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恃權樹威排斥異己

在虛驚一場之後執掌大權的劉瑾,對於曾經使他身陷絕境的大臣們恨之入骨,於是便首先向他們開刀。為了打擊異己,劉瑾私下想出了幾種辦法:一是罰米輸邊,凡是違背劉瑾者,動輒處以罰米輸邊,多至數千石,少亦數百石,官員往往被逼得家破人亡。二是去衣廷杖。明初廷杖本是侮辱大臣的一種手段,故允許受杖之人重氈疊裹,墊以棉衣,這樣不易造成傷殘。劉瑾卻令去衣廷杖,以致受杖之人非傷即亡。三是枷號發遣。劉瑾規定,罪無輕重,一律決杖戍邊,並且枷號發遣。他還創製大枷,重至一百五十斤,戴上這種枷,不幾天就可致人死命。劉瑾的陰險毒辣由此可見一斑。

首先被報複的是太監王嶽、徐智、範亨,他們已被逮捕,劉瑾親為拷訊,盡施酷刑。後武宗下詔將他們發遣南京,劉瑾則必欲誅之而後快,於是派刺客埋伏途中,於山東臨清殺害王嶽、範亨,徐智雙臂被折,勉強逃得性命。時都禦史朱欽巡撫山東,為此上奏鳴不平,誰知奏疏落到劉瑾手中,他匿而不報,後尋找機會,捏造釀酒違禁罪,將朱欽逮捕至京,罷官削籍。罰米三百石,親輸於大同。

然後,劉瑾要報複的當然是大學士劉健、謝遷、李東陽,戶部尚書韓文等。這些正直的大臣知道朝政無法挽回,遂連連疏請致仕。劉瑾正恨此輩,矯旨準其致仕。為了樹立自己的淫威,劉瑾悍然下令百官跪在金水橋南,聽其宣示所謂“奸黨”五十多人。劉健、謝遷名列榜首,皆被削籍為民。唯獨李東陽,因素以文名重天下而被留用。給事中劉玉等聞二閣老罷去,上疏請留二人;南京給事中戴銑、禦史蔣欽等也疏請“留保輔,以安社稷”。劉瑾見疏大怒,乘武宗擊球走馬、玩興正濃之時,送上奏本,請為審覽。武宗略一掃視,隨手擲交劉瑾說:“此輩胡言,先生自為處置便了。”劉瑾得此一語,即刻傳旨盡逮諫臣,一並杖責下詔獄。蔣欽削籍為民,出獄後三日,再疏劾劉瑾,被複逮入獄,如此反複再三,終遭杖斃獄中。禦史王時中也曾於正德元年(1506)疏劾劉瑾。劉瑾把他的名字寫在屏風上,伺機打擊。後來,王時中巡按宣府、大同,劉瑾就指使其黨羽誣陷,把王時中逮捕,讓他戴著重枷,在露天裏連站三天。王時中幾次昏倒,差點被折磨死。對於早已被革職的官員,劉瑾也不肯善罷甘休。如韓文被革職還鄉,劉瑾派官校把他從家鄉逮捕進京,投入錦衣衛監獄,嚴刑拷打。關幾個月後,又罰米二千石,命他親自到大同交納。文武百官的陟黜生殺,全憑劉瑾的喜惡。他高興抓誰,隨時可以派校尉把誰抓來,或是嚴刑拷打,或是謫戍充軍,或是派特務在半路暗殺。

劉瑾的原則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對那些曾經彈劾過自己的人,他一個都不放過。五官監侯楊源曾借天象示警,勸武宗懲辦“八虎”,後被劉瑾矯旨杖三十。不久,楊源又針對劉瑾竊權,上疏請求武宗收攬政柄,預防禍患。劉瑾大怒,又矯旨杖其六十。杖後將其謫戍,楊源由於傷勢過重,終於死於途中。原吏部尚書馬文升、兵部尚書劉大夏、漕運總督邵寶、平江伯陳熊、吏部尚書許進、南京戶部尚書雍泰等皆因不願諂媚劉瑾而遭到迫害。

