看起來很穩固的房間和一張幹淨的床,再也沒有了欺負他的人,他還會苛求什麽?



跪倒在地上,按照標準的祈禱儀式,萊茵哈特雙手合在心口,低下了自己的頭顱,用稚嫩的童音低聲訴說到:“感謝至高的神,賜予我們一切。。。請神讓德克勒神父身體健康,讓巴比神甫永遠快樂,讓他下次去酒吧喝酒的時候,不會再被神父當場抓住!”



抬起頭來,借助著房間內那昏暗的蠟燭光芒,萊茵哈特看到了床頭上不知道誰用小刀雕刻出來的一句話:“堅定的信仰,在我在地獄裏仰望天堂,感受神溫暖的光芒!”後麵的落款是:哈林,於接到神庭仲裁所任命之日。



“信仰,我的信仰,能讓我帶著光榮離開這裏麽?”盯著那一句話看了半天,萊茵哈特握緊了拳頭低聲說道:“不管怎麽樣,我會成功的。神,絕對不會拋棄一個對他無比堅定的信徒的。我是神的孩子,神是我的父親,父親,不會拋棄自己的孩子。。。德克勒神父,您說神是所有人的父親,信仰最堅定的孩子將會得到神的青睞。那麽,我會是那樣的幸運兒的!難道不是麽?”



帶著舒暢的微笑,看了看桌子上放著的,那給他們充當晚飯的黑麵包,萊茵哈特滿意的躺在了床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路的顛簸,讓他可沒有胃口去吃任何的東西了。



突然間,外麵黑漆漆的通道裏麵,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你們這群騙子!你們說晚餐在房間的桌子上,可是這麽一片小小的黑麵包,難道夠我吃麽?你們這群小氣的家夥,我要吃紅腸、熏肉、餡餅和抹茶的蛋糕!你們這群小氣的家夥,你們這群騙子!我不要吃這該死的黑麵包!”‘砰’的巨響聲中,似乎是房間的像木門被砸碎了。



一個無比氣惱的聲音猛然間響起:“安,又是你這個粗魯的小子,混蛋,難道你還想襲擊我們麽?雖然我們是最低級的光狼騎士,可是,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是青天和泥土一樣的呀!”‘噗噗噗噗’拳頭著肉的聲音不斷發出。



小心翼翼的爬起來,從門縫裏朝著外麵看了出去,正好看到安被五名光狼騎士狠狠的按在地上一頓暴揍之後,彷佛扔破爛一樣的扔進了他自己的房間。也不知道安的身體到底是用什麽東西製造的,他居然立刻又從房間內撲了出來。那五名光狼騎士一通憤怒的咆哮,似乎是變戲法一樣,從通道的某個角落裏抓出了一扇純鋼的大門,再次把安扔進房間後,直接把那鋼門給裝在了門框上!



‘砰,砰,砰’,有如一頭發狂的大猩猩,安朝著那鋼門瘋狂的揮動起了拳頭。一個臉上明顯腫了一塊的光狼騎士憤怒的吼到:“安,你這個混蛋,不要讓你落在我的手上!要是你被分配到我的手下做格鬥訓練,我會好好的教授你一下,什麽叫做尊重!”狠狠的跺了一下腳,他喝道:“你就慢慢的砸這門罷,這扇門可是專門從中國進口的主戰坦克的防彈裝甲,可以抵擋小型熱能武器的衝擊,你就用力的砸罷!”



五個衣衫不整,滿臉狼狽的光狼騎士在無數孩子的窺視下,灰溜溜的離開了安的門口。隱約的,萊茵哈特可以聽到他們的嘀咕聲:“哈爾大人果然是明智呀,居然提前十天定造了這樣的鋼門,否則哪裏擋得住這個變態?該死的,他純粹的肉體力量,似乎比我們還要強大得多!看來,今年這批新人的素質,真正不錯呢。”



黑夜就在安不屈不撓的‘毆打’那扇鋼門的轟鳴中悄悄的流過,淩晨到來了。在數名光**士坐鎮下,數十名光狼、光豹騎士以及相同數量的聖堂神父快步走了過來,嘴裏呼喊著孩子們的名字。



