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出乎意料,樊田夫那裏毫無動靜。

  兩天過去,三天,四天,樊田夫那裏還是沒有動靜。直到星期六下午,還是沒有回音,林夕夢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林夕夢,你的電話。”有人在窗外喊。

  林夕夢從椅子上幾乎跳了起來,一種閃電般的直覺告訴她:是他,一定是他的!她故作鎮靜,盡力放慢步子,走出辦公室,然後,帶著一種反常的興奮,三步並作兩步踏進校長室。老校長聽到有急促的腳步聲,抬起頭,詫異地望著她。林夕夢有些為自己的失態感到不好意思,放慢腳步,盡力抑製自己的心跳和微顫的聲音。

  “哪一位?”

  “是我,林老師。”

  一聽到尤心善的聲音,林夕夢七竅生煙,氣不打一處來,對著話筒大聲說:“我不是林老師!”

  尤心善蒙住了,吞吞吐吐地在電話那邊問:“她……她上哪兒去了?”

  “她死了。”

  她吼完,“啪”地放下電話。全然不顧老校長驚愕的表情。一股難言之情湧上心頭,姓樊的!那個該千刀萬剮的姓樊的!他有什麽了不起!他僅僅是一個當兵的!當兵的!這是你從來沒有將其列為正常人的人!怎麽樣?他果然不正常吧?否則的話,無論怎樣,就憑你自身的條件……

  放學鈴響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疲倦圍困著她,從校門到家門也不過幾裏路,平日走十分鍾也就走完了,而今天,她走了足足有三十分鍾,才疲憊不堪地到家。

  工地上一片亂糟糟的景象,民工們開始擁擠著在工棚那裏打飯了。民工們發現林夕夢下班回來,便又陰陽怪氣地開腔:

  “真是的,這樣的房子,不是老子吹,白給我住我也不要。”

  “我尋思啊,寧可吃地瓜葉兒住寬暢房子,也絕不住這樣的房子。”

  “哼,老萬你真是雞子毛,你懂個屁,漂亮的住好房子,不像樣兒的住賴房子……”

  “日您媽你正說錯了,再好的房子住著一個醜八怪,也不強;破房子有個長得好的也一樣……”

  下麵更是不堪入耳的下流話。

  這一群混蛋,林夕夢真想破口大罵,住工棚恐怕比住飼養室優越不了多少吧,可他們竟然來羞辱她。

  卓其下班回來了,一進家門就將林夕夢劈頭蓋臉一頓責罵,說是她進家門時忘記立即換拖鞋,弄髒了他早晨擦過的地麵,其實林夕夢明白是因為她給林瑾兒十元錢的事。她中午才告訴卓其的。望著卓其那鐵青的麵孔,林夕夢隻好說自己忘了。

  “忘了?要你的腦子幹什麽?”他跟往常一樣地吼,絲毫沒感到她情緒上的波動。

  “今天我累了。”她無力爭辯。

  “我不累?誰還閑著來?”

  她無言以對。

  “這個地我不擦誰還動動來?”他吼得更厲害了。

  她實在擔心被民工們聽見,他們剛剛侮辱過她。

  “你看正間,那些土不是你帶進來的?你簡直是個豬……”

  林夕夢一邊做飯,一邊看一眼被卓其用一根手指指著的那些土。所謂“些土”僅僅是一點兒土星星而已。那是中午牛牛同幾個小朋友在這裏玩紙牌時弄的,她無法辯解,更不能申明,否則他又會將牛牛痛罵一頓了。

  鐵青的麵孔,生硬的口氣,令她心寒。晚飯前,她終於忍不住,幹脆點明:

  “你簡直太不像話了,就算我給林瑾兒十塊錢錯了,你還用出這個樣兒?”

  “我出什麽樣!”生硬的麵孔,憤怒的口氣。

  “就出這個樣兒!”

  “我愛出!日您媽你怎麽不想想,這是俺爹收酒壺掙的錢,幫咱蓋房子,你卻給她。”

  “我知道,但以前我給你上學的妹妹,你怎麽一句話也不說了?以前這樣,就是今年春節回家,我也自作主張給你妹妹一點零花錢,後來對你說了,你也並沒說什麽。”

  “你不是也給林瑾兒了?”

  “當然也給了。即便現在這是你妹妹,我也一樣給她。”

  “我知道你給她這十塊錢並不多,日您媽如果咱有,給她二十也應該,可問題這錢是俺爹不容易掙來的。”

  “如果是你妹妹的話,就是我向別人借來的,你也絕不會這樣的。”她越說越有氣,“我簡直再也忍受不了你這種計較個人得失的小農意識。”

  “什麽小農意識?”

