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十六

  夕夢: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安慰你,請求你的饒恕,我非常地懊悔、傷心,乃至責罵、詛咒自己,我流了許多淚……

  麵對著你這血淚的控訴,我低下了懺悔的頭顱。我剛意識到,我在踐踏著,踐踏著那份天地間最真誠最聖潔的愛。我在想象著、尋求著,怎樣去懲罰自己。

  當我稍微清醒的時候,我感歎人是天地間最了不起的怪物,能賦予世界上一切東西以情感,以靈性,哪怕是一塊石頭,一棵草,一張紙……並為之哭,為之笑,為之親,為之惱,把它捧為上帝,又踩在腳下——在創造,也在毀滅,在毀滅時,又在創造中,這就是人類,這就是人類曆史之所以會有今天的發達。人類或許一直在重複著這無休止的創造與毀滅。

  夕夢,我此刻的大腦一片空白,像水,像雲,世界上也許隻剩下了太陽、月亮和我。我愴然站立在地球上最高最高的地方,直至變成了一塊沒有靈性的石頭,永遠地立在那裏,永遠……永遠不去問津所謂的創造與毀滅,永遠的清冷,孤寂。陰森的黑暗與孤寂隻給了我片刻的安慰。突然,我又跳將起來……

  啊!那委屈的斑斕歲月,斑斕的樹,還有那斑斕的愛,抽泣著離我而去。我呼喊著,奔跑著,仿佛離我那麽遙遠,永遠不再屬於我。我跌倒了,不見了一切……突然,奇跡出現了,夕夢,我驀然發現,那斑斕的一切竟鑄在那石人裏,永遠地不再離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一直在幻覺著,不,應該說是明明白白地在想象著,一會兒像泰山壓頂,我都喘不過氣來;一會兒像白雲流水,輕鬆得飄來飄去。以往我很自信自己的感受,但此時此刻,我無論如何也說不出感受是怎麽回事。我隻能哭笑著喊道:我所創造的一切,都是為了愛,而愛卻不明白我的創造和“為了”。我們有時候,為了保全腦袋,則必須砍掉雙腳。

  夕夢,我的感受或許你永遠地不理解或不明白,說句心裏話,此時此刻我輕鬆無比,我才真正感到你更加嫵媚可愛。作為男人,此時此刻方覺得我擁有世界上最豐滿多姿的女人,我們所失去的,僅僅是一張畫紙,而真正的斑斕歲月永遠與我們同在……

  right田夫

  卓其看完這封信,腦裏一片空白。他所有神經全都麻木了,癱坐在背椅裏。當他的神誌恢複過來的時候,他的大腦被來自四麵八方的東西給塞滿,塞滿……慢慢地,這些東西又都消退了,剩下的隻有一個事實:林夕夢與另一個男人發生了戀情。

  而這個男人是樊田夫。

  是他認為最放心不能與林夕夢發生戀情的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讀書不多,文化不高,檔次不夠,僅僅是一個當兵的,隻會畫幾筆畫而已。

  這個男人最正統、最守舊、最顧惜名譽。

  這個男人人品端正,人人稱道。

  否則,他怎麽可能同意讓自己的妻子在這個男人身旁工作?怎麽可能放心甚至支持她在這個男人身旁工作?怎麽可能在她幾次與這個男人吵鬧賭氣不來上班的時候,他千方百計說服她,讓她回到這個男人身邊去?對,沒有這些否則,否則是不可能的。

  可是……可是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給弄糊塗了。

  卓其對樊田夫是放心的。他不放心的是林夕夢。自從她下海以來,常常夜裏很晚才回家。她的解釋是應酬宴會之類工作上的事情。隻要是聽說與樊田夫在一起,卓其也就放心了。然而,他怎麽能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總與樊田夫在一起,而不是與其他男人去約會呢?最近一段時間,她夜間回來晚的時候更加頻繁,她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早已來了,離開學還不到一個月時間,是不是與哪個男人開始難舍難離了呢?他總不能去問問樊田夫是不是林夕夢每天跟他在一起吧?卓其越想疑心越大,終於坐不住,趁林夕夢不在的時候,潛進她辦公室,用偷配好的鑰匙打開了她的抽屜……

  當林夕夢中午一點多鍾被卓其電話緊急呼叫時,她正在與樊田夫出席一家酒店開業典禮宴會,電話裏卓其的聲音因過度刺激而低沉沙啞:“你回來吧,馬上!”

