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節 伏擊

  鬼子的車隊,牛一樣地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車隊後麵是馬隊,馬馱著輜重,也是走得踉蹌、搖晃。接下來,就是鬼子的護衛隊了,看樣子得有幾十人。隊伍出現沒多久,後麵又是一隊鬼子,腳下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一波一浪地傳來。

  阻擊戰最高指揮官馬起義,望著眼前的車隊和鬼子,竟不知如何下口了。原來得到的情報是:鬼子來的是一個車隊、一個小隊。一個獨立團,拿下這些鬼子還是把握的,一頓亂射,再一個衝鋒,就剩下打掃戰場了。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撤退,預想的結局很美好。

  沒想到押運這批物資的鬼子,竟是一個聯隊,足有三四百人。這對獨立團的胃口來說,一次吃下一個聯隊的鬼子,顯然是吃力的。況且,這個地方離鬼子駐紮的縣城隻有十幾公裏在,如果戰鬥持續下去,城裏的鬼子出來支援,獨立團將變得被動。

  車隊和馬隊快走出伏擊圈了,再不下命令打就來不及了。馬起義經過大大小小的戰鬥無數次了,從未麵臨過這麽大的壓力,以前的戰鬥是與兄弟部隊協同作戰,人多勢眾,此時卻隻他一個獨立團,抗大分校作為預備隊,也不過是運送物資,連武器都沒有,指望不上什麽。馬起義咬著牙,拔出了腰間的槍。這會兒,他知道隻能打了,即便打不贏,也要咬鬼子一口。

  馬起義的槍響了,伏擊的獨立團聽見槍聲,一起開射。鬼子似乎早有預料,最初的慌亂之後,馬上布置好了還擊的隊形,槍呀炮的就響了。

  第一回獨立團沒有撂倒多少敵人,這和他們期望的一點也不一樣,敵人的戰鬥力仍在,衝鋒是不能打的。於是,隻能打陣地戰,獨立團的地形早就選好了,他們一邊打,一邊收縮陣地,向山下的鬼子不斷施加壓力。鬼子是頑強的,加上精良的武器裝備,麵對獨立團的攻擊,一點也不吃虧。

  作為指揮員的馬起義,知道這次伏擊隻能就此收場了,拖下去將弊大於利。他正準備下令撤退時,就看見了趙果,趙果正單槍匹馬地向鬼子的車隊衝去。行駛在前麵的兩輛軍車,被獨立團打得煙火四起。

  馬起義大叫一聲:不好!

  他猛地站了起來,趙大刀也看到了昂首挺胸的趙果。他大喊:趙果,回來――

  槍炮聲很快吞噬了喊聲。

  馬起義沒有猶豫,他要救出趙果。他一揮手,趙大刀就把身後的馬牽來了。馬起義一邊上馬,一邊命令著:集中火力,掩護我。

  說完,打馬向山下衝去。趙大刀也騎上馬,緊隨其後。三營長見團長下去了,一邊組織火力壓製敵人,一邊帶著一個排也衝了下去。

  不知深淺的趙果,見自己的行動帶動了馬起義的衝鋒,更是神情亢奮,她呐喊著:衝啊,活捉小鬼子。

  敵人的一個馬隊“忽”地斜刺裏衝了過來,那是埋伏在路口的一支馬隊,寒光閃閃的東洋刀,旋風般砍過來。

  就在馬起義和趙大刀接近趙果的時候,敵人的騎兵也到了。馬起義把趙果的長槍換過來,把自己的短槍扔過去。趙大刀的刀早就握在手裏了,自從擁有了這把刀,他還沒有顯露過身手呢。他一聲呐喊,向鬼子的馬群衝過去。鬼子的東洋刀輕快鋒利,卻斤兩不足,碰上趙大刀幾十斤重的鬼頭刀,顯然吃了大虧。趙大刀一揮手,就斬斷了鬼子手裏東洋刀,又一個順勢,刀口就橫在鬼子的腰上,鬼子一聲慘叫,就掉下馬去。

  馬起義的長槍帶著槍刺,隻見他掄圓了,槍帶著“呼呼”的風聲,三兩個鬼子不能近前。

  趙果沒頭腦地向鬼子的馬隊射擊,卻沒什麽效果。鬼子一個也沒有倒下,卻引得兩個鬼子喊一聲“八格――”,打馬撲過來。

  三營長帶來的一個排趕到了,一陣排子槍,兩個鬼子就倒下了。趙果被救了。

  馬起義和趙大刀卻被敵人的馬隊團團圍住。鬼子似乎發現了馬起義指揮官的身份,興奮得“哇哇”亂喊。

  趙大刀說:團長,你先撤,我掩護。

  大刀,咱們一起撤,聽我的命令。

  團長,明白。

  馬起義一拍馬的脖子,棗紅馬早已領悟主人的意圖,它知道此時的主人正處於危險境地。於是,猛一個急轉身,向敵人兩匹馬間的空隙裏鑽過去。

  趙大刀緊隨其後,舞著大刀,把自己和團長罩了個風雨不透。

  馬起義一槍刺過去,刺在敵兵的肩頭上,鬼子掉落馬下,同時把馬起義的長槍也抱在了懷裏,差點把馬起義拖到馬下。另一個鬼子手裏的東洋刀也落下來,刀背砸在馬起義的腰上,這一拖一砸,馬起義就跌落下來。棗紅馬靠著慣性仍往前跑去。

  趙大刀正對付著三個同時擁上來的鬼子,回頭發現團長落馬了,大叫一聲,奔過來。他彎腰把馬起義拖到了馬上。

  三營長的一個排也衝了過來,地下、馬上展開了一場搏鬥。

  趙大刀趁亂,打馬撤回。

  馬起義喊道:大刀,我的馬。

  趙大刀已經顧不上棗紅馬了,他要保障團長的安全。

  槍炮聲、喊殺聲響成一團。三營長帶著的一個排也撤了回來。

  那匹棗紅馬在敵人的馬隊裏左衝右突,最後還是被鬼子捉住了,夾在三匹馬的中間,撤出了戰鬥。

  馬起義眼睜睜望著自己的戰馬被敵人的活捉了。他迎風而立,眼裏蓄滿了淚水。

  戰鬥到到這會兒,再打下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馬起義揮了一下手,哽咽著說了句:撤――

  司號員手裏的號響了。

  黃昏時分,獨立團撤出了一場沒有結果的戰鬥。

  趙果走在隊伍裏,眼淚汪汪的。她被救回後,才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和魯莽,差點兒把這場伏擊戰拖入到危險境地。馬起義路過她身邊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丟下句:看回去怎麽收拾你。

  此時的趙果感到委屈和難過,她沒參加過戰鬥,以為戰鬥中憑著勇敢就能取得勝利。

  伏擊的槍聲一響,她就率先衝出了陣地,她抱著殺敵立功的心情勇敢地衝了出去,沒想到卻是這樣一種結果。

  獨立團和抗大分校的人馬,懷著莫名的心情黯然然地撤出了戰鬥。

  馬起義一邊走,一邊回頭遙望。趙大刀知道,團長是在尋找他的馬呢。馬起義似乎聽到了棗紅馬的噅噅聲,他的心一下被撕扯得七零八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