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建文帝失蹤疑竇紛生

建文帝朱允炆果真是與馬皇後一起投火自焚而死了嗎?明成祖朱棣心中也是將信將疑,或者說,懷疑的成分居多。於是,在他“用天子禮”葬了那被燒焦無法辨認的屍骨時,已有傳言說建文帝在城陷時逃走了。那麽,建文帝究竟哪裏去了呢?

朱棣在位的二十多年中,關於建文帝的下落,民間雖然有很多傳說,而文臣史家格於文禁,記載罕傳。仁、宣以降,有關此事的記載漸漸多了起來。

據說,金川門失守時,建文帝見大勢已去,便欲自殺。翰林院編修程濟勸他說:“不如出亡。”這時少監王鉞說道:“昔高皇帝升遐時,有遺篋,為劉基所製,曰:‘臨大難,當發。’謹收藏奉先殿之左。”眾人聞言急命他將遺篋取來。這是一個紅色木篋,周圍俱固以鐵。程濟打碎木篋,見到三張度牒,一張名應文、一張名應能、一張名應賢。此外並有袈裟、帽鞋、剃刀等物。篋內有朱紅小字寫道:應文從鬼門出,餘從水關禦溝而行,薄暮,會於神樂觀之西方。於是程濟為建文帝剃發,吳王府教授楊應能願剃發從亡。監察禦史葉希賢也說道:“臣名賢,當然是應賢無疑。”也剃發易衣。周圍五六十人,都痛哭仆地,表示願意從亡。建文帝道:“人多無益。有的人名聲素著,勢必引起究詰;有等妻子在任,心必縈係,宜各從便。”諸人哭了一場,散去了一些。有九人跟隨建文帝來到鬼門,見一葉小舟停在岸邊,神樂觀道士王升在那裏等待,自稱是太祖高皇帝托夢,特來相迎。一行人乘舟至太平門,由王升帶入神樂觀。這時天正薄暮,楊應能、葉希賢等十三人同至,共有二十二人:兵部侍郎廖平、刑部侍郎金焦、編修趙天泰、檢討程亨、按察使王良、參政蔡運、刑部郎中梁田玉、監察禦史葉希賢、程濟、中書舍人梁良玉、梁中節、宋和、郭節、史彬等。為防止人多事泄,約定左右不離者三人:楊應能、葉希賢及程濟,稱兩比丘,一道人。此時朱棣已即帝位,削在逃諸臣籍,各地方官府奉詔追查蹤跡。

建文帝在程濟等人的幫助下開始以僧人身份雲遊四方,傳說湖北、湖南、四川、貴州、雲南、廣西等地都有他的足跡。他又曾在各地寺廟留駐,如湖北武當山、廣西橫州南門寺,等等。後來明英宗正統年間,有一位老僧往見廣西思恩州土官岑瑛,自稱建文帝,蹉跎歲月,希望返回朝廷,安享晚年。岑瑛急忙報告巡按禦史,驛送赴京。途中,老僧賦詩雲:

淪落江湖四十秋,歸來白發已蒙頭。

乾坤有主家何在,江漢無情水自流。

長樂宮中雲氣散,朝元閣上雨聲愁。

新蒲細柳年年綠,野老吞聲哭未休。

老僧至北京後,朝廷派當年侍候過惠帝的尚膳監太監吳亮前去辨認。老僧見到他,說:你不是吳亮嗎?亮說不是。老僧道:“當年我禦便殿,你侍食。我棄鵝肉於地,你手執壺,據地狗舔之,怎麽說不是?聽說老臣楊士奇尚在,能讓他出來相認嗎?”吳亮複命,明英宗確認老僧即建文帝,命迎入西苑居住。程濟聞之,歎道:“今日方終臣職矣。”建文帝入宮後,人皆呼為老佛,以壽終,“葬西山。不封不樹。”

這是曆史上記載最多、流傳最廣的建文遜國傳奇,完全是出於後人的臆造。關於建文帝逃亡的故事,流傳最廣的固然當屬上述故事,而記載建文帝逃亡事跡最詳的,莫過於明人史仲彬的《致身錄》和程濟的《從亡隨筆》兩本書。史仲彬,據說曾協助建文帝出逃,並不斷予以財物資助,又幾次南下與建文帝等人見麵的一個人物。後來,史仲彬根據他自己的親身經曆,寫成了《致身錄》。明萬曆年間,這本書被在山中道觀裏避雨的幾個讀書人發現,於是得以傳世。程濟則是傳說中跟隨建文帝出逃的主要人物,據說他精於卜算,建文帝流亡期間,多次遇險,都是經他算卦預知而設法逃脫的。程濟的《從亡隨筆》,完整地記錄了建文帝逃亡期間的行蹤,何時於何地會何人,作何事,乃至飲食詩賦。類似的書還有一些,其中真偽參半,疑信互爭。現在,經過數百年的爭論和當代史學家們的考證,可以肯定地說,《致身錄》和《從亡隨筆》都是後人偽造的。

那麽,為什麽會出現如此之多的傳說和記載,乃至偽造當時人留下的記錄呢?許多史家都曾指出,這種附會“皆因心惡成祖誅夷諸忠烈之慘,而不忍建文之遽殞,故詭言劉基之秘篋,程濟之幻術,以神奇其說耳。”這當然是主要原因,而建文帝與一些建文遺臣下落不明,則成為產生這種附會的基礎。多少年來,人們對建文帝寄予深切的同情,再加上建文帝逃亡之說也並非是全無蹤影,所以這方麵的傳說和記載才會越來越多。事實上,查閱有關建文帝流亡的曆史記載,可以看到,時間越晚,記載越詳,杜撰偽造的成分也就越多。

