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痛,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媽的,人太多了!怎麽辦?!”

  “我說倫子,你不會是後悔沒跟他們走吧?”

  “哈哈!笑話,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我……”

  “別說了,人已經來了,抄家夥!”

  倫子一身的汗在床上坐著,他又夢到了那個場景——狹窄的胡同口,兩個人已經走投無路,斑駁的黑影,晃動的人群,每個人都拿著粗壯的木棍,猙獰的臉讓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突然鼻子感到一陣酸澀,血腥的氣味。發覺鼻子出血的時候被單已經被紅色襯托得格外刺眼。這種病是在倫子和楓出事的那天被人一拳打到鼻梁留下的後遺症,奇怪的是每當想到那件事時鼻子就會條件反射地流出鮮紅的血液。倫子始終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麽原因。那次的傷痛遠不及簡單的身體上的摧毀,而是在內心裏留下了無法磨滅的暗影,這種暗影導致倫子身體也隨之配合起來。

  用水衝血時倫子對著鏡子看憔悴的臉,泛黑的眼圈看起來像是吸食毒品的墮落人群,微裂的嘴角,蓬亂的碎發,隻有脖頸上刻有太陽神的銀色項墜顯出些生命的質感。頭感到劇烈的疼痛,仿佛整個身體都隻剩下虛無的靈魂,不停地往下墜落,一切都麻木得讓人感到恐懼,紅色的血液衝破透明液體的軀殼,仿佛被詛咒一般神情恍惚,神情木訥地融進洶湧澎湃的血色旋渦之中,無法抗拒地滑進黑色世界。

  手機在桌子上不停地振動,倫子邊擦床單上的血跡邊看屏幕上的電話號碼:

  不會吧……哎,看來這個月又要勒緊褲帶了。

  怎麽樣?這幾天忙不忙?有沒有想我啊?

  我說小天啊,你就體諒體諒你哥哥我吧……我也是人生肉長的,也要拿錢才能把我這條小命保住啊……

  我們這兒現在是下午,雪很大,好冷……算了,我們還是在QQ裏聊吧,我有事要問你。

  哎……大小姐,你們那兒是下午我們這兒是一點——淩晨一點啊!我明天不上課了?電話那邊沉默了許久,倫子覺得小天應該有什麽事否則她不會這時候來找他,便說:

  好吧,你在線上等我,我這就上線。

  嗯,嗬嗬……我就知道倫倫最疼我了。電話那邊有種叵測的快樂。

  QQ上依舊很多人,網蟲們大都喜歡在深夜裏尋找靈魂的慰藉,這一點倫子深有體會。他看了看小天還沒上便去論壇裏灌水——這曾經是他最喜歡發泄的方式。打開網頁的時候一個頁麵跳出來,歌曲也隨之播放:

  過完整個夏天

  憂傷並沒有好一些

  開車行駛在公路無際無邊

  有離開自己的錯覺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還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傷害在所難免

  黃昏再美終要黑夜

  依然記得從你口中說出再見堅決如鐵

  昏暗中有烈日灼身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畫出一句離別

  愛情進入永夜

  依然記得從你眼中滑落的淚傷心欲絕

  混亂中有種熱淚燒傷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割斷幸福喜悅

  相愛已經幻滅

  倫子聽著小剛的《黃昏》想起女孩給他的那張附有《黃昏》歌詞的紙條,覺得可笑又可悲,他發現她挺有預見性的,或者說她給的《黃昏》也許是在預示著什麽,好像就隻有自己一個人被黃昏在玩弄,其餘的人都在落日之前緊緊包裹住自己免受傷害。

  在嗎?我的電腦剛才出了點問題,來晚了。

  嗬嗬,說吧,這麽晚了找我什麽事?

  我想知道那件事的前因後果,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麽。

  哦,那件事啊?就是他們老到我們場子鬧事所以……

  我不想聽這些!你們每個人都騙我,三年了!我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不懂事的小天了,這麽長時間都過去了,什麽事情對我來說都是過去,我要的是未來!

