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神巢歡迎你

“嗬。。。吖。。。咯。。。安,你給我們住手!”



五個成年教士被安一個小孩子彷佛滾繡球一樣從機艙內推了出去,狼狽的在地上翻滾著。安不依不饒的追趕著他們,也不揮拳頭,也不用腳踢,隻是時不時的狠狠的在他們的身上掐一把,頓時就可以聽到這幾個白衣教士發出有如殺羊一樣‘動聽’的聲音。



萊茵哈特看見事情不妙,連忙跳出了機艙,匆忙的跑到了安的身邊,一手抓住了安的手臂。“安,住手,你幹什麽?我們應該尊敬神父,絕對不應該打他們。安,還不快點向神父大人們請罪麽?你幹什麽?住手,住手啊!”安的手高高的揚起,萊茵哈特就好像一隻掛在樹枝上的猴子,兩隻短短的腿不斷的蹬踏著,看起來好不狼狽。



Alin也跳出了機艙,小手緊緊的捂住了嘴巴,突然間從喉嚨裏叫了一聲:“萊茵哈特。。。小心啊!”女孩子的心總是敏感的,尤其是Alin這樣柔弱但是冰冷的女孩子。萊茵哈特給她留下了極好的印象,所以,在某些危機到來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會讓萊茵哈特躲閃開來,至於那‘粗魯、野蠻’的安,Alin早就忘記他是誰了!



猛的愣了一下,萊茵哈特尋思到:“小心?小心什麽呢?”他的後頸猛的一緊,已經被一個人給高高的提了起來,隨後,就看到一團朦朧的金光閃動了一下,安那粗壯的身體就彷佛被火車撞擊的皮球一樣,‘颼’的一聲倒飛出去七八米遠。



孩子們呆呆的看著安被一條突然出現的黑影打飛了出去。安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角掛著一縷血絲,有氣無力的嚎叫著:“誰,誰這麽大力氣?該死的東西,比,比上次那頭三千斤重的狗熊還要大力得多!該死的東西,啊!”一聲悶哼,孩子們根本沒有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連串瘋狂的打擊聲‘砰砰砰砰’的傳出,安已經口吐鮮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萊茵哈特被很溫柔的,非常小心的放在了地上,一隻十分有力但是卻無比溫暖的手輕輕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腦袋。一個寬厚的聲音緩緩響起:“萊茵哈特?不錯,我看過你的照片,你果然是一個好孩子!白衣本堂神父,是如今的你們必須尊敬的對象,下位者絕對不被允許冒犯上位者,這是神庭的規則,無人能夠冒犯。”



轉過頭去,萊茵哈特看到了一個微微有點胡須,頭發發黃,身材高大筆挺的中年人。身上的長袍和西多斯的款式一樣,不過卻是銀白色的,雖然四周的山峰土地都是灰蒙蒙的無比黯淡,可他往這裏一站,卻有無比的威嚴和堂皇。感受到萊茵哈特的目光,中年人微微的鞠躬,微笑著說道:“孩子們,我是二等白衣聖堂主教哈爾,‘神之巢穴’的主持人。”



再次重重的拍打了一下萊茵哈特的腦袋,哈爾深深的鞠躬了下去:“神之巢穴歡迎你們!神巢歡迎你們!當然,安,今天的事情,隻是給你的一個小小的教訓!在神庭,下位者,永遠不許冒犯上位者,否則,一定會受到極重的懲罰,希望你能記住今天我的話。”直起身體的時候,哈爾的臉上,已經滿是肅殺的冷氣。



安躺在地上,看著自己身前那兩個身材高大的青年,氣惱的哼到:“你們年紀比我大,所以,我打不過你們!可是等我長大了,我安•布盧斯用我的胃口發誓,一定要狠狠的揍你們一頓!”



兩個青年溫和的微笑著,左邊的那個低聲說道:“真的麽?那麽真的太好了!我們在神巢已經駐守了一百二十七年,第一次碰到這麽有個性的年輕人!我是光焰軍團光獅騎士杜蘭特,這位是光獅騎士卡非恩,如果你要報複的話,隨時歡迎你找我們。”



兩人報出了自己的名頭,緩步的回到了哈爾的身邊。而絡繹從機艙內出來的孩子,已經是聽得目瞪口呆。白衣聖堂主教,光獅騎士,這已經是接近神庭權力核心的人了,這樣的人才是這個所謂的‘訓練營的’主持人,那麽他們在這裏可以學到什麽東西?