對於建文帝失蹤一事,官修正史和許多史家都采取了比較審慎的態度。如清代官方所修《明史》就很典型。《建文帝本紀》中說,燕軍入城時,“宮中火起,帝不知所終”。但就在同一卷中,又說:“燕王遣中使出帝後屍於火”,“或雲帝由地道出亡”。這裏顯係沒有把握,才兩說並存。那麽,建文帝其人究竟下落如何呢?從許多曆史跡象來看,建文帝確實在京師城破時,乘亂出走了。撇開有關此事各種有爭議的記載不談,僅從朱棣即位後的一係列行動中,也可以看到建文帝出亡的蛛絲馬跡。

關於建文帝率從亡諸臣出走的傳聞,早在永樂初年就已經出現,而且傳到了朱棣耳中。當初埋葬的那具屍體並不一定是建文帝朱允炆,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此他一麵在全國範圍內追查所謂“奸黨”,追繳在逃諸臣誥敕,一麵派人四出秘密查詢建文帝的蹤跡。

第一個被派出尋找建文帝蹤跡的是太監鄭和,他與王景弘等人於永樂三年(1405)出使西洋。鄭和遠航,是明史上一件大事,也是世界航海史上一次壯舉。其船隊規模之大,航程之遠和時間之早,在當時世界上都是無與倫比的。而說到成祖派鄭和下西洋的目的,一般認為是加強海外貿易,揚威海外,顯示中國富強,借外國朝貢之聲勢以鞏固其在國內之統治,等等,但還有一個秘而不宣的目的就是尋找建文帝蹤跡。《明史》說:“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蹤跡之。”朱棣的疑心來自當時的傳聞,“傳言建文帝蹈海去,帝(朱棣)分遣內臣鄭和數輩,浮海下西洋。”

另一個受命密查建文蹤跡的人是戶科都給事中胡濙。永樂五年(1407),朱棣命他以頒禦製諸書及訪尋仙人張邋遢(張三豐)為名,“遍行天下州郡鄉邑,隱察建文帝安在。”當然也旁察東宮及各地官吏軍民之事,但主要任務便是尋找建文蹤跡。胡濙在外將近十年,不斷將伺察情況及時上報,朱棣對胡濙的上報十分重視,讓他書寫大字,以便晚間報至,也能夠立即披閱。為了保證密查的可靠,朱棣在委派胡濙出巡的同時,又另派人監視胡濙的行動。胡濙於永樂十四年(1416)還朝,向朱棣作了詳細匯報,但關於建文帝的下落,除去得到更多傳聞外,並未有所結論,朱棣當然仍不能放心。這一年,胡濙母親病故,他按照製度乞歸守喪,朱棣沒有準許,這在明朝製度中稱為“奪情”。明初雖不及中後期的丁憂製度那般嚴格,但若非有至關重大之事,也不會輕易奪情起複的。這至關重大之事還是尋覓建文帝的蹤跡。

永樂十四年(1416)底到十五年(1417)初,發生了穀王叛逆案。這個當年開金川門迎納燕師的藩王當然知道建文帝下落不明的情況。他利用蜀王之子崇寧王獲罪逃來穀府避匿的機會,欺騙眾人說:“往年我開金川門出建文君,今在邸中。我將為申大義,事發有日矣。”這雖然是一場騙局,但是穀王作為“金川門之變”的當事人,居然也利用建文帝下落不明為己用,足以證明建文帝確實未曾焚死於宮中。

永樂十六年(1418)太子少師姚廣孝(即道衍)病倒在北京大慶壽寺。臨終前,朱棣前往探望,問起他有何囑托。姚廣孝提出釋放溥洽的請求,這又一次涉及到建文帝的下落問題。溥洽為建文帝主錄僧,有人傳言他知道建文帝蹤跡,也有人說建文帝即匿其所。朱棣為此尋故將溥洽關押了十餘年。居“靖難”功臣之首的姚廣孝臨終僅有此請,竟無一句及私。這使朱棣深感難過,他即命釋放溥洽。姚廣孝掙紮起身拜謝後亡去。

釋放溥洽,大約是因為朱棣感到這已不會構成對皇位的威脅,但查詢之令未解。於是永樂十七年(1419),胡濙以禮部左侍郎再次受命出巡江、浙、湖、湘諸府。這次他又在外四年,至永樂二十一年(1423)還朝奏事時,京師已經遷至北京。胡濙還朝後得知朱棣親征阿魯台,已出至宣府,立即馳赴謁見,他趕到宣府時,已是深夜。

朱棣業已就寢,聽說胡濙趕到,急忙起身召見。兩人密談至次日淩晨,胡濙漏下四鼓乃出。雖然無人知曉密談內容,但多以為必與建文蹤跡有關,很可能胡濙這時已經得到了有關建文的確訊,如果不是有死亡之確訊,則必定已示甘心讓國,總之是可以放下心來。

除此而外,直接或間接地說明成祖堅信建文帝已經出亡的證據還有許多。如數次派鄭和入雲南,遣使至世襲鎮守雲南總兵官沐氏府中秘查建文蹤跡,等等。

通過以上明成祖的活動,可以推測,靖難戰爭後建文帝並未死於宮中大火,而是逃亡在外。至於建文帝逃出後行蹤如何,由於各種記載不一,真偽難辨,至今仍是一個未解之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