  “過分計較個人得失。”她豁出去了。

  “這就是小農意識?”卓其像一頭憤怒的獅子,指頭戳到她臉上,“那麽,你什麽意識?你爹傳給你們的是什麽意識?領袖意識?!領導意識?!哈哈哈……”

  “我也是農民後代,我也有農民意識,但總不至於像你這樣。你使人受不了,這根本就不像一個男子漢大丈夫的氣概!”

  “誰讓你受來?活該!倒黴!誰不叫你去找一個男子漢大丈夫的!”

  “……”

  “看不中打離婚!這是誰讓你來受的!”

  她的心在哭泣,淚水在流淌。她唯一的感受是傷心,她為自己而傷心,為她的心而傷心。

  晚飯在憋悶的氣氛中吃著,林夕夢望著卓其那張鐵青的架著近視鏡的瘦削麵孔,腦海裏突然閃現出一雙深邃的笑眯眯的眼睛。如果蒼天憐她,那麽,她希望這是一個不再令她失望的男人。她已不再奢望世上會有適合她的男人,她已經沒有了再去尋找的氣力與信心,因為希望幾乎是不存在的。不是嗎?自從卓其令她失望後,她不是在不停地尋求嗎?而尋求的結果呢,還不是一個零嗎?她在尋求的路途中精疲力竭了。而如果有人知道了她的所為,要麽認為她瘋了,屬於病態;要麽認為她道德敗壞,玩弄男性。而如果卓其知道了,那簡直更將是不堪設想的。可是,又有誰知道她的痛苦呢?她所苦苦追求的,無非是一個適合她的男人。除此之外,她並沒有別的願望。一個適合她的男人,這就足以使她滿足了。實踐證明,這種願望是多麽奢侈啊。晚飯後,林夕夢帶著牛牛走出家門,來到校園操場上。剛剛上學幾個月的牛牛突然問:“媽媽,您是是俺爸爸的學生?”

  林夕夢心裏一愣,問道:“你聽誰說的?”

  “聽俺趙老師說的。”

  “她怎麽跟你說的?”

  “她不是跟我說。那一天,俺趙老師跟另一個老師說,我聽見的。”

  林夕夢不放聲了。

  牛牛還在那裏望著她,不停地問:“媽媽,您跟我說說,是真的還是假的?”

  林夕夢望著滿臉稚氣的孩子,知道他已經懂些事,對這件事他早晚也要知道的,便隻好說:“是真的。”

  她感到這個孩子已經能分辨真假了。

  記得牛牛兩歲時,在奶奶指教下學會罵她,她忍無可忍,脫光他P股就是狠狠兩巴掌,一邊打一邊問他再敢不敢罵,牛牛邊哭邊喊不敢,她問是真的還是假的,牛牛驚嚇地望著她老實地回答:“假的。”

  全家人過來勸阻林夕夢。婆婆看到牛牛挨打,聲嘶力竭地責怪林夕夢:“林曼兒!林曼兒!這還要緊?長大就好了,俺這些孩子小時候我都教著罵他爹,這不如今都不罵啦?”

  望著婆母教養出來的這些孩子,林夕夢無言以對。但就小姑們與婆母吵架時那種平打平罵不分勝負毫不含糊的樣子,就足以讓她毛骨悚然的。

  林夕夢很同情婆母。婆母整天蓬頭垢麵,說話聲高,嗓門尖利,吆喝起孩子來,震天動地,四鄰八舍不得安寧。她養育這麽些孩子,而這些孩子時常怒目待她,她也隻能忍氣吞聲。林夕夢第一次走進那個家門時就明白,這個家太貧窮,貧窮得出乎林夕夢的想象。而這種貧窮程度卓其並沒提前讓她有個思想準備的。婆母從來不把喂豬和喂人的器具分開來用,家裏所有盆,有幾個就盛幾盆豬食,什麽時候人要用,再臨時騰出;要炒菜時,順手從豬盆裏掏出鏟子用水一衝就炒菜。當林夕夢再用鏟子盛菜時,見到鏟子上的豬食一縷一塊,令人作嘔,她便十分婉轉地提出人與豬狗的飲具應該分開使用。婆母很不高興,把臉一沉:“誰還不是個莊戶人?不就點地瓜麵兒?早年連這個也撈不著吃。”

