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三

  上午,樊田夫在走廊裏走來走去。他走進大辦公室,在沙發上坐下來,眼睛呆呆地看著辦公人員,他們進進出出,各忙各的,而他的大腦卻早已神遊出去。

  “夕夢,知道嗎?你說他的一些話,在我腦子裏產生效應了。我最初對他印象並不太好。”

  “天啊,你這個蠢人。那是我當麵為了恭維他,而盡說的挖苦諷刺的話。你怎麽竟然能信以為真?”

  “可看上去你是真誠的,我以為是真的。”

  “你要知道我對一個人的評估,你應該背後問我才是,你怎麽可以聽我在他們麵前說?”

  “我問過你。”

  “是的,你是問過我。可是,我當時付之一笑,這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評估。”

  “你想想,他說他對工商、稅務很熟,那是因為他知道我們這個行業需要天天跑工商,天天跑稅務。至於偷稅漏稅,那不是睜著眼犯法嗎?他說他對銀行熟能貸到款,你信嗎?他說他能打官司討款,那我們聘請的常年法律顧問幹什麽?那麽,你要馬正岩來是讓他代表你的形象,是不是?是不是?什麽,他談起財會很有一套?那麽,我問你,當你向一個裝飾外行談起裝飾的時候,即便你是胡亂說一氣,別人不是也很認為你了不起?不是嗎?什麽?他的經曆和誓言打動了你?那麽,我問你,他的經曆是為你去經曆的?那樣的經曆在每一個戀愛青年中都會去做的。誓言?田夫,你怎麽能相信他的誓言?無才無德,自以為是,這就是我給馬正岩下的定義。”

  “夕夢,我大腦裏隨著你的敘述回憶起來,他給我第一印象確實不好,隻是後來被這層同學關係給掩飾,再加上你那些話產生的效應。現在,我滿腦子是在想如何趕走他的念頭。”

  “答應我,田夫,讓他到大辦公室裏去。我不想讓這間神聖的屋子被這堆狗屎汙染著。”

  “夕夢,答應你,我一定答應你。我已感覺到了,這幾天我坐在這裏,突然感覺空間太狹小,狹小到呼吸都感到困難。我已經在想辦法把他趕出去,因為這裏是僅僅屬於我們兩個人的。”

  “田夫,答應我,賺足五十萬我們就離開這裏。”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你給我起誓。”

  他拉著她不容思索地離開桌旁,麵對麵雙雙跪下去,她的兩膝在他兩膝之間,就那樣久久地擁抱著。她淚如泉湧,失聲哭泣:“田夫,我愛你。”他神情莊嚴:“我起誓,我樊田夫今生今世如果不娶林夕夢為妻……”

  “樊經理,電話。”林夕夢的聲音把樊田夫的神魂給拽了回來。

  “誰?”

  “唐局長。”

  樊田夫一邊去接電話,一邊從範工手裏接過一份預算,這是陳暑秋給聯係的紅豆酒店裝修工程,工程量不大,工程方催促趕快進入工地施工,爭取春節前交付使用。

  “是唐局長嗎?您好。”

  “您好,樊經理,這些日子一直想同您聊一聊。”

  “咱弟兄們還誰跟誰?別客氣,有什麽能用到老弟的盡管吩咐。”

  “哪裏哪裏,已經夠麻煩您了,這幾天連老婆都時常吹枕邊風,說真應該好好感謝人家樊經理。”

  “大嫂可真是客氣。”

  “這樣吧,你大嫂做菜手藝不強,今天我們在大山莊酒店聚一聚。這酒店大家都反映你們裝飾得不錯……”

  “不了,唐局長,我這裏還有一大堆事,有個工程這幾天要簽合同,我還要抓緊時間看看預算。”

  “這就更應該喝酒,簽合同發大財,可賀可賀。樊經理,你確實不簡單,從部隊回來才幾天,身邊就財源滾滾,人才濟濟,活得真是瀟灑,佩服佩服。就這樣說定了,你不要離開公司,我司機一會兒就去接您。”

  “唐局長,別……”

  樊田夫還想說什麽,那邊電話已掛斷。他罵道:“他媽的,這些狗雜種!一個電話打出,就有人去給裝修房子,不但不需要花自己一分錢,他媽的請客都不用自己掏腰包。真是一群吃蟲、喝蟲……”

  還沒罵完,唐局長的司機已經來了,手裏拿著唐局長的親筆信,信中要樊田夫“務必請林經理一同來”。這並不是林夕夢工作上必需的應酬,她不去。樊田夫把她單獨叫到門外,說:“剛才是你接的電話,他已知道你在公司。還是去吧,反正不是什麽重要應酬。輕鬆輕鬆,去調整一下這幾天心緒也好。”林夕夢看唐局長司機已從辦公室走出來,不便再說什麽,跟著樊田夫上了唐局長那輛黑色奧迪轎車。

  車子在大山莊酒店門前停下。酒店門前已被各種轎車給填滿。林夕夢和樊田夫先下車,司機由酒店工作人員指揮去停放車輛。

  “林姐!”一位衣著寶石藍色旗袍,斜披紅色綬帶的禮儀小姐,在酒店門廳喊住林夕夢。

  “寧寧!”林夕夢既意外又高興,“你什麽時間上這兒來的?”