  那不就行了,你隻要好好地生活我們都會為你高興的,包括楓……

  可我心裏總好像有個什麽在阻礙我前進,我隻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和經過。告訴我好嗎?我不想活得不明不白。

  倫子從口袋裏拿出HILTON點了一支,他知道那樣的感覺,心裏總好像有種莫名的力量阻止自己去快樂,阻止自己去幸福。他曾經也被這樣的力量所指使。他了解小天的感受。

  好吧,我想這麽多年過去了,也許在你心裏那件事還沒有完全消失,對你的生活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傷害,但什麽都要有個結束,我想也應該告訴你了。

  老刀是什麽人你應該知道。那次他來酒吧看到一個女的說,這哪兒的小姐?介紹給我認識吧,讓兄弟也享享福?楓聽到後就把剩下的伏特加潑到老刀臉上,因為是在我們這兒他也就沒說什麽,走的時候對楓說你有種,你等著!那個女孩兒就是你。但現在我還是覺得這樣的開場白總像是誰早已設計好的。消息發過去後小天一直沒有回話,倫子便繼續打下去:

  從那天以後楓和老刀就沒怎麽正眼看過對方,事情也就隨之慢慢淡了下來,可就當所有人都記不清那件事的時候,所有人卻又聽說你被老刀糟蹋了。沒有人知道這究竟是為什麽,楓當時發瘋似的滿城找老刀,他叫我們幾個分頭去找,結果阿堂被打進了醫院,小飛做生意的哥哥被打斷了一條腿,小八被摩托車整整在地上拖了半個小時!我雖然找到老刀了可還是被他用酒瓶砸破了頭,老刀說我挺看重你,便說要放我出去。我說我他媽用不著你來看重!我告訴你,如果那件事真的是你做的我他媽不把你廢了我就把腦袋當球踢。說完後我就昏了。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病床上躺著,楓看我醒來後對我說,我會讓那孫子十倍奉還。其實,你知道嗎?從他那次來酒吧那天起,一切都是計劃。天衣無縫。

  我沒有被他怎麽樣!那些都是造謠!我沒有騙你們任何人!我到現在還是原來的小天!我沒有對不起楓,真的……也沒有對不起你……小天難過的神情仿佛就在倫子眼前。他繼續打下去:

  那天晚上,也就是我和小八把生日湊在一起過的那天,大家本來都約好了好好輕鬆一下,這幾天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讓所有人都承受不了,小八在酒吧裏忙著張羅兄弟,我在外麵等你和楓,你來了可楓卻給我打電話說他現在有事晚上的活動他不參加了。本來我是知道他的性格喜歡獨來獨往,可這幾天發生的事讓我總覺得心很慌,楓底下的兄弟尋子過來跟我說,楓昨天向他打聽老刀的情況,他這幾天看見老刀經常在西坊胡同的那家酒吧。我聽到這就跑進去給小八說楓估計要出事了,我讓小八留在這讓小飛和阿堂跟我過去,這裏還要來人讓小八在這照顧好來的兄弟。小八說他過去或許可以擺平這件事。場子暫時就讓其他的兄弟看著。

  你當時說什麽都要去,其實老刀根本就不會和你解釋什麽或者說些什麽,他那種人根本就是個無賴,當時時間太緊我怕楓在那邊出事就沒再和你橫下去。我讓尋子帶路,可越走越覺得不對勁,我們讓你呆在原地別跟過來。走了大概沒一分鍾我問尋子西坊胡同是這樣走的?我見他沒有說話就一把抓住他說,你他媽帶我們來這地方幹嗎?!話還沒問完各個岔路口都擁進來了人,唯一往後退的就是楓。尋子當時跪在地上對楓說,楓哥是我對不起你,可我如果不這麽做他就會把我幹掉的……楓沒說什麽。小八當時跟瘋了似的喊著說,我他媽怎麽會有你這樣的哥?!老媽讓你氣得病到現在!你他媽就和你爸一樣沒人性!這麽多年過去了你怎麽還是狗改不了吃屎?!老刀當時說,為什麽從小我就沒有媽媽,為什麽她對你總是那麽百依百順?!你是她兒子我就不是?!我現在就要讓別人對我百依百順!看到沒,這麽多人都是我的。叫人給你們收屍吧。你還記得小時候小八說他有一個哥哥嗎?就是老刀。這件事他除了給我說過以外再沒有人知道。包括楓。

  為什麽會這樣……為什麽?倫子明顯感覺到小天打出這些字時的傷痛與無奈。

  接下來的事你就明白了,他們有一個人看到你在那邊牆角蹲著,就說,刀哥那不是你喜歡的妞嗎?!楓當時就對我喊道,誰讓你帶她來的?誰要是敢動她一下我就剁掉他的頭喂狗!楓叫咱們先走一個小時後老地方見,你讓我叫楓不要在這兒,你說他會被打死的,於是我讓小飛和阿堂帶著你先走,裏麵就剩下我、楓和小八。我當時隻記得無數根棍棒在我們全身上下不停地起伏,其實當時我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疼痛,因為那時的我已經接近死亡。我記得我和小八被幾個人撐了起來,老刀說這件事跟你們沒關係況且我也不想對你們下狠手。我看見楓還在被一群人圍著,他看我和小八的時候眼神異常的堅定,我知道他在心裏麵一定在對我們說要堅強,要快樂地活著。我們倆就這樣看著他身體不停地抽搐……看著他……我他媽真窩囊,我當時為什麽不救他?!我對不起楓,也對不起你……對不起……倫子打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淚水早已無法控製,身體蜷縮在凳子上身體不停地顫抖。

