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惺忪的雙眸難以掌握時間的落差,就像枯黃的落葉難以感受枝幹的挽留。

  從院落回來後倫子心情好了許多,因為至少他知道小天的媽媽一切都好,似乎已經從楓離去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漸漸的,生活又回歸了正軌。

  成績出來的那天牛牛問倫子考得怎樣,PP在一旁嘀咕,我都沒考出個人樣,他能成仙?倫子覺得挺惡心,便沒爭論什麽。在表麵看來他對成績就像對待生活一樣沒心沒肺,其實他特在乎,或者說就是特在乎作文成績,因為在他看來作文的成績就相當於在別人眼中給他的生活打的分數。倫子始終搞不懂自己的文章能得到社會的認可卻得不到考試的認可,可又為什麽生活卻剛好與之背道而馳。

  手裏拿著卷子,可憐的分數,卷子上寫著請注意表達方式!跑題!他無法想明白老師所說的寫出個性寫出風格到底要讓他體現在哪兒?這就好比談婚論嫁先前的嫁妝,真正過起日子就成了矛盾的焦點。現在的語文教育製度讓他已經絕望透頂,於是急火攻心,五髒俱裂,一氣之下當著老師的麵把語文卷子撕得粉碎。她見到此狀像是碰到殺父仇人似的破口大罵,像你這種無視老師、無視紀律的人就沒有資格上高三……倫子覺得特好笑。他沒有辦法理解怎樣才算是重視。如果說沒有資格那怎樣的水平才算達到了她所謂的無知要求?難道說把文章寫成虛假的毫無感情的死寂物品就算有了上高三的資本?短短的幾秒鍾倫子想了好多可以讓她瞬間咽氣站在講台萎靡不振的反駁理由,不過他知道這樣的理由在這樣的情形和狀況下是根本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為什麽我的作文成績這麽低?!他用高傲的眼神冷冷地盯著講台上的陌生人。

  這應該問你自己!你寫的文章太跳躍,老師根本沒那麽多時間去思考你寫的東西!考場作文就應該直截了當!“保齡妹”煞有介事地說。

  倫子冷笑一聲便坐下來,心裏滿是嘲諷。他想不明白學生能辛辛苦苦地把文章寫出來老師就不能認認真真地看完?!照這樣一直想下去倫子突然覺得這個職業無知且可笑,就好像自己過去做的那些事一樣在別人的心裏種滿了毒瘤。

  這什麽狗屁道理?!倫子越想心裏越不是滋味,正要發作的時候嗬嗬拉著他的衣服小聲地說,算了,跟她有什麽好爭的。想想也是便應了句:

  我不想耽誤大家的時間,老師你還是上課吧。倫子沒正眼地看著她說完了這句頗有風度的話。

  她意識到剛才的理由太沒水平,也抱怨自己沒有臨場發揮的天分。為了避免自己被嗆住便沒再說下去。繼續開始自爽式的現場說書。

  經過這次作文的打擊,倫子便又一次證實語文課是可又可無的瞎侃,他和嗬嗬從那以後也就很少聽“評書”,也正因為這樣他們的文章讓“保齡妹”都自愧不如。反過來說之所以他們不聽語文課有了在禁錮區以外的靈感才會有更多的思想迸發且不至於被束縛。兩個人在廢紙上寫著自認為驚世駭俗的話,感受一切荒誕至極和苦中作樂的生活。

  他曾經在嗬嗬的隨筆裏看到過這樣一句話:要想打破寂寞,最好的辦法就是去關心別人。無論從何種意義上來說倫子都很喜歡這句話,這在先前無論怎樣他都想不到這樣博愛的話是從一個柔弱女子的手中表達出來的。如此寬大的胸襟讓倫子備感驚訝。在她的內心似乎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力量,那種力量是勇敢,是堅強,是漫長黑夜後帶給她耐於寂寞的抗爭。他欣賞嗬嗬的文字,靈異且富有張力。這句話也讓倫子經常想起萬雷他們。他記得過去跑路時所有的錢都是萬雷給的他們,並且時常像大哥一樣照顧他們,他還記得酒吧第一天開張有人砸場子,萬平和萬界為了保住還沒掛上去的牌子挨了三刀。這三個人總在倫子幾近走投無路時給予他莫大的幫助,所以在以後的生活中他始終對自己說要善待周圍的每一個人,也正因為這樣他身邊有著一群出生如死的兄弟。同樣也是悲劇產生的理由。

  開學轉眼一個星期,似乎一切都像計劃裏所寫的那樣有條不紊。倫子也終於飽嚐到高三的痛苦生活,這樣的痛苦不僅表達在身體上並且常常滲入到他本不堅強的心。走同樣的路,上同樣的台階,看到同樣的人,讀同樣的書,寫同樣的題。他痛恨一成不變的生活,可他自己也無從下手改變這樣枯燥無味的生活,唯一能做的隻能去改變表麵的情緒反應,但內心的無奈與茫然就像深秋後落葉周而複始無法消失。

  高三悄然來臨,秋天也像個經曆時世的老者蹣跚步履滿麵倦意地走近身邊。這是一個惆悵的季節,平淡潦倒的心總會讓他自己想起遠方的楓。那是聖潔的羽緞城堡,隻有天使和精靈才會去的聖潔領土。倫子無法忘記他走前自己驚慌錯亂的神情和他堅定且富有生命力的眼神。痛徹心扉的往事。沒有他的蹤跡。這些無法名狀的幻景總會在每年的九月如約而至。這一個月在過去的現在正是黑色旋渦無盡蔓延的時刻。透明的傷。

