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四十

  林夕夢返回北京安心上課才半個月,卓其的信又雪花般飛來。

  夜晚,一些同學相邀在校門口那家酒館喝酒,外表的快樂衝不掉她內心的憂慮。林夕夢悄悄走出酒館,獨自一個人漫步在校園內。該怎麽辦?選擇卓其?她無法死心塌地就此一生;選擇樊田夫?這是她唯一能為之死心塌地的男人,然而,她卻總有種抓不住的感覺……

  “林夕夢?”有人叫。

  嚇了她一跳。黑影裏,一個高大男人正站在她不遠處。

  “誰?”

  “是我,史思遠。”

  她這才看清是那個留絡腮胡子的人。女同學在宿舍裏叫他老絡。她放下心來:“哦,是你啊。”

  “怎麽不喝了?”

  “我隨便出來走走。”

  “你走好長時間了。”

  “我這就回去。”

  林夕夢匆匆從他身旁經過。剛進宿舍,梁曉紅告訴,剛才有電話找她。

  “什麽時候?”

  “剛才。”

  “他說什麽?”

  “他問你上哪兒去了,什麽時候回來。你等等吧,先別睡,可能過會兒他又打來。”

  果然,不過十分鍾,電話鈴又響了,有人喊林夕夢去接電話。

  聽到樊田夫的聲音,她的靈魂從天空附到身上。可是,放下電話,她卻無法入睡,樊田夫那低沉的聲音猶在耳邊回響,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他對企業麵臨的經濟困境、官司連串等棘手現狀時所表現出的焦慮不安。在她的感覺裏,遲早會有這麽一天。樊田夫是位集軍人、商人、畫家於一身的當家人和掌舵人,他所運用的工作方法、策略決定了這個企業的結局。林夕夢平時所埋怨的那些工作人員素質低、企業不正規之類,在她看來都是其次,而並非關鍵。樊田夫有著別人不具備的許多特質,他身上有著別人無限向往的許多財富,有著智慧、才幹、野心、謀略。他身上那種獨特神韻又使他容易擁有很多朋友。想一想,他還缺什麽?不,什麽也不缺,正好相反,他比別人多了許多許多更應該成功的財富!而他又正濫用這些財富,倚仗這些財富去做誰也不敢做誰也不敢想的事情,去碰一碰自己的運氣,去賭一賭自己的命運,渴望一種冒險帶來的偶然成功或奇跡的誕生。結果,把應該做的卻忽視了。在這些問題上,倆人不知發生過多少次激烈的舌槍唇劍。這三年,簡直可以說是他們之間舌槍唇劍激戰的三年,她為此而頭痛,他為此而腦傷。她深深地愛他,所以,她才能夠深深地體味到他此時此刻那種焦慮的心境,尤其是目前幾乎是在孤軍奮戰中的艱難。想到這些,她的喉部哽塞,淚水盈滿了眼眶。那種舉步維艱的情境,曆曆在目,如臨其境。她現在恨不得自己立時回到公司,回到他身旁,與他同舟共濟,患難與共,以使這個傾注了三年心血的企業盡快擺脫困境,走上正常運轉之路。可是,目前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她唯一能做的,也許就是寫一封信,給他信心,給他安慰。於是,她立即爬起來,開始給樊田夫寫信。

  剛寄走給樊田夫的信,史思遠又送來卓其的信,信封正麵是“林夕夢妻收”,背麵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何時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信中寫道:

  對你隻字未提我們之間的事情我深表遺憾。我在這裏重複:我等不起,拖不起,更輸不起,你不要太自私。我需要你作出抉擇,如此拖下去對你我均無好處,我不知道你為何要拖,也不知道你在計劃什麽。或許你又進入戀愛角色,進入漩渦中心,但我提醒你,我們現在在婚,受法律保護,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容忍你與別的男人有非正當關係,假若那樣,我寧願去死。我隨時可能去北京,因為你身體欠安,或許你還需要我去照顧幾天。我和孩子很好,我的胃一直不好,但我能挺住。請你盡快給我明確答複,不要等別的“許諾”。

  林夕夢請了假,匆匆趕回梧桐家中,這才明白卓其之所以說等不起,拖不起,是因為他已經向姚慧娟點明林夕夢提出離婚,姚慧娟向卓其表示:自己並不是想破壞這個婚姻,但是一旦他離婚,自己就跟他結婚。“我等著你。”姚慧娟這樣對卓其說。卓其做好一切離婚準備,精神狀態很好,提出牛牛歸他,城南兩套房子給林夕夢一套,家中其他東西任她挑取。卓其笑道:“主動權仍在你手裏,你說離婚我們就離,馬上去辦理手續;你說不離,我們就不離。你看著辦吧。”