總共是五十七個孩子,在那些滿身汙泥雪片、滿臉狼狽的白衣教士們的指揮下,排列成了整整齊齊的隊伍。應該是哈爾的刻意的照顧,萊茵哈特的個子不算最矮小的,卻排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位。而且可以看得出來,不僅僅是哈爾,就連杜蘭特和卡非恩,對萊茵哈特都有著極大的興趣,不斷的用眼角的餘光瞥過來打量他一下!



寒風呼嘯,卷起了巴掌大小的雪片劈頭蓋臉的撲了過來。萊茵哈特他們全身一抖,差點就叫嚷起來,這裏的溫度起碼在零下十度左右,孩子們身上的衣服卻又不甚厚暖,怎麽承受得住?反而是剛剛被毒打了一頓,還口吐了七八口血的安,若無其事的站在隊伍裏,一對眼睛凶狠的盯著兩位光獅騎士。



沉默了足足有十分鍾,也許自認為這段時間足以讓眼前這些小孩子明白點什麽了,哈爾終於開口了:“親愛的孩子們,歡迎來到神巢。很坦白的告訴你們,所謂神巢,就是可能出現神的地方!你們都是被神挑選出來的精英,是整個地球種族超過一百億人中極其罕見的天才!你們,經過自己的努力,也許你們可能成為神!得到至高之神賞賜的神名和神力!”



包括安在內,所有孩子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來,萊茵哈特注意到,除了Alin!她就彷佛一塊寒冰,沒有任何事情能引起她心內的波瀾。。。也許,方才看到哈爾突然出現在萊茵哈特身後時發出的那一聲警告,已經是她的極限。



滿意的看著這些胸膛急驟起伏的孩子,哈爾慢吞吞的說道:“沒錯,這裏也許會出現新的神。而凡人成神,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在地球上,一百三十五年前,不是已經有過先例麽?那一任的教宗大人,在自然壽命結束的那一天,就被封為神了呀!”



遠處傳來了大聲的喘息,超過兩百人的隊伍,看起來都是年齡不大的少年人,**著上身,在大概三十名勁裝教士的率領下,從一座坡度超過六十度山峰上,大步的衝了下來。不時的,有人腳步不穩,一頭栽倒在了地上,頓時發出了大聲的慘叫,從那看去起碼有五六百米高的山坡上直接滾了下來。



孩子們中有耳力極佳的人,他們可以聽到那滾下來的倒黴鬼腦袋和山石相互撞擊發出的‘砰砰’聲,還可以聽到那些教士大聲的‘笨蛋’的喝罵聲,這些孩子頓時嚇得臉色慘白,看向哈爾的眼神裏,已經充滿了恐懼。



哈爾滿意的看著孩子們臉上那無比震撼的神情。故作矜持的,哈爾慢悠悠的說道:“可是,想要擁有力量,除了天分,還必須付出汗水、努力以及相應的代價。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尤其對於你們來說,你們這些精挑細選出來的天才、精英,更要明白這個道理。”



手指向了萊茵哈特,哈爾讚許的說道:“舉個例子來說,萊茵哈特,來自德國大魯爾教區,智商是常人的十倍以上!他今年不過六歲,表現出來的智能,隻能以恐怖來形容!並且,他擁有如今所發現的,所有的超能力的潛力!他,可以說天生是一個全才!全能的天才!”哈爾的語氣突然變得極其陰冷:“可是,萊茵哈特一定會成為神的有用的仆人麽?不,不一定!”



“付出,必須辛苦的,甚至是殘忍的付出,才能得到強大的力量,才能發揮出他所有的潛力。沒有人能憑空得到力量,更沒有人能憑空得到神的賞識!在全麵發掘自己潛力的過程中,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們隨時可能付出鮮血甚至是生命的代價!”



