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恩將仇報謀奪首輔

嚴嵩靠著巴結夏言、逢迎世宗漸漸受到重用。嘉靖十五年(1536),夏言升任內閣首輔,嚴嵩便接替他做了禮部尚書,位列六卿。但是,官欲熏心的嚴嵩並不覺得滿足,他把眼光貪婪地射向內閣首輔的寶座,想要擠進內閣,把內閣首輔的大權奪到手。因而,此時的夏言不再是嚴嵩所需要的向上攀援的青藤,而成了他繼續高攀的絆腳索。加之,夏言恃才驕橫,辦事認真,對手下要求嚴格,嚴嵩呈送的文稿,他多不滿意,往往修改得一塌糊塗,有時幹脆打回去要嚴嵩重寫。嚴嵩對他既恨又怕,暗地裏咬牙切齒地發誓一定要把他趕走,以便取而代之。

夏言為人正派,頗有才幹,且相貌堂堂,心胸磊落,在朝廷中有地位、有威信,不僅世宗寵信他,大臣們也都很擁護他。嚴嵩知道,想一下子扳倒夏言是不可能的,於是,他決定采用綿裏藏針的毒辣手段,極其隱蔽地陷害夏言。一方麵,他以陽奉陰違的態度對付夏言,表麵上,他對待夏言還像從前一樣謙恭和順,不動聲色。另一方麵,他采取以柔克剛的手段,抓住夏言的弱點,反其道而行之,為陷害夏言做環境上的準備。夏言性情剛烈,他便陰柔諂媚;夏言對下級要求嚴格,他便左右逢源,四處討好;夏言在世宗麵前態度疏慢,他在世宗麵前便低眉俯首;夏言清高傲物,不願同流合汙,他便拉幫結夥,熱衷於往來應酬。

當然,要扳倒夏言,主要還取決於皇上,嚴嵩便拚命在世宗身上下工夫,投其所好,百般逢迎。世宗醉心於求仙拜道,祈求長生,年年都大建醮壇,大搞禱祀活動。建醮禱祀,需要焚化祭天的青詞,這是一種賦體文章,要求以極其華美的文辭表達皇帝求仙的誠意和對上蒼的祈求。朝中許多大臣為了討取世宗的歡心,爭相進獻青詞,不少官員因為青詞寫得好而名利雙收。嚴嵩見這是一條討好獻媚的捷徑,便拿出自己在隱居十年中積累的豐厚的文學功底,大顯身手。

嘉靖十八年(1539),京城上空彩雲滿天,道士們說這是五彩祥雲,是國家太平的吉兆。嚴嵩借此機會,用盡平生所學,寫了一篇《慶雲賦》,獻給世宗。世宗看後,覺得此賦典雅精工,辭藻華麗,較之以前大臣們所獻的青詞,高出許多。世宗越讀越愛,連連擊節叫好。嚴嵩聽說後,大受鼓舞,不久,他又趁熱打鐵,呈獻了《大禮告成頌》,世宗讀了,益發覺得字字珠璣,句句錦繡,更加愛不釋手。從此,世宗對嚴嵩另眼相看,寵眷日深,齋醮焚化所需的青詞一概由嚴嵩主筆。

按照明代冠服製度規定,皇帝的冠式為烏紗折上巾,又名翼善冠。世宗因為信奉道教,水陸畫中的道士形象便看中了道士戴的香葉冠,他不僅把自己的翼善冠換成了香葉冠,還讓他的寵臣也戴香葉冠。他特意命人製作了五頂沉水香葉冠,分賜給夏言、嚴嵩等人,要他們入值西苑時戴上,並且還傳諭大臣進入西苑時不許坐轎,隻準騎馬,這也是仿照道士的習慣。

嚴嵩極力迎合世宗的心意,每次入西苑值班,都戴上香葉冠,而且還在冠上加罩輕紗,以示虔敬。世宗見了自然滿心歡喜。每次入值西苑,嚴嵩必定騎馬,他雖然已是六十幾歲的老頭兒了,但身體健壯、腿腳靈便、精力充沛,這一點也足以引起一心向往長生不老的世宗的好感。

相比之下,夏言則耿直不馴。夏言認為香葉冠不是正式朝服,不適於朝臣穿戴,因此,他就是不肯戴冠;入值西苑時,他也不肯騎馬,依然坐轎,對於這種對抗性的做法,世宗很是不滿。再加之夏言一貫對道士之流沒有好感,時常流露出鄙夷之意,因而得罪了世宗所寵信的道士陶仲文。嚴嵩乘機與陶仲文勾結,在世宗麵前大講夏言的壞話,這樣,世宗把對夏言的恩寵漸漸移到了嚴嵩的身上。

