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四十六

  在去機場的路上,樊田夫陰沉著臉,要林夕夢向他發誓,無論怎樣,她也不能離開他。

  “隻要你不逼我,我就不離開你。”她說。

  “不行!即便我逼你,你也不能離開我。你必須發誓。”

  “我不!我已經對天發誓,今生今世,再也不做有婦之夫的情人。”

  “那麽,如果我逼你,你就離開我?”

  “是你逼我,而不是我要離開你。”

  “怎麽個離開法?”

  她不說話。以前她曾說過,如果哪一天她離開他,隻有兩種方法:一是去死,二是到一個永遠讓他找不到的地方。

  “夕夢,你必須答應我,我無論怎樣逼你,你絕不能去尋短見。隻要你想想,那樣就好像我被人剝光衣服,用利刃將我身體割成碎片,然後用滾油去燒,你願意嗎?”

  她擁緊他,試探著說:“我不願意。那麽,我將到一個你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

  “這也不行!我找不到你,我把自己腳趾用刀剁下一個,然後,一個一個地剁,十個腳趾剁完了,我再剁手,十個手指剁完了,我挖我的雙眼……當你見到我的時候,我已經血肉模糊。我說得到就做得到!”

  林夕夢不寒而栗。她似乎已經看到一個血肉模糊的樊田夫。“所以,夕夢,你必須答應我,無論我怎樣逼你,你都不能離開我。我要你向我發誓。”

  林夕夢內心矛盾著。一方麵,她希望發誓,無論樊田夫怎樣逼她,她也不離開他,因為那並不是他存心要逼她,而是他本性如此,過後他總會後悔,他希望她像從前那樣總是留給他後悔的時間。可是,她又實在不敢向他發誓,因為每當他對她食言時,每當他在親情與她之間選擇親情時,每當他為顧全自己所謂的大局而不顧及她的感受時,她便受到傷害,受到刺激。

  並且,她知道,即便自己發誓,也無法用自己的誓言阻止自己的行動。現在的她已經並非從前,已經完全從感情的世界站立起來。即便離開樊田夫,也不會再選擇以前說的方法。

  站立起來的她,理性了的她,走出情季的她,現在重新審視樊田夫這個男人,深切地感到這個男人也讓她失望了。除了他所謂的愛情,他的事業呢?他的輝煌呢?她不得不承認,沉迷於愛情的這些歲月,她根本看不清他。

  現在,她終於意識到:既然上天沒有給他一個她渴望的男人,她不求也罷!既然世上沒有她可以把握的男人,她把握自己就是了!既然她成不了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她自己去做成功的女人就是了!

  這次去京,她完全是為自己而去的,她從未有過如此的輕鬆,也從未有過如此的自信。她感到生命是如此的美妙,連呼吸一口空氣都是輕輕鬆鬆的。這麽美好的生命,為什麽不去開創一番事業呢?

  是的,她要去開創自己的事業!去開創自己的明天!去開創自己的命運!

  她抬起頭,借著從車窗投進來的燈光,凝視著那雙深邃得望不見邊底的眼睛,那是一雙怎樣渴求她發誓的眼睛啊!

  但是,她還是斬釘截鐵地說:

  “田夫,不要逼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