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忽明忽暗的生活在無情的時間中束縛過往的人。忠誠的祈禱。遊戲的規則。

  第二天倫子起得很早,這對於一個愛睡覺的孩子來說是個不小的奇跡。當一個人擁有某種信念或依托時就會創造奇跡甚至是打破原本頑固死守的諾言。抬頭看看表,六點二十分。打開冰箱,拿出早點——麵包、牛奶還有幾片正方形的火腿片。穿好青灰色的上衣,出門的時候父母還在睡夢中,不想去打擾他們,輕輕鎖門。

  沒有日出的街道冷清且安詳。在看不到車輛的快行道上倫子可以騎著“戰馬”肆無忌憚地狂飆,穿梭於沉睡的古城。風掠過眉尖,透過瞳孔。寒冷,麻木。學校大門已經打開,依舊有比他來得更早的人,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著英語——可悲的是他們隻是高二。看了看正樓上那塊懷舊的表——六點四十五。這是倫子自從上高三以來踏入學校最早的一次。對著自己笑了笑,往車棚走去。

  走進教室,打開熱水器。拿出從家裏帶的早飯,等待水開時明亮的警示音。倫子看著女孩的桌鬥裏那幹涸的瓶子,拿過去倒上滿滿一瓶熱開水,蓋好瓶蓋。攤開數學卷子,心裏想著要從現在開始認真地對待一些事和人。天漸漸亮了起來,抬頭看著這座恢複生機的古城,心也跟著柔軟了起來,無比的安詳,人也慢慢從四麵八方聚集,自行車不停地從倫子的視線裏穿過。漸行漸遠。

  不會吧?我是不是走錯教室了?來這麽早?這不像你啊?PP把門撞開驚訝地說。

  沒看我在學習啊?什麽不像我?我一向都是這樣,你沒察覺到罷了。

  哈哈,好好好,那我也學習,不然我會有負罪感的。

  女孩進來的時候依舊是不停地咳嗽,倫子看了看桌鬥裏的熱水瓶,沒說什麽繼續做題。她放書包的手無意中感覺到了溫度,拿出來時朝四周看了看,表情有些尷尬且驚訝。雙手握緊那瓶盛滿溫度的實體。從口袋裏拿出藥放進嘴裏,倫子看著女孩用他倒的熱水吃掉感冒藥時心裏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激動——天底下最幸福的傻帽。這樣的感動對於倫子來說已經足夠了。他是個太容易滿足的人。就像曾經希望有平靜的生活一樣——這在過去看來簡直是一種奢侈的幻想。

  就這樣倫子習慣了早起,在快車道上蠻橫地飆車,看第一縷光線射入瞳孔。第一個到校,開燈,打開熱水器,倒滿水杯,打開習題本安靜地學習。這是一種程序,當程序經曆時間的考驗便成了習慣。嗬嗬說戀人要相互關心,朋友則要相互習慣。在倫子眼中女孩也許隻是一個呈現自我安慰的朋友。有些無奈和頹然。

  星期三下午對於高三的人來說是太奢侈的工藝品,沒有取消活動課也許是學校對高三做的最有人情味的事,但對於學生來說則是一種自我抗爭的選擇。倫子和宇會常常選擇打球來耗費寶貴的精力。兩個把籃球視為生命的人。天氣總會眷顧忠誠祈禱的人,活動的時間大多是冬天特有的明媚陽光,這是懂得生活的人才能體會到的溫暖。

  宇告訴倫子他喜歡女孩的時候陽光讓他的瞳孔感到刺痛且酸澀。籃球在宇的手指間劃過一道美妙的弧線,空心入網。

  哦?給她說了嗎?不過,你這個花心蘿卜……哈哈。

  花你個頭啊!還沒敢給她說,我這次是認真的。

  嗬嗬……希望吧。倫子停了許久,頭覺得昏昏沉沉,投出去的球也來了個十足的三不沾。

  到時候你可要幫我,兄弟嘛!