“神之巢穴,你們可以把這裏當作天堂的反麵,你們可以認為這裏就是地獄!一個不努力的,沒有實力的人,很可能在短短三五天的時間內,就被埋葬在深山郊外,再也沒有人會記得他。可是隻要你們能夠成功的走出這裏,你們就會成為神庭的精英,你們就會擁有力量、權位和無數信徒的由衷的尊敬!”



杜蘭特突然大聲喝道:“萊茵哈特,作為今年所有新人中最傑出的人,你有信心成為真正對神庭有價值的人麽?你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付出你的汗水、鮮血、靈魂甚至是生命,去取得神已經給你們準備好的力量麽?”



沒有絲毫的遲疑的,萊茵哈特走出了隊伍,恭敬的朝著哈爾他們三人鞠躬,幼稚的童音在呼嘯的寒風中傳出了很遠、很遠:“我願意,尊敬的杜蘭特騎士大人。不管付出什麽樣的代價,我也會爭取成為你們一樣的神職人員!至高之神賜予了我們生命,賜予了我們一切,我們必須向神奉獻一切!我萊茵哈特,一定會成為和你們一樣強大的教士!”



狂熱,極度的狂熱,從萊茵哈特的眼裏射了出來。除了安,這個不守本分的、出生以來就基本上沒有去教堂祈禱過的安,其他的孩子,甚至包括Alin在內,眼裏都冒出了這樣的狂熱,對於神無比的向往,願意為神奉獻一切的癲狂。



哈爾滿意的點點頭,眼裏閃過了一縷寒光,他轉過身去,用孩子們無法聽到的極低的語調朝著杜蘭特二人說道:“教宗大人決定在教區內開設孤兒院,實在是太英明了。那些低級的教士做的不錯,這兩年送過來的孩子,腦子裏麵隻有對神的絕對的崇敬,比起百年前的那些人,實在是好管理太多了。相信他們會拚命學習我們教授給他們的一切。”



杜蘭特和卡非恩臉上也滿是讚許的笑容,就聽得哈爾低沉的說道:“萊茵哈特說得很對,神賜予了我們一切,我們必須以自己的一切去回報神。可是,你們的目標,不能以我和杜蘭特、卡非恩兩位大人看齊,你們必須有更加遠大的目標。光獅騎士之上,有光熊騎士,白衣聖堂主教之上,還有紅衣聖堂主教。而他們,卻也不是神庭力量的終極,你們,必須樹立最為遠大的目標,追求最強大的力量。”



卡非恩的右手緩緩的朝著胸膛屈了回來,握緊了拳頭,他眼裏閃過了一片朦朧的金光。空氣中響起了怪異的‘嗤嗤’聲響,似乎四周有強大的氣流朝著他右手拳頭湧過去,一團刺目的金光環繞在了他的拳頭上,隨後,他猛的把拳頭朝著天空揮了出去。



‘嘎’的一聲破空響處,一團直徑三十厘米左右的金光呼嘯著衝上了數千米的高空,猛然炸了開來。‘嗡’的一聲悶響,似乎腳下的地麵都抖動了一下,那陰雲密布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大窟窿,一道強烈的陽光從那窟窿內灑了下來。孩子們發出了驚呼聲,臉上滿是吃驚和羨慕,安更是大聲的叫嚷起來:“啊,啊,我也要有這樣的力量!”他已經興奮的揮動起了自己的拳頭。



萊茵哈特心潮激動,卡非恩的這一拳,已經在他的心裏刻畫下了無法磨滅了印象:“力量,如此輝煌的力量呀!我,也要像卡非恩大人這樣強大!我一定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強大無比的教士。”成為一個強大的教士,成為一個可以向偉大、無私、公正、尊貴的神奉獻一切的教士,已經成了如今的萊茵哈特唯一的追求。



Alin的眼裏異光閃動,冰山一樣的臉上終於蕩漾起了一絲絲的波紋。“如果那時候我能擁有這樣強大的神力,擁有傳說中可以讓剛剛死去的人複活的神力,那麽。。。”水光在她眸子裏閃動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可是Alin的小手,已經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如果那時候,就能有這樣的力量的話,我不會放開自己的手!”