  這個家一年到頭沒有請客這回事,他們也從來不到別人家吃。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花一分錢的。對他們來說,買吃的是浪費,買穿的是奢侈,買用的是萬不得已。林夕夢以前隻怨恨這是丈夫的小氣、吝嗇,後來才逐漸明白,這是他家傳統。說得具體一點,是他父輩血液在他們孩子身上流淌的結果。婆母曾告訴林夕夢,她懷卓其時,積攢十幾個桃核般大的雞蛋,以備坐月子吃,丈夫知道後整天怒目圓睜,罵個不停,讓她去賣掉,並罵道:“日您媽,養孩子又不是生病,吃什麽雞蛋?看把你饞死了!”婆母一氣之下在生孩子前一天拿到集市上賣掉,甩回丈夫幾毛錢。

  牛牛眨著烏黑的眼睛,恍然大悟似的,說:“哦,我明白了。”

  林夕夢疑惑地瞪大眼睛,問:“你明白了什麽?”

  “難怪每次爸爸罵你,你總是不說話,我們班的同學沒有一個敢罵老師的。”

  牛牛極為認真,當說最後一句的時候,還不住地用一根小手指比畫著。

  “牛牛,你去跟那邊的小朋友們玩去吧。媽媽累了,在這裏坐會兒。”

  “好,媽媽你可別走。”

  “我不走。”

  “媽媽,再見。”

  牛牛一蹦一跳地跑向那群打鬧玩耍的孩子。

  林夕夢坐在地上,望著牛牛的身影混雜在那群孩子中間,她的視線也漸漸地模糊起來。恍惚裏,操場上,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紮著兩條小辮子,穿著白色襯衣、天藍色褲子、白色運動鞋,憂鬱地走著。但那動人的青春氣息依然像擋不住的花香一般,從周身彌漫開來……她努力想分辨出那是誰,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那是她自己嗎?不,那似乎已經是另一個人了。隻是,她也叫林夕夢,這她知道,分明地知道這就是林夕夢,那雙憂鬱的眼睛盈滿了淚水,正在無助地望著她,並且,朝著她款款地走來了。

  “夕夢!”

  忽然聽到有人叫,林夕夢定睛一看,竟然是讀師範時的同學楊君曼。她們已經有兩年多沒有見麵了。看到楊君曼隆起的腹部,疲倦的麵容,林夕夢既喜悅又愛憐。

  兩個人漫步在校園小路上,竊竊地私語著。

  “君曼,趙一佐對你好嗎?”

  “你無法想象他對我有多麽好,隻差沒有把天上星星摘下來給我吃了。”

  聽著楊君曼幸福甜蜜的敘述,林夕夢淚水流了出來。這是為楊君曼流的,她為楊君曼能夠這樣幸福地生活而幸福。這也是為自己流的,為自己那些纖細敏感的神經而流淚,為今生無緣將那些纖細敏感的神經顯示出來而流淚,為那些纖細敏感的神經得不到溫柔細膩的嗬護而流淚,為世上竟沒有一個人能夠體察到那些纖細敏感的神經而流淚。

  “夕夢,你呢?”

  “我……我很好。他很勤勞,節儉,忠貞,專一。他非常支持我學習……”

  “我也時常聽梧桐師範畢業分配下去的學生羨慕地講,人家卓其老師和林夕夢,別提有多麽恩愛!卓其老師晚上去辦公室學習,林夕夢都要給他去送吃的。都說你們是梧桐師範所有夫婦中,最恩愛幸福的一對,也是師生戀中最成功的一對,郎才女貌,夫唱婦隨……”

  “夕夢,你怎麽哭了?”

  “我……我感到很幸福。”

  “是啊,否則,你怎麽可能有那麽多幹勁學習呢。你真是讓我羨慕,有卓其老師支持你學習,上專科還考本科。可是趙一佐無論如何也不讓我再學習,說吃那麽些苦幹什麽,飛不高,跌不重,夠吃夠用的,也就夠了。”

  林夕夢看著楊君曼:君曼啊君曼,你哪裏知道,我的學習,最初確實是為增進知識,可是現在哪裏是因為這個呀。

  隻有林夕夢自己知道,這些年每學期出去學習那半個月,成為她出去喘息的半個月。她不能設想沒有那喘息的半個月,日子怎麽過。她把所有渴望用到那半個月裏,等待著與其他男人的相會。並不是因為那些男人能夠理解或關注到她那些纖細敏感的神經,而是希望在生硬的夫妻生活之外尋找一種暫時性的曖昧,以稍稍愈合一下受到生硬傷害的心靈,稍稍平衡一下已經傾斜的精神支柱,稍稍彌補一下卓其無法添滿的大片心靈空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