  曾經的酸痛現在仍然能感覺到,酒吧的路早已被一個個高檔的西式餐廳所占滿,你留下的老K依然在她家活蹦亂跳。可它總是在晚上12點站在天窗上蒼涼地鳴叫。凝望的眼神,悲愴的笑聲,還有承載所有記憶的酒吧。還有我們把小天背回家後讓她媽媽擔心後的無奈。我想,她是笑著的。

  九月的古城,天氣變幻無常,倫子也如老天所願得了重感冒,晚自習去了診所打吊瓶,正怕倫子撐不住便一直陪他在二樓的長椅上坐著。

  倫子在想坐在他右邊的女生早上為什麽沒來。生病了?有事?倫子發現她似乎在自己心裏形成了一條無法忘卻的明媚光線,刺痛卻無時無刻地在閃爍。看不見那條光線似乎像飛鳥沒有了羽翼無法飛行。倫子漸漸發現眼中缺少這條光線是多麽讓人坐立不安,想打電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就這樣不停擺弄著他的手機,一遍遍按下電話號碼卻始終沒有一個理由能讓他撥通。倫子無奈地笑。也許是那條刺眼的光線讓他自己措手不及。

  我發現你是個愛生病的男人。正打斷了倫子的思緒,幫他打開麵包袋歎著氣說。

  是嗎?生病的男人?感覺說得太滄桑了……我是不是很麻煩?吊瓶裏是紅黴素,藥液慢慢地進入倫子的體內,全身打冷顫。一點一點滲入,胃感到一陣陣的抽搐。倫子強忍著把麵包一口一口推進嘴裏。

  哪兒的話?!正用明爍的眼看著倫子。我們是朋友,朋友在一起就是一家子人了,哪來那麽多客氣?正把手掌攤開,掌紋交錯。他突然想起小天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其實我們就像掌心的紋路一樣,終會有相交的兩條。

  嗯……倫子用強忍的氣息堅定地說。低下頭,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麵。那句“我們是朋友”徹底解開了他內心深藏已久的防線。倫子這才發現原來所謂的“過去”其實隻是人生路中必然要經過的一段,而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是需要朋友真實的關心,美好的笑容,需要和朋友一起度過傷痛的時光,一起麵對希望,一起承受孤獨。掌紋上的十子線在此刻清澈無比。

  當我在迷雲慘烈的山澗眺望落寞孤獨的雲時,需要壯烈的風給予我麵對黑夜的挑戰。當我向空靈的天空嘶啞地呼喊時,需要風給予我破裂聲音的勇氣。聆聽泉水的低吟,挽留黃昏的霧靄——漫天風雪。風(楓),讓我明白,愛在水的裂痕中慢慢膨脹,聚集在一起,無法分離。

  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十點,倫子揉了揉惺忪的略顯疲憊的眼睛,神情有些頹然。正在一旁抱著書包蜷縮在椅子旁。倫子心裏酸酸的,藥液漸漸柔和起來,沒有了先前的刺痛,但酸澀依舊毫無阻隔地蔓延開來,掩埋了他堅韌的心和墨色的血液以及這空蕩的長廊。這是一家臨近學校不大的診所,來往的人無非就是感冒發燒之類的小打小鬧,而對於他來說醫院這個場所是讓他極其厭煩和恐懼的。他已經記不清多少次背著兄弟聲嘶力竭地喊大夫,在那時似乎隻存在紅白兩色,像極了那時渾渾噩噩的日子。

  嗬嗬、成成和豆豆下了晚自習在醫院的門口等著倫子。護士熟練地抽出了針,血管像春天突兀的山丘一樣青得發腫。

  好點了嗎?

  怎麽腫得這麽厲害,不是給你說了把吊瓶的速度調慢點嗎?

  給你買的麵包都吃了吧?打紅黴素一定要吃點東西,要不然胃可受不了。

  三個女生溫柔得讓倫子有點吃不消。感覺像是從天而降的幸福。朋友可以讓彼此感覺到真實的存在。倫子的腦子一熱便開始語無倫次:

  哈哈,像我這樣的天才怎麽會被這麽點小病打倒?!我現在可是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瀟灑可愛……

  行了吧你,都成這熊樣了還在這擺造型?成成在一旁撇著嘴說。

  什麽亂七八糟的,倫子晚上到我家吧,看你這樣我擔心你還沒回到家就死在半路,搞不好讓一群女土匪打劫,財色雙空那就不好給你的FANS解釋了,你說是吧……哈哈!正特詭異地瞄了倫子一眼。

  倒也是。倫子特忠誠地說出這句話。

  丫丫的呸,你要是讓土匪滅了那我還不高興死,不過我會做個好人就地給你挖個墓,立塊碑,寫些猝死於此、死因不明之類的話。不過來場激情的豔遇那死也值得了。成成說這話的時候特認真特賣力,好像演偶像泡沫劇似的。

  我說你和正就別在這侃大山了。倫子,這是我們給你買的東西,墊墊肚子,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豆豆很溫柔地囑咐倫子要注意的各項事宜。

  嗯,我會狼吞虎咽沒心沒肺孤注一擲很賣力地吃的!

  嗯,那你今天就去正家吧,明天別遲到了。說完三個女生矯健地跨上車子各自回家了。

  倫子全身冒著冷汗,摸摸頭,燒好像已經退了。

  走吧,我們也該回家了。

  回家?

  是啊,回家。

  ……

  ……

  嗯。回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