  林夕夢猶豫了。樊田夫無法讓她毫無後顧之憂地邁出這一步。

  卓其向林夕夢不厭其煩地述說他在梧桐師範新任校長那裏受到器重,如何春風得意。他最後說:

  “我卓其沒有想到他們會對我這樣器重。我和陳暑秋前幾天又去白浪島找過潘增錄,潘增錄態度很明確,堅決要落實陳暑秋的事,並對陳暑秋說:‘你有卓其這樣一個朋友,你還不歡喜?’陳經理說:‘我打著燈籠費大時才找來的。’我們現在已經開始研究除掉樊田夫。我已經給樊田夫老婆寫好了信,先讓他後院起火,包括他弟兄們,一個不留,讓他們倒黴、難堪。如果你還和他有聯係,你可以去通風報信,我已毫不在乎。你要跟他結婚,我成全你們。陳暑秋說:‘收拾個樊田夫還不簡單?根本不需有勞潘市長。’你這些朋友現在全部站在我這一邊。”

  聽卓其說出這些話,看他那副得意的樣子,林夕夢挖苦譏笑道:“看來我們兩個人離婚的話,這些朋友就全部判給你啦?”

  “那當然。”

  “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

  卓其洋洋得意,渾然不覺她的嘲諷,繼續感慨:“我現在很得意啊,我沒有想到這些朋友對我會這麽好,簡直是一呼百應,我說怎麽樣,他們就怎麽樣……”

  “奶奶的!”林夕夢在心裏罵道。卓其在她那些朋友中到處揭露她與樊田夫的私情,訴說他的不幸,那些原本就對樊田夫存有疑心的朋友,自然是同仇敵愾,大有抱成一團吃掉樊田夫的味道,現在又有卓其出麵,他們一舉兩得,既可以發泄他們的鬱憤,又落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情,何樂而不為?魏珂得知卓其放走林夕夢去北京上學,與卓其大吵一場,一氣之下去深圳了,至今還沒回來。卓其說如果魏珂還在梧桐,魏珂也會站在他這一麵。林夕夢對魏珂是否會站在卓其一麵並無把握,但她萬萬沒料到陳暑秋竟然也介入進去。她打電話告訴樊田夫,樊田夫堅決不信,他說:“你想想,且不說我沒有對不起他的事,就單單憑著他那把年紀和閱曆,就斷不可能。你沒看他那雙眼睛,一看就知已經成道,就像千年的鱉精,能水中望人,怎麽能去做這種事,說出這種話來?”

  林夕夢就給陳暑秋打電話,質問他是否真有此言。

  “沒有的事。不用說樊田夫對咱這樣好,就是一般關係,我也不可能那樣去做。”陳暑秋說。

  “如果卓其合夥其他人這樣做怎麽辦?”

  “不可能,你放心。”

  “萬一他就要這樣做怎麽辦?”

  “我會製止他。”

  “卓其告訴我他給樊田夫家屬寫了一封信,你知道嗎?”

  “我知道,被我製止了。簡直胡來!我對卓其說,這該人家樊田夫什麽事!你自己老婆不好,這能怨人家?他這才沒勁了。”

  “卓其跟你怎麽說的?”

  “說你跟樊田夫之間的事。”

  “你……怎麽想?”

  “這還不很正常?都是年輕人,天天在一塊兒,沒有感情那才是怪事呢。當然這話不能對卓其講。樊田夫老婆又那個樣兒,實在不稀罕人,有你在他身邊兒,他能不動心?樊田夫跟別人不一樣,如果是我,早領著你遠走高飛了。到什麽地方不能掙飯吃,還非要在這裏吃這一口?”

  林夕夢感動得差點兒哭起來,心想:“樊田夫啊,樊田夫,你怎麽不能跟別人一樣?”

  “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麽辦?離婚,還是不離?”

  “你跟田夫還有聯係?”

  她稍一沉吟,說:“沒有。”

  “你每次回來他不知道?”

  “不知道。”

  “他沒有給你電話?”

  “沒有。”

  陳暑秋那兒沉默了一會兒說:“關鍵是田夫離不了婚。”

  “如果他能離了呢?”

  “那當然行。可我看不是那麽容易。”

  是啊,這就是現在問題關鍵所在。姚慧娟又回來居住,隻是白天去上班。林夕夢矛盾至極。牛牛埋怨她:“媽媽,早知道這樣,你就不要把俺姚姨領來家。”林夕夢笑問:“牛牛,如果我跟你爸爸離婚,他是不是就跟你姚姨結婚?”