一個有著長長的白色胡須,慈眉善目的一等聖堂神父來到了萊茵哈特的門口。“萊茵哈特,過來,我是你的專門的導師梅林。每天除了體格訓練,其他時間,你要從我這裏學習你所有需要的知識。”他溫和的打量了一下萊茵哈特,很好奇的笑著:“東方人的血統麽?真是一個希罕的小夥子,唔,作為你的導師,我還真的會有很大的壓力呢。”



握住了萊茵哈特的手,牽著他順著黑漆漆的通道往外行去,梅林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的實力其實隻有三等聖堂神父的水準,可是我的見識,卻超過了黑衣聖堂主教、白衣聖堂主教以及絕大部分的紅衣聖堂主教所擁有的知識,所以,我被特別指派為你的導師。”他微笑著看著萊茵哈特,似乎找到了什麽很有挑戰性的工作一樣:“你的智商,實在是很驚人的數據,嗬嗬嗬嗬,我梅林卻還不知道是否夠資格做你的導師呢。”



看著這個起碼有百歲開外的老神父,萊茵哈特恭敬的說道:“我的智商不算什麽,再大的酒桶,如果它裏麵沒有裝上陳年的葡萄酒,也是沒有價值的呢。酒桶的真正的價值,在於它體內葡萄酒的質量和數量,卻不在乎它本身呢。”



啞然,小心的看了看左右通道,梅林悄悄的蹲了下來,把自己的老臉湊近了萊茵哈特,低聲問道:“偉大的神,難道您送了一個和老梅林有同樣興趣的孩子來我身邊麽?那老梅林可要小心了,我的那幾瓶葡萄酒,可不能被這小娃娃給偷去喝了。”撇撇嘴,梅林哼道:“很好的比喻,你的腦子就是木桶,智商越高容積就越大,而我的知識就是那陳年的葡萄酒,隻有你的腦子裏麵裝滿了葡萄酒,你才是一個真正的有價值的人。”



頓了頓,梅林沒好氣的說道:“可是,萊茵哈特,你的資料上,並沒有注明你是一個小酒鬼,可是那樣的比喻,你是怎麽想出來的?”



看著梅林那彷佛可以洞徹一切的目光,萊茵哈特一陣的心虛,老老實實的說道:“這些,是,是,是巴比神甫喝醉後告訴我的。他,他。。。”



梅林恍然大悟般‘哦’了一聲,猛的站了起來,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嘴裏低聲的哼道:“原來如此,早就該想到這點的,要是你是一個小酒鬼,以你的年齡,早就酒精中毒,這腦子就廢掉了。”抓著萊茵哈特的手,帶著他順著通道往前走,梅林咕噥著說道:“也許應該建議一下,對整個大魯爾教區整頓一下?要是下層的教士都是酒鬼,這傳出去可是對神庭的形象不好的。”



整頓?那豈不是巴比神甫以後就不能再碰酒杯了麽?他一定會很傷心的。於是,萊茵哈特抬起頭來,很認真的問道:“下層的教士不能喝酒麽?那,那梅林導師為什麽又可以收藏葡萄酒呢?難道梅林導師僅僅是收藏葡萄酒,卻從來不喝的麽?”



再次的啞然,梅林鼻子裏哼出了兩道冷氣,沒好氣的看著萊茵哈特,咬著牙齒喝道:“萊茵哈特,住嘴!不允許再提起任何和葡萄酒有關的問題!”隱約的,可以看到梅林的嘴唇在胡須後飛速的跳動著,萊茵哈特甚至懷疑自己聽到了幻覺,他聽到梅林在低聲的詛咒著:“該死,就應該知道,教授一個太聰明太敏感的小娃娃,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哼,可是畢竟我老梅林是神巢最老的十人之一,哪怕這娃娃再難教導,也要迎難而上!否則我老梅林豈不是要被哈爾、杜蘭特、卡非恩他們三個老不死的嘲笑麽?”



很小心的,萊茵哈特很好奇的問道:“梅林導師,為什麽您叫哈爾大人他們老不死的呢?難道他們的年齡,比您還大麽?”