  你知道嗎?當時阿堂和小飛把我帶到咱們原來總去的那片有很多鴿子的空地,我問阿堂你們會回來嗎?阿堂沒有說話,隻是在不停地大口大口抽煙。小飛說放心他們會回來的,放心好了,於是我們就在等,一直等到太陽升起來,鴿子飛回來都沒有等到你們,你知道嗎?我當時真的好害怕……絕望了……如果你們出事了那我也就沒必要再活下去。可是你們真的出事了……我們回到酒吧的時候看到你們兩個躺在門口,身上全都是血。阿堂說要趕快送醫院。當我見不到楓的身影時我就明白楓已經不可能……這麽多年過來了,其實我已經走出了那種陰影,雖然我喜歡的並不是他而是你,可我還是會想起他冷峻的眼神和孩子一樣的笑容。有時候做夢都能夢到和你們一起放鴿子,看著許多鴿子從身邊飛過去時彼此的笑容。倫子,我會快快樂樂地生活,我明白楓的那個眼神。你知道我為什麽要來德國嗎?因為楓曾經說過德國是他最喜歡的地方,有許多的鴿子,他說以後就帶我去鴿子的故鄉。嗬嗬,雖然現在他走了,可我還是要實現他最初的夢想。其實對於你們任何一個人我都非常牽掛,小八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後是不是就再沒消息了?對了,阿堂和小飛把咱們的酒吧掌管得怎麽樣了?

  嗯,挺好的。二樓養了好多鴿子,還有你給我們畫的像和小八原來用酒瓶做的摩托車模型。小八身在何處無人知道,他的性格咱們都很清楚——說什麽就做什麽,如果他要聯係我們自然會打電話。我們隻有等,沒有別的選擇。

  嗯,我知道的,我想他會跟咱們聯係的,他最怕孤獨了。對了,你考試考得怎麽樣?這時候應該模擬考試了吧?

  哎……我真的對我的未來沒有任何把握,那點分數實在慘不忍睹,我曾經給父母說我一定會好好學,父母的理解實在讓我承受不起,我也曾經答應過你要靜下心來,可這一年發生了太多我們這個年齡無法承受的事,讓我到現在都無法平靜。阿堂和小飛曾經說我是他們這幾個人裏唯一能考上大學的人,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也感覺到做人如此失敗……倫子說出來後心裏反而感到很平靜。

  我記得過去你無論做什麽都會做得很好,就像那個酒吧一樣,別人都說那個地方不適合,可你和楓照樣把它經營得井井有條,現在也一樣,隻要你想做好就一定會成功,不僅我這樣想,包括你的父母、阿堂和小飛他們也一定是這樣想的。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隻要對得起自己就足夠了。

  嗯,我知道了。嗬嗬……天天長大了,學會關心人了。我有點不適應呢……好了,我該下線了,已經三點了,明天還要上課,新的一天要有新的開始!

  嗯,睡覺去吧,我也要看書了,馬上要考試了,很重要的。我們要一起努力。

  嗯,會的。88.

  88.

  關掉QQ的時候倫子很想聽到他們原來經常在酒吧裏放的那首伍佰的《白鴿》,打開MP3,伍佰滄桑溫暖的聲音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坦然:

  前方啊沒有方向

  身上啊沒有了衣裳

  鮮血啊滲出了翅膀

  我的眼淚濕透了胸膛

  飛翔著強忍著傷

  逃離了獵人的槍

  我的雙腳沒有了知覺

  我的心情下冰冷的雪

  親愛的母親摯愛的朋友

  我會堅定好好地活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

  紅色的血繼續的流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飛翔吧飛在天空

  用力吹吧無情的風

  我不會害怕也無須懦弱

  流浪的路我自己走

  那是種驕傲眼光的灑脫

  白雲從我腳下掠過

  幹枯的身影憔悴的麵容

  揮著翅膀不再回頭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他仿佛看到天台上那群潔白的白鴿,縱然有搏鬥的血,卻依舊努力地生活。驕傲且灑脫。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