  “過來有一個月啦。”遲寧寧爽言爽語,見到林夕夢,更是高興得不得了。

  “禮凡呢?”

  “他正在這裏。林姐,剛才我差點兒沒認出你來,你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

  “是嗎?但願如此,你怎麽來這裏?”

  “禮凡不讓我在他公司上班,讓我在家呆著。可我呆得要無聊死了,就纏著禮凡要出來。這不,前段時間給我找這個工作,我還挺喜歡的……”

  “遲小姐,就隻看見你林姐?”樊田夫被冷落在那裏,開腔了。

  遲寧寧這才看到樊田夫,歡喜地叫著:“哎喲,樊經理,我怎麽沒看到您呢?”

  “是不是整天隻想著您林姐?”

  “可不是,我林姐多像一位時裝模特兒啊。不過,樊經理您可真胖了,一副大老板派頭,是不是飯都讓您吃了,工作都讓林姐幹了?這可不行,要想欺負林姐誰也不行……”

  “天哪!還敢欺負你林姐呢,誰敢!隻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不信問問你林姐。”

  林夕夢抿嘴隻笑不答。她第一次見到遲寧寧是在照片上。因為一個工程,她認識了趙禮凡。趙禮凡是一家小型建築公司經理,比林夕夢小兩歲,對林夕夢非常崇拜和信賴,便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訴了林夕夢,說他愛上一個從外地來他公司打工的女孩,兩個人秘密同居已有兩年。他既不想離婚,又離不開這個女孩,離開這女孩對他來說就無法生活下去。他就這樣整天奔波在家中妻小與這個女孩之間。幸好這女孩性格開朗,通情達理,有委屈往自己肚子裏咽,從不怨恨他。他拿出幾張穿著新郎新娘禮服的彩照給林夕夢看,新郎是趙禮凡,新娘就是麵前這個遲寧寧。照片上兩個人相依相偎,幸福甜美。尤其遲寧寧,一臉純真少女燦爛的笑容。那段時間,為了工程,林夕夢時常請遲寧寧和趙禮凡,並在電話裏說:“我們三個人一起過周末。”周末來了,三個人去酒店,那是怎樣的夜晚,怎樣的周末,為了夢中的明天,林夕夢竟然這樣放棄今天,給別人過周末,陪別人過周末;給別人微笑,陪別人微笑;看別人幸福,陪別人幸福。飯桌上,看到遲寧寧打扮得漂漂亮亮那一臉幸福,林夕夢差點兒哭泣起來。同樣是女人,她這是何苦來?遲寧寧比她幸福,她有情人為她過周末,她不必為什麽目的去陪別人過周末,她可以一心一意為自己過周末!她可以整日整夜地呆在屋裏思念她的情人。這份專一的情感令她羨慕,而自己竟然每天還必須應酬另一個男人。那一晚她沒喝酒,回到辦公室,樊田夫應酬在外尚未回來。她滿屋子找酒,沒有找到,如果找到,她想喝。喝醉。喝死。樊田夫匆匆進來時,她正滿臉掛著淚水,右手拿著一根將軍煙,口裏鼻裏向外噴著煙霧。樊田夫瞪視著她,憤恨地說:“以後不許你學些壞毛病!”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每當她苦惱時,便一個人關上門來死命地抽煙,她才懂得,壞毛病不是學的,壞毛病是滋生出來的。

  此刻,她望著遲寧寧那一臉燦爛的笑容,不由得想,當時那一點兒痛苦,現在看來又算得什麽呢?

  “林姐,我把您送進去。”遲寧寧歡歡喜喜地拉起林夕夢的手,走進一個雅間,果然趙禮凡也在。一見到唐民正,樊田夫就笑道:“唐局長,今天你究竟請誰的客?在電話裏說請我,緊接著一封特快專遞請林經理,到底是請誰?”唐民正一看林夕夢來了,趕快上前握手問候,並不停地解釋:“都請,都請,兩個經理都請。”樊田夫拉開長腔:“我看嗬,名義上是請我,實質上是請林經理嘛。”

  “哪裏哪裏,樊經理多疑。”唐民正忙不迭口地說,一雙眼睛卻盯在林夕夢身上。

  樊田夫笑起來,在座的人也都笑起來。

  趙禮凡早就站起來,一直插不上嘴,直到這時,剛要講話,卻被唐民正製止。唐民正說:“我給你們相互介紹一下。”樊田夫更憋不住笑。唐民正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相互早已認識。他沒聽到趙禮凡一見到林夕夢進來就叫“林姐”,便說:“你們紅星是怎麽回事?梧桐指頭肚大的單位你們也知道?”趙禮凡笑道:“唐局長,這叫了解市場,摸清行情,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大家笑著,禮讓著座位。樊田夫推辭不過,便在唐局長右側主賓位坐下,林夕夢被安排在唐局長左側,禮凡與唐民正對麵,其他幾位客人和司機才依次坐下。

  宴席菜肴極盡豐盛。林夕夢不由得想起,幾個月前,就在這個雅座間裏,那些工人,那幾顆破爛白菜,以及樊田夫的責罵聲。宴會氣氛輕輕鬆鬆,唐局長不時插科打諢,引得滿座笑語連片。酒足飯飽,大家魚貫進入三樓舞廳。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