梅林嚇得猛的一跳,尖叫到:“難道你不知道偷聽人家說話是很沒有禮貌的麽?你這個怪物小娃娃,你怎麽能聽到我說話?可是說實話,你的耳力真的比山林裏的野狗還要好,唔,沒錯,哈爾他們比老梅林還要大三十多歲,可是因為他們的力量太強,所以,不顯老罷了。”



學著梅林的樣子恍然大悟般‘哦’了一聲,萊茵哈特剛要說話,梅林卻又吹胡子瞪眼的朝著萊茵哈特訓斥起來:“萊茵哈特,你這個怪物娃娃,老梅林告訴你,以後不管你聽到我說了什麽,看到我做了什麽,都不許告訴別人!否則,哼哼,老梅林有得是讓你好玩的。”他擠眉弄眼的想要作出一個凶惡的模樣來,奈何他長得實在是太慈善太可愛了一點,折騰了半天,那古怪的鬼臉,隻能是讓萊茵哈特‘哈哈’大笑起來。



無奈的歎息了一聲,梅林徹底放棄了讓萊茵哈特畏懼自己的努力,他無奈的說道:“可憐的老梅林,為什麽你收了這麽多的徒弟,就沒有一個人會尊敬你呢?唉!”垂頭喪氣的拉著萊茵哈特繼續往前走了大概三百多米,梅林突然隨手往旁邊的牆壁上一推,牆壁上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扇門戶,他一手抓起了萊茵哈特,閃進了那個房間。



反腿一腳把那偽裝成牆壁的房門踢得關上,梅林抓著萊茵哈特快步的到了一張原木長椅邊上,把他隨手就往上麵一丟。萊茵哈特老老實實的坐在了那長椅上,左右打量了一下這個燈火通明的大房間,不由得驚歎了一聲:“神啊,好多的書呀!”



是的,書,無數的書!這個房間起碼有兩百米乘以兩百米的麵積,高起碼在一百米左右,到處都是書架,到處都是書堆,到處都是書桌。書,書,書,到處都是書,萊茵哈特坐在長椅上,就感覺到眼前是一片的書山書海,彷佛那無法計數的書,正朝著自己倒了下來,要把自己活活的埋葬在那書堆裏一樣!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萊茵哈特被徹底的震撼了,他呆呆的看著站在那裏滿臉得意笑容的梅林,恭敬的說道:“梅林先生,您,您實在是太偉大了,這麽多的書,您讀完了這麽多的書,難怪您擁有這麽多的知識!”萊茵哈特心裏那個震撼啊,就不用說了,德克勒神父的那個書房,加起來不過五六百本書,可是這裏,起碼有上百萬冊罷?



梅林原本得意笑容突然消失,滿臉都是無比的尷尬。他咳嗽了幾聲幹笑起來:“神。。。偉大的神對我們說,我們不能謊言!所以,萊茵哈特,這裏的書,梅林隻看了一半!”臉上滿是沮喪的,梅林沒奈何的歎息到:“梅林並不是很聰明的人,花費了將近一百年的時間,也隻看了這裏麵一半的書,可是,就算是這樣,梅林也已經是整個神庭最有學問的幾個人之一了!”



漸漸的,他又變得神采飛揚起來,朝著萊茵哈特吹噓到:“萊茵哈特啊,可愛的小朋友,這裏的書,可不是市麵上那些用錢能買到的書呀!這裏麵的,全部都是非常古老非常珍貴,甚至很多都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孤本哩!隻要能讀完這些書,你絕對會成為神庭最偉大的博學家!到時候,哪怕你一點戰鬥力都沒有,起碼也能當上白衣聖堂主教呢。”



小臉猛的垮了下來,萊茵哈特呆呆的看著梅林,很是受到了驚嚇的說道:“我?看完這裏所有的書?可是,您,您花了一百年,才看了一半,我,我怎麽能?”猛然間想到也許自己以後永遠都要留在這個房間內抱著一本書死記硬背,哪怕對神的信仰是無比堅定的,萊茵哈特也差點哭了出來!難道,以後就真的要在這個大房間內終老麽?