世宗熱衷仙道,無暇親理政事,而他為人好猜忌,想知道大臣們背著他都幹些什麽,所以就常常派出身邊的小太監到大臣們辦公的地方去探查。這些小太監來到夏言處,夏言隻顧忙於政事,不願答理他們,態度就顯得傲慢、孤高。而小太監們來到嚴嵩處,嚴嵩立即起身相迎,笑容可掬,拉著他們的手,請他們坐下,態度溫和地問寒問暖,說短道長,臨別還將大把大把的金銀塞到他們的衣袖中。這些小太監雖無職無權,但因為隨侍皇上左右,是皇上的耳目喉舌,且可以搬弄是非,所以他們的話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們受了夏言的慢待,自然說夏言的壞話;得了嚴嵩的好處,自然替嚴嵩說好話。長此以往,世宗對夏言便有了成見,而對嚴嵩則印象日佳。

經過一番慢慢滲透的功夫,世宗對夏言的不滿日益加深,嚴嵩見時機已經成熟,便打算公開向夏言發動攻勢。正巧,有一天世宗單獨召見嚴嵩,與他談到夏言,並問及他們之間的齟齬,嚴嵩認為這是一個求之不得的大好時機,便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扳倒夏言。他先是假裝害怕地沉默不語,待世宗問緊了,他立刻撲倒在世宗腳下,全身顫抖,痛哭不已。世宗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竟然哭得如此傷心,料想他一定受了莫大的委屈,越發動了惻隱之心,連聲寬慰,叫他有話盡管說,不必有什麽顧慮。嚴嵩這才抽抽搭搭地訴說起來,他添枝加葉、無中生有地將夏言詆毀一番。為了增加可信度,他邊哭邊訴,淒切哀怨,就是鐵石心腸的人見了,也會心生憐憫。嚴嵩充滿戲劇性的表演,果然收到了令他滿意的效果,世宗對夏言的惱恨更甚。

事隔不久,碰巧出現了一次日全食,古人迷信,認為天象的變化與世事、時政有著必然的聯係,而太陽是帝王的象征,日食則為奸臣佞人慢君所致。嚴嵩又乘此機會陷害夏言,說這事應在夏言身上,天象已經警示,若不盡快處置夏言,不僅皇上不得安寧,天公還會再顯法力。世宗本來就十分迷信,經過嚴嵩這一攛掇,便更加深信不疑,於是在嘉靖二十一年(1542)六月下旨將夏言免職,遣歸老家。

夏言被免職,嚴嵩去掉了一塊心病,也搬掉了仕途上的攔路石,他接替了夏言所有的職務,進入了內閣,並奪得了內閣頭一把交椅——內閣首輔。從此,嚴嵩便肆無忌憚、為所欲為起來。為了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勢力,對上,他還是諂媚逢迎;對下則大權獨攬,獨斷專行,並加緊網羅黨徒、栽植親信,在朝中的重要部門中安插了大批自己的黨羽爪牙,從而控製了朝中大權。很快地,嚴嵩的權勢便達到了炙手可熱的程度。

可惜,好景不長,時隔兩年有餘,世宗忽然又思念起夏言,派人捧旨前往夏言的家鄉,將他召回京都,重新起用,並官複原職,交還他原來的一切權力。

夏言卷土重來,對嚴嵩是個極大的打擊,夏言重任首輔,嚴嵩則依例降為次輔。眼看著剛到手的權柄又被奪走,嚴嵩內心充滿了嫉恨。而夏言從自己的遭遇中認清了嚴嵩的小人本性,對他的為人十分輕視、鄙夷,便不再像從前那樣抬舉他,而是處處打擊,不留情麵。對於嚴嵩所作的決定,他往往予以否定,全部推翻;嚴嵩所安插的私人,他一律斥退,毫不姑息。

夏言重掌大權,把嚴嵩顛倒過去的又都顛倒回來,把嚴嵩安插在朝中的心腹一個個地趕走,就如同把嚴嵩的羽毛一根根地拔掉,使得他無力撲騰。嚴嵩此時隻能聽任夏言的擺布,心中叫苦,咬牙切齒,表麵卻仍是笑語周旋,不露聲色。他暗地裏詛咒發誓,一定要報仇雪恨。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