  傳呼一個連一個,林夕夢感到事情不妙,隻好讓樊田夫開車送她先回辦公室。打開抽屜,果然,半年前樊田夫給她的那封信不見了。

  她一切都明白了,並告訴了樊田夫。兩個人臉色都煞白。樊田夫開始埋怨她粗心大意。林夕夢知道自己在劫難逃,卻本能地想保護樊田夫,隻要樊田夫無損,她死又何足惜?

  “隻要能暫時壓下,無論如何都行。”樊田夫說。

  林夕夢剛走進院子,卓其就反手把大鐵門鎖上。他臉色已鐵青,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扭,就把她扭翻跪倒在沙發旁。他的聲音顫抖著,仍是低沉沙啞著:“說吧。”

  林夕夢低著頭,不敢去看他那張因痛苦而扭曲的臉,唯一的願望是讓他把自己往死裏痛打一頓,讓她肉體上的痛苦來抵消一點他精神上的痛苦。

  然而,卓其並不再動手,無力地坐在她麵前的沙發上,命令道:“說吧,把你與樊田夫之間的私情,從頭到尾全部說出來。”

  她猶豫片刻,說:“沒有什麽可說的。”

  卓其聞聽此言,怒火中燒,咣咣幾個耳光,緊接著一頓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罵:“我讓你再沒有什麽可說的,媽了個臭×,你說得倒輕巧,沒有什麽可說的,那就隻有什麽可做的,你給我說!今天逃不了你!”

  劇烈的肉體疼痛使林夕夢鎮靜許多,她咬定牙:一切都可以說,唯獨不能說自己已愛上樊田夫。她太了解卓其,他有一種特別脾氣,絕不容人在他麵前說謊和欺騙,他能夠容忍她不愛他提出離婚,卻無法容忍在婚姻存續期間她愛上別人。十幾年來,他用那種近乎農民的方式,把所有愛一絲不摻假地全部給了她,如果她現在說出自己已不愛他,而愛上樊田夫,這對於卓其來說,殘酷的程度近乎殺了他。

  擺在她麵前的隻有兩條路:一條是說出自己愛上樊田夫,馬上同卓其辦理離婚手續。這不僅對卓其太殘酷,而且他必定把樊田夫的信複印無數,張貼到梧桐各街道鬧區。這種過激行為在眼下這個時候,他既然說得出,就能做得到。鬧個滿城風雨不說,必然引爆樊田夫後院的炸藥庫。那樣,現在這個企業無法再搞,勢將破壞樊田夫的計劃。第二條是表明自己與樊田夫之間有過性關係,是自己引誘樊田夫,用性來報複卓其對她的打罵,答應從今以後與樊田夫斷絕一切聯係,暫時平息這場軒然大波,隻要能夠去北京讀研,以後再說。

  林夕夢選擇了第二條路。

  當天夜裏,卓其同她一起去紅星,悄無聲息地把她所有東西收拾一空,帶回了家。第二天是星期天。早晨,卓其給陳暑秋打電話,說林夕林找他有事,請他上午八點在辦公室等她。吃完早飯,卓其帶她去了梧桐房地產開發公司。卓其暑假前向師範學校遞交了停薪留職報告,放暑假後第二天就來陳暑秋這裏報到,現在上班已有數周。

  陳暑秋已坐等在那裏,看林夕夢過於憔悴,劈頭就問:“又跟田夫打仗啦?”她沒回答,在沙發上坐下。卓其歪頭看著她。陳暑秋責備開她:“你尋思著搞企業就那麽容易?我看田夫是好樣的。你倒好,說撂挑子就撂挑子……”

  “不是。”卓其打斷他,“陳經理,這次不是。”卓其把陳暑秋叫到另一間去。過了一會兒,兩個人才又回來。陳暑秋不再說話,坐在那裏。卓其對林夕夢說:“你跟陳經理談談吧,把你的打算告訴陳經理。”卓其說完就出去了。

  陳暑秋看著林夕夢,問:“怎麽回事?”她不放聲,猜測卓其已經向他講了已發生的事情。陳暑秋也就不再問。兩個人靜坐十多分鍾,林夕夢才開口說話:“卓其不讓我去北京讀研究生,他讓我來你們這裏上班。”

  “田夫那裏呢?”