一個冷漠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房間內:“梅林,不要嚇唬他。”寒風呼嘯著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潔白的,彷佛鑽石一樣璀璨的冰晶緩緩的從天花板上落下。而那濃濃的寒氣中,卻有一股瘋狂的熱氣衝天而起,火光一閃,一個渾身籠罩在古怪的黑色長袍下的人憑空出現了。



梅林氣急敗壞的叫嚷起來:“神啊,一道霹靂砸死這個該死的家夥罷,哈洛克斯,你想要毀掉這些書麽?”他身上冒出了淡淡的金光,想要把那滿天的寒氣和火光收攏起來,可是很明顯的,他和這個叫做哈洛克斯的人之間擁有極大的實力差距,他的金光剛剛發出,立刻就被震成了粉碎,就連他高條的身體,也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差點就坐在了地上。



一柄四指寬,四尺長,沒有絲毫的裝飾,無比傳統的,有點黯淡,沒有絲毫奪目光芒的長劍憑空劃了出來。‘嗤嗤’的一陣細碎風嘯聲,一絲絲、一縷縷、一層層的金光從劍鋒上急速的射了出來,把那寒氣和火光全部收斂起來,隨後消化無形。長劍消失,梅林的身邊,已經站住了一個和他的長劍一樣普通,沒有絲毫閃光點的中年教士。



看了看不斷發出陰笑的哈洛克斯,又看了看吹胡子瞪眼的梅林,中年教士臉上露出了一個同樣標準,但是沒有任何特點的笑容。“萊茵哈特,你好。哈洛克斯是神庭暗殿中僅有的四係超能大師。唔,也許我直接告訴你,他同時擊敗了四名一等白衣聖堂主教,你可能更加深刻的明了他的實力。。。未來的六年內,他負責引發你的所有超能力潛力,並且引領你提升力量。”他的聲音,也是同樣的沒有任何的特點。



又指了一下梅林,中年教士介紹道:“梅林,神庭最有名的博學家,神之巢穴智囊團的首領,同時也是神庭外交部門的理事長。他公開的品階僅僅是一等聖堂神父,可是在神庭暗殿中,他是十七人長老會的第五長老,在整個神殿的地位,僅僅在教宗大人以及其他四位暗殿長老之下。他的象征是智慧之神!他負責教授你一切你需要的知識,並且傳授給你一切他所感悟的經驗。”



梅林得意的笑起來,朝著萊茵哈特擠擠眼睛笑起來:“哈爾他們年紀的確比老梅林還大一點,可是老梅林卻是他們的長官,老梅林可是沒有騙你!萊茵哈特,老梅林從來不欺騙人!”



哈洛克斯冷冰冰的說道:“因為被你騙過的人,都被仲裁所給蒸發了,沒有人指正你,我親愛的第五長老大人!”



梅林翻起了白眼,撇撇嘴,突然朝著哈洛克斯嘿嘿笑了幾聲。哈洛克斯似乎是條件反射一樣的立刻退後了三步,身體前方卷起了一團急驟的風團,發出了尖銳的破空聲。梅林歎息了一聲,搖搖頭,又歎息了一聲:“哈洛克斯,這麽緊張作甚麽?難道老梅林會出手傷害你麽?”



原本慈眉善目的梅林突然變幻了氣質,從不可琢磨的春風一樣的和藹老人,變成了無比的冷酷、肅殺,甚至帶著一點點殘酷的,有如冰雪之神一樣讓人無法靠近。他眼裏的寒光,以及突然變化的氣質,讓萊茵哈特渾身一抖,差點就尖叫了起來。梅林滿意的點點頭,細長幹枯的手指輕輕的在萊茵哈特的鼻子上點了幾下,冷酷的說道:“萊茵哈特,身為神庭外交部門的主管,這是教授給你的第一課,永遠不要相信你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更加不要相信你耳朵聽到的東西!”



那近乎可以被忽視掉的中年教士繼續古井不波的介紹著:“至於我,仲裁所艾爾維克,負責在今後六年中教授你如何擁有神力,如何的使用神力,以及,如何有效、幹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去消滅神庭的敵人。”



梅林又變成了那笑嗬嗬的可愛的、和藹的老頭兒,他輕輕的上前了一步,艾爾維克立刻也退後了三步,拉開了自己和梅林的距離。梅林不滿的朝著艾爾維克看了一眼,臉上滿是慈祥的笑容:“萊茵哈特,你看,為了你,我們準備付出多少代價!一個暗殿長老團的成員,僅有的一個超能力宗師,仲裁所的副仲裁長,可都為了你來到了這個荒僻的山區,並且準備在這裏伴隨你渡過六年的美好時間!”