  知道!知道!快打球。這麽好的時間不能浪費在這些上麵!倫子說這話的時候覺得自己挺惡心的——什麽都敢賣。自己的感情也不放過。

  晚自習倫子趴在桌子上像坨爛泥,就連一會兒和牛牛、強子去“烏托邦”都忘得一幹二淨。強子看倫子眼神裏滿是疲憊也就沒再叫倫子,牛牛收拾好書包正要叫倫子時強子拉住他,使了個眼色,便拽著牛牛往外走。PP在一旁沒有言語,安靜地收拾課桌。他從書包裏緩慢地取出一包HILTON遞到倫子手裏。PP是了解倫子的,至少倫子這樣認為。第二節自習課包包走進來說要加一節文言文強化訓練。倫子打開古文題什麽都看不懂,頭皮發麻,有點急火攻心,於是便拿出女孩給他寫的歌詞小聲唱了起來——那首《黃昏》,他始終無法想明白為何女孩會給他這首歌詞,就像他無法想明白小飛調酒時為何用冷峻的眼神凝視掛在頂棚各種顏色飛速旋轉的舞燈並且絲毫覺察不出瞳孔有任何刺痛的異樣——此時倫子正是在這樣的錯覺中手托下巴目光停滯——發呆。PP在後麵直打他的背,倫子抬起頭時包包已經站在他旁邊許久。

  下課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倫子聽到後身上一陣冷汗。

  哎……一會兒我等你,出來後咱去喝酒。PP在後麵無奈地歎氣。

  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倫子臉上毫無血氣,進進出出的感覺讓他自己麻木。

  怎麽樣?沒什麽吧?PP靠在牆上問。

  沒什麽,她還能說什麽?習慣了。倫子邊說邊朝樓下走去。

  喝點什麽?

  隨便了,出去走走也好。

  學校外的商店規定不能賣酒,兩個人隻有去前麵的超市,路上沒有人說話,安靜得讓人有窒息的感覺。仿佛能感受到顫抖的呼吸。莫名其妙的沮喪充斥著兩個疲倦的軀殼。

  兩瓶夠嗎?

  四瓶吧。

  回到學校的時候人已經所剩無幾,隻有住校生還在教室裏看書。校園的鬆柏讓詭異的綠色光線顯現出猙獰的體態,像極了那些醜陋的軀體。

  兩個人在籃球場的台子上坐下,倫子不想去說什麽,PP也沒有要問的必要。其實隻要能這樣坐著喝酒就足夠了。就這樣安靜地傾聽自己的心,碰杯,一飲而盡。

  在想什麽?

  在想為什麽會在錯誤的時間喜歡上一個正確的人。

  別以為這種滑稽的理由就能成為你放棄的借口,這東西不需要等待和放棄。

  嗬嗬,這話怎麽聽都不像你說的啊。

  懂什麽,我這叫深藏不露。

  來,幹了!

  我給咱滿上!

  酒真是個好東西,一喝就什麽都不想去想了,隻想睡覺,睡過去就沒事了。

  今宵有酒今宵醉!

  可現實還要去麵對,有時候真的不想再動了,就這樣躺著什麽都不去想……多好。

  是啊,這樣的生活什麽時候是個頭啊?PP遞給倫子一根煙。

  生活要是有個頭就不叫“生”活了。倫子狠狠地吸了口煙,青色的煙霧宛如綢緞。

  一想到這些我就不爽!PP又是一杯。

  不去想了,想得累。累了又想睡,睡了那麽多卷子又沒寫,沒寫又他媽要被老師罵,罵完了自己又不爽,不爽了又喝酒,喝完了又要睡……這就是生活!周而複始!

  ……

  ……

  荒蕪的風吹動迷茫的臉,臉上掛滿清澈的憂傷。時光白駒過隙,流失在遠方。灰色的油墨吞噬本不明顯的層次,整個天空空曠得讓人恐慌。沒有了過往的人群,沒有了天真的靈魂,沒有了罪惡的掩飾,那麽,還剩下什麽?無非就是所謂的釋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