  “不去了。”她低聲回道。

  陳暑秋已明白個大概,坐在那裏不放聲。

  昨天晚上,卓其提出要她不再去紅星上班,也不去北京讀研究生,要她說服陳暑秋,讓陳暑秋允許她來他們房地產公司上班。她一一答應。但她心裏明白,現在,她麵前隻剩下去北京這一條路了。在這之前,她深為自己冒此風險擔憂不已。她無法預料離開樊田夫的後果。他會怎樣?她會怎樣?上帝,她會因思戀而心力交瘁,疲憊不堪。然而,事已至此,再也沒有他路可走。她說:

  “無論如何,我要去北京上學。你想想,我花費多少時間、精力,吃了多少苦,掉了多少肉,才好容易考上。讀研究生是我十幾年來的願望,否則的話,中師畢業還去進修專科本科幹什麽?前些年之所以不能去考,並不是因為我考不上才不去考,而是沒有經濟基礎,沒有錢,我考上又怎能去安心讀書?而現在,既然考上了,又已經搞了三年企業,無論如何我也要去。”

  她喝點茶水,看一眼陳暑秋,見他神情冷峻,繼續說:

  “再說,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到你這裏來上班。你想想,你與樊田夫私人交情那麽深,他對你那麽恭敬尊重,我在紅星的作用你也一目了然,如果我從他那裏直接到你這裏,他不認為你在挖他牆腳又能是什麽?並且,一旦我到你這裏,我們整天呆在一起,嫂夫人會怎樣想?她心眼兒小得都不能容許一個年輕女人跟你打個招呼,更何況我整天在你周圍,她不吃掉你才怪呢!那樣的話,無論我們怎樣清白,也有口難辯。再說,你那些兒子怎樣看你?社會上的人怎樣看你?你怎樣幹工作?”

  陳暑秋聽她說完,思索片刻,慢慢說:“還回三十九中學去教你的書,行不行?”

  “不行。”她斷然拒絕,“我堅決不回去教書。我從離開三十九中學那一天起,就再也沒有想過要回去。”

  陳暑秋又不放聲了。

  “這樣好不好?”他突然說,“從房地產開發公司這裏給你成立一個裝飾公司,由你獨立法人,隸屬於這裏,幹這裏裝飾工程,每年上繳一點管理費,但不在這裏辦公,去另給你租辦公場地,你看怎麽樣?”

  林夕夢想了想,這樣好是好,再也不用出去承攬裝飾工程。可是她去北京的決心已定。更何況,對她來說,金錢是無所謂的,而最最重要的是樊田夫。如果沒有了樊田夫,她的生命還有什麽意義?而要達到與樊田夫結合的目的,並不是她有錢就能解決的。想到這裏,說:“這也不行。”

  “這怎麽不行?這對田夫也能交待過去,對社會、對家人、對誰都能交待過去。”

  “對我交待不過去。”

  “……”

  “你想想,我已經下海三年,三年來,我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難道你還不清楚,你忍心再讓我去受二茬苦,再遭二遍罪,非要等我在海裏溺死你才願意?那樣的話,你的心也太硬、太冷酷,就像你現在這副冷酷形象一模一樣。再說,我又並不懂裝飾專業,一點點也不懂,一個外行怎樣去領導一群內行?我哪裏也不去,我隻去上學。”

  林夕夢朝靠近陳暑秋方向挪一挪身子,乞求地望著他。

  “卓其就是要咬定牙不讓你去,怎麽辦?”

  “這就看你的了。算我求你了,無論如何,你要想盡一切辦法說服卓其。我知道你的能力,隻要你想說服他,就一定能說服他。再說,除你之外,他現在誰的話也聽不進去,隻相信你的話。”

  陳暑秋坐一會兒,自言自語:“我看難度挺大。”

  她一聽急了,不顧一切地說:“無論大不大,你都必須說服他。我就這樣說定了,除去北京上學,我哪兒也不去。”

  陳暑秋沒辦法,笑了笑,說:“試試看吧。”

  “隻準成功,不準失敗。否則的話,我天天往你家打電話,專找你不在家時候打,變換各種妖媚腔調兒,氣病嫂夫人有你好日子過。”

  正在這時,卓其回來了。

  陳暑秋笑道:“林夕夢剛才說,她要天天給我家打電話。”

  卓其見這氣氛,認為林夕夢差不多說服陳暑秋答應讓她來這裏上班,笑道:“是不是最後通牒?”

  “有點兒像。”

  “她是什麽事都能幹出來的!”

  卓其一語雙關。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