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後記

  這本書是十年前完成的。

  要為自己十年前的一部小說稿寫一篇後記,我不知道還有誰這樣做過,隻是對於我,我感到是過於困難了。

  原因是十年!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十年似乎是過於漫長了,漫長得使我已經完全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小說裏虛構的那些人和物、是和非、美和醜、情和欲、善和惡,曾經是那樣熱烈而刻骨地撞擊著我的心扉,曾經使我那樣的心潮澎湃豪情萬丈,而今,十年過去了,那一切的一切都逝去了。我生命裏那些飽滿的原以為足可以奢侈一萬年的熱烈的財富,似乎被一個又一個深愛過的人帶走了。

  第一個席卷我財富的是現實生活裏讓我除了生命本身,把生命裏的一切摯愛、熱烈、思念、靈魂……全部為之奉獻的一個男人,八年前當他從我的生活裏消失的時候,帶走了我生命裏最珍貴的一切。

  再次席卷我財富的是我天使般的妹妹淑芹,兩年前一次意外事故使她平靜而安詳地走了,沒有留下一句話。她是那麽年輕,那麽善良,那麽美麗,那麽孝順,除了天使,我不知道有誰還比她更善解人意!2003年12月3日午夜,當我接到弟弟從老家打來的電話時,我腦海裏分明聽到一聲擎天柱崩裂折斷般的轟悶的聲音,這個聲音直到今天還時常回蕩在耳邊。生命如果可以交換,我寧願自己死去而將我妹妹換回來!

  我們家兄弟姊妹五人,淑芹是兄弟姊妹五人的中心,她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我們從小生長在一個親情濃得化不開的家庭裏,都說兄弟姊妹是手足情,我們家的兄弟姊妹何止是手足情!我來北京已經十多年了,每次回到老家,各類應酬事務一堆,難得坐下來與姊妹們傾心深談,於是我和姊妹們約定,現在我們還都年輕,先各忙各的事業,以照顧好父母為第一要職,然後是家庭、孩子,還要關照好身邊方方麵麵的親朋好友,我們將來有的是時間可以廝守暢談,聚麵傾訴。我們甚至物色了在鼇山一帶建造別墅的地方,設想等我們年老些的時候,不像我們的父母這樣兒女一大群,我們中有給提供豐足物質的,有給提供開心精神的,還有專門問長問短的。我們的孩子太少,大多是獨子,所以年老些的時候兄弟姊妹幾家人住在一起,既便於相互關照,又可以天天廝守玩樂,暢談傾訴。

  可是,我們都錯了!年輕的我們根本不懂得,生活是不會按照人的心意設計的那樣去走的,生活裏意料不到的事情太多了。首先料想不到的是白發人送黑發人,這樣的打擊對父母來說是致命的。為了避免觸景生情,埋葬完淑芹,兄弟妹妹們在我的指揮下立刻把父母專車護送到北京來了。以前淑芹是這個大家庭的中心,淑芹走了,我義不容辭地接替了她。我在心裏給自己鼓勁,告誡自己不能垮下去。我甚至告訴家人,是淑芹太孝順了,太熱愛我們了,她先行一步去那個所有人都要去的世界張羅安排去了。平日裏她總是怕所有親人在任何時候受到任何委屈的。那個永恒的世界,她先去了。

  第三個席卷我財富的是小說裏卓其的原型,生活裏的他在幾個月前也走了。他走的還算從容,不像淑芹那樣不給任何人一絲心理準備。他與癌魔戰鬥了整整五年,但還是走了。2006年元旦那天,他給我打來電話,他的聲音已經嘶啞,語句時斷時續,對我這些年來給予他的幫助除了感激,還是感激,除了祝福,還是祝福。兩個星期後,當我在北京居所得知他走的消息時,我已經很平靜。淚水全給了第一個席卷我財富的男人,號啕全給了再次席卷我財富的妹妹,卓其走時我沒有什麽了。我唯一的感覺是:愛我的人走了!那個臨死前還念念不忘我的人走了!我平和地在淑芹的墳墓旁給他購置了墓地。上個月清明節時,他的骨灰已經安葬在我妹妹淑芹的墳墓旁。這是卓其生前向我提出的最後的願望。他害怕孤獨。

  總之,創作這部小說時的那個世界已經遠離了我,無論我願不願意,情不情願,它們已經消逝在時間的長河裏,無影無蹤,無聲無息。十年來,這部小說稿跟隨我居所搬動了無數次。我一直不敢再去翻看它。我已經害怕接觸那些曾經朝夕相處過的人、事、情、物。甚至於有相當長的年月,每當我看到身旁的朋友帶著自己的情人,或我的女友充當了別人的情人的時候,我都會不自覺地不寒而栗。

  我曾是追求永恒的一個偏執狂,而今我終於領悟了一切以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這句話的真諦,同時也徹底領悟了人生的短暫,甚至無常。這算是促使我最後下決心出版這本書的原因吧。當然,如果可能,我真的想告訴身邊那些正沉浸在做有婦之夫情人的女友,在情季裏是幸福的,走出情季是幸運的,無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做情人不是一個女人最終的歸宿。許多年前當我發出“昨日之我不可再,明日之我尚未來,是是非非皆怨我,今日之我又非我。天生我,天憐我,天要滅我我奈何?”的哀號時,我已經清楚地明白了這一點。

  現在,我在北京從事文化產業,有自己的公司、研究所、網站,從某種程度上講,我把自己的能力揮灑得淋漓盡致,也算是幹得轟轟烈烈,頗有成就。當然,一個女人到了我現在這個年齡,事業的成功已經是很表象的東西了,我最引以為自豪的,也就是感到最大的成就,是我現在的家庭,“吾之有宇,猶如江河之有岸。”這是我寫給我父母親的一句話,是用來評價我先生宇的。如今,江河裏已經誕生出一條健康聰明的美人兒魚來。我們的寶貝女兒都已經四歲多了,誰能不說這也是我的成就呢?

  曾經的青春,曾經的夢想,曾經的熱烈,曾經的欲望,曾經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經遠離了我。

  不久前有朋友問我:你是否後悔走過的路?我想了想,告訴說:如果讓我再活一遍,我還是要這樣一路走來的。

  這倒不是因為在外人看來我現在所擁有的,而是在擁有這些之前,也就是說在失去那些生命裏最寶貴財富的過程中,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right江鈴墨

  right2006年5月21日於北京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