萊茵哈特早就嚇得目瞪口呆了,暗殿,暗殿長老團,仲裁所的副仲裁長,這些聞所未聞的名詞,已經讓聰敏無比的他明白,自己應該是碰到了不起的人物了!可是,這些在整個神庭,都屬於核心層的高貴人士,為什麽會願意屈尊做自己的導師呢?難道他們都瘋了麽?



輕輕的搖搖頭,身上流淌出了溫和的金色光芒,把萊茵哈特籠罩在了那暖洋洋的光芒中。梅林無比慈愛的說道:“萊茵哈特呀,你要明白,自從德克勒,那個下等神父是叫做德克勒麽?自從德克勒向我們匯報說,你的智商,可能是常人的數倍時,我們就注意到了你呀!否則,你憑什麽認為,西多斯,尊貴的黑衣聖堂主教,位尊權重的他,會去親自測試你呢?”



“二十七世紀,什麽東西最重要呢?人才,並且是對我們忠心耿耿的人才!而你,萊茵哈特,就是那頂尖的,得到了神的青睞的人呀!”



梅林滿懷感情的看著萊茵哈特,彷佛一個老酒鬼看到了絕世的珍釀。“對於神絕對的忠誠,從具體數值上來看是常人二十五點七二倍的智能,又擁有所有的超能潛力,萊茵哈特,你簡直就是一座無比珍貴的能量礦!你知道你這樣的極品材料。。。恩,極品的天才,需要多少年才能出現一個麽?”



萊茵哈特呆呆的看著梅林他們,腦袋裏麵滿是糨糊一般:“神啊,難道我真的這麽寶貴,真的值得他們這樣看重麽?”萊茵哈特如今心裏,隻能用誠惶誠恐來形容,他心裏滿是感激、感恩的情緒,對於神和神庭那感恩戴德的激情,已經到了極點,眼看得那充盈在心髒裏的巨大的幸福,就要衝破他的胸膛爆發出來啦。



艾爾維克看了看在那裏用袖子擦拭嘴角口水的梅林,立刻補充到:“智商超過常人百分之五十的天才,我們在過去的一百五十年內,發現了七千三百人,但是其中擁有超能力潛力的,不過一百四十二人,其中隻有哈洛克斯大人一人,擁有超過兩係的超能潛力。”哈洛克斯陰森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了一絲的自得。



“智商超過常人百分之百的天才,以神庭的實力,隻挖掘出了一百七十九人,其中擁有超能力能力的人數是零!”



“智商超過常人百分之二百的,七十五人,無人擁有超能力。”



“智商超過常人百分之三百的,二人,無超能力。”



“而神庭在過去的一百五十年內,發現的天生擁有一係超能力者一萬三千人;二係者隻有一千一百人;三係者無;四係者僅有哈洛克斯大人一人。而所有的超能力者,擁有的智商僅僅和常人接近。而很多人,甚至是肌肉控製大腦的類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智力可言!”艾爾維克眼裏閃過了一抹寒光,沒好氣的說道:“就好像你的同伴安,他代表著神庭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自然超能力者的智力水準!”



萊茵哈特啞然,按照艾爾維克告訴他的數據,那麽,這麽說來,自己豈不是神庭這百多年來,最最最出色的天才麽?



梅林咳嗽了一聲,艾爾維克立刻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並且很小心的又退後了一步。梅林哼哼了一聲,吹動了一下胡須,笑嘻嘻的看著萊茵哈特,溫和的說道:“所以,萊茵哈特,你能明白了,一個智商超人,並且又擁有極大的超能潛力的人,對神廷是多麽珍貴呀!尤其,如今教廷的高層,都出自於方才艾爾維克所說的那些人,所以,我們如何不能派出最好的最恰當的人,來教授你呢?”



終於徹底的明白了,因為自己是最最罕見的天才,所以神庭才派出了最精銳的導師團來教導自己呢。這都是神的旨意吧?萊茵哈特仰望上方,低聲的感激起神的恩典。隻可能是神,才會讓自己這麽一個尋常的孤兒,擁有這樣驚人的天賦呀!除了神,誰還能做到這一點呢?



梅林、哈洛克斯、艾爾維克滿意的看著萊茵哈特在那裏祈禱,臉上都是一副‘孺子可教’的滿足神色。對於這些神庭的核心人物來說,人才固然可貴,可是一個絕對忠誠甚至是狂信的人才,才是他們所需要的。梅林真正的露出了一絲開心的笑容,低聲對哈洛克斯說道:“教宗大人實在是太睿智了,還能有誰,比這些在神庭開設的孤兒院長大的孩子,更加的忠心不二呢?”