劉瑾見武宗日夜淫樂,便乘機竊取權柄。他總是看準武宗玩得興頭正高的時候才上前奏事,或者拿出一大堆奏章請他裁決。武宗哪能顧上這些,便非常厭煩地揮揮手說:“朕用你是幹什麽的?老是來麻煩我。去,去!”這樣幾次之後,劉瑾便不再奏請,獨自專斷。開初,他還把奏章送到內閣擬旨,但內閣的秉筆官員總得探詢劉瑾的口氣,然後才擬出意見,碰到大事還叫堂候官向他請示後才敢下筆。後來,劉瑾幹脆把奏章文書帶回自己家中處理。因此,天天都有一大批各府部衙門的官員在他家門口等候匯報公事,而科道部屬以下的小官還須跪著等待,如同等候皇帝召見一般。

當時所有文武官員的奏章必須先用紅揭呈送劉瑾,叫“紅本”,然後送通政司,叫“白本”。官員在奏章裏和平時的談話中都必須稱劉太監,不可直呼其名。都察院有一次忽略,在公文中誤寫“劉瑾”二字,被他怒罵一頓,都禦史隻好率領僚屬跪著請罪,才得無事。朝中公侯勳戚以下,莫敢鈞禮,登門私謁者,都是相率跪拜。大小官員奉命出外或差事辦完回京的,朝見了武宗之後,還必須去拜見劉瑾,這已成了當時的一條規矩。期間,劉瑾權傾朝廷,武宗成了傀儡,所以,當時民間流傳著一種說法:“北京城裏有兩個皇帝:一個坐皇帝,一個立皇帝;一個朱皇帝,一個劉皇帝”。

劉瑾欺上壓下,怕人反對,便派出東廠、西廠特務四出刺探;還在東廠、西廠之外,設一個“內行廠”,由他直接掌管,連東廠、西廠的人,也要受內行廠監視。被這些特務機構抓去的人,都受到殘酷刑罰,被迫害致死的人不計其數,民間怨聲載道。

劉瑾為牢牢控製朝中大權,把他認為的異己者一律列入奸黨名單內,宣布朝廷內外不得任用。許多正直的朝臣一看朝政黑暗,便紛紛遞上辭呈,劉瑾一一批準他們的請求,立即在騰出的位置上安插自己的親信。有時,他僅在一張紙上寫誰做什麽官,六部便要照他的意思安排。這樣,從內閣到六部,從都督到監軍,從巡撫到知縣,都有了劉瑾的爪牙,朝中上下、內外組成了一個以劉瑾為首的閹黨集團,掌握著內外大權。

劉瑾一手遮天,專橫跋扈,當然引起了人們的不滿。正德三年(1508)六月,發生了一件匿名揭帖事件,轟動朝廷。

當時,武宗午朝之後,正待車駕回宮,在路上得到一份揭發劉瑾罪行的匿名揭帖。武宗看後交給了劉瑾。劉瑾閱後大怒,假傳皇上旨意,命朝中大臣一律到奉天門前跪下,讓眾人交出寫匿名揭帖的人。當時盛夏酷暑,烈日中天,人人大汗淋漓。太監李榮不忍,令小太監拉來西瓜,分擲眾官解渴,並令眾官可暫起自由活動。群臣正疲憊暑熱難耐,聽此如遇大赦,紛紛起來食瓜。瓜未吃完,忽見劉瑾遠遠趕來,眾人忙跪不迭。太監黃偉實在目不忍睹,對眾官說:“書中所言,皆為國為民,大丈夫當死即死,何不自認承當,使嫁禍於他人?”劉瑾正好聽得,大喝一聲:“誰言為國為民,有理何不露章直上,匿名勾當,豈大丈夫所為?”說完便返身入內,傳出中旨,立即撤去李榮、黃偉的差使。

盛夏之中,文武百官三百餘人,從正午一直跪到日暮,十數人中暑倒地不起。然後又被一齊下了詔獄。當時三百餘人戴罪,真有獄滿為患之說。次日,內閣上書解救,劉瑾不從。後劉瑾查知匿名揭帖出於內寺,才將眾官放出。然刑部主事何铖、順天推官周臣、禮部進士陸坤,皆因受暑過度而死。

經過劉瑾的大清洗,幾年間所有的異己勢力都被他打擊排擠殆盡,其權勢也日益得到鞏固,於是他開始獨斷專行、胡作非為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