  “那還不定了?我早就看出來。”

  “怎麽看出來?”

  “你可千萬別給俺爸爸說。”

  “我不說。”

  “那天,就俺放暑假的時候,我在北間寫作業,有了尿,想去天井尿尿,走到正間,看到姚姨跟俺爸爸正在南間摟抱著,把我嚇得趕急溜回北間,一聲也不敢出……”

  林夕夢憋不住笑,說:“如果他倆結婚你願不願意?”

  “也行。其實他倆也快結婚了。那天俺姚姨哭,俺爸爸說:‘你不用哭,等結婚後就好了。’”

  “哦。”

  “其實,媽,我說你可別生氣。”

  “我不會生氣的。”

  “他倆……晚上都在一間睡覺。”

  這倒出乎她的意料,但她聽後絲毫不覺有異,相反,她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想:“我真是白替古人擔憂嗬!”她一直擔心卓其不能跟姚慧娟上床,一旦上床,對她倒是一件好事。對她來說,不與卓其離婚,是因為她需要一個丈夫。至於卓其跟其她女人怎樣,她早已不當回事。不但一個姚慧娟,就是十個姚慧娟與他上床,即便在她眼皮底下,她也無動於衷。

  “牛牛,我看這樣挺好,姚姨一定會照顧好你。她是不能對你不好的。”

  “她敢?!媽媽,你放心好了,你跟俺爸爸離了婚,一點兒也不用擔心我。你給我準備一塊這麽長鐵棍,也別太長,就這桌子長就行,如果後媽敢欺負我,我就把她給砸跑,讓她滾回她娘家去。我以前看小畫書,每看到那些後媽欺負小孩,就把我給氣得啊!簡直!我不是氣那些後媽,我是氣那些小孩,太沒本事了!他們不好砸?砸不過還不會跑?怎麽非得讓她欺負?”

  牛牛一邊義憤填膺地說,一邊用拳頭比畫著,簡直一副挑戰姿態。

  林夕夢在心裏暗暗揣測:“嗬!這個孩子像誰?”

  “牛牛,爸爸已經跟你說過我們要離婚的事?”

  “說了。他說讓我跟他。”

  “如果我再結婚,你希望我找個什麽樣兒的?”

  “你看著好就行。隻是有一條,不要找個太貪的。”

  “什麽意思?”

  “我讀過一本書,有個賣花的女孩,是個孤兒,天天用紙紮些花兒去賣。有一天,一個花仙子來了,告訴女孩說,你用針紮一下手指頭,滴到紙花上一滴血,紙花就變成真的。女孩就用針紮一下手指頭,滴到紙花上一滴血。哎,紙花真的變成真花。她高興極了,就去賣,賣的錢可多了。這件事被一個人知道了,就要跟女孩結婚。女孩沒有家,當然願意。結婚以後,這個人天天讓女孩用針紮手指頭,把血滴到紙花上,賣許多許多花,掙許多許多錢,但女孩的血快滴完了,這個人也不管,還是逼她滴。又有一天,花仙子又來了,對女孩說,你不能再滴血,你現在身上隻剩下一滴血,你再滴出來,你的命就沒有了。說完,花仙子就飛走了。女孩昏倒了。你想想,她身上就剩下一滴血,能不昏倒嗎?這時候,她丈夫回來,一看,怎麽紙花還沒變成真花?就又逼她紮手指頭往紙花上滴血。女孩說,花仙子不讓我再滴,我身上隻有一滴血,滴出來我就死了。她丈夫硬是不行,硬逼她再滴。她不滴就打她。她隻好把最後一滴血滴出來。他丈夫看著紙花又變成真花,又可以賣錢了,別提多高興了,女孩卻死了……”

  林夕夢不眨眼睛地看著牛牛,仿佛不認識這個孩子似的。

  “牛牛,你放心,我聽你的,我絕不去找一個貪心的男人。”

  牛牛點點頭,說:“隻要能這樣就行。不過,我看俺姚姨挺貪心的。”

  她吃一驚,睜大眼看著他,問:“你怎麽知道?”

  “你想想,就俺爸爸那個樣兒,連頭頂的頭發都沒有,她那麽年輕,還不就看上咱家現在有錢,家裏什麽都有……”

  天哪!這個孩子!林夕夢竟然從來沒有想到這些問題。她脫口說道:“牛牛,你簡直可以做我的朋友。”

  “我做你的孩子不是更好?”牛牛認真地說。

  林夕夢張口結舌。

  是啊,有這樣一個孩子不是更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