哈洛克斯謹慎小心的笑著,附和著梅林的意見。



語無倫次、顛三倒四的朝著上空祈禱了足足十分鍾,萊茵哈特額頭上都滿是冷汗了,這才終於精疲力竭的停了下來。他‘呼呼’的喘息著,無比敬仰、無比激動的看著梅林三人,用最最崇敬的語氣說道:“梅林大人、艾爾維克大人、哈洛克斯大人,從今天起,萊茵哈特聽從你們的一切的教導!一切,都是為了神的榮耀。”



三個神職人員立刻嚴肅了麵孔,點頭說道:“一切,都是為了神的榮耀。願神的光芒,普照整個宇宙!”隨後,就是大串大串的對神的讚美,以及對萊茵哈特過度的誇耀之詞。



足足過了十幾分鍾,梅林才咳嗽了幾聲,打斷了這些光輝熠熠的美妙言詞。



從寬大的袖子裏麵掏出了一個黑色小牛皮做封麵的筆記本,梅林翻開筆記本看了看,點頭說道:“那麽,從今天開始,萊茵哈特,你將接受我們三人單獨的教導。你要樹立一個正確的意識,那就是你是比他們更加傑出的天才,所以,你就會享受比他們更加優越的待遇。我們三人輔導你一人,而其他的孩子,可是十幾個孩子聽從一隊教士的教導!當然,這是因為他們不如你,所以待遇也不如你呀!”



“每天,你需要參加其他孩子的,初步鍛煉自己身體體能的課程。而其他時間,當他們上文化課的時候,你就接受我們單獨的輔導。”梅林翻了翻筆記本,滿意的點頭說道:“你在孤兒院已經接受了八年級以前所有的課程,實在是太好了,那麽,你就更加沒有必要和那群普通的天才一樣浪費時間,你是天才中的天才,你就應該享受你獨特的待遇。”



三位導師的第一課,就是在萊茵哈特那有如白紙一樣的心靈裏,灌輸了絕對的階級意識!絕對的精英主義!絕對的等級製度!



滿是珍本書籍的房屋內,響起了萊茵哈特稚嫩的聲音:“我比他們優秀,所以,我享受一切的特權,都是應該的。”



梅林、哈洛克斯,甚至是表現得有如岩石一樣厚重、淳樸的艾爾維克,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他一定會成為未來百年內最耀眼的人物的。他,將會像太陽一樣,照耀整個世界,讓神的光輝,撒遍整個地球,進而讓整個宇宙,都為之顫抖!。。。願偉大的神的光輝,始終照耀在這個孩子的身上。一切,都是為了神的榮耀。”是夜,梅林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慎重的寫下了這樣的讚譽之詞。

————

下一章—— 第六章 友情麽?

16點準時放出,敬請期待。

章節節選:

寒風呼嘯,雪團紛紛落下,外界早就是春光爛漫,而這深山之中,依然是隆冬景象。萊茵哈特他們這一批孩子站在神巢前方那寬敞的平地上,看著那幾位負責他們基本體力訓練的光狼騎士,快步的走了過來。



安站在萊茵哈特的身後,低聲的吹噓著:“早上那幾個混蛋打開房門,又有一個倒黴鬼被我揍了好幾拳,你看,就是走在最後麵的那個,他的眼眶是不是青色的?嘿嘿,就算他們擁有神力,可是他們這麽弱,這麽短的時間,也不夠他讓臉上的傷就這麽平複下去吧?哼哼,看他們還敢用鐵門鎖住我?”得意的笑了幾聲,安好奇的問道:“可是萊茵哈特,你早上怎麽一轉眼就不見了?”



萊茵哈特剛要答話,那幾個光狼騎士已經大聲喝道:“隊伍中,不許說話!”



安的脖子一揚,就要反口喝回去,可是一看到稍遠處有幾個光虎、光豹騎士不懷好意的朝著自己看了幾眼,安立刻明智的閉上了嘴巴……

————————

推薦——〈暗夜君王〉

黑夜的霸主,血族的君王。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75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