興奮的揮動著拳頭,安在那裏低聲的嚎叫著:“偉大的神啊,管你是不是真的存在,可是有了這樣的力量,怕是這一拳的威力,就連四百八十毫米口徑的要塞炮都比不上吧?要是我有了這樣的力量,我,我,我就去報考警官呀!到時候,我就可以像那幾個混帳警長一樣,在酒吧裏麵喝酒不給錢,大口大口的吃牛排不用擔心錢包裏麵鈔票不夠了呀!”



旁邊幾個白衣教士,臉上的神色有如見到了一團狗屎一樣,他們很是不善的看著安,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怪力少年。“唔,不,如果我有了這樣強的力量,我還做警官幹什麽?我不如學巴沙老爹,手下有好幾十個手下,每天去賣毒品和走私的香煙?唔,當然,這要瞞著媽媽才能做,可是,我也可以去自己賺錢了呀!”口水,一滴滴的從安的嘴角流淌了下來,他已經是想得出神了。



雲層上的窟窿很快就被堵塞上了,那一隊明顯比萊茵哈特他們大上幾歲的少年,在教士們的率領下,快步跑到了直升機的邊上,整齊劃一的朝著哈爾等三人行禮後,列隊在貨艙邊,把一箱箱的補給品扛了出來,列隊朝著大概三公裏外的一片低矮的城堡狀房屋走了過去。



哈爾輕輕的鼓掌,讓萊茵哈特他們從出神狀態回醒了過來。臉上布滿了嚴肅和冷漠,哈爾低沉的說道:“你們看到了強大的力量,你們也有了目標,你們想要獲取力量。同時,我也認為,你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做好了隨時準備流血、流汗乃至犧牲的心理準備。那麽,歡迎來到神之巢穴,歡迎來到神庭的地獄訓練營。”



杜蘭特慢慢的,用自己那幹澀彷佛黑色花崗岩磨成的刀鋒一樣的眼神,狠狠的掃了所有的孩子一眼。“地獄訓練營,是神之巢穴的另外一個名字。你們要麽成為精英從這裏走出去,要麽,你們作為一個死人留下來!你們都是天才,當然,也許某些特殊點的例子,他們腦袋裏的腦漿有點少,可是你們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不能達到我們的要求,那麽,你們就永遠的安息在這裏罷。”



卡非恩身上流露出了毒蛇一樣陰狠、濕滑的氣息,他幽幽的說道:“按照你們不同的特點,你們將會被分為不同的小組,接受不同的訓練。”他臉上有一抹非常值得玩味的陰笑:“當然,因為你們是第一天來到神巢,所以,今天晚上,你們可以睡個安穩覺,明天早晨第一縷陽光出現在山頭的時候,你們就會和你們的前輩一樣,接受我們的訓練。。。我們,絕對,也永遠,不會徇私!”



“一邊是充滿了鮮花、權勢的光明的大道,一邊是死亡的墓地,孩子們,你們無從選擇!你們隻能被動的接受神的召喚,被動的接受神的選擇,而神是絕對的公正的,活人或者死人,就是這麽簡單!”



哈爾豎起了一根手指,輕輕的晃動了幾下,作為今天歡迎儀式的落幕詞:“在這裏,拋棄所有的僥幸。能夠讓你們活下去直到看到光明的,隻有你們自己。”

————————

下一章—— 第五章 萊茵哈特的導師們

15點準時放出,敬請期待。

章節節選:



神巢的城堡,就有如整個格魯吉亞深山給人的印象一樣,陰暗、壓抑,彷佛到處都有不幸潛伏在那裏。用黑色的巨大岩石壘起來的城堡內,密布著有如蛛絲一樣繁複的狹小、黑暗的通道,通向了一個個晃動著昏暗燈火的房間。到處都似乎有人的竊竊私語,可是仔細豎起耳朵去聽,卻什麽都聽不到了。冷冷的風,順著通道飄蕩著。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單獨的房間,一間高不過兩米,長三米左右,寬一米五的小空間。安在看到這房間的時候,很是氣憤的罵道:“這簡直就是一口棺材!不,就算是棺材,也要比這房間舒適一點!最起碼,睡在棺材裏的人不用翻身不用走動哩!”然後……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